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情欲超清在线观看

贞莹听她提起这个“偷”字,吓得寒毛倒竖,厉声道:“茵茵,妳说耳坠是妳的,本宫怎地从没见妳戴过?教妳的规矩都踩在脚底了?好的不学,倒学起偷东西了!还不快把耳坠摘下来?”她思前想后,觉得唯有茵茵所窃是另壹名婢女之物,才绝无可能是她这主子指使,既能为己脱罪,哪还顾及丫鬟是否受了冤枉。

茵茵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贞莹,眸中满溢悲伤。贞莹被她质问的眼光盯着,倒也稍有愧意,转开视线望向壹旁。

茵茵吸了吸鼻子,大声叫道:“对,我就是贼不假,我偷的是皇上的画像,与此同时弄丢了耳坠。画像可以物归原主,但我只是想拿回我娘的遗物啊!”贞莹急道:“画像的事,本宫已向皇上解释清楚了,妳不必多说。”壹边给她连使眼色,茵茵会错了意,以为她暗示自己顶罪,连忙补充道:“这都是奴婢胆大包天,自作主张,娘娘毫不知情,万岁爷只怪罪奴婢壹人就是了。”

贞莹只听得欲哭无泪。福临心想:“贞妃告诉我,她是用花言巧语从韵儿那裏骗来的画像,茵茵却说是偷的,将责任全揽到自己头上,表情又如此惊慌,壹定是给她逼出来的。这种人品……也没什麽好说了。”

洛瑾故作惊喜,叫道:“哎呀,我就奇怪嘛,近日将宫中角角落落都翻遍了,到处也找不到那幅画像,原来是给妳拿去了。那是韵妃娘娘几日几夜不眠不休的心血,想要献给皇上的。她都準备再花个几天工夫,重新画壹幅了。”

福临心裏涌过阵阵暖流,道:“那幅画朕看过了,韵儿的心意,朕自能理会得。她画得传神,无真情所不能成,代朕向她说壹声感谢,再劝她别太辛苦,平日多注意休息。”洛瑾笑道:“这句话分量太重,我可传达不起。奴婢是个小人物,怎敢代表皇上?要说娘娘就在裏间,您何不亲口去对她说?那可更有意义得多啊!”

贞莹向茵茵递了个眼神,意示询问宫中情形。茵茵低声道:“奴婢和几位公公都盯着,眼睛也不敢眨壹下,没见那个人出来呀。”贞莹心生疑窦,随即恍悟:“是了,洛瑾这鬼丫头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果然福临道:“朕还是不打搅韵儿,改日再来不妨。”贞莹走上前,轻轻挽住福临壹臂,道:“皇上难道忘了,您还要替臣妾向韵妃妹妹说情,怎好轻易过门而不入?”

福临拍了拍额头,笑道:“不错,得亏妳提醒,朕确是说过的。”贞莹大喜,以胜者的得意眼神扫向洛瑾,故意捏腔拿调的道:“我说洛瑾啊,本宫跟皇上壹齐进去,不打紧吧?”洛瑾笑道:“这个自然。皇上请,娘娘也请进。”向后退开壹步,手臂壹摊。贞莹壹步不慢的跟在福临身边,不给洛瑾稍留报信之机。

进入殿内,第壹眼看到的是空蕩蕩的大厅。此景正中贞莹下怀,得意洋洋的走到内室,本想尖叫壹声以应景,却看到理应正“同野男人寻欢作乐”的沈世韵坐在床沿裏侧,捧着壹块海蓝色锦缎刺绣,面露温柔笑颜,身上衣袍穿得整整齐齐,不似匆忙披起。后背倚靠着廊柱,洁白的纱帘垂在她身侧,轻轻飘蕩,衬托出壹派非凡的仙子气质。

贞莹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仍难置信所见属实,视线在屋内扫视壹圈,定格在角落的壹个背影处。那人蹲在地上,姿势半晌不变。贞莹轻巧的走上前,绕到正面,透过他举手侧目的缝隙不住偷看。那人忽壹擡头,四目相对,贞莹更是吃惊的失声叫了出来:“胡为?怎会是妳?”胡为咧开嘴,对着她无声的笑了笑,贞莹又问:“妳……妳这是在干什麽?”

胡为站起身,将手中的壹块抹布随意搭在臂上,打了个千,笑道:“卑职给皇上和贞妃娘娘请安,皇上万岁,娘娘千岁。我在干什麽,娘娘难道看不出来?卑职是在擦灰啊!不过您有专门的奴才伺候着,对这些事不太了解,也可想见。”贞莹不在乎他讥讽,急问:“以妳的身份,怎会做这种下等活儿?吟雪宫的规矩就这样上下不分?”

胡为像是听到了新鲜事,笑道:“那依您看来,以卑职的身份,该做什麽活儿?”贞莹道:“妳是宫中的带刀侍卫,就该时刻保护主子安全。脏活累活,则应交与下人收拾,这才算是分工合理。”胡为笑道:“韵妃娘娘又非每时每刻都处于危险之中,用得着那麽警惕?在我们这裏,诸般事务并没具体分工,壹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儿,谁看到了,就自觉去做,从没人有偷懒耍滑的念头。这方属‘治之至也’。”

福临听得连连点头,抚掌道:“说得好!朕朝中的重臣要能都具此类‘天下为家’的豁达胸怀,也不致争权夺势,纷乱日起。妳这个侍卫,可很有些见识啊。”胡为笑道:“多谢皇上夸奖。那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卑职是受韵妃娘娘教导,示範得好。”沈世韵点了点头,道:“回皇上,臣妾告诉他们,每临大事务须团结壹心,而对于日间小事,则不必斤斤计较。”

贞莹冷哼壹声,道:“有此想法固然是好,但近日宫中可不大太平,据闻韵妃妹妹在寝宫遇刺,壹干侍卫束手无策,还亏得有个陌生男人及时相救。胡先生,请问为何有这许多外人可轻易闯入吟雪宫,累得韵妃受伤,这可都是妳的失职!”福临壹惊,几步跨上前坐在沈世韵身边,握起她的手,急问:“韵儿,妳……妳受伤了?伤到哪裏,快给朕看看!”

刺客之事虽在后宫广为流传,但众嫔妃出于妒忌,谁也不愿主动提起情敌。众亲王耳目虽多,却连皇帝的安危也不在乎,正巴不得乱中浑水摸鱼,只暗中在府邸四周加派人手,也无壹人稟报,因此福临直到此时才初次听到消息。

沈世韵道:“些微皮肉之伤,已不碍事了,多谢皇上关心。”福临这才舒壹口气,道:“妳别忙着客气,先前可有看清刺客相貌?此番朕定当下旨严查,将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揪出来!妳想想,近日是否与人结过仇?”

沈世韵眼光斜斜的扫过福临背后,落在贞莹脸上,向她擡了擡眉,这个小动作只有贞莹看到,见她七分浅笑微带三分薄怒,心下壹慌,暗想:“要是她反咬壹口,指证是我,那可百口莫辩!”不由心惊胆战,沈世韵收回眼光,看回福临,微笑道:“刺客之事,纯属壹场误会,是别有用心之人以讹传讹,以致于此。”贞莹刚想打断,又担心惹恼她趁机报复,只好闭着嘴壹言不发。

又听沈世韵叹道:“臣妾心知皇上忧心国家大事。依臣妾看来,以平民百姓开刀绝不可取,他们的地位实力,均弱不足道,但求吃饱穿暖,便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即使偶有动乱,也不会对中央皇室构成多大威胁。若然压迫过甚,倒显得残暴无德,落人话柄。真正棘手的该是那些身负绝艺的武林人士,自以为能担负起救世济民的重任,打着‘为民请愿’的旗号四处起义,屡禁不止。朝廷每年出兵镇压乱党,国库中也是壹笔巨大花费。”

福临道:“是啊,而且他们又十分顽固,软硬兼施仍收效甚微,好不容易劝降的,又都是些没本事的软骨头。就没什麽好法子麽?”

沈世韵道:“臣妾未进宫前,曾与此类人有所接触,见他们讲究的是‘忠、孝、义’三道,即为人臣之忠、为人子之孝、为人友之义,此三者若失,定会受众人唾弃。而与此相关,则是他们严守身份尊卑,不敢以下犯上,对自己决意效忠之人,事后倘有愚行,也只会冒死进谏,却绝不致背叛。例如帮派众将皆忠于帮主,大小群会忠于各自首领……”

福临道:“照妳所说,这些思想是几千年来根深蒂固。可他们又不忠于朕,岂不是终无扭转之可能?”

沈世韵笑道:“皇上别急呵,臣妾还没有说完。江湖各派虽归属不同,但大局立场不变,皆是听从武林盟主管辖。他做出的决定,众人壹律遵从,只要能说服盟主归顺,不愁旁人不紧跟着他的脚步。况且人有从众之心,意觉独自孤掌难鸣,即有降念,亦不敢特立独行,有了武林盟主带的好头,壹见归顺乃大势所趋,必不敢再生反心。但须说服壹人,同时也即降服了数千草莽之众。”

贞莹听她侃侃而谈,福临在壹旁不住点头,哪像对着自己时愁眉紧锁,壹脸的苦相?心有不服,冷笑道:“妳说得轻巧,寻常人已经讲不通了,武林盟主岂不更老派得厉害?哪能轻易就给妳说服?”沈世韵淡笑道:“可武林盟主并不是个老头子,本宫邀请李盟主到宫内商谈和解,颇费了壹番口舌,终于将他说服,如今他已答允规劝下属。我还自作主张,封了壹个官儿给他做,皇上不反对吧?”

福临大喜,道:“妳竟然说服了盟主?这……这是造福万年的大好事啊!韵儿,可真有妳的。”贞莹插口道:“那是什麽官职?要让他身居要位,由内部造反,赛似蛀虫,令人防不胜防。”沈世韵笑道:“妳不用担心,只是个芝麻绿豆的小官,他就是想反,也没有造反的资本。”

福临又是宽心,又是疑惑,问道:“这麽低的官职,他……妳又如何说得他动心?只怕他是另有图谋吧?”

沈世韵笑道:“皇上尽管放心好了,他答允相助,绝不是为了高官厚禄。您想,他已是盟主,武林当中万人之上,真要封他官职,在宫中除了皇位,好像也找不出更大的。而且臣妾与他商议合并兵权,加以利诱。祭影魔教在朝廷份属乱党,在江湖中同样声名狼藉,为武林公敌,我就骗他说借兵与他剿灭魔教。表面看来,是我们为百姓做了好事,也能令众人对朝廷重新定位,然就根本而言,咱们收获的尽是能以壹当十的大英雄,只借些弱兵蒙混过去,也就是了。此举虽有些冒险,究竟是稳妥多于弊端。那个闯宫的刺客正是魔教杀手,前来刺杀李盟主,现下自然是死了。”

福临大喜,道:“韵儿,朕每与人论及治世之道,还是同妳最起共鸣。有妳在身边帮忙,辅佐政权稳固,朕复何忧!”沈世韵乖巧的笑道:“皇上的江山,便是臣妾的江山,此尽属分内之事。”这话若是出自另壹位重臣口中,势必令人怀疑有篡权之心,但既是沈世韵所言,福临只当做“壹家人不说二家话”,更是喜欢。

  • 名称:放荡的情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8: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