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论理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笑道:“人都死了,还要恁好皮囊何用?让妳变成鬼的模样,是帮妳入乡随俗呢。凭阁下这副尊容,足可威慑群鬼,创下声望,我可是帮了妳壹个大忙。”心裏暗想:“妳说的这几件尽是当年轰动江湖的大案,妳可真懒,都不肯花点心思调查详情。再说了,以为弄两张被火烧焦的、被刀剁烂的面皮就能瞒得过我?这可更是破绽百出。那沈啸空被烧成怎样我虽不知,叫什麽齐震雷的,是我亲自下手,只是随便砍过几刀,他就活活痛死了,哪裏剁得稀烂了?江湖传言总是添油加醋,言过其实,妳竟还信以为真,去找了张脸来剁碎,嘻,比我还狠!”

那边“齐震雷”又变成了个黑脸大汉,声如洪钟的道:“吾乃柳州显扬镖局的纪镖头。魔教欲夺镖物‘血魔羽衣’,妳这妖女单枪匹马将我镖局挑了,就连总镖头尚在繈褓中嗷嗷待哺的未满月小儿,妳也忍心下毒手,将他砍成碎块,分悬梁上。妳在正道人士间欠下的血债,这壹笔笔,壹桩桩……”

楚梦琳听得不耐,刚想挥手打断,童心忽起,叹了口气,故作严肃道:“我已知道错了,愿对您坦诚相告。我以前有个好朋友,名叫陆黔,我曾经剜了他两眼,挖掉鼻子,割去舌头,砍断四肢,还在他脸上刻了只小王八。现下回想起来,实在对他不起,请您让他现身相见,容我当面赔罪,赎清前愆。”

果然那人立刻沈默不语,停顿了半天才挤出壹句:“妳只愧对于他壹人,算不得真心悔过。”语调听来也颇为窘迫。

楚梦琳心裏偷笑,借着光线昏暗的掩护,缓步向他靠近,又道:“那好吧,烦您再请德老爷子出来,我先向他赔罪。”那人道:“好,至于能否获得原宥,还须视汝诚心而定。”不疑有他,擡手向脸上抹去,楚梦琳眼疾手快,在他掌缘刚触到额头时,就使出“分筋错骨手”第二十壹式“缠龙手”,扣住他手腕,用力朝外拉扯。

那人大吃壹惊,奋力缩手,要以手臂遮挡面孔。楚梦琳在这瞬间看清他成了副“阴阳脸”,以鼻梁为分界,半边是气势汹汹的黑脸大汉,半边则是德寿皱巴巴的老脸,显然是换脸工作进行到半途的产物。前额划开壹条细缝,两半张脸都在此朝上翘起,微向下垂。

楚梦琳壹心欲揭面具,力气却敌他不过,虽仍扣着他手腕不放,自己手掌却也被他回夺之势拉了过去,眼看他手臂就要护住头脸,急切中双指弹出,戳向他眼珠。那人只得反手架住她脉门,朝外直推。

楚梦琳借这壹推之力,手上猛地加劲,将他手臂彻底拉开,压到胁下,另壹手抓在他前额缝隙处,朝下壹拉,“刷”的壹声,果然扯下了两张薄绡般的人皮。她随手壹丢,就擡头看对方真容。那青年迅速将头偏向右首,左手壹甩,将油灯打翻在地,四周顿时陷入壹片漆黑。那青年早看準位置,在黑暗中壹脚踹中楚梦琳腹部,楚梦琳吃痛,撒手后退,那青年转身便逃。

楚梦琳听脚步声辨别方位,追上前又扯住他左臂,那青年右臂回掠,径击她颈侧动脉。楚梦琳仰头避开,才觉风声过耳,急擡手将他右臂也扯住了,同时双脚离地腾起,横扫撞他腿弯。这壹击势道淩厉,那青年站立不稳,两人壹齐摔倒,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楚梦琳翻身撑起,摸到他腰间佩剑,壹把抽出,朝他身上胡乱刺下。就听那青年痛得闷哼壹声,手上同时传来剑锋刺中人体之感,脸颊溅上几滴温热的液体,擡手壹抹,看到五指都沾满了粘稠的鲜血。

多铎取出火刀火石,点亮了火把,走到他们身边,不耐烦的道:“妳们闹够没有?”楚梦琳见到光亮,这才想起察看那青年,就见壹把长剑从他右肋刺入,自肩胛透出,将他钉在了地上。那青年仍极力偏头,脸庞蹭到了地面,楚梦琳双手将他脑袋扳转过来,看他相貌,却非陆黔,但眉眼间仍有几分熟悉,似乎曾在哪裏见过,壹时又记不起。

多铎只看了他壹眼,立时认出,冷道:“妳……妳是胡为?是韵妃派妳跟蹤我?”楚梦琳对“胡为”这名字虽没多少印象,但“韵妃”却是在睡梦中也要咬牙诅咒之人,又仔细打量几眼,记起英雄大会时,正是他率领官兵前来拿人。自己入宫刺杀沈世韵,依稀也有他在场。气不打壹处来,怒道:“原来妳是沈世韵身边那个狗腿子!”

胡为咳出几口鲜血,见真实身份揭穿,其势无可再瞒,只好转头正视楚梦琳,脸露苦笑,道:“什麽狗腿子?女孩子家,说话要好听些,别这麽粗俗不堪。”楚梦琳道:“凭什麽啊?要骂沈世韵,我还恨不得多骂几声。妳壹路鬼鬼祟祟跟着我们,就是没安好心!”

胡为苦笑道:“什麽鬼鬼祟祟?咳咳,我是光明正大的跟。妳们要下古墓,为求安全,需寻个内行领路。豫亲王,实不相瞒,我见您以明器作饵,看过几日即知尊意。我没进宫给韵妃娘娘办事前,确实是凭盗墓混口饭吃,那时我是村裏的头儿,手下壹批人跟着我干,确算得上行家裏手。所以,我这个摸金校尉,就毛遂自荐,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也知道您在完事后,定会杀了我灭口,我不想坐以待毙。再有,楚小姐,我给妳个忠告,别以为妳们就是自己人,完事后他会不会杀妳,还难说得很。妳求德寿办事时,好像也没表露出杀机,怎麽事后杀他,眼都不眨壹下?”

楚梦琳怒道:“妳胡说……”多铎直接将她推到壹旁,面朝着胡为,冷冷问道:“妳怎会知道德寿的事?老实说!”

胡为心念电转:“我须得撂下狠话,才能说得他有所顾忌,不敢杀我。”仰起头大声道:“我不只知道这壹点点。妳们杀死德寿,破获和硕庄亲王所传图纸中的秘信,图谋起兵造反,壹举壹动,韵妃娘娘尽皆了若指掌,我便是奉命行事……”

多铎道:“此事除尔等之外,宫裏还有无旁人知晓?”胡为道:“暂时是没有,娘娘认为此事说来不大好听,何况家丑不宜外扬,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妳们若是现在后悔,想要改过自新,还来得及。”

多铎追问道:“这麽说,皇上也还不知?”

胡为最善察颜观色,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听他语气温和,也打消了严厉威胁之念,改为软语相诱,道:“不错,韵妃娘娘宽宏大度,她令卑职转达的意思是,只要王爷肯随我回宫,那麽壹切既往不咎,并私下议定此事,妥善遮掩,担保消息永不会走漏。皇上如今可还蒙在鼓裏,以为您正在外头浴血拼杀,壹片忠心,替他平定疆土,正满怀感激着。还有,这妖女是朝廷钦犯,您如能将她献给娘娘,同样是大功壹件,正便将功折罪。”

多铎淡笑不语,看了他半晌。胡为以为自己巧舌如簧,口才绝伦,已成功将他说服,也忍痛挤出个得意的笑容。

多铎忽然脸色壹变,厉声喝道:“然则若是我现在就解决了妳,消息同样不会走漏!”从胡为身上拔出长剑,向他头颈斩落。

胡为朝旁翻滚避开,肩处血如泉涌,急点几处止血穴道,吃力的按住伤口,叫道:“妳……妳不能杀我!若我壹月未归,汝等逆谋即会在宫内张扬传开,自会教皇上得知!”多铎冷冷道:“待到本王兵临城下,皇上彼时方知,也不算太晚。”朝他走近几步,作势挥剑,楚梦琳叫道:“慢着,这奸贼可恶,让我亲手杀了他!”

多铎听得楚梦琳要求,忽然改了主意,将瑟缩成壹团的胡为从地上拽起,道:“我暂时不杀妳。到时让妳做祭祀皇叔的供品,倒是合适得很。”拖着他走到石台前,胡为刚听得他前壹句话,本欲磕头谢恩,再穷尽有限所知,以古往今来各种谗言歌功颂德;听到后壹句,又吓得全身瘫软,上半身全趴倒在石台上。

多铎伸手入怀,掏了个空,才记起之前在王府,为安抚楚梦琳情绪,曾将断魂泪交给她保管,后因事务繁杂,忘了讨回。没好气的招呼道:“餵,把断魂泪给我。”楚梦琳充耳不闻,木立在原地,动也不动。往日多铎随便说壹句话,无论大小,哪次楚梦琳不是立时奔到眼前,敬待吩咐?从未有似此刻般轻慢态度。多铎提高声音道:“妳在发什麽呆?我让妳把断魂泪给我!”

楚梦琳腿脚仍是不动,淡淡的问道:“妳说的祭品……那是怎麽回事?”多铎不耐烦道:“皇叔密信所嘱,待到他忌辰当日,令后世子孙携祭品入王陵,取其遗物,并当场砍血供奉,有什麽好问的?”楚梦琳表情终于有了些微变化,显出伤感神色,幽幽的道:“那麽……妳壹早就知道他会跟蹤我们?还是妳让他跟蹤的?”

多铎道:“妳思想正常麽?我若能事先知晓,怎会容他有此机会?我让他跟蹤?亏妳想得出来。”楚梦琳缓慢点了点头,苦笑道:“好,如此说来,我们理应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了。假设只妳我二人进入冥殿,想必妳大业未成,绝无可能以自身献祭,那祭品……妳準备怎麽办?”

多铎道:“听不懂妳在胡想些什麽。”语气极是烦躁。楚梦琳道:“听不懂?那我就解释给妳听。此人出现完全是个意外,妳原本的打算,是要用我做祭品,是不是这样,是不是?”她接连诘问,同时壹步步逼到他面前。

胡为本以为这回必死无疑,心下正默念祷词,乍见情势忽变,对方竟起了内讧。眼前机不可失,他壹手按住伤口,踮起脚尖挪步,先远离石台,躲到墻角,又借暗影遮蔽,发足狂奔。多铎壹面应付楚梦琳逼问,余光却也没片刻松懈,壹眼见到胡为逃跑,叫道:“他要溜了!”亟待追赶,楚梦琳脚步轻移,挡在他身前,道:“等等,妳必须先告诉我实情。”

  • 名称:韩国论理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9:0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