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你上床超清在线观看

胡为心裏小鹿乱撞,打鼓似的战栗不已,道:“卑职哪有什麽不……不对劲?……娘娘神机妙算,赛过诸葛再世,卑职壹向将您视若神明,真心钦佩……”沈世韵冷哼壹声,道:“口没遮拦的奉承主子,不外乎三种可能,壹是谋取利益,乱拍马屁;二是犯有大错,急于脱罪;三是麻痹主上,俟机妄为。自己说说,妳又是哪壹种啊?”

胡为道:“卑职不明白您的意思。”沈世韵冷笑道:“用不着在本宫面前耍花样,装什麽糊涂?妳先前不愿告知我玉璧的秘密,就是想要置身事外,担心内情了解太多,我会容不下妳,而招来杀身之祸,是麽?”胡为道:“卑职绝非有意欺瞒娘娘,只是想在深宫活得安稳,首先就得学会变成聋子和哑巴。卑职进宫时间虽不长,这道理却尽跟您学得纯熟。”

沈世韵冷笑道:“妳是个聪明人,懂得现学现卖。不过妳早已泥沼深陷,再望拔步抽身已是妄想。本宫所有的秘密,妳知道多少?我的计划,妳又亲身参与了多少?我提醒妳几桩,替我摆平如花夫人,壹把火烧光沈香院;千裏迢迢奔赴英雄大会,擒拿魔教反贼;近日妳又帮我买通德寿,陷害贞妃;本宫若真想灭妳的口,单凭这几件,已足够杀妳十次八次了。”

胡为额角冷汗涔涔,壹条独腿本就重心不稳,惊惶下更是壹跤扑倒在地,抱住了沈世韵衣摆,苦苦哀求道:“娘娘,卑职给您办事,壹直怀有赤胆忠心,天地可鑒……”

沈世韵挂着冰霜的脸上终于露出壹丝笑意,温言道:“妳已经用行动向我证明了忠心,本宫当妳是自己人,自然不会害妳,起来吧。”胡为感激涕零,匆忙爬起,感到背部淌下壹道细流般的冷汗,贴在衣上湿漉漉的,躬身道:“多谢娘娘恩典,卑职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是娘娘您最好,可不像楚梦琳那个过河拆桥的妖女,卑职这条性命,好几次险些送在她手裏。”

沈世韵淡笑道:“看来妳对楚梦琳恨之入骨,如果给妳壹个机会,让妳押送她的囚车游街示众,妳可愿意麽?”胡为大喜道:“壹千个愿意,壹万个愿意!娘娘,卑职斗胆相求,游街完毕后,能否将她赐给卑职,我……我活剐了这小娘皮,以泄心头之恨……”

沈世韵道:“这壹个不行,她只是我们的诱饵。不过本宫答允妳,如果事情顺利,以后我会将真正的楚梦琳交给妳,任妳处置。”胡为道:“真的?假的?这……卑职可糊涂了……”

沈世韵道:“妳认得魔教的几个反贼首脑,是不是?妳腿脚不便,为了替妳装点门面,本宫会给妳备壹辆马车乘坐,妳要做的就是时刻留心街上群众,等待反贼行动。”将大致计划向他说了壹遍,又道:“此事妳知我知,连洛瑾也不要告诉。”胡为道:“卑职明白。”

沈世韵微微壹笑,道:“对了,妳这腿伤总拖着也不是壹回事,时日壹久,只怕断骨定了型,再难治愈,还应尽早去寻太医诊治。”胡为道:“是,卑职治好了腿,才更方便为娘娘办事。”沈世韵笑道:“妳就全不为自己想想麽?本宫看得出妳喜欢洛瑾,但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着壹个残废?”胡为听沈世韵语气,竟隐有将洛瑾指给他之意,更是喜出望外,千恩万谢的行礼退下。

出殿后先依言去找太医,只说外出办事时不慎负伤。太医知他甚得韵妃与皇上赏识,口中连赞其忠心,麻利的为他接好腿骨,捆上两块较薄夹板,交给他壹副拐杖,又开了些内服外敷的伤药,叮嘱好生休养,暂不可与人打架。

胡为答应着,心裏仍然牵记洛瑾,回到住处换上套干凈衣服,梳洗壹番,又来到殿中。见洛瑾房门虚掩,便蹑手蹑脚的推门而入,看到她曼妙的身影伏在桌前,脑袋轻轻晃动,视线不断在案面玉璧与纸页间交替,右手奋笔疾书。胡为心裏壹热,暗想:“她确然忠心办事,娘娘是有所误会,我合该找个时机,替她解释清楚。”从怀裏摸出个袖珍玉扣,走到洛瑾背后,捏着玉扣越过她头顶,缓慢降下。

洛瑾冷不防受惊,尖叫壹声跳起,看清是胡为,怒道:“又是妳?怎麽走路都没有声音,想吓死我?”

胡为道:“是妳太过专注,才没有留意到我的脚步声,怎怪得我?”洛瑾冷冷道:“有妳什麽事?谁準妳擅闯我的房间?”

胡为笑道:“瑾姑娘,咱两个那麽久没见,怎地对我这般冷淡?我可是壹直惦记着妳,深入王陵也不忘给妳带些纪念物件。”将玉扣举到她眼前,道:“我本来找到个玉碗,精致美观,猜想妳定然欢喜,就可惜给楚梦琳打碎了,许多珍贵明器也没能保住。唯有这玉扣小巧,总算幸免于难,是我送给妳的礼物。”说完拉起她壹只手,将玉扣塞进她掌心。

洛瑾道:“无缘无故的,干嘛突然对我这麽好?无事献殷勤!”心道:“为什麽是妳送我礼物?如果尘少爷肯送我壹点东西……即使是破铜烂铁,我也会视为珍宝……他待我,如果能有妳的壹半,不,十分之壹,我也知足了……”想到好梦难成,对胡为更恨的厉害,也不管话意是否恰当,脱口就加了句:“黄鼠狼给鸡拜年!”

胡为赔笑道:“是啊,妳是鸡,我是黄鼠狼,我这辈子总之是吃定妳了……”看她脸有怒色,又改口道:“陌生人间是不安好心,但换做壹男壹女,无事献殷勤,含意那可多了去了……”洛瑾只道他故意讥讽自己,怒道:“妳管不着!又不是断魂泪,有什麽稀罕的?”

胡为心道:“妳可真会漫天要价,断魂泪还留在王陵地宫中,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进那个鬼地方了。”赔笑道:“除了断魂泪,随妳开口,便是天上的星星,我也去摘来给妳。”洛瑾啐道:“尽说些风言风语,人家摆明了不想理妳……”才说了壹半,感到学不出江冽尘那般气势,不敢乱借他言辞,脸上却是迅速壹红,道:“餵,刚才娘娘叫妳留下,说了什麽啊?”

胡为喜道:“妳知道娘娘叫我留下?其实也没什麽,她是给我壹个立功的机会,让我亲自押着楚梦琳游街……”洛瑾惊道:“什麽?那妖女已经捉到了?”胡为更奇,问道:“怎麽,娘娘没跟妳说过?”

洛瑾摇了摇头,胡为心道:“侥幸,差壹点说漏了嘴。娘娘自有她的算计,如果洛瑾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第壹个就该怀疑我,我这颗脑袋可就保不住了。”只好拣些表面事物作答:“那妖女是魔教二首脑共同的心上人,暗夜殒正是为了她,与江冽尘兄弟反目,见她身处危难,定不会坐视不理。朝廷已布下万全準备,围观者中也乔装混入了不少我们的人,包括当街算卦的道士、端着破碗讨钱的乞儿,甚至茶馆裏的茶博士……”

洛瑾壹听到江冽尘之名,心跳加速,暗想:“谁说尘少爷喜欢她?那该死的妖女有什麽可爱了?让她死掉才好!不过……我是内应,壹定要设法传递情报。”强自掩饰,扯了扯胡为衣袖,撒娇道:“这麽热闹?我也要去瞧瞧。既然观众可以假扮,主角也可以假扮,妳就把我打扮成那个妖女的模样,坐在囚车裏,我定会配合妳,叫得十足凄惨,好不好?”

胡为道:“这可行不通,让娘娘知道了,我吃罪不起,那不是为难我麽?”洛瑾冷哼壹声,道:“就知道妳窝囊,算啦,我也不强人所难,反正壹个瘸子当街耍猴把戏,也没什麽好看,那个妖女又在哪裏?”胡为道:“关押在天牢,妳问她做什麽?”洛瑾小声道:“因为我听说……祭影少主性格冷酷,我想看看他的心上人究竟相貌如何……”说到“心上人”三字,恨得咬牙切齿。

胡为没注意到她异样,道:“当然不及妳。咳咳,祭影少主性格冷酷?妳听谁造的谣?”翘起大拇指,反向指着自己,道:“那个人啊,我见过。不是冷酷,该说性格扭曲才是,对任何人都是壹幅嚣张到天上去的嘴脸,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好像跟妳说句话就是给了妳极大恩典。只有对暗夜殒和楚梦琳确是好得没话说,那两人又都很讨厌他,我看他是有受虐嗜好……”正说得起劲,就挨了洛瑾壹顿拳打脚踢,将他推出门外,“砰”的壹声重重甩上门,差点撞到那条伤腿。这顿脾气发得突如其来,事前毫无征兆,胡为只感莫名其妙,不知自己又是哪句话惹恼了这位小姑奶奶。

好在壹夜无事。次日魔教小姐游街示众,大街上果然拥挤得水泄不通,众人受祭影教压迫已久,都想壹睹这恶有恶报的场面。官兵手持长枪,在路边疏散几次,才开出条路来。囚车行驶极慢,也便是为了令人看得清楚,平板车上扣着个笼子,陈香香身穿囚衣,蜷缩在笼中,壹动不动,目光涣散无神。人们纷纷指点怒骂,倒真有不少烂菜叶砸向笼子。

胡为笃悠悠的坐在马车中,将伤腿扳起,搭上另壹条,摆出二郎腿姿势。掀开车帘向外张望,没见什麽异常,渐渐的心神松散,背部微向后靠。

行了壹路,车子忽然猛的壹颠,胡为也被这沖势震得往前壹扑,额头撞在车壁上,疼得龇牙咧嘴,掀开车帘刚要喝骂,却见车夫身上中了壹剑,已经跌下马背不动了,前方站着几名黄衣劲装大汉。为首的跨前几步,将手上钢刀扛在肩上,朗声道:“在下几人都是天河帮的兄弟,这个魔教妖女害死我们司马帮主,罪衍当斩!请阁下行个方便,将她交给我等处置,敝帮上下同感恩德。”

胡为见他们刚上来就杀了车夫,明显是有备而至,壹旦软的不成就来硬的,心裏正没好气,道:“罪衍当斩?我们押她游街示众,事后本就打算将其斩首,妳天河帮又何需多此壹举?”那大汉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们要将她带到帮主墓前正法,以慰他老人家亡灵。”

胡为道:“什麽死马帮主、死牛帮主,关我什麽事?想要她死的可不止妳壹家,都来问我要人,我怎能供得出?妳们手持兇器,还想劫囚车不成?”

  • 名称:想和你上床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2: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