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33d粤语超清在线观看

贞莹心下怀愤,想到确曾在窗下偷听得她口称“武林盟主李亦杰”,倒也不算扯谎。转念又想:“沈世韵满口胡言,事实如何,也不能全凭她壹语定夺。”装出笑脸道:“是啊,妹妹为商谈和解,还当真是下过壹番苦功,谈得不亦乐乎。李盟主接受劝降,以后也就是我们大清的好朋友了,本宫与下属刚还看到他在妳房内,怎麽不请出来拜见皇上?”

沈世韵道:“协议既已达成,外人过多进宫不便,本宫与李盟主亦是多日未见,想来是姊姊看错了。”贞莹冷笑道:“我手下的宫女太监会看错,难道本宫亲眼所见,还会有假?再者壹次看错,难道还会次次看错?我们可是夜以继日的在妳宫外守着,见到妳二人纠缠不清,也不知有多少次。”

沈世韵笑道:“敝处简陋,难为姊姊有心,每日光临。不过既然到了,为何不进来坐,而甘愿在外头吹冷风?”贞莹冷笑道:“吹吹冷风,倒也不错啊。至少不会像某些人:内火旺盛,肝肺燥热!妳说房内只有妳和胡为二人,除了他,还有谁能证明?”她盛怒之下,也不管此话是否合乎逻辑。沈世韵仍是处变不惊,悠然道:“姊姊要是不信,大可请进壹搜。”

贞莹冷哼道:“妳以为我不敢麽?”笔直走向大床,正是她壹进房就以目光锁定的重地,不暇顾虑皇妃仪态,弯下腰探头查看。遂又转身在室内四处搜寻,翻箱倒柜,连绝无可能藏得下人的碗橱中也逐壹查检,又踮起脚向壹个青瓷花瓶中张望,瓶颈细长,将光线尽都遮蔽了,瓶底黑黝黝的瞧不清楚。

洛瑾把玩着辫梢,好整以暇的瞧着,笑道:“真不得了,能鉆进这个花瓶,首先得有多高明的缩骨功?李大侠这武林盟主可真是当之无愧了。”贞莹正找得满头大汗,灰头土脸,听了洛瑾讥讽更是气往上沖,脑中灵光壹现,叫道:“我知道了,原来都是妳这个死丫头捣鬼。妳故意同茵茵打架,弄出响动,好提醒他逃跑,是不是?”

洛瑾笑道:“贞妃娘娘,奴婢冤枉啊,分明是妳们茵茵不分青红皂白,先扑上来打我,奴婢出于自卫,这才还手。大家都是奴婢,身份大同小异,算不得以下犯上吧?哎,这年头还真是世风日下,做小偷的被发现了还敢打人,再不设些严刑峻法,好生整顿壹番,可行不通了。”

贞莹怒道:“妳给茵茵看那个耳坠,她脑袋笨,看了必然发疯,还不都是妳这鬼丫头设计好的?”洛瑾笑道:“茵茵脑袋笨,这又怪不得奴婢。您愿意派个笨人替自己办事,也不知算不算您的代表。”贞莹大怒,又不知如何还口,唯有不去理她,走到壹旁,用手指在窗框轻轻拂拭,仔细感受有无微温,或是想凭空看出壹个脚印。

洛瑾插口笑道:“您别看啦,李盟主这麽高的轻功,跳壹扇窗还用得着借助窗框?再说这吟雪宫裏裏外外,早给您的人团团围住,即是侥幸出去了,也逃不脱外头的天罗地网。”贞莹经她提醒,斩钉截铁的道:“不错,他不可能逃得出去。既然如此,理应仍躲在这间屋内,甚至就在我们中间!”

洛瑾笑道:“贞妃娘娘,您这是在断案麽?要不要同皇上说说,给您在刑部寻个差事?”贞莹装作没听到,环顾壹圈,走到胡为面前,皱眉道:“本宫还是越看妳就越觉可疑。许多时候,人会被眼睛所欺骗,忽略了最为可信的第壹直觉……”

洛瑾笑道:“您想说李盟主精通易容之术,假扮成胡为的样子麽?别说笑话啦,壹个是武林至尊,壹个是鸢肩羔膝;壹个是总兵头目,壹个是小喽罗;谁会存心降损身价?要说胡为假扮李盟主,那还有些可信性。您要是想说胡为就是韵妃娘娘的新欢,也请您作个对比来看,皇上这般壹表人才,风度翩翩,尽可坐着喝茶,再看胡为这般獐头鼠目,贼眉鼠眼,只好蹲着擦地。换做是您,难道不爱皇上,反而选他?”她说话捏腔拿调,高低起伏,就如唱戏词壹般。贞莹不悦道:“那也难讲。说不定偏有人品位特殊,专门喜欢他……他这样的。相貌再丑的男人,也总能娶到老婆,就是这个道理。”

胡为躬身道:“多谢娘娘错爱,卑职可实在不敢当,您是皇上的妃子,卑职就是动壹个念头也是亵渎。”福临大笑道:“是极,是极!胡为,朕是越来越欣赏妳了!想要些什麽赏赐,尽管提!”

胡为笑道:“卑职忠于皇上,不敢要什麽赏赐,只求您常到吟雪宫走动走动,好教我与洛瑾多多感受皇恩浩蕩,我们这两个俗人受了圣光普照,也有脱胎换骨之望。”福临笑道:“朕壹眼就看得出,妳是变着法儿要朕来瞧韵妃,这壹点花花肠子,须瞒朕不过。”

贞莹看这几人其乐融融,真有亲如壹家之感,胸口仿佛有团火要烧灼开来。胡为陪着福临说笑了阵,悄悄退到壹边,向贞莹打个手势,引着她来到角落,低声道:“不是卑职多话,娘娘并不适合断案,方才瑾姑娘给了妳如此重要的提示,您仍是无动于衷。唉,可惜,可惜!”贞莹壹头雾水,道:“可惜什麽了?妳……说什麽?”

胡为神秘兮兮的笑笑,道:“您就没听说过,川蜀等地盛行的变脸之术?且让奴才来给妳表演壹出最精彩的变脸。”说着微侧过身,提起手掌在脸上迅速壹抹,五官顿时化作为李亦杰的模样,贞莹看得目瞪口呆,胡为不待她反应,翻手又是壹抹,相貌恢复如初,这壹回贞莹却看清他手上捏了张薄薄的皮,所拟正是李亦杰的面孔。

胡为笑道:“韵妃娘娘总骂我‘朽木不可雕也’,今日终于后继有人。听我解释给您听,起初来喝茶下棋的那位,确实是李盟主不假,我们为饱您的眼福,已给了他多次得享艳福之机,但这小子为人太正派,总没什麽大动作,也真能熬得住。要将希望全寄托在他身上,只怕要等得胡子壹大把,万般无奈下,只好以他为範本,制作出了这个小道具,仅为博取壹笑,登不得大雅之堂。”

贞莹失声叫道:“人皮面具!妳……”心裏仿佛打开了个豁口,隐隐有光线照射进来,胡为将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低声,笑道:“贞妃娘娘,我劝您还是别声张的好,我们在宫裏玩变脸,不过是自娱自乐,称不上罪过。您可要想清楚,壹旦引得皇上兴致大发,整日请人到宫内表演,处处都是奇形怪状的面具,看了也不舒服。您要是没过足瘾,改日卑职可以变作皇上的样子,对您多加照顾。”

贞莹怒道:“妳敢!”伸手便要去夺面具,胡为手壹缩,引着她在空中东西南北的晃了四下,扬手丢入身旁的壹个木桶中,那桶内还盛着大半汙水,是擦灰时用作清洗抹布的。贞莹双手插入桶中,到处掏摸,将汙水搅得溢出不少。

虽说贞莹叫到半途即襟言收声,无奈那头两字叫得着实太响,仍是清晰传入福临耳中。福临暗暗皱眉,心道:“壹个满脑子尽念着剥人皮的女人,品行可想而知!”对贞莹失望愈渐加深,又见她将吟雪宫的地毯弄湿了壹大片,忍不住呵斥道:“够了,贞妃,妳不要太过分!”

胡为笑道:“皇上别错怪了贞妃娘娘,她是想帮奴才洗抹布,孰料壹个不小心,稍没抓紧,那抹布就沈下水了,现下正在捞呢。娘娘从没做过这些粗活,缺少经验,也是值得谅解的。”

贞莹狠瞪胡为壹眼,等福临转开视线,当即压低声音,恶狠狠的道:“妳这死奴才少在我面前嚣张,本宫也不是好欺负的!”转头吩咐:“茵茵,人家逼到了这份儿上,再不讲究礼尚往来,可真有些说不过去。快把咱们的‘制胜法宝’拿来!”

茵茵面色迟疑,嗫嚅道:“娘娘,您当真要那个……”贞莹斥道:“废话,本宫跟妳说假的麽?还不快去!”茵茵只得低头应道:“是。”贞莹又向胡为冷笑道:“妳有精妙的道具,难道本宫便没有?”胡为随意挥了挥手,神态轻松的道:“拭目以待。”

才等过片刻,茵茵就捧着个黄金盒子走了过来。胡为夸张的叫道:“哇,够贵重的啊!娘娘何故赠此大礼?”茵茵双手呈上之时,仍深怀胆怯,才伸到半途,手臂又不禁缩了缩。贞莹极是不耐,劈手夺过,昂首挺胸的走到床边。刚好听到福临说道:“韵儿,这壹次给太后画像祝寿,妳立了大功,朕早就想送些礼物给妳,正好借着赏赐之名,妳有没有特别想要的?”

沈世韵道:“皇上厚爱臣妾,吟雪宫裏什麽都有,我也不缺东西。只要能拉近与太后间的距离,那就很开心了,再说,她不是已经赏赐过了?”福临道:“太后给妳的,只能算作赏赐,朕却是要妳作为我的女人,收受壹些礼物,其中意义可全不相同。”

贞莹忍不住冷笑出声,道:“韵妃妹妹可不缺礼物,她当女人当得也够本了,妳们瞧,这是什麽?”猛地将盒盖掀开,露出内裏的壹个白银盒子,掀开盒盖,又取出个碧玉方盒,再启盒见其中是壹条金黄色镶有翠鉆的帕子,状若极稳妥地包裹着。贞莹抽去锦帕,将盒子壹翻,就见壹个小木偶从盒中骨碌碌的滚落出来,冷笑道:“礼轻情意重,保管得真叫周到!”

沈世韵面上壹丝惊讶之色也无,只轻轻拾起小木偶,手指柔和的抚摸着木质表面。那小木偶长发绕肩,体态纤细,衣裙皱褶勾勒得清清楚楚,五官刻画精致漂亮,眉眼间的妩媚,唇角边的微笑,活脱脱正是沈世韵的微型木雕。

贞莹本来满心讥讽,只当瞧个热闹,直至此刻才发觉某个环节出了差错,急得壹把从沈世韵手裏抢过木偶,语无伦次的嚷道:“怎麽会是这个……怎麽可能的?另壹个呢?到哪裏去了?”将木偶在手中颠来倒去,想从木偶中找出点东西,又拧着它的头,似乎要将它变个样子。

正壹筹莫展之际,壹个雕作李亦杰模样的木偶突然在她眼前冒了出来,耳边壹个声音冷冷的道:“妳要找的,就是这个东西?”

  • 名称:蜜桃成熟时33d粤语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9: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