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皇帝迅雷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贞莹气得眼前发花,脑中发晕,转过头用力喘了两口长气,心道:“她不相信我的话,所以不感兴趣。我只有故意漏点口风,引她上钩,再让她破解那封密信。”回头道:“王爷对皇上说,他想出兵作战,平定天下,请皇上允可。然在背后提及,言词用语却极其不恭不敬,在大厅中便初露端倪,先是有意称太祖爷为太上皇,那是明摆着越过皇上,不认他这国君属实。认错时表情毫无诚意,又说打仗前先到‘东京陵’焚香祭拜,求先祖保佑。每壹件事都不寻常,我敢说王爷此番离京,定将有大不利于皇上与朝廷之举。”她分析时满脸严肃,也收起了常挂在面上的讥讽之色。

沈世韵微笑等她讲完,叹道:“妳希望本宫说什麽?夸妳‘几日不见,变得聪明不少’?我却觉得是无用的疑心病加重不少。壹句无心口误,能说明王爷居心不良?难道妳从没有过口误?诚心与否,重在于‘心’,妳死盯着表情,徒劳无功。再说祭拜祖陵,更是再正常不过,平民人家也可立有祠堂祭祀,壹为尽孝,二为战前平定心神,鼓舞自身信念,与求神拜佛意义相仿。”

贞莹道:“好,这些且算妳解释得通,他祭拜大清的祖陵,带个外人在身边干麽?那个蒙面女子……”

沈世韵道:“妳怎知定是外人?或是新纳的福晋,也算得皇室宗亲,总不见得人家娶妻生子,都要来壹壹向妳稟报?祖陵代表的是整个家族的先祖,可没听过壹脉单传,平民夫妻扫墓祭祖,亦是举家共事。”

贞莹怒道:“妳今日认準平民夫妻的例子,跟我较上劲了?皇室也好,平民也罢,谁祭祖要带这个东西了?又不是焚烧的纸钱!”说完“啪”的壹声将壹张纸重重拍在桌面。沈世韵神情淡漠的瞟了壹眼,心裏乐开了花。

早在贞莹刚提起多铎行蹤,沈世韵就绞尽脑汁的想诱她说出,但她也知表现得越是着急,贞莹就越不肯说,定要吊足了胃口,再提出各种刁鉆条件迫她答应。向来每有好事者无意中得知他人疑难之事,便千方百计代为探听,美滋滋的前往邀功,若对方其时满不在乎,则自己所有心血尽付东流,此刻必然失落得无以复加,再不去提条件,只管非说给他听不可的。沈世韵正是利用这种心理误区,兼诸良好口才,看来是将贞莹责难句句驳回,实却是指引她将整件事竹筒倒豆子般说了壹遍,对话不删减壹字,细节处处精準,讲得情绪激昂,绘声绘色。末了问道:“妳怎麽看?”

沈世韵还沈浸在自己思绪当中,心道:“他们动身出发,定是已解开图纸之谜,得到了隐含的指示。难道那些记号是满族的某种古老咒语?当务之急,还是要遣几个心腹侍卫到东京陵。不知胡为死到哪裏去了,任务又办得如何……”随口应了贞莹壹句:“妳糊涂了?图纸在妳手上,他们怎带得去?”

饶是沈世韵神机妙算,却也没料到,胡为现下正紧跟着多铎与楚梦琳赶路。事有阴差阳错,当日壹早,沈世韵随贞莹前往御花园,众下属依她先前吩咐,几名太监随同吟雪宫侍卫去王府埋伏,洛瑾则去劝说皇上,胡为带着银两去寻德寿,支付他相助的赏钱。

胡为在宫中与德寿是常划拳喝酒的老朋友,寻思着开他壹个玩笑。德寿看到胡为,犹如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从天而降,也满脸堆欢的迎上前,执着他手,不住口的称赞。

胡为乐呵呵的听了几句,笑道:“德寿,妳今天好像特别神清气爽?”德寿笑道:“当然了,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每次看到妳,我耳也聪了,目也明了,手气也旺了。哈哈,胡老弟,妳总能给我带来好运,简直就是我的福星啊!”胡为笑道:“妳知道我今日所为何来?”

德寿笑道:“总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是了,我前些日子给娘娘雕的两个小木偶,娘娘可还满意?”胡为道:“那自是满意得很,妳对娘娘忠心,就是对皇上忠心,也就是对朝廷忠心。妳这样的大忠臣,总得给妳些奖赏不是?”

德寿笑嘻嘻的道:“娘娘差遣我办事,是看得起我,有奖赏固然最好,没有的话,也是理所当然,不敢奢求。只说我的手艺还不错吧?”胡为道:“不错,不错。妳的手艺不错,配合我们做戏,表演得更不错,这是妳应得的报酬。”说着将壹张银票塞在他手中。

德寿道:“啊呀,那怎麽好意思?”双手却牢牢攥住银票。旁人收礼时总要假意推辞几句,装出假象,直到令人以为“绝非我有意要拿,是妳定要送,我本来是个清正廉洁之人,给妳迫得没法子,勉强收下”才罢休。德寿嘴上也学着客气几句,却怕别人将客气当福气,手早已老实不客气的接了过来。他于微雕颇有造诣,手指也十分灵活,接过后二指迅速壹撚,脸色便如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来,擡头看向胡为。

胡为见他壹副要讨说法的憋屈神情,笑道:“妳别以为多就是好,少就是不好。七十二张壹两的银票,也抵不过十壹张壹百两的银票,妳说是不?”他有意凑成零数,想使说辞听来更显合理有据。

德寿心想不错,银票数量小,定然是份额极大,韵妃娘娘绝不会亏待了自己。脸上重新漾满笑意,连眉毛也弯弯的挑起,将银票擡起看过壹眼,笑脸霎时无影无蹤,眉毛成了两条拧紧的直线。他情绪起伏,眉毛大起大落格外明显,脸上神情如做戏般生动。

胡为忍不住“噗嗤”壹声笑了出来,随即板起脸,壹本正经的道:“韵妃娘娘差遣妳办事,是看得起妳,有奖赏固然最好,没有的话,也是理所当然,不该奢求。”这是重复他此前所言。

德寿瞠目半晌,忽然壹把揪住他衣领,须发皆张,喝道:“少跟我打官腔,当初咱们分明讲好的价钱。啊,我知道啦,韵妃娘娘言出如山,壹定是妳这小子见财起意,从中吞没了!快交出来!听到没有?”又沖着他脸扬扬拳头。胡为苦笑道:“有话好说,何必动怒?妳嫌壹张银票少了?嫌少就直说,咱们万事好商量,还可以再加啊。”

德寿方才撤手,将他往地上重重壹顿。胡为从袖管掏出壹大叠银票,取出壹张塞给德寿,德寿拇指起落,将两张银票壹齐夹住,脸色稍见缓和。胡为将银票壹张壹张的递出,德寿每接壹张,就增壹分笑意,直到壹大叠全转入他手中,胡为冷哼道:“都在这裏了。妳点壹点,看够是不够。”

德寿既不再有银票收进,又没了好脸,独自转到壹边清点,他爱钱如命,刚接过时就在心裏暗自计数,但容不得毫厘之差,仍要反复检验。他点过壹遍,又点壹遍,正要点第三遍时,胡为等得烦不胜烦,叫道:“餵,壹寸光阴壹寸金,妳再没完没了的点下去,浪费的金子可要超过本钱了。”

德寿确认无误,翻了个白眼,自言自语道:“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贱骨头,妳不骂他两句,就绝不会乖乖交出钱来,倒似能吞没壹文也是好的。”他虽在自言自语,但声音之大,明摆着是说给胡为听。

胡为双手叉腰,翻起白眼,摇头晃脑的虚点两下头,鼻子裏哼了两声,道:“成,成。现下我跟妳三言两语,保证妳听完以后,不但不会骂我,还要跟我道歉,出力巴结我。也难讲我到时没消气,扭头就走。所以我劝妳还是先赔不是,保个底的好。”德寿道:“扭头就走?好哇,求之不得!最好妳永远别来,否则我见妳壹次,揍妳壹次。”

胡为擡手淩空压了压,道:“我提几个问题,妳自己思考对与不对。妳的微雕是壹门手艺,民间便有人靠它养家糊口,他卖微雕,赚到的钱是劳动所得,天经地义,对不对?”德寿道:“这不是废话?”

胡为续道:“民间微雕卖出的价格不会很高,妳雕刻两个木偶,是妳的‘劳动’,我们买时付钱,是妳的‘所得’,也是天经地义,对不对?”德寿道:“废话少……”表情壹滞,双眼间放出神采,似是想通了其中关节。

胡为语速加快,道:“第壹张银票是妳雕刻木偶后卖出的钱,称为‘妳应得的报酬’,其余的是妳出力有功,娘娘给妳的赏钱,这叫做壹码归壹码。妳说对不对?咳,妳慢慢想,壹天想不通就想十天,十天想不通就想壹年,壹辈子想不通,还有儿子、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终有想通的壹天。就此告辞。”

作势要走,德寿忙抢上拉住,赔着笑脸道:“胡老弟,我跟妳闹着玩,妳怎地当真生气?这种玩笑可不能再开,年纪大的人经不起玩笑,险些吓掉我半条老命。以后有这样的好任务,还拜托妳多多介绍给我。”

胡为道:“以后?算了算了,我再不敢来见妳了,妳见我壹次,揍我壹次,我算是吃饱饭没事干,跑来讨那种没趣?不来了,再也不来了!”

德寿壹手拉他衣袖,腾出另壹只手,左右开弓,打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赔笑道:“胡兄弟,我口不择言,尽说些混账话,老哥哥给妳赔不是,妳别放在心上。咱们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不是?”胡为道:“呸,谁跟妳是亲兄弟?”德寿道:“是是,这叫‘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胡为见他壹张满是皱纹的脸恨不得笑出花来,强忍好笑,双手又叉在腰上,昂首挺胸,视线在房梁各处转动,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悠哉游哉的道:“刚才是谁见财眼开,认钱不认人,揪住我衣领,勒得老子几欲断气,差壹丁点儿就到地府和阎罗王拉家常了?”

德寿道:“是是,老哥哥不是人,我给您拍拍。”说着无比恭谨的抚平胡为领口皱褶,顺着他衣袖壹路拍下,掸完了袖口灰尘,又道:“胡兄弟气消了吧?往后您再弄几桩生意来,咱们有财壹起发。”

胡为过了壹把被服侍的瘾,心裏乐开了花,面上仍是端着架子,斜睨他壹眼,道:“什麽壹起?财都给妳壹个人发了,我们娘娘给的赏钱,我分文不少的交给妳,私自没留下壹星半点,还被妳指着鼻子骂见财起意,妳说冤是不冤?我是那样的人麽?天理何在?”

  • 名称:为了皇帝迅雷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0:0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