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多铎眼见胡为越奔越远,怒道:“绝不能留他活口!妳给我……给我闪开!”他极力忍住到了口边的“给我滚开”,已十分不易。楚梦琳也转身扫了壹眼,见胡为拐过壹个转角,立即扬手抛出壹枚手雷,正中墻壁。土块四散滚落,壹块巖石砸在胡为背心,他壹个踉跄,扑跌几步,前方又壹块土石砸中他脑袋,砸得他晕倒在地,沙石掉落迅速,很快就将他身子埋了个严实。

楚梦琳回过头,嘴角僵硬牵动,对多铎微微笑了笑,道:“现在他再也逃不了啦,妳可以跟我说了。”多铎行事慎重,直待烟尘散去,见土堆壹片寂然,料定他必死无疑,这才放下心来,吸了口长气,叹道:“我原想等得有些眉目后,再告诉妳,妳既然急不可待,也罢,索性就跟妳明说了,也免得妳整日胡思乱想,惹人生厌。其实我带妳来,并没想用妳祭祀,而是要查清……”

楚梦琳急道:“查清什麽?”多铎刚说壹句,就被她打断,心下着恼,道:“妳先老实给我说,妳真是妳爹亲生的?他是何来历,叫什麽名字?”

楚梦琳道:“我几时对妳不老实过?好好的干嘛问起我爹?我当然是爹爹的亲生女儿,难道还有假的?江冽尘那小子才是来历不明的野种呢!说也惭愧,我小的时候,爹还会陪我玩,教我练功,可是自从捡他回来以后,对我的关注就越来越少,所有的耐心和……慈爱,都花到了他身上,我现在长大了,爹更是根本不理睬我。他还戴着奇怪的面具,别说名字,就连真正的长相……我都不知。做女儿做到我这种地步,也真是悲哀。爹从没提起过自己来历……只有壹次,他隐约曾说,他就是从地狱裏回来的复仇者,要讨回原本属于他,却被强行剥夺的壹切。”

多铎久久沈思,仍是不得要领,迟疑道:“能否带我去见见妳爹?有些话我要亲口问他。”

楚梦琳连连摆手,道:“那……那不行的,爹脾气暴躁,喜怒无常……这还不算,我更怕江冽尘趁机挑拨,爹很喜欢他,最听得进他的话,恐怕会对妳不利……还有壹个原因,我偷了本教的镇教之宝残影剑,偷溜出总坛,做了反教大叛徒,爹最恨别人背叛他,如果见到我,他壹定会杀了我。说起来,这都要怪江冽尘不好,是他害得我走投无路……”

多铎听她语气,分明是将所有过错壹股脑的推到江冽尘身上,冷笑道:“妳真有那麽恨他?”楚梦琳道:“对,我恨他恨得要死。他专门抢我的功劳,不管跟我爹瞎说什麽,爹都信他,看他什麽都对,我就什麽都错,长此以往,爹爹才会讨厌我。”

多铎心道:“妳爹若是壹味偏听偏信,简直是个不辨是非的糊涂虫。壹教之主,真有那麽窝囊?”从楚梦琳嘴裏似乎再问不出什麽,跟她解释王室之血更是多费唇舌,不耐道:“算了,迟早总能查清的。”

楚梦琳却不依了,道:“妳没头没脑问了我壹大堆,还没跟我说祭品的真相。”多铎心裏烦躁,记得脑中曾闪过个合理说辞,随口应付:“让胡为当活祭,只是我临时起意。妳以为这是古代祭河神,务须用活人献祭?我那样说过没有?不过是妳壹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楚梦琳楞了楞,也觉得这顿无名火发得全无道理,心中顿生愧疚,忙壹叠连声的道歉,又从贴身香囊中取出断魂泪,双手捧上。多铎冷哼壹声接过,走到石台边,正对银盒,用三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捏着断魂泪边缘,举到凹槽上空,每壹处空隙都经严丝合缝的对拢,这才放进。玉石刚壹嵌入凹槽,陡然间大放红芒,呈螺旋状上升,两人都看得呆了,但这情形只维持壹瞬,红芒遂趋暗淡,逐渐消失。石台边沿又升起个支架,其中放着把碧绿色的匕首,持在手中不盈壹握,却有股凉气透入掌心,寒意刺骨。

多铎将匕首抵在腕处,碧色暗光映衬得青色血管更显突起,本想咬牙割下,心念壹动,将匕首递给了楚梦琳。

楚梦琳见这架势,已明了他意图,也不争辩,轻轻捋起衣袖,手腕举到断魂泪上空,将匕首自血管切入。匕首锋利,只轻轻壹划,就割裂了道半寸来长的口子,鲜血如小溪般潺潺流出,滴滴答答的落在断魂泪上。那匕首又是至阴之物,从刃锋划到尖端的工夫,便已使血液凝结,创口结痂,同时放出了足量鲜血。

血液从断魂泪顶端向两侧流淌,只用片刻,整块玉石都由鲜血浸润完毕,霎时间晶芒大盛,溢彩流光,整座冥殿都被醉红色的光晕所笼罩。盒子中端亦有光华流转,壹个银色光珠绕盒沿旋转三周,归于沈寂,却仍有掩不住的碧色冷光从盒中漏出。

多铎双手扶住盒盖,向上壹推,银盒方启,便是“轰隆隆”壹声巨响,墓门处落下块大石,将冥殿彻底封死。两人暂时无暇顾及,都忙着去看盒子。只见盒内躺着壹块翡翠制成的方形玉璧,正反两面都刻满了蝇头小字,楚梦琳刚看壹眼就头晕眼花,只待多铎解说。

多铎到得此时,任平素再如何镇定,双手也不禁微微发抖,似觉有壹个惊天真相立将揭开。仔细将密密麻麻的文字读完,突如五雷轰顶,因其上记载的秘密委实太过惊人,怔怔将玉璧放下,简直失去了再看壹遍的勇气。过得许久才平静下来,得以向楚梦琳叙说详情。

玉璧上先以大段文字记载和硕庄亲王生平。爱新觉罗舒尔哈齐早年艰辛,幼时便随同兄长努尔哈赤出外谋生,两兄弟无依无靠,备遭排挤欺淩。几经辗转,后投奔至明朝总兵李成梁手下当差,勉强讨得壹口饭吃。他看尽残酷征伐,心智皆已磨砺得极为成熟老练,同时对眼前处境颇为厌恶。恰逢此时,在军队中结识了从塞外逃婚,女扮男装的永安公主,两人秉性相符,言谈间往往壹拍即合,逐渐情同手足,关系亲密。

明万历十壹年,古勒之役。苏克素浒河部图伦城主尼堪外兰随李成梁出征,出面诱骗古勒寨守军投降,此役中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与父塔克世均遭杀害。两兄弟壹怒之下,以十三副遗甲起兵,组建了壹支百余人的队伍,四方征战,逐渐打出了壹片天地来。四年后努尔哈赤在费阿拉称汗,封舒尔哈齐为贝勒,予他麾下精兵五千,战将四十余员,地位仅此于己。

努尔哈赤励精图治,长于用兵,是以每逢征战,大军过处,所向披靡。而在率军索尼堪外兰复仇之际,经其女那齐娅求情,努尔哈赤本欲壹并诛杀,经舒尔哈齐苦劝才饶她性命。然那齐娅对舒尔哈齐唯有感激,并无情愫,表示无论生死,皆愿随同努尔哈赤,舒尔哈齐不愿违逆她心意,忍痛将她献于兄长,背后却仍在默默给予关怀,时不时的为她略尽所能,以求令她平安喜乐。

万历二十三年八月,舒尔哈齐首次带领使团前往京城朝贡,途中结识了美貌聪敏的异族女侠穆青颜,两人同游京城,眼界大开。舒尔哈齐逐渐心高气傲,对自己屈居臣下愈发不满,希望有朝壹日能够位极人君之尊。

翌年七月,舒尔哈齐再次进京朝贡,明廷为求拉拢,赏赐厚礼,并趁机离间,以达壹箭双雕之目的。舒尔哈齐野心勃勃,壹面积极发展与明廷关系,同时采取联姻形式与满洲各部落交好。不久,曾遭罢免的前辽东总兵李成梁重被启用,命儿子李如柏娶舒尔哈齐之女为妾,双方关系更进壹步。

几年后,舒尔哈齐势力已足以挑战兄长权威,由此野心更膨胀到无以复加之境。遂听信江湖传言,寻找上古留传的宝物“七煞”,据闻七者共得即可称王称霸,登临至高无上的顶峰。在穆青颜与恢复女装的永安公主帮助下,七煞已获其三,分别为残影剑、断魂泪、索命斩。(日后多尔衮为陷害沈傲天,假称断魂泪为武林至宝,各处散布消息,却是误打误撞,不料断魂泪果真是不世之宝。)

努尔哈赤察觉弟弟有不臣之心,大怒,杀死与之共谋的两个儿子阿尔通阿、扎萨克图。而驻扎在辽东的明军业已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战辄节节败退,全不是努尔哈赤对手,自身难保,再无法成为他的靠山。

舒尔哈齐谋反不成,自知命不久长。然大业未成,却不甘心如此便死,于是留下密信,并着手安排身后事宜。恰在此时,永安公主与努尔哈赤大妃乌拉那拉氏阿巴亥同时产下壹子,舒尔哈齐冒死壹搏,趁机来了个偷梁换柱,暗中将两小儿调换,又借满月宴之机,将断魂泪当做礼物送了给他,永安公主也送上书籍。此子取名多铎,以太祖第十五子身份长大,而另壹小儿不知所蹤。

穆青颜暗中修建墓室,将密信、王陵地图与书籍相结合,绘成图纸,交给自己壹位朋友保管,便是日后成为少林寺方丈,法名通禅大师的。壹切备妥后,舒尔哈齐回到兄长帐下,当日即遭囚禁,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全身用铁锁锁住,仅余二孔穴送食。没过多久,便被努尔哈赤秘密毒害,称“弟贝勒仍不满其兄聪睿恭敬汗之待遇,不屑天赐之安乐生活,遂于辛亥年八月十九日卒”。

出殡时,穆青颜暗使人窃走尸身,葬入王陵地宫,又将多年来壹应经过刻在玉璧上,请能工巧匠打造了壹个银盒,同时封入冥殿。永安公主则自愿与其共死。尸身失窃之事属严重渎职,押运者俱不敢声张。舒尔哈齐遗命,令后辈子孙务须代己复仇,并承其未竟之大业,向兄长索还江山,否则九泉之下永不安宁。

楚梦琳听罢,也是沈默无以应答。其中所记有些是早已耳熟能详,有些隐情则闻所未闻,太过匪夷所思,许久才小声问道:“那……接下来,妳準备怎麽办?”

多铎额头满是冷汗,道:“还能怎样?听妳的建议,起兵造反就是了。我没想到,皇……我阿玛……庄亲王竟是这样死的,他遗愿要我为他报仇雪恨,如置之不理,太过不孝。反叛朝廷虽不忠,但自古忠孝两难全……况且皇帝宝座本就应为我家所有,称不得谋反。”

  • 名称:妈妈的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1: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