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瘾者2超清在线观看

沈世韵殷勤的上前捶背,微笑道:“皇上,可就属您最没资格说这种话。能够参加殿试的,都是历届脱颖而出的精英,每位考生最少说也要经十余年寒窗苦读,他们在殿堂答卷时,挖空了肚裏的墨水,全力壹搏,可谓心力交瘁。这还不算,日后仕途升迁尚是个未知数,命运都掌握在考官手中,比不得您今日做皇帝,以后也壹直做皇帝,全无后顾之忧。您什麽都不用想,只要在龙椅上陪他们坐坐,心态实在悠閑太多,您若是还要抱怨,对那些考生真有些说不过去。”

福临笑道:“成啊,妳也学会说风凉话了?看人挑担不吃力,真想帮朕分担的话,倒不如帮我把这壹大叠考卷批完,来得实诚。”沈世韵道:“好。”伸手就要去接。福临握住她手,顺势将她拉进怀裏,道:“别闹,朕是跟妳说笑的,太医也嘱咐过,妳有孕期间,须得休身养息,不能挨着累。不过可事先说好了,等下壹次殿试,朕定要拖妳帮忙了,除非妳争些气,再怀上龙嗣。”

沈世韵笑道:“君无戏言,况且批几张考卷,算不得什麽重体力活,累不着的,皇上是嫌弃臣妾学问不够好麽?”福临道:“好,妳不怕累,但咱们的儿子还不足日,妳忍心累坏了他?”

沈世韵好笑道:“他还没出生,这就叫做‘不足日’,真想的出来。唔,皇上到底是关心臣妾呢,还是关心您的龙子?”福临道:“朕的儿子,还不就是妳的儿子?听妳语气,是在吃自己亲骨肉的醋?放心,朕以后也不会少疼妳半点的。”沈世韵笑道:“妳讨我嘴上便宜,我可不依。”

福临道:“朕是皇帝,妳不依也得依!”感到这话透出壹股君临天下的气势,第壹次体会到了做皇帝的威风,随即衍生出大展宏图,指点江山,开创壹番大作为的豪情抱负。心怀大畅,忍不住哈哈大笑,沈世韵虽也伴着笑,笑容裏却暗含了些戒备。随后又道:“刀剑不磨不快,头脑久不用就该生锈了,难道您不担心儿子出生后头脑愚钝?”福临笑道:“妳这张小嘴真让朕没奈何,未来的太子妳也敢咒?”

沈世韵深谙凡事有度,话言太过反易弄巧成拙,假装顺服道:“好啦,您批卷,臣妾就坐在边上看着,总行了吧?依照如今制度,文案走的尽是壹副套路,只须在遣词造句及突出立意处辨别优劣即可。虽对考生有所桎梏,但却大大节省了阅卷者花费工夫,效率提高不少。”

福临叹道:“真由如此,又怎能选拔出具备真才实干的好官?”说罢着手翻阅。本次考题为“论帝王之政与历朝兴衰”,初看局限性较小,易于切入,但也正因範围过于宽泛,早被前人议论烂了,便极易落归俗套,实欲推陈出新极为困难。翻了大半叠,全是些陈词滥调,看得人昏昏欲睡。

福临叹了口气,沈世韵宽慰道:“前几年战乱频繁,有大批栋梁之材为保家卫国,投笔从戎。其余老弱妇孺之流,自求安身立命已属不易,难得尚有儒生笔耕不辍,壹门心思攻读圣贤书,质量难免差些,也值得见谅。”

福临神色不愉,道:“不是质量差,我看是中原能人誌士心存芥蒂,不愿来做我大清的官儿。”

沈世韵道:“那就是他们不识时务了。您想,那些书呆子手无缚鸡之力,全凭着壹根笔桿子,他们哀思故国,只懂得在底下做些反诗反词,成得了什麽大气候?还会被朝廷视为乱党,最终仅招致壹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得不偿失。倒不如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到时还可直接上奏章进谏,皇上您仁德英明,对于利国利民的措施必会采纳,对他个人也划算得多。若连这些浅显道理都看待不明,只算得个碌碌无为的庸才,弃置也不可惜。”福临苦笑道:“怕只怕那群人不及妳聪明。”

又翻过几张,两人眼前同时壹亮,此卷全文以壹厘米见方的工整小楷书写,单是卷面便让人感到赏心悦目。整卷共十四折,每折六行,总计三千余字,精辟阐述了改善吏治、兴邦治国之策,主张“实心先立”、“实政继举”,方得使天下太平安乐。虽与八股文框架相合,却应了细微处见真章,有如两人对面相谈,对方循循善诱,自己逐渐被他说服般。每看壹句,就不禁要点壹点头,有些观念佐证则与沈世韵提及时不谋而合,乍见此文真有如久旱逢甘霖。

福临笑道:“这也有趣,此人与妳倒称得知音。”为示公正,先将这壹卷拿出摆到旁侧,将剩下寥寥几份粗略翻阅壹遍,然而有先壹份极品打底,几篇滥俗陋文自然不堪入目。随后沈世韵取来笔墨,福临亲自以朱笔在卷首提下“第壹甲第壹名”六字,下端盖上大印。两人又在其余答卷中选出些较能看得过眼的,前两名依矩分别定为“榜眼”“探花”,并钦定二甲前七名顺序。

诸事已毕,沈世韵笑道:“恭喜皇上了,臣妾心中好奇,想瞧瞧这位知音姓甚名谁。”当时为防止考生弄假作弊,仍沿袭宋朝创设的“弥封制”,即将考生姓名籍贯密封,以特殊符号代替。其实如弥封、誊录等,到得北宋后期,也只是流于形式。

福临笑道:“本来在唱第日之前,阅卷者也不得私自启封,但朕为了妳,就只能破壹破这老规矩了。”壹面刮开糊封,又道:“这些读书人整日关在房中,少与外界接触,因此在未曾考中前,大多是没什麽名气的。即使看了,也未必认得。”沈世韵拉着福临衣袖,笑道:“臣妾就是想看嘛,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但这知己可不易求。”

拆除弥封的速度很快,不多时,沈世韵见到这考生是“陜西省长安人氏汤远程”,她还记得是自己未进宫前,搅和进了官府向战场押运火炮助阵等事,崆峒掌门在长安行险劫镖,曾将这少年掳为人质,后为李亦杰与楚梦琳将他救下。想起五人同行时的种种情事,又忆及沈香院初识,心裏乱成壹团,理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强笑道:“无巧不成书,这考生确是我的故交。”

将大致情形说了,福临也觉凑巧,笑道:“原来还有这壹段曲折。妳救了朕的状元公,功劳当真不小,想要什麽赏赐?”假装沈思半晌,道:“有了,等朕单独召见完十名新科进士,填写大小金榜后,在太和殿还会举行壹个传胪大典,正式宣布登第名次。不如妳也随我同去,见见这位知音兼老朋友,妳意下如何?”

沈世韵壹朝得势,地位今非昔比,凡事以利益为先,所接触之人均为借助攀附的高枝,于旧日友情早不放在心上。但她看得出福临提议出于真心,不好扫了皇上的兴,假装欢快的拍掌笑道:“太好了,臣妾多谢皇上。”福临见她满意,果然喜欢,笑道:“今日天色已晚,朕就留宿在吟雪宫了。妳不用着急,到时我自会遣人报知。”沈世韵微笑应和,两人遂入榻相拥而卧。

近来的吟雪宫并不太平,洛瑾自从识得了江冽尘,有事没事总到井边转悠,渴望能再次见到他。她曾夸下海口,说自己定能在几日之内窃取机密情报,但沈世韵整日待在殿中,难以觅得良机,她终不甘心壹事无成,将江冽尘留下的书全部细心看过,事件线索已在脑中形成清晰脉络,又重新备足纸笔,依照原文,壹笔壹画,公公整整的抄录下来。

这可苦了她,日间担忧给人撞见,生起疑心,故每晚大睁双眼躺在床上,熬到中夜,估摸着沈世韵该睡熟了,这才轻手轻脚的披衣起身,点起蜡烛抄写。但凡听到壹点声响,立即吹熄蜡烛,枯坐在黑暗中侧耳倾听,确认无事后,再敢继续。接连多日通宵达旦,才将所有大事整理完成,单是这份毅力已足令人叹服。

然而她决心充当细作后,与沈世韵的关系日渐疏离,再没有了以往的亲密无间,壹半是由于和她站到了不同立场,又愧又怕,另壹面则是对她的事再也提不起兴趣。还好沈世韵正为处斩妖女忙得焦头烂额,暂没留意她各种反常。

这壹日洛瑾又偷溜进厨房,来到院落,忽听井底传来几声微弱的响动。她大喜过望,扑到近前叫道:“有人麽?裏面有人麽?”

许久听到壹声呻吟回应,洛瑾急叫:“妳等着,我这就拉妳上来!”放眼四周无可用之物,转身奔进厨房,捡起角落的壹截粗麻绳,回到井边,将绳子壹端系在近旁树干上,双手交替握住,另壹端抛入井口。很快感到手上壹紧,接着向下微沈,洛瑾忙用力拉扯,底下果然有人踩着井壁梯阶,抓着绳子,吃力的爬了上来。全身沾满鲜血汙泥,不知该称作血人抑或泥人,乱发遮盖住整个头脸,刚壹出井,就软倒在地。

洛瑾眼疾手快的扶住,道:“妳……妳怎会伤成这样?”心疼的壹把抱住他,趴在他背上硬咽起来。却听那人喉咙裏发出模糊的壹声低笑,洛瑾立生怀疑,双手将他推开,胡乱拨开他脸上乱发,细观端详,那人脸上虽也布满血汙,仍可勉强辨识出大致相貌,顿时惊呼道:”胡为?怎……怎麽会是妳啊……”胡为挤出虚弱的笑容,道:“瑾姑娘,原来妳这麽关心我。”

洛瑾大窘,向后跳开壹步,想到刚才的大胆举动,瞬间面红过耳,惊道:“我……谁……谁关心妳了?妳失蹤这麽久,我还以为妳早就死了……不……不是……”谁知越急就越是解释不清。胡为见她刚才沖过来抱住自己,关切之心溢于言表,显是出于至诚,只当她壹时焦急忘情,反应过后才觉羞涩,笑道:“此事壹言难尽,说来话长……”

洛瑾顿足道:“那妳就别说了!我带妳去见娘娘,妳亲口向她稟报好了!”又是重重壹跺脚,掩面奔离。胡为更觉她是因面皮薄,这才不好意思,心裏壹阵甘甜,甚是受用,觉得这些伤也受得值了。拖着残腿,壹瘸壹拐的跟上她脚步。

  • 名称:女性瘾者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1: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