鬼叫春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此后壹路参照地图行走,再未出什麽意外。直到手裏只剩下两块木片,壹块刻有图形,另壹块刻的是那组未解的神秘数字。几人均知冥殿转眼便可进入,心裏又是兴奋,又是紧张。不远处的洞壁上开了扇石门,却是半开半掩,留得缝隙极为有限,楚梦琳避开墻上壹道箭弩机关,第壹个沖上前,笑道:“不知是哪位前辈做的手脚,还要将打开的门再关上,真是小器。”伸手就要去推。

那青年心道:“入古墓倒斗的前辈皆以自身安全为重,考虑如何快速得手离开,谁会算计着去给后辈添麻烦?妳以为他们都同妳壹般小心眼?不过开了壹半的墓门,其中好像有个讲究,我隐约曾听人说起……”忽然想起壹事,顷刻间吓得魂不附体,叫道:“推不得!”情急中无暇顾及,沖上前拉住楚梦琳手腕,在她未及直触前壹把将她拽开,用力过猛,连退几步后险些站立不稳。

楚梦琳怒目圆睁,喝道:“找死!还不放开我!妳是不要命了?”

那青年道:“不要命的是妳!妳懂什麽?刚才若不是我及时拦住,妳知道自己差点碰了什麽东西?据我所知,那个叫做‘沙顶天’,也就是俗称的积沙机关,壹旦触动,就没人再能活着出去,向为墓室中最厉害的壹道防线。妳曾见识过八卦阵形、禅杖攻击、毒针、箭弩等等,觉得挺可怕,是不是?但我老实告诉妳,那些机关仅须防护谨慎,或者救助及时,还不致丧命。此则不同,这道墓门后顶着壹个巨大的翻板活门,活门上便是数万斤的细沙。墓门只要推开,翻板翻下,细沙倾倒下来,瞬间就能填满整个墓穴,任妳本领通神,也再无望逃出生天。”

楚梦琳见他神情严肃,语气也前所未有的正经,心裏信了壹半,嘴上仍是不服,道:“哪有这麽厉害?妳便是虚张声势,故弄玄虚,没试过又怎麽知道?如果妳错了怎麽办?”那青年道:“妳不信也没办法,壹旦给妳试过,咱们全得死在这裏,那时还计较什麽妳死我活、妳输我赢、妳错我对?”

楚梦琳道:“照妳说的,这座墓不也同时毁了?墓主……不会这麽做吧?”那青年道:“墓主宁可如此,也不愿被旁人掠夺去墓中财宝,同时妳迫得他毁了自己的墓,他恨极了妳,当然要拖着妳下黄泉。这在比武中就是拼得同归于尽,不过墓主较为合算些,因为他早已死了。”

多铎皱眉道:“够了,我信了妳,这机关何法可破?”那青年赞道:“好,好问题,壹针见血!妳可不像这丫头,啰裏啰唆,废话连篇。我听祖辈所言,如果墓门打开不逾半尺,上端就还能稳住,只要找壹根巨大的圆木,撑在两块翻板的接缝处,然后下面再塞些砖头垫牢,那就算破了。”

楚梦琳道:“到哪裏找圆木去?”那青年脸上终于露出笑意,道:“其实也不用这麽麻烦,瞧这墓门情势,显然最先进入的前辈已将机关破了,咱们乐得坐享其成。不过进入时还得千万小心在意,不能碰得它晃动。”

楚梦琳最喜过河拆桥,前壹刻还神色敬重,听得那青年没了利用价值,立刻将他推开,道:“妳直接说机关已破,不就好了?到底是谁废话连篇?”那青年道:“我事先说清楚,是要妳明白这机关的危险,能懂得谨慎些。”楚梦琳不屑道:“用不着妳来教我。”走上前看了看那道缝隙,叹道:“为什麽那位前辈不是个胖子?若此,打开的尺寸也会更宽些。”

那青年冷笑道:“妳懂什麽?圆木虽起分担作用,细沙的主要分量还得由墓门支持,尺寸须有严格限定,就是胖子也得等饿瘦了再来,否则根本进不去!人家帮咱们解决了这个大难题,妳不感恩戴德也罢了,竟然还挑剔人家高矮胖瘦?真要命了,有妳这丫头在,我实在放心不下,我说姑奶奶,要不妳行行好,别进去了,就留在这裏等,好不好?”说着双手合十,连连打躬作揖,满脸求恳之色。

楚梦琳冷笑道:“不放心我?还是担心妳自己吧!”她虽将旁人性命看得极轻,却将自身安危看得甚重,如是其他机关,还可吩咐那青年先上前尝试,似此动辄全军覆没,也就无法再寻人替死了。她观看壹番,已将大致方位估摸明白,面朝着墓门,因觉那青年的惊恐表情十分有趣,假意装出欲待横沖直撞之态,那青年骇得面如土色,叫道:“不……”

楚梦琳嘻嘻壹笑,身形灵活转动,轻巧的拐入墓门,连壹片衣袂也未触及分毫。那青年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将凭空被截断的“可”字又吐了出来,接着道:“谢天谢地,菩萨保佑,阿弥陀佛。”擡起头望向多铎,等他示意。

多铎冷冷的道:“妳先进去,我对妳也放心不下。”

那青年壹楞,不解这究竟是怀疑还是担心,更不知该辩解或谢恩,只得点头应道:“是。”壹步壹步地走到墓门前,先将左腿小心跨入,左肩对準门缝,壹寸寸向内轻挪,到半途忽想:“不好,那小妖女可别又在裏边给我捣蛋,只须她突然在我耳边大叫壹声,我吓得稍壹哆嗦,触发机关,今日就得交待在这儿了。”虽觉楚梦琳不会对自身生死漠不关心,但这妖女行事不知轻重,切不可掉以轻心。好在直到右脚挪入,也没出意外状况,兀自吓出壹身冷汗,不由对楚梦琳心怀由衷感激。这整日招灾惹祸之人难得安分守己,反比从不闯祸者更招欢喜。

多铎站在墓门外,心道:“好险,若是最先到此的没能破解机关,他死了固然活该,连累皇叔遗物从此埋没,实乃吾毕生之恨。该死的盗墓贼,来日更改大清律条,非将盗墓定为头等重罪不可!”咒骂之余也暗自庆幸,迈步走了进去。

这壹处空间更为开阔,除四壁砌有土墻外,当中并无任何障碍物阻挡,亦不同于山洞般的羊肠小道,颇具厅堂气势,估计是在冥殿外建造的“前殿”了。地面却是壹个宽大的血池,池中血水潺潺流动,让人易于联想其中埋葬了无数冤魂,伏在池底哀哀痛哭,欲寻人索命,对着血池多看几眼,脑中已阵阵发晕。

脚底壹条由灰白色瓷砖建成的道路,方方正正,漂浮在池面,并不晃动,放眼壹览无余,只需沿路行走即可,连地图也大可不必,偶有岔道,末端也清晰易见。小道边缘与池水近于齐平,路面又较为光滑,唯壹须提防的便是失足落入血池。除此之外,倒不失为适宜调节的安全地带。

走到半途,见道路正中竖立着壹根粗大柱子,其高度直达殿顶,可称得是这殿中的支柱之壹,柱上嵌有个绞盘模样的转轮,大致位于常人齐肩处。绞盘稍高寸余,雕着壹只突出柱表的青面怪兽,口唇紧闭,面容狰狞,令观者不觉心中发怵。

楚梦琳正想转动绞盘,那青年忙道:“别碰,这机关只怕有些危险。”楚梦琳滴咕了壹句“没试过又怎会知道”,回想起自己在墓室中冒冒失失的乱摸乱撞,许多隐藏机关基本都是由她触发,也就没再坚持,但未得见这机关用途,心内总感遗憾。

沿着小道走到最后,尽头只有壹面光秃秃的墻壁,对照地图,同样是到此为止。楚梦琳得意非凡,笑道:“这就对啦,先前那机关果然非开不可,还是我最具先见之明。”蹦蹦跳跳的转身返回,那青年心道:“愚者千虑,必有壹得。又有什麽好得意了?”越是接近冥殿,墓室中的防守也必愈为严密,更加不容轻忽,绝不能冒这个险,将身家性命交托在壹个疯疯癫癫的小丫头手裏。快步赶上,道:“区区小事,不敢劳烦妳大驾,让我来开好了。”

楚梦琳不屑道:“没用的家伙,干大事时怎不见妳人影?举手之劳倒懂得冒出来了。”

那青年心道:“妳还不是壹样?妳全身上下,就这壹张面皮功夫练得最到家,那些毛病明明自身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能面不改色的教训别人。”嘴上只好对她大肆吹捧,好不容易说服她让到壹旁,这才走到机关前,先在柱子周围环绕壹圈,握拳各处敲击,蹲下身仔细查视,确定柱上没留发射暗器的小孔,只有那青面兽引以为虑。避到柱子左侧,全身挺直,左手将剑脊贴紧柱子,这是给自己又加了壹道防护。右手缓慢伸长,扶住绞盘。

绞盘边沿布满三角形尖刺,相互留有微小空隙,那青年正是将手指分别插入其中,五指间都隔有壹个尖刺。顺时针拨动绞盘,每次只转满壹根手指的厚度,楚梦琳在旁大肆嘲笑他是胆小鬼。当拇指左侧尖刺自原位转动三十七度时,青面兽突然张开大嘴,从中喷出壹缕淡紫色的烟雾,同时伴有壹阵怪异的香气沁出,向四面扩散。

那青年心道:“不好,是毒烟!”忙用衣袖掩住口鼻,右手急速以逆时针旋转,将绞盘转回原位,接着伏在地面连续几个翻滚,避开柱子。楚梦琳见烟雾出现,也急忙闭气转身。那毒烟过了壹会儿逐渐散尽,幸好起初逸出较少,且机关得以及时关闭,两人都没中毒。楚梦琳对那青年少不了又是壹通埋怨。那青年心道:“算我说错了,妳是愚者千虑千失,连壹得都没有。”

回到刚才墻壁处,楚梦琳假扮内行动作,在壁上握拳轻敲,声音沈闷即为实心,清脆则为空心,但她缺少经验,壹时无法判断。附耳倾听,墻壁后似乎传来“沙沙”之声,再细听却又难以断定有无。对那青年壹挥手,道:“老办法,挖。”那青年没好气道:“怎麽,妳让我挖,我就挖?”多铎冷冷道:“妳不肯?”

那青年见他眼神淩厉,忙改口道:“怎麽敢呢?我是说,只有您让我挖,我才挖。”他说挖就挖,拿出洛阳铲便对墻壁捅了过去,楚梦琳恶狠狠的骂了声:“狗奴才!”

那青年挥铲挖掘,头也不擡的道:“我劝妳别这麽骂,不要忘了我是替谁办事。剖析话意,妳对我的称呼不过是‘奴才’壹词,无谓褒贬,前壹字可形可代,骂的是谁,就难说得很了……”楚梦琳改口骂道:“奴才狗。”连她也是头壹回听到这新鲜词,骂完忍不住咯咯直笑。

  • 名称:鬼叫春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5: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Mozilla/5.0 (Windows NT 6.1; Win64; x64) AppleWebKit/537.36 (KHTML, like Gecko) Chrome/69.0.3497.81 YisouSpider/5.0 Safari/537.3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