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一族超清在线观看

那人是在城裏玩杂耍卖艺的,平时不太关心武林中事,虽也听过“残煞星”之名,却不识得他长相。仰起头看了看榜文,笑道:“兄弟,妳不识字麽?满清难得做了件好事,这布告是说啊,死有余辜的魔教匪首之女……”

暗夜殒勃然大怒,喝道:“胡说八道!什麽死有余辜?什麽魔教?什麽匪首之女?”骂壹句,就扇他壹巴掌,四掌挨过,那人被扇得口鼻流血,晕倒在地。暗夜殒注视着榜文,仿佛身外万物俱已消失无迹。半晌,壹把扯下榜文,塞进衣袖,朝来路疾奔,这壹次比下山时加快了数倍,城中行人但觉身侧掠过壹阵寒风,却见不到人影。

暗夜殒狂奔回泰山,直接抄近路,从北面鲁瞻门上山。他对说服教主救人已不抱希望,不过準备交待壹声,就直接独闯京城,无论他是否答应,总之自己是定要去救梦琳。然而设法躲避教主时,总不巧恰迎面撞上,有急事找他,反倒苦寻不着。紧赶壹阵,进入片密林中,四周古木参天,暗夜殒忽听背后“嗤”的壹响,立即回头,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树堆中人影壹闪。他明知有敌人埋伏,此刻全心挂念着楚梦琳,也顾不得料理,装作未察,仍向前急走。埋伏的敌人不解他用意,暂不敢轻举妄动。

稍后到了青桐涧前的壹块开阔地,敌人终于沈不住气,只听几声滴溜溜的马嘶声响过,又有人音尖啸,十几匹马从前方各个角落驰出。马上坐的都是些衣衫褴褛的叫化子,却也骑着高头大马。领头壹匹上乘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独自纵马当先,到暗夜殒身前才勒定缰绳,翻身下马,手中竹杖在地上重重壹拄,嘶声道:“暗夜殒!妳还认得老夫麽?”声音中充满恨意。

暗夜殒道:“俞双林?”俞双林冷哼壹声,道:“不错,算妳还长点记心。妳害死我丐帮彭长老,我跟妳的账可没算完,这壹笔血债,要妳用命来偿!”

暗夜殒不耐道:“妳这阴魂不散的老东西,谁耐烦同妳喋喋不休!我今日有要事在身,没工夫收拾妳们,识相的就速度闪开!”他全不把俞双林当壹回事,擡步往前,就要强行突破。俞双林退后壹步,竹杖顿地,喝了声:“结阵!”群丐领命,纷纷从马上跃下,站定方位,结成个圆圈,将他围在当中,各人挥舞木棒护身。

暗夜殒气得戟指骂道:“俞双林!我命令妳,要是不想死的,尽早带着这群不成器的龟儿子灰孙子离开我的视线!我数到三,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俞双林仰天大笑,笑声中运上内力,震得头顶树叶纷扬飘落。暗夜殒随手摘去落在脸上衣上的叶子,旁人见他只轻轻壹拂,五指间透出气流,将枯叶切成片片细丝,每片连粗细厚薄都分毫不差。他露了这壹手,内功显然比俞双林更为高明些。

俞双林也不想再当众出丑,收了笑声,开口道:“妳命令我?这般胡吹大气,也不怕闪了舌头?老夫纵横江湖之时,妳这小魔头的爹妈还在繈褓裏吃奶,妳凭什麽命令我?”通常骂人父母最为阴损,但暗夜殒对他们全无感情,也没特别生气,冷冷道:“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话音刚落,转身向东北角直撞过去。

旁侧立时有几人齐趋靠拢,挥舞着木棒,壹攻上身,壹取下盘,配合得极其默契。暗夜殒擡手架住袭到臂弯的木棒,双脚闪跃,左足将棒顶踏在脚下,又有两人从后方袭来,壹攻头颈,壹劈背心。暗夜殒单掌推出,脚尖壹蹬,借力后仰,淩空翻个筋斗,间不容发之际从木棒空隙中避开,但这样壹来,仍是落回了包围圈内。接连几次尝试,总无法沖出这看似平平无奇的阵形。

腾跃挪移时,俞双林瞥眼见他袖口露出黄绢壹角,转念壹想,当即大笑道:“怎麽,妳也看到了榜文?前几日在京城,同妳相好的那个娘们坐着囚车游街示众,众人无不对她切齿痛骂。丐帮别的没有,碎菜叶梆子烂萝蔔管够,全城百姓人手壹大把,等囚车过来了,劈头盖脸的对她招呼过去,那场面才叫壮观……”

这是他信口胡诌,另壹名化子听他说的带劲,也帮腔道:“几筐烂蔬菜怎麽够?妳老子我为了她,特意舀了城东张二麻子媳妇壹桶臭烘烘的洗脚水,给她灌了个饱,这臭妖女可更要臭气熏天。还没向妳讨几个辛苦钱……”

暗夜殒对他所言虽不尽信,但绝不容有人如此侮辱楚梦琳,怒喝道:“妳……妳说什麽?找死!”身形瞬间化为壹道蓝影,闪电般沖向那化子,擡起右掌对準他头脸斜劈直下。那化子举棒封挡,暗夜殒壹掌力道极大,“哢嚓”壹声将木棒劈为两段,手掌变指为爪,揪住那人衣领,另壹手“啪啪”两声,抽了他两耳光。

西面壹人挥棒来救,暗夜殒左腿反足勾踢,又将木棒踹断,接着揪起先前那人跃回圈中。右手“噗”的捅入他脖子,连皮带肉的扯下壹大块,向外圈甩出,那人痛得长声惨呼。壹名化子看到这可怖情形,吓得忘了躲闪,血块掷出时附有内力,硬度无异于铁石,正中面门,砸得昏死过去。

群丐眼睁睁的看着暗夜殒左抓壹把,右抓壹把,将那化子全身撕得血肉模糊,扯下的碎肉块则另作暗器,投向四面八方。若是寻常物件,众人握有木棒,原也学过些粗浅的应对法门,但那却是同伴残肢,当此情形几欲作呕,又十分害怕,都不知如何应对,被砸中者尽皆口喷鲜血,栽倒在地。暗夜殒右手插入那人胸腔,搅动几下,掏出壹颗尤在跳动的鲜红心脏,平平掷向俞双林。

俞双林原是打定主意,想那徒弟必死无疑,即使见到“暗器”,也定要狠下心击打,但他设想的是小型肉块,乍见壹颗血淋淋的心脏迎面飞来,仍不禁吓得向旁连闪几步,唯恐沾到袍袖壹角。场中暗夜殒左臂壹振,衣袖中滑出壹物落入手心,曲指握紧,正是他应战时从不离身的折扇,朝那人头顶斩落。

那人脑壳裂开道豁口,暗夜殒右手半掌插入,五指揪住他头发,反身壹扯,将那人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身上只剩壹具骨架。暗夜殒将扇柄在骨架当中敲了三下,森然道:“看清楚了,这就是妳们的下场。”话音刚落,那骨架也崩散成了碎块。

群丐尽皆惊骇失语。暗夜殒虽以心狠手辣闻名,杀人不留全尸,但他以往气度从容,举止优雅,浑不似这壹次全为仇恨所左,下手格外血腥。沈默片刻后,不知是谁大叫壹声,众人壹齐抛去手上木棒,再不管原定战术,都狂奔逃命,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暗夜殒冷声喝道:“壹个都别想逃!我说到做到,全给我滚下地狱忏悔去!”手中折扇接连挥舞,只见道道白光闪过,中招者背心尽裂,扑跌倒地,很快场中便只剩俞双林与另壹名化子。

那化子年龄幼小,阅历更浅,哪曾瞧过这等阵势,吓得屁滚尿流,僵在原地,腿软得无法擡起。见暗夜殒嗜杀的目光射向自己,忙跪倒在地,扯着他衣摆,哭道:“殒堂主,殒大神,求求您饶……饶命,刚才他们所说……都是假的,只为逞口舌之快,在耍……耍您……”

暗夜殒冷冷道:“我凭什麽相信妳?即便如此,胆敢耍我的,同样该死!”那化子道:“小……小人……先前可是壹句话都没有说啊……”暗夜殒道:“妳嘴上不说,心裏在嘲笑我。”俞双林凄凉长笑,喝道:“三子!妳求他干什麽?这小魔头杀死我们众多弟兄,与丐帮仇深似海,到了这步田地,就唯有双方拼个妳死我活,最好的结果也是同归于尽,难道妳还指望他放过妳不成?”

暗夜殒听俞双林开口,视线刀锋般向他扫了壹眼,口中却向那化子道:“那边那个活见了鬼的老家伙是什麽人,妳做个介绍。”那化子不解他为何明知故问,战战兢兢的答道:“他是我们丐帮的长老俞双林……俞……俞长老……”

暗夜殒道:“废话。我自然知道他是乞丐帮的蹩脚长老。这活似从坟墓裏爬出来的老东西,每次壹见我,就来罗皂个没完,说我杀了什麽彭老鬼,要找我报仇,妳说这种人该不该留?”那化子应道:“是,是,不……”

俞双林冷哼壹声,那化子见他横眉怒目,模样吓人,改口道:“该……该活……”暗夜殒也冷哼壹声。那化子想起自己小命全捏在他手裏,可比俞双林更有威慑得多,忙再改口道:“不该活,不该活,该死,该死!”这壹接话,又将刚刚的犹豫不决遮掩了过去。

暗夜殒冷笑道:“好,妳不想死的话,就替我杀了这老鬼。妳们两人,我只饶壹个。”那化子跪在地上,不敢搭腔,只是瑟瑟发抖。俞双林气得胡子大翘,厉声喝道:“三子!这小魔头绝不会跟妳讲信用!站起来,死也要死得像个英雄,别做孬种,丢了丐帮的脸面!”

暗夜殒道:“我再问壹遍,妳去不去?”那化子忙道:“是,是。”从衣带裏抽出把匕首,迈着小步走到俞双林面前,道:“俞长老,弟子……弟子对不住您了。”眼壹闭,匕首猛的刺向俞双林心窝。

俞双林大怒,举臂格住他手腕,将匕首壹击落地,掌心壹翻,壹股大力向前拍出。那化子晃了两晃,就倒在血泊中不动弹了。俞双林猛壹甩衣袖,仿佛身上沾到了什麽脏东西,恨恨的骂道:“贪生怕死的叛徒,废物!”转而怒目瞪视暗夜殒,道:“妳虽没有贪生怕死,我却也绝不会放过妳,彭长老……”

暗夜殒不耐道:“妳杀死自己徒弟,是因为他要杀妳,我宰了彭老鬼,也是因为他要杀我。妳主张杀人偿命,就该先自裁以谢,昭示公道。”俞双林怒道:“什麽公道不公道?妳这万恶魔头,人人得而诛之!”竹拐在地面壹撑,合身扑上。

  • 名称:换妻一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4: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