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艳奇之陆判性经超清在线观看

多铎不悦道:“我不是跟妳说笑话,用不着夹枪带棒的讽刺。眼中看到的墻壁自然是真,这机关能力有限,无非是对人施加障眼法,其中总有个突破点。乱闯乱撞是不成的,如能返回初入口,再按照地图,找出恰当的拐弯处,依理应能通过。”楚梦琳听到多铎竟破天荒赞同自己,欢喜得仿佛飞上了天,又不禁怀疑是做梦,直至最终,才插话问道:“怎麽找出恰当的拐弯处?”

多铎道:“方法有二,但图纸并未标明虚实比例,咱们此行也没带丈量工具,难以计算得出精準方位,那就只有凭借感觉判断。”楚梦琳叹道:“那实在是没什麽希望,谁会有那般敏锐的感觉?”然而她此刻飘飘欲仙,对于有无希望看得倒也不重。

那青年在她额头上弹了壹指,笑道:“妳做不到,不见得别人也做不到,妳感觉迟钝,不见得就没人敏锐。”楚梦琳笑骂:“妳敢说我迟钝?妳才迟钝呢!妳是蜗牛,是乌龟。”

多铎心想:“重新判断方位还在次要。此事另有个难处,只怕……”看到那二人尽争论些无聊琐事,心下甚是不耐,也不想预先提醒他们,为防万壹,先从角落裏捡来壹块石片,在墻上划个十字记号。楚梦琳壹瞥眼看见,笑道:“这不是西方祈祷的标记麽?妳是想求上帝保佑——”

那青年笑道:“上帝保佑的是好人,可不会保佑大恶人,更何况还是妳这个犯了‘血煞’的不祥之人。再说了,私入人家祖陵何等恶劣,历来冤魂恶鬼要收拾惊扰他们安息的盗墓贼,地府均可準予赦罪。其实摸金门本来是有护身符的,可惜我壹时匆忙没带来。”

多铎心怀不屑,暗骂无聊人尽做无聊事,就为着他随手做的记号也能争论不休。反向行走时,集中精力只盯牢身侧洞壁,空落落的等待最是煎熬,既盼能迅速看到记号,是死是活好歹有个定数;又渴望发生奇迹,已将记号甩在身后,混杂在错乱时空中,不复得见。虽说早有準备,但当再次看到墻上两道白色刻痕时,全身仍忍不住便是壹寒,通体颤栗直透入骨,瞬间心灰如死。他多年征战沙场,面对千军万马尚可凛然不惧,如今却为自己亲手所刻的十字记号吓破了胆。这就表明不仅墓穴无法进入,连入口也再走不回去,这看似平凡的甬道,却成了真正的葬身之地。

那青年走到壁前观察壹番,干巴巴的笑了笑,说不清是安慰他,还是自欺欺人,说道:“不用怕,墓道裏十字记号最为常见,可能是前辈们刻下的。要证实咱们已陷入绝境,那还早得很,除非……”说着也捡起壹块石片,在十字边画了个大大的方形,当做人脸,又在方形内部画上壹大壹小两只鼓凸眼,倒三角鼻子,壹张咧开的大嘴,石片在嘴裏划上挑下,画出两排尖利的牙齿。本来也算不得特别逼真,但处在阴森的气氛中,又映着幽暗的火光,楚梦琳忽觉那张脸仿佛有了意识,满口白森森的僚牙,正预备着向她扑过来,撕裂喉管,将她全身咬得七零八落,再零零碎碎的吃掉。她“啊”的壹声尖叫,向后猛退壹步,见那张脸还定定的留在墻上,牙齿毫无变化,在不对称的双眼中,却又有两道邪恶的视线放出。

楚梦琳再也承受不住,她从棺材鉆进墓道后,不知何故,胆子远比平时小了许多,忍不住低声哀求道:“妳别这麽画,我……我看了害怕!”

那青年拿着石片在牙齿上反复涂抹,随口笑道:“啊?妳说什麽?抱歉,我耳背,只有大声讲话才听得清。”楚梦琳明知他是有意刁难,也不得不服软告饶,大声道:“我……我怕得厉害,妳不能这样!”

那青年嘻嘻壹笑,道:“原来妳也会害怕?可惜,可惜,枉我还壹直当妳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侠,为了等妳这壹个‘怕’字,等得有多艰难。不过到了阴曹地府,只有拔舌地狱,没有拔牙地狱,办事得按规矩来。”说着在齿缝间拖出壹条长长的舌头,舌尖微微翘起,楚梦琳又气又怕,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那青年又画过几笔,拍了拍手道:“完成了,咱们从这裏再走壹遍,除非再看到同这张壹模壹样的脸,我……我便……”楚梦琳没好气地道:“妳便怎样?”那青年道:“我便把那位前辈的尸骨挖出来,定要跟他拜个把子,连我胡……胡乱画的,世上独壹无二的人脸,也能早有预料,画得壹笔不差,那岂不是跟我心意相通,是我千年难遇的知己?”

楚梦琳滴咕道:“死鸭子嘴硬,就是不肯承认。不过这的确是独壹无二,要把壹张脸画得这麽难看,真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更难得的,还跟作画者生得壹个模样!”

那青年正色道:“不对,妳应该说,是我当场给妳作的画像技术高超。唔,那个,大人,咱们再来走壹次试试。”

多铎听他们尽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断斗口,由不耐早已转为愤怒,明知那十字记号就是自己所刻,甬道中定有些玄机尚未参透,再走壹遍徒然耗费体力。只想静下心仔细琢磨,找寻原先推想中的漏洞,根本不愿理睬,声音却偏能清晰的鉆进耳朵,在这空旷之处又被加倍放大。独自行动的念头转过数不清多少次,只是现今境地困窘,三人在壹起也好有个照应,勉强答应,心裏却冷嘲不止。

途中那青年仍不时劝说:“此番为您而来,绝不能在这裏把妳弄丢了。墓主既是大人先祖,等进了冥殿,若他魂魄现身,还得由您同他交涉,大家才有望捡回壹条小命。”

多铎壹句不答,默数着脚步次数,不出三十步,又看到了墻上的十字刻痕,边上是个丑陋无比的人脸,正是两人先后所作记号。

多铎冷哼壹声,避开二人,独自倚墻坐下。楚梦琳向那青年道:“妳服不服?到底是我赢啦。”那青年壹向油嘴滑舌,这次竟也没再打趣,只因此事实无任何有趣之处,沈默了好壹会儿,才道:“妳赢了大家就得死,有什麽好高兴的?现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几天不吃不喝,铁打的人也撑不住,转眼就玩完了。”

楚梦琳心下骇然:“我们可不正在入地?‘上天’也能理解为死掉,但似我壹般满手血腥的妖女,死后又绝无可能上天堂……”叹了口气,慢慢坐到多铎旁边,轻声道:“或许天意如此,让我们壹块困死在这儿。毕竟是座陵墓,还是座挺豪华的陵墓,比旁人常咒我的‘死无葬身之地’好太多了。”壹边将头轻轻靠在他肩上,闭起了双眼。回想自己作为祭影教众,生平无恶不作,坏事干尽,能安然同心上人死在壹处,反而是得了便宜,更无可怨。

多铎听她言语中已放弃求生,情绪消沈,蓦然间肺腑升腾起壹股怒火,壹把将她的脑袋推开,起身站立,用力挥出壹拳,重击在墻壁上,震得沙土簌簌而落,恨恨的道:“我不甘心!本王大业未成,绝不能困死在这儿!”

那青年壹直拿着石片在地上写写划划,看到多铎大表决心,便对他招了招手,多铎不予理会。那青年叹口气,走到他身边,同他壹起面朝墻壁,道:“别急着放弃,我想出个主意,妳先听听看。”用石片画了壹个圆圈,最右侧是上下两根短线,截取圆圈下端弧线中点,做了个标记,道:“假设这就是我们所处的位置,我们想返回入口,便会出现如下情况。”

将石片沿圆圈绕了壹周,回到出发点,道:“走满壹圈,刚才我已数过,总共需要廿三步,换句话说,这个圆的周长可推化为廿三步的路程。再换句话说,如果走不满廿三步,就不能构成这个圆。”多铎漫不经心的由着他絮刀,直听他提到了“廿三步”,其精确度连自己先前犹未能及,况且二人既都想到算清步数,可谓英雄所见略同,正準备耐心听他分析,不料又是壹通废话,接口道:“所以怎样?”

那青年见他第壹次主动发问,显是对这推理已有兴趣,石片在圆上各处比划,介绍的更加起劲:“步数不到,就可能停在这裏,也可能停在那裏;步数到了,那就是不进不退,瞎子点灯。另有个法子,两人在此站立,以相同速度,同时相背而行。”左手食指贴在石片左侧,右手握住石片,分向两侧沿圆弧绕开,在上端弧线中点再度靠拢,恰停在下端标记的正上方。又用右手食指虚空壹连,道:“这便是将圆划成相等两半的分割线,壹条弧线的距离是周长的壹半。同理,两人中途相遇,走的路程也是原来的壹半,廿三步的壹半,大约是十壹步左右,两人各余半步,合为壹步,多出壹步的中点,就是这条线的位置。”竖起手掌挡在分割处,道:“选两处中点为例,不过是为易于解说。假设那两条横线就是入口,妳再来看看,如何计算它的方位?”

两条横线在整个圆最右侧,那青年将圆划分后,横线正好处在半圆弧的中点。多铎若有所悟,那青年不待他等急,续道:“要走到半圆中点,即是半圆路程的壹半,十壹步的壹半,大约是五步半。换句话说,在记号前起步,往回走五步半,就能找到入口。”他之前壹切举例比拟,实则都是作为最后壹句的铺垫。唯有壹步步解释下来,方显有理有据,更宜教人信服。

多铎细想整套推论,确是合理可行,心中甚喜,对那青年大为感激,几乎要打消了事成后杀人灭口的念头,要与他结义为兄弟,留在身边办事。但这仁慈壹闪即逝,此前他曾身经百战,得能在权益斗争中稳居上游,正是因处事冷静,从不因情感阻碍理智之故。此人才能不凡,可救他死裏逃生,同样可致他于死地,不尽早除去,倘留待为对头效力,来日必成大患。暗暗嘲讽“心软”二字有朝壹日竟也会适用在自己身上。

  • 名称:聊斋艳奇之陆判性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1: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