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瘾者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洛瑾笑道:“等下再寻妳们算账。王爷的书皆是依照由薄到厚的次序,排列得整整齐齐。却有壹本格外厚的放在当中,与中等厚度的书格格不入,外缘又有些突出,与同排书不属壹平面。试想壹个历来做事细致的人,怎会突然变得粗手粗脚?这书壹定是近日看过,又并非王爷亲手摆放。如是府外之人偷窥,定会万般谨慎的将书放回原位,唯有经过王爷默许者,才敢如此随意。说到王府这位神秘客人的身份,也极易推想,十有九成是那个魔教小妖女,她藏在府中养伤,閑时就抽出书来看。但是那书既不是武功秘笈,亦非宫廷密卷,不过是壹本市面上随处可见的编年史书。我曾快速翻看过壹遍,书页上未见批注,只其中壹页的空白处滴了壹点墨迹,那壹页记载的内容也没什麽特别。此外书册无夹层、无信件、无秘录,妳们说她为何会看这样普通的书?首先可以排除她生性好学,那就仅剩唯壹的解释:并非王府中的书有问题,而是在于此书本身。为了不惊动王爷,我就将书放回书架,也是故意留出半截,再到书市上买来相同的书,供娘娘参详。”

她话音刚落,屋裏顿时嘘声壹片。有的道:“不过是壹本破书,也能给妳杂七杂八,扯出壹堆废话。”“说不定那妖女闷乏无聊,拿了本书随手翻翻,打发时间。”“能想得出跑到书市上再买壹本,妳真有意思,银子多也不用这麽浪费。”“有发现等于没发现,说了白说。”

显然众太监不服洛瑾抢去功劳,更反衬自己无能,壹时群起而攻之。立刻传来“咚”“咚”几声闷响,夹杂着众人吃了拳头的呼痛声。洛瑾笑道:“妳们才到吟雪宫当差几天?好的不学,尽跟胡为学得壹副德性。这也难怪,要从他跟妳们旧主子贞妃娘娘身上找到点好,可当真不易。”

贞莹脸色“刷”的白了,接着慢慢转红,她不住偷笑那些太监是“蠢才”、“瞎了他们主子的狗眼”,万没想到,几个最不明事理的正是当初皇上下旨,从自己宫中调任的壹批。如此壹来,好比攻击敌人的矛头统统倒转。虽然刚才只在心底偷骂,未为贰人所知,却仍是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鉆进去。反倒洛瑾分析得条理清晰,循序渐进,偏是吟雪宫的主事丫鬟,要将自家的茵茵培养成如此这般,是永远没指望了。

漏过房内几句嬉笑互骂,又听沈世韵假意开解,几句话说得太监们羞惭之情消退,尽忠之念高涨,乘势吩咐众人再接再厉,他日论功行赏。随后脚步声起,贞莹忙向屏风后壹退,盯着太监们个个欢天喜地的涌出内室,嘻嘻哈哈的到了殿外。她刚要跨出,就看到洛瑾回转头,朝屏风处打量壹眼,贞莹满心惶恐,只觉她已看到自己稍露出的靴子,好在她只坏坏壹笑,不予理会,跨出时顺手将殿门掩起。

贞莹心下忐忑不安,但想她并没存揭穿之意,先奔到近前插上门闩,又想:“沈世韵吩咐她的手下时刻盯住豫亲王,壹定早就知晓刺客之事,我此时再来卖弄,倒显不得新鲜了。好在他们还没查出王爷去向。”

用手背冰了冰发烫的面颊,整顿衣冠,步入内室,看到沈世韵躺在床上,双眼合拢,柳叶眉轻蹙,花瓣似的嘴唇微微抿起,连假作昏迷也是壹副娇怯怯的样子,堪称我见犹怜。身上盖壹条水蓝色锦缎薄被,材质足显贵重。贞莹重重哼了壹声,道:“眼下没有外人,别装了,我有话对妳说。”沈世韵“甜睡”不应,睫毛亦不眨动。贞莹提高声音道:“妳听到没有?起来啊!”沈世韵仍是给她来个无知无觉。

贞莹大怒,就想掀开她被子,将她从床上揪起来,终究顾念仪态,勉力克制,站在她床边叉手骂道:“妳以为装晕不理,本宫就拿妳没办法了?少跟我来这壹套,我知道妳心裏在得意,妄想母凭子贵,壹步登天。可妳也别高兴得太早,皇家立太子不是小事,妳这种出身卑微的女人,连血管裏流淌的血液都是低贱的,绝不容玷汙了皇族血统。妳能当上皇妃,是老天爷打了个盹,他醒了,妳也该醒了。不如早作打算,生了男的就直接送去凈身当太监,生了女的就卖进妓院接客当婊子,壹个是绝子绝孙,壹个是浪蕩子孙满天飞……”

她自认为已经骂得够毒,定能激得沈世韵自行醒转,孰料骂得口干舌燥,仍如石沈大海,激不起壹丝波澜。定了定心,暗忖:“死蹄子不会生气,不来跟我对骂,我要想从心理上击垮她,还得利用手裏的新筹码。”转身走开,在桌旁圆凳上坐定,壹手旋转茶杯,欣赏着杯壁上的花纹,壹边拖长了声音道:“真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撞见了鬼,本宫刚才从西华门那边过来,妳道我看见的是谁?竟是豫亲王在同壹个美貌女子说话,他们还商量着要去……哎,壹时半会,倒也想不起来。我知道有人关心王爷动向,派太监侍卫宫女全体出动,从早到晚紧盯不怠,还是给跟丢了……”

她说完这段话,沈世韵倏然从床上坐起,挥手拨开纱帘,走到贞莹身后。贞莹心裏得意,扶住茶杯底座,另壹只手提起茶壶,缓慢提起,做倒茶之状,并不回头,微笑道:“怎麽,妳也有沈不住气的时候?不準备装晕糊弄人了?啊哟,韵妃娘娘身子还没好,怎地就起来了,快回床上躺着歇息。”她总被沈世韵说话时的悠閑腔调气个半死,此番自己模仿,反觉说不出的畅快。

沈世韵哼了壹声,道:“沈不住气的,好像壹直是妳才对吧?假妳之手以自损,不过是做给皇上看的。我先毁妳名声,再略使几招激将法,果能如我所愿。还有刚才,那是觉得妳说话难听,不想同妳壹般见识,睡便是睡了,有什麽可装的?即是闭目养神,也属自由。妳徒然扰人清梦,给我出去。”

贞莹冷笑道:“清梦?是春梦吧?可惜妳壹场春梦发的时机不大对头,当时豫亲王到吟雪宫来找皇上,亲口对他说过来日打算及去向。妳派了壹群奴才探听无果,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我没假扮昏迷,待在殿上听得壹清二楚,这叫做‘得来全不费功夫’。”

沈世韵心裏壹动,她落水是挺而走险,“置之死地而后生”,其后当真昏迷了壹段时间,贞莹说来胸有成竹,不似编造,又想到太监回报王爷曾独自出府,极可能真有其事。表面仍做不屑,冷笑道:“本宫为何要惦记王爷去向?妳若是以为我详知宫中各人情形,忒也擡举我了。”

贞莹道:“妳也别掩饰啦,我又没误会妳们什麽。这样好了,我问妳壹个问题,妳老实回答,我也把知道的都告诉妳,这够公平吧?上次扮作侍卫,想杀妳的那个刺客,分明没有死,妳干麽包庇她?”

沈世韵道:“这问题够无聊的,那刺客想杀我,我还要包庇她,难道本宫很愿意找死不成?”贞莹冷笑道:“因为妳想放长线,钓大鱼,利用她查探出豫亲王的计划,加以干涉。”沈世韵笑道:“哎呦,本宫怎麽觉得,妳倒比我本人还了解我?说得好复杂,难道是妳自己的打算?那刺客死就是死了,我没有必要骗妳,妳壹口咬定她还活着,莫非是妳指使的她?”

贞莹怒道:“哪有此事?我……”随即想起刚刚劝说楚梦琳前来刺杀,只是对方没买她的账,这壹句“哪有此事”也难再说得斩钉截铁,改口道:“我看到她跟豫亲王在壹起,壹眼就认了出来。既然妳说刺客死了,大概是我眼花,这推论无法成立,不能跟妳说了。”

沈世韵道:“不说便不说,好稀罕麽?妳的谎话漏洞百出,本宫本就不想听。”贞莹怒道:“我的谎……我的话怎就漏洞百出了?”

沈世韵道:“简直前言不搭后语。如果本宫的记忆没出问题,第壹次刺杀时,妳好像并不在场,又怎会知道刺客的样子?还谈什麽‘壹眼认出’?假设妳所说不假,那也只能是妳曾经见过她,并给她传达指令。说白了只有两个选择,要麽是妳说了谎,刻意陷害豫亲王,挑拨他与皇上亲情,惑乱宫廷;要麽是妳没说谎,即曾勾结魔教逆贼入宫行刺,图谋造反。二者必择其壹。”她脸上始终带着笑,将极具威胁性的话语壹句句缓慢道来,说完左手支在桌面,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贞莹,悠悠的道:“还有必要提醒妳,刚才妳说过什麽来着?什麽叫做‘眼下没有外人’?我可不记得几时跟妳成了自己人。”

贞莹瞪圆了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突如其来的形势逆转,更不知易位如何发生。她前来原欲以机密情报要挟沈世韵,不知怎地,经她话语诱引,无知无觉中拐入死路,这两个选择任壹皆是杀头重罪,即便皇上开恩,董鄂氏壹族得以保全,她自己也必定有死无生。再想回头,退路也被条条封绝,分明是欲加之罪,却令她难以辩驳。壹时勃然大怒,猛地举起茶杯,但杯中干干凈凈,并没有供她出气的热茶,便就地取材,提起茶壶要泼,壶中也是空空蕩蕩。茶泼不成,适才拼命泼茶的动作就显得尤为可笑,稍壹琢磨,便知这是沈世韵壹早设计好,来戏耍自己的小把戏。出的丑虽然不大,毕竟受此蒙骗,还是奇耻大辱,显然在对方心裏,自己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般的脚色。

沈世韵在她身旁凳上坐下,笑道:“看来姊姊肝肺燥热,内火旺盛,将壹整壶茶水全蒸发得干了,当真功力不凡,小妹佩服,佩服。”这话本是贞莹曾在福临面前说过的讥刺之言,想来沈世韵设这个小圈套,就是为将那句侮辱言语原封奉还,心眼之狭小、性格有仇之必报,不言自明。怒道:“沈世韵,妳……妳实在可恨,说话就不会好听些?”

沈世韵单手支颐,状若天真的笑道:“妳倒是挺难伺候。本宫对妳客气,妳就骂我虚伪,我实话实说,妳又怪我态度不好,到底要我怎样?”

  • 名称:女性瘾者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9:0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