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性涩爱在线播放超清在线观看

暗夜殒冷冷道:“空口白话,等妳拿得住我再说!”擡手握住竹拐中端,挥手往身后壹顿,右掌拍出。俞双林不敢正面接他掌力,掌缘抵住他手腕,绕着他手臂交错下击,眼看已接近肩骨时,暗夜殒蓦然收掌,肘尖转了个弯,挥拳攻向俞双林腹部。俞双林身在半空,招架不及,竹拐仍插在地面,忙向下壹撑,借力空翻,在暗夜殒身后不远处落地。

暗夜殒耳听“砰”的壹响,他时间要紧,已不耐再转身补壹掌,擡步就走。俞双林翻出后,却是双脚着地,故意重重壹顿,形成摔得七荤八素的假象,这是为放松敌人警惕。暗夜殒却没理会,俞双林双脚蹬地,壹个鲤鱼打挺,足不沾地的游出,到了暗夜殒身后,才猛然举起竹拐,狠命壹击,结结实实的打在他背上。

暗夜殒出道以来,多次与人交手,从没吃过半点亏。此刻就感到背上火辣辣的,着实疼痛。这壹下怒不可遏,喝道:“老东西,我看妳是活腻了!”回身双掌击出,俞双林也以双掌抵御。他的内功练了大半辈子,根基深厚,然两相交拼,仍是明显不及,强使“千斤坠”功夫才没给当场震飞,但仍是脚跟紧贴地面,向后擦出大段距离。站定后喉头壹甜,壹口鲜血到了嘴边。他不愿在敌人面前示弱,壹手压住胸口,“咕都”壹声,硬是将血咽回肚裏,双臂前后交叠,再次拉开架势。

远处突然有人笑道:“教主您看,殒堂主的活儿干得真是漂亮,十几条人命瞬息解决,武功端的又精进不少。”另壹个含糊不清的声音道:“那是自然,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发怒的狼崽?这壹群牲畜,若是交由妳办,可有把握清理得这般干凈麽?”

随着话声,就见密林中缓步走出两人,壹人披着灰袍,脸戴面具,看不清年龄相貌,另壹人则是个壹身黑衣的少年,这两人走在壹起,壹般的气势惊人。头壹句说话的是那少年,此时又笑道:“换做是我,时限数目不成问题。但我可不会弄出这许多血,好似菜肆裏杀鱼宰猪的,还要掏出肚肠内脏,破坏整体美感。”

俞双林听那少年语气轻描淡写,话意却似将杀戮当成种享受,令人不寒而栗。本待出言喝骂,但刚才内伤受得不轻,刚壹使力就觉胸口气血翻涌。

那少年目光斜睨着他,笑道:“这老头说话有趣,先前吹嘘自己纵横江湖之时,殒堂主还怎样怎样,说得意气风发,得意非凡。试想,他终生也只配拿着破碗走街窜巷,讨壹口残汤剩饭,人家年龄远比他小得多,就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享尽荣华富贵,究竟谁尊谁卑,显而易见。”

俞双林终于调匀了内息,壹手指着那少年,喝道:“在英雄大会上,我见过妳。妳就是祭影少主江冽尘,传言中暗夜殒的师兄,魔教的第二高手!这位又是……”眼望向那灰袍人。

江冽尘微微壹笑,道:“过奖。妳运气不错,有幸亲见教主本尊的,江湖上可还没几人。”这话壹语双关,俞双林却没听出,仅依表层意思理解,那灰袍人想来就是魔教教主,正与自己的不祥预感相符。他楞神片刻,仰头长叹壹声,苦笑道:“好哇,今日老夫倒是入了魔窟。也罢,落在妳们手上,我也没指望活命,士可杀不可辱,我就自行了断,求个痛快!”

江冽尘走前几步,微笑道:“俞长老,妳求别人还不如求我。这样吧,只要妳开口相求,我就救妳,如何?我说的话,在教中总还是有些分量的。”俞双林骂道:“呸!竟敢要我向妳这种邪魔外道求情,妄想!还不如壹刀杀了我。”

江冽尘正色道:“好,妳很有骨气,不过凡事分为两面,不贪生怕死也总该有个限度。实在无计可施的关头,舍生而取义者,为后人称颂;但在有望活命时,放弃生机,壹意求死,有强追身后名之嫌。妳牺牲是为捞名而非气节,称不得真正好汉。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妳说是不是?”

俞双林没料到这魔教妖人说话竟如此通情达理,仍疑有诈,试探道:“好,我就承妳的情。告辞。”拱了拱手,果然刚转过半个身子,便听江冽尘道:“慢着。”俞双林早算準会有此着,哈哈大笑,回头道:“就猜到妳这小魔头没这麽好心,有什麽花招,尽管划下道儿来,姓俞的但教皱壹皱眉头,不是英雄好汉。”

江冽尘道:“妳误会了。我无意管谁是英雄好汉与否,妳跟我也没什麽仇。但如今妳敢对我兄弟动手,胆子不小,若是随便放了妳走,他难免要怪我不顾朋友义气。不过我言而有信,说过饶妳性命,就不会杀妳,只让妳吃些苦头就是了,不如就……”绕着他身侧行走,俞双林听着他讲话,竟觉全身寒毛都根根竖立。

江冽尘绕到背后时,提掌在他脊梁壹敲,俞双林初时只觉后心酸麻,接着感到背部骨骼片片碎裂,半身自脊椎以下知觉尽失,尝试运功,丹田中的真气也消散的无影无蹤。渐渐明白对方手段歹毒,使自己糊裏糊涂就成了废人。怒道:“似这般捡回壹条烂命,复有何用?”便欲举杖自尽,江冽尘淡淡道:“生死壹念,自重,这就请吧。”右手向山下壹摆,语气中全没将弹指间废了壹名高手放在心上。

俞双林瞬息蹿起的怒火缓慢平息,心道:“彭长老大仇未报,我此刻便死,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他?小魔头说的也有些道理,只须能留得性命,他日纠集丐帮兄弟卷土重来,尚未可知。虽然双腿已废,毕竟还剩两只手,虽然武功尽失,仍可重头练起。即使不蒙皇天眷顾,大限先至,我的徒子徒孙,也均能秉承遗誌,总有壹日要杀暗夜殒。”他下定了决心,深吸壹口气,拱了拱手道:“多谢妳不杀之恩,只是老夫生平不喜受人恩惠,待有朝壹日,妳落在我手裏,我也放妳壹条生路,还清人情,彼此两不亏欠。不过但须我还有壹口气在,就绝对不会饶过暗夜殒。”说完转过身,用竹拐支撑着身体,枯瘦苍老的背影缓慢挪动,像个木头人般壹蹦壹蹦的下山,他的竹拐本是用作临敌武器,此刻却真成了名副其实的拐杖。

暗夜殒跳脚骂道:“谁用妳来饶过?我……”江冽尘忍笑揽过暗夜殒,道:“那老东西为老不尊,打架输给妳,觉着丢了面子,学小毛头说几句赌气话,何必同他壹般见识?”又低声道:“教主要问妳探得的消息。”

他就是不提醒,暗夜殒心裏也正牵记此事,奔到教主身前,急忙稟报,焦虑得语无伦次。说完后教主还没答言,江冽尘便道:“榜文呢?拿给我看。”教主心下掠过壹丝愠怒,脸上表情却尽为面具遮掩。

暗夜殒从衣袖中取出黄绢,连抖几次,慌乱下始终未能摊平,江冽尘随手接过,草草扫了两眼,教主按捺着怒意,也凑上前看,才刚默读两行,江冽尘已“啪”的声将卷轴合拢,悠然道:“消息是假的,如果朝廷缉捕当真得手,岂会对残影剑只字不提?沈世韵太天真了,只当旁人都是傻子,以为这种雕虫小技骗得过我?”

教主虽没看完,听他述说,也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只要残影剑没落入皇室手中,本座就放心了。”他二人这种反应早在暗夜殒意料之中,但亲耳听得,仍感心如刀割,哀声道:“难道在妳们眼裏,便只有残影剑麽?”

教主冷冷道:“那还用说?除了残影剑要紧,谁屑关心那逆女死活……”暗夜殒表情痛苦扭曲,没等教主说完,便大声打断道:“我!我关心!既然妳们不管,我就壹个人去救她!”旁边还停有丐帮弟子骑来的不少马匹,暗夜殒轻身跃上马背,奋力扬鞭飞驰,向山下疾沖。

教主怒道:“妳给我回来!”暗夜殒全然不加理睬,唯有咬喝声壹路传来,已越行越远。教主大怒,袍袖壹拂,风力带起地面壹片碎小石子,再朝前壹推,石子“嗖”的壹声,犹如离弦之箭般射向马腿。他对抗命的下属绝不留情面。泰山本就地势陡峭,又是下山道路,全力沖刺的马匹若陡然栽倒,骑者必会被掀下马背,那壹摔之淩厉可远非常人所能承受。

江冽尘冷眼旁观,跟着也是壹拂袖,带起的石子从旁侧飞出,千钧壹发之际,将教主的石子击偏了準头,从树干当中透过,余势未衰,接连撞倒了壹排林木。他早看出教主铁了心肠,必然不会相救,他却不能放任暗夜殒重伤不顾。

教主怒目而视,责备他多管閑事,但既能震飞自己所发石子,足见内力深湛,想到他是自己壹手调教出来的,暗暗自得,这壹眼责备中包含赞许。江冽尘站在原地不动,擡眼回敬他壹道冰冷的目光。

教主只感这眼神充满蔑视,又起怒意。何况自己管教下属,若仅因另壹名弟子横加干涉便就此罢休,往后威望何存?想到此壹跃而起,身形在树干间穿梭,直追暗夜殒而去。他轻功极佳,奔行速度竟赛过骏马,很快就超到马前,喝道:“下来!”伸掌向暗夜殒领口抓去。暗夜殒默然不应,径自仰身后卧,教主转手劈中马颈,那马还不及哀鸣,头就被斩了下来,前蹄先倒,暗夜殒也被向前抛出。

教主在空中壹手揪住他后领,提起他甩到壹边,喝道:“站好了!”暗夜殒背部重重撞上树干,恰好又碰在被俞双林偷袭的伤处,壹阵剧痛,脸上自然而然闪过厌恶之色。教主将他表情尽收眼底,冷声喝道:“本座命妳停下,妳听到没有?为何不睬?妳还懂不懂得敬我是壹教之主?”

暗夜殒悲愤爆发,大声道:“做父亲的不救女儿,做教主的不救下属,这等无情无义之人,不敬也罢!妳可以不顾小姐性命,我不能!大不了救她时隐姓埋名,纵然死了也丢不着妳的脸面!”刚发过狠,多年地位观念作祟,忙躬身说道:“属下罪该万死。”壹直以来,他对教主都是毕恭毕敬,如此顶撞还是生平头壹回,但敬畏之心早在他脑中根深蒂固,适才狂怒中口不择言,稍后立即后悔,暗觉自己太过沖动,壹顿严厉责罚是免不了的。

  • 名称:甜性涩爱在线播放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4: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