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艳谭之灯草和尚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忍不住提醒道:“太祖爷与庄亲王是同母兄弟,不分彼此,若安于现状,现在的江山同样也是妳家的。”多铎冷笑道:“那怎会相同?什麽同母兄弟?做兄长的竟然下毒害死自己弟弟,还配说什麽不分彼此?”

楚梦琳道:“当时他二人争夺皇位,不论是谁失败,下场都会是壹样的,太祖爷是大义灭……不不,真是罪大恶极!”她是为迎合多铎,才违心的改说“罪大恶极”,心裏却不以为然:“古来帝位之争,手足相残屡见不鲜,别说兄弟了,即是亲生骨肉,弒父篡权也不稀罕。”但她宁可勉强自己,也要对多铎的话加以赞同。

多铎脸色稍见缓和,道:“妳能与我观点相符,那就再好不过。”楚梦琳不愿再继续这话题,问道:“妳起兵从外部进犯,裏应外合,原是摄政王的主意。妳知……我们知道他也有称帝之心,不满现今封位,待大事壹成,皇位归属又当如何定夺?”

多铎冷冷地道:“我算是冒牌货,但他可是努尔哈赤的正宗第十四子,仍属嫡传,难道谋划多年,皇位仍是落在他们手裏?那和如今情况有何不同?”

楚梦琳心道:“怎麽绕了个圈子,又折回起点?妳现在心态也和当初不同了。唉,妳们两个倒和太祖爷兄弟相似,起初也是壹起策划夺天下,事后又……我可不希望这种悲剧再重演。”却不知怎样劝说是好,心裏甚是苦闷。两人各怀心思,都没留意到旁边的土堆中,有块土石微微颤动了壹下,滑到壹旁,从缝隙间露出壹根手指。

多铎断然道:“事不宜迟,须得立刻离开。”转身向墓门走去,心裏仍在寻思:“那丫头何以具有王室血统?如果她真是皇族,虽然年龄相差无几,从辈分算来,要麽是我的妹妹,要麽就是侄女,简直乱七八糟。莫非……她是阿巴亥当初生下,被庄亲王抱走的小孩子?那就是努尔哈赤的小女儿,又是什麽好东西了?”

回想玉璧末尾的叮嘱,自己没向楚梦琳明说,大意是玉璧为人所见之时,便会落下巨石封门,门边栽有异域奇株,须吸食人体精魂气血为养料,方能盛开,花开则石撤,而投入者尤以处子为最佳。这便是密信中附言携带祭品之用。

走到墓门前,果见右首栽有壹束苍白的花,尚是花苞形态,有半人之高,花瓣片片竖起,露出当中血红色的花蕾。多铎推想到楚梦琳身世,已不再顾及她的死活,见她走到自己身边,灵机壹动,指着花苞道:“这是传说中能够检验男女情感真伪的花,要人以最珍贵之物供奉,若心诚足以感天动地,令它开花,挡路的大石便会撤去了。”

楚梦琳望了多铎壹眼,又转头去瞧那花,脸露苦笑。多铎并不知道,她旧时曾应纪浅念之邀,到云南游玩,也见过五仙教种植得有此类妖花,明白它吸食精血的特性。穆青颜既是五仙教前代教主的好朋友,能弄到此花也不足为奇。只是想到多铎为令她心甘情愿充当祭品,竟编造出什麽使花感动之类说辞,简直如童话般荒谬。

她生来敏感,相处日久,早就察觉出他对自己并无感情,倒不是事后变心,而是壹开始就没产生过爱意,在潼关时的情意绵绵不过是种利益相关的假象而已。如今既为求生,能对她投其所好,撒下“最珍贵之物”的弥天大谎,即是自欺欺人也好,总还想再骗得几句情话,到时为他死了也甘心。故意装糊涂道:“什麽是妳最珍贵的东西?”

多铎心道:“这裏不能答得太爽快。她又不笨,不可能猜不出我真正用意。还得循序渐进才成。”假装思考壹番,道:“在我而言,自然以权位为重,财富次之。但那些尽是虚无实质之物……算了,我自认心意不诚,在手边又最为重要的,实在有些舍不得。”

楚梦琳却没想到这是先设铺垫,只道他即属有意哄骗,那“以她为最重”壹言仍是说不出口,更是难过,认真劝说道:“有舍才有得,妳觉着珍贵之物有许多,这壹件再如何重要,毕竟只是其中之壹。如能适当取舍,及时移开大石,返回世间,还能得享其余,久而久之,也就慢慢淡忘了。但如困在冥殿中永远出不去,那就万事皆休,再拘泥于旁物所限,还有什麽价值?”

多铎心道:“她这是何意?试探我?”故作无奈道:“那不同,如若失去此物,便能再世为人又有何价值?再说,对这件东西也太不公平。”

楚梦琳急道:“没有什麽不公平的,它绝不会怪妳,反而能为妳牺牲,就不枉来这世上走壹遭。虽说在妳心裏,它平平无奇,不会比壹粒尘埃贵重多少,可对它而言,妳就是它生命的全部意义,甚至整个的天空、全部的信仰。宁教为妳死壹千次,壹万次,都无怨无悔,只求能在妳心裏保有壹个微小的角落,就已知足。”她眼眸珠泪盈然,嘴角却禽着壹丝笑意,心道:“姑且权当是在说我便了,能听到妳这句话,我死而无憾。”

多铎皱眉道:“妳所说……当真是壹样东西?”

楚梦琳脸红了红,她壹时说的动情,不知不觉大胆剖白心迹,索性抛开包袱,壹鼓作气的道:“不是,我说的……其实就是我自己。从小到大,我为人向来是极端任性,凡事都要依着我的性子来,也得罪过很多人,可我都不在乎。即使全天下人都来谴责我,那也没什麽干系,只要妳不讨厌我就够了。虽然在妳心裏,根本没有我的位置,可我仍是愿意为妳做任何事。刚才……我也不是生妳的气,是生自己的气,就当做是我最后壹次闹脾气好啦……”

多铎顺着她话意,应付道:“对,对,我知道,只有妳待我最好。”

楚梦琳叹了口气,强忍着泪水,道:“坦白说吧,我甘愿为妳去做祭品,只希望妳……别忘了我。再想起我时,心裏保有的会是美好的壹面……”多铎大喜,深觉这惹祸精从未如此刻般可爱,拉起她手,道:“妳要是能帮我这壹次,我承妳壹辈子的恩!”楚梦琳强笑道:“多谢……将来妳壹定能成就大业,我……我对妳有信心,即使我死,化为了鬼魂,我也会保佑妳的。”

多铎只随口应着,眼望花苞,脸现催促之意。楚梦琳缓缓抽出手,转过身,在眼底壹抹,同时暗运内力,手掌拂出时,将满指泪水逼得滴滴坠落,如同洒下的雨珠。接着提气跃起,半空中裙裾飞扬,轻飘飘的落在花蕾中,双脚前后交错,壹条宽大衣袖横在身前,遮住裸露的手臂,慢慢坐了下去。此皆为给最后关头尽量留得美感,多铎只盼早些结束后尽快离开,全没留意她苦心营造的细节,可怜她壹片芳心,壹缕癡魂,尽付空茫。

楚梦琳全然坐入花苞中后,竖起的花瓣已高过她头顶,由四周向顶部缓慢合拢,渐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内,苍白的花苞闪现出忽明忽暗的血色电光,更能听到内裏传出“滋啦”响动。过得壹盏茶时分,正对面的花瓣舒展开来,沿逆时针方向,整圈花瓣依次盛放。花蕾中托着壹个聘婷少女,仍以先前姿势盘膝而坐,满身血迹斑斑,此景直如凤凰浴火重生,有几分圣洁的美丽。

楚梦琳轻擡起头,额前乱发披散,脸上全无血色,对多铎绽开个虚弱的笑容,接着抽出壹只腿,颤抖着搭到地面,再将另壹只脚也踏稳,手吃力的擡起,等待搀扶,却伸了个空。微笑转为苦笑,双手搁到背后,以花瓣支撑,这才慢慢起身,刚站直就又是壹个踉跄,与刚才跃入花蕾时的轻灵潇洒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不可同日而语。

多铎大为惊愕,脱口道:“妳……妳怎麽没死?难道又是……”楚梦琳苦笑道:“又是‘王室之血’,对麽?”嗓音也变得沙哑。

多铎见花已开放,大石却未撤去,以为是花朵没将她精血吸干,养分不足,壹时竟有将她再推回花中的沖动。转念又想:“没道理啊,这古墓怎会困住确证的王室继承人?难道说……祭品经检验为同宗血脉,便被视作不念情谊,穆前辈最恨手足相残,因此而动怒?”壹时惶急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恰在这时,边角传来隆隆声响,棺材后的墻壁缓慢移开,露出个狭小的圆洞,盘旋向上,想必就是出口。多铎喜不自胜,对楚梦琳的态度也连带着好转许多,道:“咱们快走!妳还撑得住麽?来,我扶着妳走。”双手搭在她肩上,半扶半推的前行。楚梦琳明显感到他流露焦急,按耐着身子不适,勉强加快脚步。

直到两人身影完全隐没,冥殿中唯见土堆剧烈抖动,原本贴在地面的壹根手指旁又蹿出几根,接着冒出壹只手,向前艰难蠕动,露出只胳膊,再攀行过壹阵,壹个人形顶着沙土直立站起,正是胡为。

也算他命大,先前被土块砸中背部,所幸并未震伤心脉,还不致命,砸在头顶的土块则因渗杂较多泥沙,略为松软。他昏迷后,没过多久就恢复了意识,却仍伏在土堆中,壹动都不敢动,浑身痛得像要散架壹般,这番滋味比及躲在德寿暗室中时,可更要难受百倍。

他静听着事态发展,包括多铎讲述玉璧秘闻,也壹字不漏的听在耳中,心知如能活着将消息回报沈世韵,绝对是壹桩无与伦比的奇功,或许更可藉此扶摇直上,加官进爵。但前提却还得有命回去,心裏怦怦直跳,听着他们确已离开,才敢壮着胆子站起。

他满身鲜血淋漓,血迹又混杂泥土,整个人狼狈不堪,不成人形,却也不想费心打理,心道:“韵妃娘娘看到我这副样子,自会以为我替她尽心办事,给我的这个功劳,也会记的更大些。哎,什麽叫‘以为’?难道我没替她尽心办事?”

刚走了壹步,腿下就是壹软,及时撑住墻壁才未跌倒。低头看到左腿软绵绵的拖在地上,呈怪异角度扭曲着,却是刚才轰塌墻壁时,落下壹块尖石穿透腿弯,同时砸断了腿骨。这回不敢怠慢,心道:“回去以后,还得找个大夫给瞧瞧。万壹这条腿残了,从此生活不便还不去提它,韵妃娘娘看我是个残废,不能再交托任务,又知道她太多秘密,恐怕会把我给杀了灭口。”

  • 名称:聊斋艳谭之灯草和尚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1: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