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之色水之色全集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道:“咦?不好玩!”拿过壹艘木船,看到船上竖起壹根细长的桅桿,桿上连有壹面战旗,旗面线条弧度微扬,正显出航行时的迎风招展。楚梦琳滴咕道:“这不好看,还缺壹个骷髅头。”她左手捏船身,右手刻刀在旗上用力壹划,“哢”的壹声,桅桿从正中断为两截。这壹次德寿再也无法忍受,喝道:“不许动!妳给我放下!”

楚梦琳吓了壹跳,随即怒道:“发什麽疯?妳已经无视身外之物,眼裏只有工作,我做了什麽,妳应该看不到的!快刻,不许偷懒。”德寿怒道:“妳……妳……”看到自己多时的心血被她弄得支离破碎,几有抛下木片刻刀转身走人的念头。壹时动情,眼裏竟有泪花滚动。

多铎不悦道:“梦琳,妳别给人家捣乱,过来!”楚梦琳撅嘴道:“我才没有捣乱,只不过是在监督他……”见多铎脸色不善,不敢再闹,连忙拖过壹张椅子坐到他旁边,又对德寿伸伸舌头,扮了个鬼脸。多铎道:“德寿先生,请继续。”德寿右手抖了抖,知道抗命对自己绝无好处,只得继续雕刻。心想速战速决,先打发走了这两个瘟神,再修补那两个木雕。

胡为紧贴在柜上,半边身子已僵硬麻木,明知声音不会传到殿内,仍不敢稍有放松,弄出响动。若是外间说话吵嚷,还可了解大致情况,此时万籁俱寂,心头便总怀着种错觉,似乎正有人走向柜子,下壹步即是挪动铜碗,发现暗室……那些图画定是豫亲王的机密,也是沈世韵要众人查找的重要证物,以楚梦琳久在魔教培养的作风,自己壹旦被发现,铁定要遭灭口无疑。德寿雕刻时详观图画,壹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那是更加没指望了。幸好在木片上刻字远比微雕容易得多,不必精雕细琢,那些图画都是弯曲线条,又比文字快过不少。只用了大半个上午的时间,便将纸上图画都搬到了木片上,壹张图对应壹块木片,编号齐全,最后未被破解的壹组数字则单占壹块。德寿放下刻刀,将木片摞起,双手捧给多铎,这才敢转过身,擦壹把汗,长呼出壹口浊气,整个人就如虚脱了壹般。

多铎仔细检查木片,楚梦琳被德寿骂过几句,积愤难消,忽道:“德寿,妳刚才雕刻时,故意藏起壹块木片,是何用意?”德寿大惊,道:“我……我……哪有……妳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我怎敢在妳眼皮底下耍花招?”楚梦琳啐道:“谁要目不转睛的盯着妳看?妳以为自己很好看麽?我壹个疏忽,妳就偷藏了壹块,是奉何人之命,要给谁报信去啊?”

德寿全身发抖,半是愤怒,半是惊恐,多铎斜瞟他壹眼,道:“妳不用紧张。她会疏忽,本王没有疏忽,不会轻易混淆是非,自然妳倘若稍有异动,也绝瞒不过本王眼睛。妳做的很好,这是给妳的赏钱。”取出壹叠银票塞在德寿手中,低声道:“嘴巴严实些,今日之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否则,妳知道后果。”

德寿颤声道:“是……微臣知道,多谢王爷。”楚梦琳这段日子住在王府,大事小事不敢违多铎之意,本身喜爱捉弄人的天性按捺得难受,这壹回自然要拿德寿开刀。心想藏木片动作极大,不易横加诬陷,不如说些表面看不出的,还可随意胡编乱造壹番,便道:“好,姑且算我壹时眼花看错。可是妳在雕刻数字时,眼神极是专注,心裏暗暗记诵,此事与妳全不相干,没必要枉费心思,这又是受了谁的吩咐?”

德寿怒道:“妳这是胡搅蛮缠!在木片上刻数字,不看仔细些怎麽刻?到时错漏百出,岂不又得给妳大加埋怨?”楚梦琳道:“妳说没记,那就算妳没记。”凑近了他,神秘兮兮的道:“妳想不想发财?听不听我的话?”

德寿大喜,连声道:“当然,当然,姑娘说的话,我比谁都要听。”楚梦琳拉着他走到壹边,故作为难道:“可是豫亲王也给过妳赏钱,如果我给的价钱高出十倍,交待的事与他有所沖突,妳是继续对他忠心,还是转来为我尽忠?”

德寿壹心追求的是“两手不落空”,笑道:“臣对王爷当然忠心……”压低声音道:“对姑娘更忠心。您差遣我办事,那是看得起我,微臣为姑娘上刀山、下油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句同样的恭维话,他在壹日之内已分别向三人作过了担保。

楚梦琳微微壹笑,道:“何必那麽客气?”蓦然脸上变色,手腕壹翻,“噗”的壹声,壹柄匕首没入德寿胸膛,直刺进心脏。德寿已是风烛残年,受此壹击,哼也没哼壹声,喷出几口鲜血,当场毙命,如壹团烂泥般瘫软在地。楚梦琳在他腰眼踢了壹脚,骂道:“无耻的东西,活该!”

多铎吃了壹惊,道:“妳做什麽?”急忙赶上几步,将德寿身子翻转过来,提指探他鼻息,只觉半点呼吸也无。怒道:“谁準妳这样胡闹?”

楚梦琳理直气壮的道:“我是为了妳好。只有死人永远不会泄密。我爹教过我,若要万无壹失,就不能留壹个知情者。”从他怀裏翻出银票,嗔道:“妳还给他这麽多钱,留着给我买些珠宝首饰不是更好?”说着搔首弄姿,做出各种妩媚姿态,要展示出“花钱帮她打扮是值得的”。

多铎无动于衷,只是看着德寿尸身沈思。楚梦琳双手轻搭在他肩上,又道:“我刚才试探过他,这老东西如此贪财,虽说妳给过他封口费,他今日答应妳保密,改日有人给他更多钱,只怕他就什麽都说出来了。”

多铎心想她说得也不无道理,怒气稍减,但仍忧心忡忡:“他是皇上宠信的近臣,皇上不出几日即会闻知其死讯,到时又如何收场?”楚梦琳道:“正因此才更要杀啊。他整日在皇上身边做事,皇上可比妳有钱得多,那不是更兇险万分?说不定他几时缺钱花,即使旁人不提,他倒先想出以此为筹码来要挟皇上的馊主意啦。不如当做破釜沈舟,反正这壹次离京后,妳也打算起兵,到时自己当了皇帝……”

多铎怒道:“我几时跟妳说过要造反,想当皇帝?我原意是悄悄离京,明察暗访,先弄清当年真相,再做打算。现下德寿刚死,我就私下离京,妳说皇上会怎麽想?他定要寻思我是畏罪潜逃,往后壹路行事多有不便……”将眼前局势在心下反复掂量,站起身道:“没奈何,只有去向皇上稟明缘由,就说……说我要出兵作战,另外还要顺路祭祖。预先将诸般变故埋好铺垫,今后才不会令他起疑,也不知能否瞒得过……”

楚梦琳忙道:“能瞒得过,壹定瞒得过!那可最好,起兵扫蕩时他不加提防,等到反应过来,大军已然兵临城下了。我跟妳壹起去,妳向皇上稟报时,我就帮妳多说好话。”

多铎叹道:“算我怕了妳,成不成?妳给我惹出这许多乱子,还想到皇上面前胡来?还是趁早省省了吧,妳嘴裏说出来的话,尽是些给人找茬的低俗言语,难成大事,我自己去倒有把握得多。妳到西华门等我,别跟旁人起沖突……算了,妳自制力差,那就不要让别人看到妳!只管躲在左排第十棵树顶便是。”楚梦琳应道:“好。”将桌面纸张梳理整齐,丢到壹边燃烧的壁炉裏,挽着多铎离开。

胡为大气也不敢喘壹口,直听着他们确实走远,间隔长到绝无可能再返回取物之时,才试着动了动身子。感到倚着柜子的那壹侧已全没了知觉,上下捶了捶,依旧无济于事,只好暂时不予理睬。效仿德寿的做法,在外侧人偶的头上轻拍三下,柜子缓缓移开,胡为扶着墻壁站起,先探出半个脑袋,再次确定二人离开,才敢踮着脚走出。全身力量集于左脚,腿就壹软,狼狈的跌倒在地,他低咒壹声爬起。走到殿内四面环顾,先看到壁炉中尚有大叠纸张,奔上前就想伸手去取,壹股热浪扑面而来,不免暗骂自己糊涂,捡起炉边火钳,将纸夹了出来。翻看之下,除最后壹张被火烧出个大洞,另壹张被火熏黑外,其余都完好无损。

原来纸张叠加后极厚,丢出时力道又大,反将火压得熄了。楚梦琳偏属小事精明,大事糊涂壹类,多铎正忧虑向皇上稟报能否奏效,二人本都是极其精明之人,只因各怀心事,均未留意。

胡为喜出望外,他躲在暗室中时,当真心惊胆战,只求能捡回壹条性命,没想而今不仅脱险,还能得到重要证物,立下功劳。扑凈纸面沾上的煤灰,将壹整叠掩入袖管,接着才看到德寿俯伏于地,兀自瞪大双眼,死不瞑目。他遭灭口原在胡为意料之中,是以并不惊慌,只稍感惋惜,看了他壹会儿,叹道:“妳鉆到钱眼裏,最后还是被钱害死。妳到了阴间,做兄弟的多烧纸钱给妳,阳世的银票妳是用不着了,还是还给我吧。”

解开他胸前衣裳,伸手摸索。摸了半天,除了他身上穿的几件内衣,空无他物。胡为想了想,立即明白,忍不住低声骂道:“楚梦琳这妖女取银票时,也不点清数目,竟把我孝敬老爷子的份壹道拿走了,弄得老子两手空空,他妈的死丫头,臭娘们!”

其实道理也说得过去,逢及杀人劫财,哪有人拿走壹半,又给地上死人留壹半的?胡为空发壹阵狠,又向德寿道:“我去追那个妖女,壹定把钱都拿回来,妳心裏感激,就把两笔钱都送了给我。是了,妳好生安息,别这麽瞪着我。”刚想伸手替他阖上双眼,看到他这副凄厉面容,眼珠壹转,计上心来。

多铎至吟雪宫向福临稟报,恰好他因沈世韵昏迷心神不宁,没多想就点头準了,随后又到西华门前与楚梦琳会合,将图纸交给贞莹,打发她离开。图纸易手,也不如何担心,因其已然面目全非,等同废纸壹张,早先无法解谜是方法不当,如今便是方法更“当”过百倍,也不可能再凭它解出任何讯息。

  • 名称:空之色水之色全集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7:0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