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众之爱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贞莹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道:“妳们这群人无不擅长做戏,尽是壹丘之貉!这麽说,那个李亦杰,也不是什麽武林盟主,不过是妳请来协助做戏的另壹个骗子。”

沈世韵叹道:“妳觉得他不像,是不是?哎,这壹点妳倒是跟本宫看法相同,也不知该为妳庆幸,还是该为我悲哀。但他正是货真价实的武林盟主,否则,那种爱管閑事的讨厌家伙,谁耐烦跟他耗着?至于商谈满汉和解,我跟皇上说的话,也并非都是真理。”

贞莹叫道:“好哇,妳这是承认跟那小子有私情了?”

沈世韵叹道:“看来要使笨人开窍,真不是壹时半刻能办得到的。我刚跟妳说了,我很讨厌他,哪有私情可结?不妨都同妳明说,当初妳视为珍宝的那幅画像,是我故意引妳看到的。颜料是经采集诸多不同种类的花卉,挤出汁液调配而成,先壹幅皇上的肖像会暂时沈澱,渗入纸内,外观透明,而再作出的过壹段时间便会自行消散,有趣得很,正可为使第壹层墨迹显形的药水。其实原不用这般麻烦,只须另画壹幅,在相同位置也用磷粉做上记号就是,但我顾虑妳拿到后会重新打开查验,没想妳如此盲目自信,倒是我将妳设想的过于谨慎了。那壹晚吟雪宫守备空虚,是为防止妳给阵势吓破了胆,才预先吩咐侍卫们各去歇息,又担心妳没法子静悄悄的破门而入,因将门户大开。妳看,为令偷画的小贼成功得手,我可帮了不少忙,到时妳要论功行赏,可有本宫的壹份?”

贞莹咬牙切齿的道:“妳设好了圈套等我来鉆,为求陷害更无计不施,还敢说是帮忙?”

沈世韵笑道:“本宫说错了?我所做的正是为应和妳的圈套,将计就计,妳要是不跳进来,就当是我在唱独角戏,没碍着什麽人吧?本宫做事向来天衣无缝,岂会给旁人捉住把柄?若是碰巧被妳撞着,不是妳运气好,而是我故意漏给妳捉的,怨妳太高估自己,又太低估了我。我在深宫中步步为营,牺牲了最珍视的感情,抛弃了安逸的生活,颠覆了传统的道义,踏着鲜血荆棘,艰难前行,好不容易才取得了今日的权势和地位,又怎是单凭妳蝼蚁飞灰之力所能轻易撼动?仰仗着亲族是朝廷高官,没听过万贯家财也会坐吃山空?壹旦顶梁柱倒了,还剩得些什麽?哦,我也忘了,妳没有本事,毕竟还有妳姊姊,她的勾引功夫不比窑子裏的姑娘差,不过等到人老珠黄,就不值钱了,因此妳们董鄂氏壹族要想大捞壹笔,还得赶在前头。”

贞莹怒道:“沈世韵,妳整日笔墨丹青,我看是把墨水当滋补,全喝下肚了,还会不会说人话?懂不懂‘廉耻’二字怎麽写?妳……妳以为有皇上宠着,就可以为所欲为?妳以为本宫不敢教训妳?”高扬起巴掌,气愤得手腕不住颤动,作势欲挥。就听得“啪”的壹声脆响,却是沈世韵擡起手,透过她肘臂间空隙,快速无比的抽了贞莹壹耳光,这壹记扇得又快又狠,事先连半分预兆也未显露。

贞莹捂着脸,几乎被打得懵了,感到半边脸如烈火烧灼般热辣,又是疼痛,又是羞愤,连声音也捏得尖了上去,叫道:“妳……妳怎麽敢打我?太放肆了!简直无法无天了!妳这没教养的贱人……”

沈世韵冷冷道:“那也得亏有範本现学现卖,妳不是正举着巴掌想打我麽?”贞莹怒道:“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当真打过,比划几个手势,还能打得妳破皮流血?”

沈世韵冷笑道:“对,这就是妳我之间的差异了,妳看似强横,实则只会摆出壹副兇神恶煞的嘴脸吓唬人,轰过半天响雷,还不见壹个雨点。但本宫不同,若是决心做壹件事,看準了时机就果断出手,事前不会跟妳多半句废话。我看妳实在傻得可笑,可笑得又有些可怜,我就教妳壹句,永远不要将真实的壹面暴露在人前,否则任人看穿,就像壹丝不挂的在大街上撒泼壹样,要有多蠢,就有多蠢。”

贞莹冷笑道:“学妳的那些假面具?”沈世韵道:“可以这麽说。妳也不用费心探寻我的真相,本宫没什麽真面目,对于不同之人、不同之事,我皆有适当措施应对。但可以告诉妳,我的行事準则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真有人惹火我,我要先使得他生不如死,再以最残酷的手段缓慢折磨。不过凭妳这点火候,还没那般容易令我生气。”

贞莹大怒道:“妳欺人太甚!”扑上前就要动手,这壹掌是打实了。沈世韵侧身避开,架住她手腕,神态轻蔑的道:“模仿旁人先行的言语举止,是最愚蠢的行为,特别是忙着紧随其后。这是我教妳的第二点,可要用心记牢了。”说罢面带优雅笑容,踱着步子,漫不经心的从斜突出的树枝上扯下几片粉色花瓣,在指间旋转把玩,悠然道:“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本宫对李亦杰绝无感情,唯有利用的关系。借着他身为盟主之便收买人心,笼络其麾下势力,等得将这些好处发挥殆尽,那时是否大发慈悲,留他壹条性命,则要视我的心情而定。这与我利用皇上的道理相通,说穿了他们只是壹颗颗棋子。以我的本事、相貌,要寻个待我百依百顺,甘愿舍生忘死的男人,简直随处可见。但再如何听话,毕竟是些卑贱草民,唯国君才有着执掌天下的大权,我当然跟在他的身边,也好以权谋私。等报过家仇之后,顺便培养宫中可造之材,尽数对我尽忠,待得亲登大位,坐拥江山,就轮到我给皇上看脸色了。他倒是比李亦杰更难伺候,可任何事都要请教旁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只配在后宫耍耍威风,不如让他去做东宫之主,倒也得其所在。”

贞莹额头冷汗也冒了出来,万没想到沈世韵公然侮辱皇上,她听在耳中,反比出言者本人还紧张几分。四面环顾,颤抖着声音道:“妳……妳不要命了?竟敢说这等犯上作乱之言,就不怕满门抄斩麽!”

沈世韵内心深处隐隐壹痛,仿佛触动了某个柔软的地方,心想:“无影山庄覆灭已久,园子也给人壹把火烧成了废墟,如今只怕连遗址都找不到了,还妄谈什麽满门?”脸上露出少许凄苦之色,随即忆及眼前处境,若是自己无法坚强面对,绝不会再有人能给她任何帮助,又立即镇定下来,暗想绝不可给她看穿情绪变化,冷笑道:“我都不怕,妳怕什麽了?本宫可没笨到将这些话挂在口边,整日翻来覆去的讲,今日以后,便再不重提,只须此刻没人听到,自与未说前浑没两样。我说过犯上作乱的话?谁听见了?谁能作证?有些人面慈心恶,明裏假扮道貌岸然,背地裏干了壹辈子丧尽天良的坏事,如未经拆穿,旁人也始终当他是大好人。还有人行善壹生,只在壹时糊涂下,做了壹件微不足道的坏事,倘若败露,虽不能说从此身败名裂,但旁人再来看待,眼光总会有所差异。觉得很残酷对麽?那也没奈何,这确是世间真相,难道还想奢望公平?伪善的假面具虽不够坦蕩,对于避嫌却还是挺管用的,尤其是在谣言四起的深宫中,妳说是不是?”

贞莹感到从脊梁蹿起壹股寒气,不由退了几步,道:“妳为何要对我说这些?这……这都是妳见不得光的秘密,为何……”

沈世韵声音极尽魅惑的道:“看来妳还不算太笨,至少懂得耳朵长、舌头长的人往往命不长,因为每个兇手都知道,只有死人绝不会泄露消息。”故意顿了顿,看着贞莹全身阵阵颤栗,却仍要强装勇敢,以致面上肌肉不住抽搐的僵硬表情,似乎是壹件极为赏心悦目的趣事。待将她吓得够了,才柔声道:“放心,本宫不会杀妳灭口。妳在我眼裏根本什麽都不是,与死人无异,绝无可能影响我的大计,我这才可以毫不顾虑的跟妳说说真实想法,好比在跟壹块石头说话。妳便是去告密,也没人会相信,因为妳的口碑已给自己毁了,得不到认同,真理也是谎言。此外还有壹点,妳处心积虑的刺探我,可说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偏又是如此荒唐可笑,现下本宫就将最大的把柄亲口说给妳听了,妳却不能告诉任何人,独自憋着,壹定难受得要死。贞妃姊姊,妳就慢慢享受这种滋味吧。”手指壹碾,顿时将几片盛放得生机勃勃的花瓣摧残成了碎片,自她指缝间毫无生命力的飘洒下来。沈世韵欣赏着这壹派雕败景象,眉目含笑的瞟着贞莹,好似向她示威壹般。

贞莹气得几近暴跳如雷,行为不由理智掌控,失声狂笑道:“沈世韵,妳以为妳可以当壹辈子的假好人?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看来妳还没这份好运!回头看看身后,是谁来了?”沈世韵见她神情不似作伪,也平添几分慌张,满脸倨傲壹扫而空,摆出温和可亲的笑容侧转身子。贞莹瞬间跨步上前,扭住她壹条胳膊反压至背后,同时发掌径击她肩胛,真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贞莹幼年时也曾随武师学过几招格斗擒拿之术,略有小成,又趁对方心慌意乱,全未设防间偷袭,沈世韵经她壹击之下,骤然失去重心,头与肩齐平的跌入了身旁壹个小池塘中,溅起纷纷扬扬壹层水花。那池塘是在御花园中特地开辟,种植了些花卉植物,盛放得甚是繁茂,作为壹处观赏景致,塘倒并非极深,只是每及入秋后,水温便急剧下降。

贞莹见壹击得逞,远比在背后放冷箭顺利得多,高兴得不住拍手,笑道:“妳服不服输?再敢说什麽基业不易撼动?还不是给我壹推就倒?到底是谁可笑得可怜?嘿嘿,这还是妳教我的,不做君子做小人,害人前不作提醒,我学得不赖吧?妳就像那只教老虎学本领的猫,自作聪明留下壹手,可爬树救不了妳的命,最终仍是难逃虎口。妳就在水裏慢慢扑腾去吧,此地壹向少有人经过……”

她连说数句,仍未见池塘中有何动静。通常人在落水后,由于求生本能,总会拼命挣扎,浮浮沈沈。但沈世韵却像是跌入池塘后立时溺死,平静的湖面毫无波纹涌动,连细小的气泡也不曾冒出。

  • 名称:下众之爱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