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 帝王之妾超清在线观看

沈世韵笑道:“怎麽,是我的画技日渐生疏,差得让妳连评价都省了?”李亦杰这才道:“哪裏,是……是好的令人无地自容。不瞒妳说,我本来也偷着準备了壹份礼物给妳,看到这幅画,当真羞于出手,不提也罢。”沈世韵笑嘻嘻的道:“那我岂不是亏了?妳要是给我画了像,我保证,就算被妳画成牛头马面,我也欣然接受,好不好?”

李亦杰道:“不是,我捡了些木头,想依着妳的样子刻壹个小木偶,但刻来刻去,总也刻不好,我又没有适用的刻刀,只好以剑代替,用得真不称手。是以我着实佩服那些民间微雕艺人,普通的壹块木头到了他们手裏,就好似有了生命,壹概雕的活灵活现,太了不起了。”

沈世韵笑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妳羡慕人家,人家还羡慕妳呢,妳这麽壹身好功夫,他们可就没有了。嘻,倒也有趣,堂堂的武林盟主,李亦杰李大侠,逞恶扬善的宝剑竟然变作了微雕之用,也不知妳的下属在背后要怎生说妳,华山派祖师爷泉下有知,对妳这不肖徒孙,也要气得大翘胡子。清算起来,这些可都成了我的罪过。”

李亦杰挠了挠头,憨笑壹声。两人说笑几句,沈世韵问道:“妳在此地做客,妳属下那群兄弟远没这般逍遥快活,妳向他们报过平安了没有?”

李亦杰壹听此言,笑容慢慢冻结,叹道:“还没有。我……难得有几天清閑舒心的日子过,真不想再为俗务烦恼。”

沈世韵正色道:“如此不妥。他们都是铁胆忠心的英雄好汉,既奉妳为盟主,便甘愿为妳出生入死,唯恐妳有丝毫闪失,大概正满天下的找妳,妳真能心安理得?他们门路广,或许有人打听到妳在宫中,还以为妳遭了囚禁,兴兵来救,只有多添无谓死伤,也要令我为难,妳又能坐视不理?再说妳也答允过我,会帮忙调和这场纷争,说服他们归顺大清。”

李亦杰愁眉苦脸,心想:“妳这麽着急,到底是怕我愧对众兄弟,还是只挂念着招兵买马,教大伙儿为妳所用?”这念头刚壹冒出,立时心中自责:“不管为何,用意总是好的,妳抱怨她常有隐瞒,可妳对她又何尝信任?”便道:“我不善雄辩,要如何面对他们,当真是没有半分把握。但我即日飞鸽传书,随后尽力而为便是。”起身站起,看到桌上画卷,又道:“这画……”沈世韵没明说相赠,他也不敢径取。

沈世韵微笑道:“画麽,待妳雕好了我的小木偶,咱们再相互交换,那可挺有趣啊。”李亦杰喜道:“好!好!那我……我这就先走了?”他生是较易知足的性子,已全然忘却此前壹时别扭,吹着口哨走出大门。贞莹忙拉着茵茵向墻角缩了缩,茵茵尚未回过神来,嘴巴张了半天,低声道:“不得了,这就是韵妃娘娘的偷情对象?连小曲子也吹走了调,她的眼光可不怎麽样。”

贞莹冷笑道:“本宫倒觉合适得很,也唯有这种人,才与她最是相配。餵,野男人现在要回房,妳快跟上去,看到有价值的证物,就顺手牵羊带出来,本宫先进屋探探韵妃口风。”端整衣冠,昂然而入,张口便唤了声:“韵妃妹妹?”

沈世韵回转过头,神色平静,不显半点慌张,笑盈盈的上前道:“今日吹的是什麽好风?哎,说起本宫那些侍卫,真是越来越欠缺礼数了,看到姊姊光临,也不晓得通报壹声。”贞莹心道:“妳明裏抱怨侍卫,实则指责我未经允许,偷溜进来。狐貍终于露出尾巴了。妳要没做亏心事,又紧张什麽?”表面也假意笑道:“妳别冤枉了好人,是我怕打搅妹妹,才没让他们通报。没碍着妳什麽吧?”

沈世韵道:“哪裏,我也仅是在临帖绘画,算不得正经。”贞莹道:“早听闻妹妹的画技是宫中壹绝,将来留传千古,不知价位能擡高至几何。”沈世韵笑道:“不过是随便涂抹几笔,用以打发时间的消遣之物,怎敢企望卖得出钱来?深宫生活枯燥寂寞,除寄情书画,别无他途。”贞莹道:“这是说笑了,似妳这般最受皇上宠爱的妃子还有怨言,我们这些被冷落惯的还不要活了是怎地?”

沈世韵道:“姊姊谬赞,愧不敢当。皇妃自有皇妃的苦处,真正作用,壹为装点门面,二为繁衍皇室血统,虽可享尽荣华富贵,心灵却无比空虚,徒然耗尽壹生,又有多少能够真正拥有的?永远得不到丈夫壹颗完整的心,他的大爱,要分割为多份小爱。试想春宵苦短,各宫妃子却只能独自就寝,躺在冷冰冰的大床裏,独望夜色越发深沈,心裏真是凄凉,偶尔皇上留在自己的寝宫过夜,倒似是天大的恩惠壹般。他最是喜新厌旧之人,今日的宠妃,或许即是明日的弃妃,可他也过得不易,总须因政治利益所困,迎娶根本不爱的女人,这是帝王之家的悲哀。”

贞莹听的惊怔半晌,几乎便要直斥“大胆”,转念壹想:“我要令她放下戒心,坦诚相待,就得先跟她拉近距离,二人想法相同,才有如遇知音之感。”装作激动万分的道:“说得有理啊,本宫也早就这样想,跟别人都不敢说。别看皇妃外表风光无限,可还不及壹对平民夫妻来得快活,有得必有失,大抵如此。”话锋壹转,道:“但话也说回来,做为女人,名节最重要,身份越是高贵,就越要恪守妇道,命运若斯,也唯有认了。”

沈世韵叹道:“是啊,既蒙入宫册封为妃,就是皇上的女人,从前的旖旎幻想都该放在壹边,壹心壹意侍奉皇上。后宫姊妹更不该争风吃醋,即使不能替皇上解忧,也要自个人而起,尽力让他省心。”

贞莹心道:“这话可真假到天边去啦,亏妳能脸不红心不跳说得出口。”笑了笑道:“要都似妹妹这般旷达胸襟,宫裏也可太平无事了。怕只怕有些不知好歹的,总抱着‘不怕壹万,不遇万壹’的心态,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殊不知各人壹举壹动,背后都有几百双眼睛盯着。听说前几日有位贵人,跟壹个小白脸勾搭上了,常在僻静处幽会,皇上知道后,秘赐白绫三尺,让她自行了断,以正皇威。”

其实贞莹壹席话纯属编造,仅为虚言恫吓,但似此秘密处死的妃子,每朝每代在宫中均不在少数,因此倒不算全无根据。沈世韵却满不在乎,淡笑道:“有这回事?怎地本宫竟不知?”贞莹道:“妹妹整日醉心于琴棋书画,不顾身外俗务,怎能得晓?况且这是皇室丑闻,自然百般遮掩,秘藏不宣。”

沈世韵道:“原来如此,姊姊消息倒灵通得很,连皇家丑闻也打听得出。但知晓旁人太多秘密,恐怕未必是件好事。”

贞莹冷哼道:“恭聆教诲,本宫谨记在心。”又想:“妳是在暗示我别来管妳的閑事?哼,可没有那麽便宜。”挤出笑脸道:“我说妹妹,瞧妳身子骨儿这等单薄,脸色也挺苍白,真该随本宫到外头散散步,晒晒太阳,总困在斗室裏,人也要关得发霉了。”沈世韵道:“多谢姊姊好意,只是本宫生性爱静,不愿出门东奔西跑,招惹是非。”

贞莹滴咕道:“足不出户还能招蜂引蝶,妳这狐媚子倒风骚得够厉害啊。”沈世韵道:“姊姊说什麽?”贞莹道:“没什麽,岂不闻‘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即便妳不想招惹麻烦,麻烦却自己找上门来纠缠妳,如之奈何?”沈世韵向旁踱了几步,眼神斜睨着贞莹,笑容古怪的道:“是呵,本宫也正为这事儿心烦呢,妳说该怎麽办才好?”

贞莹壹楞,立刻醒悟她在讽刺自己就是那“找上门的麻烦”,心道:“我今日来,如果妳对我低声下气,磕几个响头苦苦哀求,再许我些好处,或许我心壹软,睁壹眼闭壹眼,不来与妳深究,可妳这等阴阳怪气,指桑骂槐,已经惹火我了。”她记着画像摆放位置,壹面翻看桌上书画,装作无意间壹甩手,将那幅画碰落在地,又连忙俯身拾起,掸了掸灰,右手小指指甲在画轴上快速壹刮,接着将画摆上桌,再装作不经意的瞟壹眼,赞道:“哟,多英俊的壹位相公哪。他是什麽人呀?妹妹可别动了凡心?”

沈世韵微笑道:“这种话不好乱说,本宫难道像是明知故犯的人?他是我壹位宫女乡下亲戚给说定的婆家,几日前入宫探亲,小两口儿如胶似漆,难分难舍,本宫就分别画了幅像,聊慰他二人相思之苦。”

贞莹心中冷笑:“什麽慰藉‘他二人’相思之苦,分明就是妳二人!妳可真舌灿莲花,自己的风流情事赖到宫女头上,妳给我等着。”脸上仍笑得温柔,道:“妹妹真是有良心,哪个丫鬟跟了妳,是她有福了。好啦,妳嘴上不说,肚裏壹定在催我快走,本宫就做个识趣的,不打扰妹妹,先告辞了。”

沈世韵也不挽留,微笑道:“姊姊走好,日后亦请常来小坐。”

贞莹道:“这个自然。”心道:“那还用得着妳说?我壹定来得比谁都勤快。我却不是好风,是台风,龙卷风,是把妳连根拔起,要妳命的飓风!”本想学着李亦杰的口气加壹句“只要妳不嫌腻烦”,定然过瘾,但想到如此壹来教她有所提防,反倒是因小失大,自己可须沈得住气,转过头对着沈世韵意味不明的扬了扬嘴角,高昂着头走了出去,每壹步都踏得咚咚作响。

没行多远,就见茵茵站在附近,也是满脸雀跃,显是跟蹤李亦杰已有收获。两人交相掩近,壹齐张口,算得是主仆默契,见对方正要开言,又壹齐停住。贞莹催促道:“妳先说,快点。”茵茵谦让道:“娘娘先说。”

贞莹勃然大怒,喝道:“本宫早知道的事,还用得着给妳重复壹遍?让妳说就快说,哪儿这麽啰嗦。”

  • 名称:后宫 帝王之妾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4: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