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的秘密生活超清在线观看

茵茵随口应道:“是,高兴,高兴。”不但声音细如蚊蝇,话调中也殊无半分欢喜之意。贞莹心下不愉,板着脸道:“妳这是应付谁啊?茵茵,本宫现下心情好,妳别找不自在!”茵茵连咬几次嘴唇,方下定决心道:“不……不好了,奴婢的耳坠……刚刚少了壹只。”清辉映照下,果见她左耳戴了壹串银白色的半月形耳坠,右耳却空空蕩蕩,耳坠不翼而飞。

贞莹不屑道:“什麽大不了的事!妳要耳坠,本宫的首饰盒裏多的是,尽管拣喜欢的戴,算是妳此番有功,赏赐给妳的。”茵茵摇了摇头,道:“不,不,这对耳坠是先母留给奴婢的唯壹遗物,不容有失,否则,她在地底下也会怪罪……上午还好端端的,定是方才手忙脚乱,落在吟雪宫了。不行,我要回去找。”说着也不再怕鬼,转身就往吟雪宫跑。

贞莹疾步赶上,壹把拉住,斥道:“笨丫头,做事就是不懂得用脑子!妳现在回去,岂不是在沈世韵面前不打自招?妳豁得出去,本宫可不成!”茵茵是头壹次反抗贞莹,连连甩手跺脚,昂头叫道:“若是韵妃问起来,奴婢就说是自己起贼心偷东西,壹人做事壹人当,绝不会波及娘娘!”

贞莹在茵茵额上戳了壹指,骂道:“妳是我的宫女,妳偷东西,与本宫偷东西有何分别?我瞧当奴才的就是这壹点好,不管做了什麽坏事,都可说是受主子教唆。”见茵茵仍是壹副顽固神态,瞪了她壹眼,又道:“以后别再跟我抱怨那个瑾丫头老欺负妳,像妳这麽笨,谁不欺负妳才有古怪!沈世韵这等好命,有个机灵的丫鬟,我就偏摊上妳这……”

茵茵双眶含泪,却显得更加坚定,想来要“晓之以理”是行不通。贞莹便又“动之以情”,好言好语的劝道:“现已太晚,怎样都说不通。先回宫安心睡几个时辰,天亮后本宫亲自到吟雪宫,只说那耳坠是我昨日拜访时落下的,壹定替妳讨回来就是,但妳再哭哭啼啼,本宫就不管妳了!”说着果真不理茵茵,自先扭头走了。悄然竖起耳朵,果然没多会儿就听到细碎的脚步声跟了上来。

待得回至寝宫,这夜已过了大半,贞莹伏案假寐,不久就感到窗隙间透入微光。她刚壹张眼,第壹个意识便是收紧手指,感到画轴在掌中的充盈感,估摸着大约时辰壹到,即匆忙起身洗漱,觉着丫鬟动作太慢,索性自己将紧身衣脱下压到箱底,换了壹件镶有金边银丝的月白色长袍,手因焦急而不住发抖,起初连扣子也扣错了几颗。出宫前提起旗头,随意戴个大致位置,急匆匆的奔了出去。

才赶到半途,远远看到福临身影,似乎是刚刚退朝,正预备回宫,又见他背负着双手,面上隐有愁容。贞莹连忙放慢脚步,摆出端庄姿态,优雅上前,请安道:“皇上吉祥。”福临步履急促,只说了句“平身吧”,却不停脚。贞莹暗中给自己鼓了把劲,转头又叫:“皇上!”

福临微感诧异,平时贞莹在他面前话语不多,连请安都微含羞涩。不像旁的妃子每日尽吃飞醋,见到他就扑上来纠缠,倒唯有贞莹稍显温柔娴静。因此交流虽少,却也对她不存烦厌,和蔼的道:“唔,贞侧妃,妳有什麽事?”贞莹道:“皇上愁眉不展,不知是为何事耿耿于怀?不妨说了出来,让臣妾替您分忧。”

福临触动心结,叹了口长气道:“没用的,妳帮不了我,不过跟妳倒倒苦水,也没什麽坏处。现天下初定,百废待兴,安定民心更是当务之急。如今朝廷上分为两派势力,壹派主和,说道应以德服众,仁义爱民,免除严刑峻法及苛捐杂税,同时举国大赦,并对前朝权贵割地封王,使其不生二心。令中土汉民自思想根源而异,得与满人同化,心甘归顺。另壹派主战,声称我朝既以铁蹄浩蕩,夺得万裏江山,原处于强势,却去与败军俘虏讲和,自贱身价不提,更有辱皇权威势。对遗民便该全仗武力镇压,不但将乱党尽数剿灭,连稍起反意的苗子也不能留。若有墨客吟诗撰文怀念前朝,也壹律问罪杀头,这叫做杀壹儆百,还比如皇叔主张的什麽‘剃头令’之类的,都是他们想出来的花样。两派各执壹词,整日争论不休,吵得朕是壹个头两个大。”

贞莹心道:“沈世韵定是主和派了,她当然帮着自己族人,对,就是‘身在清廷心在明’。我可要给她唱唱反调。”便道:“皇上,臣妾也赞成以武镇压。有些人就是不宜纵容,妳退壹步,她便要进十步,妳对她客气,她以为妳怕了她。已是败军之将,就该老老实实当个奴隶,谁让他们没本事打胜仗?”

福临道:“但那些只想好好生活的平民百姓呢?没上过战场,没跟任何人作对,他们有什麽错?他们的冤情又该向谁去诉?”贞莹道:“陛下是先皇之子,自小养尊处优,不懂得世情险恶,也不知道那些汉人有多坏。您只须记住,久历沙场的王公将臣都是为江山社稷着想,所做的决定也都是对的。”

福临道:“朕怎地没看出斩尽杀绝哪裏对了?屠城时尸横遍地,血流成河,连老弱妇孺也不放过,又有什麽道理?”贞莹无法解释,只好含糊其辞道:“总之,这天下就是弱肉强食、成王败寇,胜者才有资格掌控生杀大权。”

福临冷笑道:“果然是主战壹派提倡的思想。其实这些话妳不该跟朕说,朕这个皇帝早已名存实亡,百官在御前争议不过是走个形式,背后各干各的,具体行动全不由朕做主。都以朕年轻识浅为名,不把朕放在眼裏。而那些势力足以独坐壹方的重臣,‘摄政、辅政’,嘴巴裏说得好听,朕瞧着都是企图‘专政’。当初给他们糊裏糊涂立为太子,就被推上皇位,实际是成了挡箭牌。没错,天下不是由朕打出来的,朕承认,攻城陷地也没立过半分功劳,诸王心中不服是理所应当,即便有人当面要朕退位,朕也不会怪罪。但朕平生最恨的是两面三刀、当面壹套,背后壹套的小人。”说得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声音也越说越响。

贞莹紧张得四面张望,心道:“宫中耳目众多,万壹给人听到了,说是我煽动皇上自立,我可担不起这个罪名。”忙压低声音道:“您可别乱想,谁敢来逼您退位哪?”

福临道:“朕料想也是不敢。就算朕不追究,枪打出头鸟,其余王侯定会以‘犯上作乱’之罪,制其以死无葬身之地,此为原因之壹。其次,坐上皇位即为众矢之的,相比之下,退居幕后揽权谋私,由朕在台上当靶子,百姓要泄愤也是沖着朕来,于他们可更为有利。很多时朕并非看不透这些个盘算,只是想着以和为贵,不愿明说罢了。”

贞莹满心慌张,壹只耳朵听他说,另壹只耳朵却要留心周边,眼神不断向侧面扫视,还须装作听得全神贯注,又不敢打断,正备受煎熬时,福临握拳敲了敲额头,叹道:“算了,不说这些,越说便越是心烦。另有壹事堪忧,朕登基以来,国务繁忙,过于冷落了太后,实在过意不去。朕记得太后喜爱画像,本想借几日后她寿辰之机加以弥补,但素来技艺最为出众的画师抱病告假,她对此要求又高,在画风、布局、色彩搭配都看得极重,能否在短期内找到对她胃口的画师,毕竟是个难题。”

贞莹劝慰道:“既然还有几天时间,只须张榜告知,许以重赏,宫内人才辈出,还愁找不到合适的画匠?皇上又何须如此焦虑?”福临道:“要说画技高超的,那也不是没有。说得稍微夸张些,她画出的耗子,会有猫来扑;画的鲜花,能吸引蝴蝶。只是,未必能请得动……”

贞莹道:“那怎麽会?莫非那人脾气十分古怪,还是他云游四海,行蹤不定?”福临道:“不是,只因韵儿贵为皇妃,却让她做下等画师的活儿,与身份太不相符,徒然给百官制造话柄,只怕不妥。”贞莹听他所说竟是沈世韵,心裏不屑,冷笑壹声道:“那有何不妥?您下壹纸诏书,宣她为太后作画贺寿,难道她还敢抗旨不遵?”

福临叹道:“不是这个问题。壹幅真正的传世名画,是定要画者投入全副的心思、感情和灵魂,才能赋予其神髓,似乎就是他的第二个生命。这是极高雅精深的艺术,又岂是逼得出来?若单为作画而作画,那便如同空有皮囊而无血肉,唉,妳终究是不懂的。”

贞莹的火气“蹭蹭”的直往上冒,心道:“说我不懂高雅精深的艺术,便是讽刺我粗俗浅薄。”她本将拿画的手背在身后,如果福临能对她态度温和,不断谈笑风生,或许她也就不急于出言诋毁,但如今福临虽眼看着她,心裏想的却是别人,而沈世韵在他心裏简直臻于完美,这更使贞莹气不打壹处来。女人的嫉妒之心往往最是可怕,当下手臂划个圆弧,装作不经意的将画送到福临面前,欲言又止的道:“韵妃妹妹的画技,臣妾也向来是十分钦佩的,不过至于这壹幅画麽……还想请皇上品评品评。”

福临早就注意到她神色古怪,手裏遮遮掩掩藏得有物,此时她主动拿出,也就顺势接了过去,慢慢解开轴上所缚细绳,将画展开。贞莹心裏又是得意、又是担忧;又是欣喜、又是紧张;又是迫不及待,又是六神无主;各种情绪混杂成壹团,只是紧盯着福临表情的细微变化,只待他变色喝骂,便可在旁趁机挑拨,定能将沈世韵编排为千古第壹号蕩妇。

福临凝神看画,不多时,紧皱的眉头稍有舒展,嘴角也漾起个淡淡的笑容。贞莹心道:“不得了,这便是传说中的怒极反笑了,向来只有耳闻,今日才算得亲见。”

  • 名称:慈禧的秘密生活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