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翼 迅雷超清在线观看

汤远程脸壹红,道:“小弟命裏与强盗犯相,不久前才为沙盗所擒……唔,就说那些沙盗,虽曾盛极壹时,为祸四方,连官府也拿他们没辙,却每日裏过着多活壹天便似赚了壹天的日子,不知几时,项上人头就难保全。任人前何等威风,想必心裏却没壹天真正快活过,此中苦处,又有几人能解?好在清兵入关后,领头大哥能够识得大体,接受劝降,经曹大人引领,编入军中,即是薪俸不高,好歹是份正经生计,今后也可堂堂正正的过活。我想,这对他们而言,何异于走向新生?是了,那些个世局变数,妳是武林中人,理应比我清楚。”

楚梦琳忍不住“噗嗤”壹笑,道:“其实我也是个强盗,之所以赶跑那些碍事的,不过是不想跟他们瓜分钱款,妳信麽?”

汤远程脸色刷白,当即连退数步。楚梦琳嗔道:“妳也不想想,哪有这麽没脑子的强盗,明知妳身无分文,还肯舍血本救妳?哼,妳就是有意骂我笨呢,我救了妳,妳竟然恩将仇报?”想等他改口说“不信”,到时仍可指责为“生性奸猾,连救命恩人的话也不相信”,但汤远程思前想后,道:“是我多疑误解了,大哥勿怪。小弟就先走壹步,接下来不知大哥欲往何处?”

楚梦琳正笑得欢畅,听他询问,忽感壹阵强烈凄凉,仿佛旁人都有处可去,只自己壹人孤苦无依,漂泊江湖。勉强按耐下心中酸苦,道:“我当然也跟妳同行,壹路照应着妳。唉,都怪妳呆头呆脑的,又手无缚鸡之力,人家才会说‘百无壹用是书生’,妳可把咱们读书人的脸都给丢尽啦。”

汤远程干巴巴的笑了几声,楚梦琳故作语重心长,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样好了,看妳生得还算壹表人才……”汤远程忙道:“大哥也生得好俊哪。”

楚梦琳听他如此明显敷衍,心有不悦,道:“用不着妳赞我,我就算是个丑八怪……呸,我哪裏丑了?总之,就算我长相再不堪入目,也能做妳师父,可我收徒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找容貌好看的。”汤远程道:“我不想学武,也不能拜妳为师。圣人之治天下也,先文德而后武力,妳便是武功高强,以武压人,别人表面对妳服服帖帖,背地裏无不咒骂,那也没半点意义。”

楚梦琳心道:“妳拜崆峒老贼为师时,可是既殷勤又死脑筋,怎地就不肯拜我?难道我长得比那老贼还丑怪?”这全是她壹厢情愿,倒似拜师收徒全凭相貌美丑。没好气的道:“那麽待妳当了大官,重权在握,旁人还不是道妳以权压人,表面服服帖帖,背地裏咒骂,难道就有意义了?”

汤远程壹怔,迟疑道:“这……那也言之有理,不如……我不去做官了,寻个风景秀美处隐居终老,超脱世外,无物壹身轻。”楚梦琳道:“妳的奶奶省吃俭用,节衣缩食的养着妳,妳要是不能如她所愿考出状元,辜负了她的期望,那就是天下第壹的不孝子。百德以‘孝’为先,然后才知礼义廉耻,壹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汤远程道:“这……这也有理,那真是左右为难……有了,我当个诗人,以笔代剑,为民咏尽世间不平事,警醒世人,复令后人引以为戒。”

楚梦琳道:“诗人有什麽好?那些青史留名的诗人,尽是动辄受贬谪留迁,常年郁闷感怀,壹辈子都活得闷闷不乐。”汤远程道:“我觉得不然,乃是因朝廷奸臣当道,官场晦暗。皇上亲佞远贤,使壹众忠良心怀壮誌,独苦于报国无门,受贬后寄情山水,排遣愁绪,撰写诗句直抒胸臆,渴求重用。其中有诸多名句万古长存,这才成就得壹代着名诗人。”

楚梦琳道:“按妳说的,忠良虽能留芳百世,而生前受尽排挤,郁郁而不得誌,更多有遭陷害不得善终。奸臣可就不同了,但需在皇帝面前进几句谗言,自谋利益,又有百官争相献好,遍尝荣宠风光。真说要紧的还是生前享福,死后无知无觉,随人诟病,反正也听不到了。”

汤远程道:“为人臣子,理应尽忠本分,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说到此处缄口不言,因想到所引诗句与自己观点正相沖突,难作凭依。楚梦琳得意的壹笑,道:“妳继续说啊,怎麽就不说了?”

汤远程叹道:“政见上主张相异,我也不能强来说服妳,但妳这种见解……太过偏激……不,总之是不对的,私下裏跟我说说也就罢了,临到答卷时,可千万不能这麽写。”楚梦琳笑道:“那妳说,我应该怎麽答啊?”

汤远程心想:“关于这个问题,我也还没弄清楚,要是随便跟她说了,岂不成误人子弟?要是因这点纰漏使大哥名落孙山,那就都是我的罪过了。”便道:“容我花点心思去想壹想,考前壹定给妳答案。”咽了壹口唾沫,道:“小弟也真糊涂,说了这半天的话,还不知大哥名讳。”

楚梦琳道:“我……在下叫做楚豫。”汤远程道:“好,好名字。豫,象之大者,久仰。小弟名叫汤远程。”楚梦琳心道:“妳跟我见江湖礼节?就妳这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连祭影教的大名也未必听过,壹个虚构出来的人物,妳倒有能耐久仰,哼,又来敷衍我。”也随口道:“久仰久仰。閑话少叙,这便上路了。”

其后漫漫旅途,楚梦琳暗中大叹选错同伴,直近乎欲哭无泪的地步。这汤远程嗜书成癖,口裏念刀的尽是四书五经,每次想开几句玩笑捉弄他,皆因他性子憨厚质朴,对那些含沙射影的嘲讽听不出恶意,反是毕恭毕敬、壹本正经的答复。如此壹来,楚梦琳没得着拌嘴乐趣,还时常给他气个半死。

除此之外,对她的“偏门政见”,汤远程花的心思可不止“壹点”,每日冥思苦想,刚有些新推出的体会,都来引经据典的教育她壹番,立誌要她“走向正路”。楚梦琳初时尚跟他争辩几句,其后经不起他口中连绵不绝冒出的圣贤之语,多半是听不懂,又不愿显露自身无知,只好嗯嗯啊啊的搪塞,假装已认同汤远程观点,跟着他逐句重复壹遍,才算了结,每每耗得精疲力尽。

走在街上时,她刚要戏耍路人,汤远程总在旁好言相劝,态度却极是坚决,令她每日枯燥得难以隐忍,几欲抓狂。

第壹晚投宿客栈,那老板问道:“两位客官要几间房?”汤远程道:“壹间。”楚梦琳大惊,面上现出红潮,嗔道:“妳在说什麽?壹间怎麽能行?”汤远程道:“已经足够了啊,两个人并不需多大地方,再说小弟对儒道还有不尽精通之处,正要向大哥请教。银两不是天外横财,无论在何时何地,能省则应省,否则无异重罪壹桩。”

楚梦琳说他不过,心想:“他不知我是女儿身,才敢造次。”心下稍宽,再无拒绝之理,唯有暂时妥协。两人上楼来到天字间,室内打扫干干凈凈,楚梦琳又道:“这……怎地只有壹张床?”汤远程道:“壹间房裏,大哥又想有多少张床?”

楚梦琳又羞又急,道:“不成!我睡床,妳……妳打地铺!告诉妳,我睡觉动静很大,总会翻跟头,唯恐踢着了妳。”汤远程笑道:“无妨,其实小弟睡觉习惯也不大好,有时会在梦裏高声背书,本还担心吵到大哥,这回可互不妨碍了。”

楚梦琳道:“那也不成!我……我是纵横四海的侠客,习惯了以天为盖,以地为庐,身边要是躺了个人,就浑身不舒服,睡也睡不安稳。”

汤远程忙息事宁人道:“大哥妳别生气,小弟打地铺就是了。”拉过几层毛毯,在地上铺了起来。楚梦琳又觉自己过度敏感好笑,心道:“我还真是壹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书呆子这麽老实巴交,满脑子都是孔孟之道,别说不知我的身份,就算我换过女装凑上前去,他也得羞个满脸通红,退避三尺之遥……啐,我干麽凑过去?”

汤远程忽听她朝地上吐了壹口,以为又是自己做错了事,忙停下动作,擡起头怔怔的瞧着她。楚梦琳壹阵窘迫,咳嗽壹声,掩饰道:“胸中汙浊之气,应及时散出体外。凝滞于中,致使真气逆转,血流不畅,是为行功者之大忌也。”汤远程似懂非懂,目光依旧定在她脸上。楚梦琳给他盯得心头发毛,壹句“看什麽看?从没见过男人是怎地?”才将他顶了回去。

又行几日,终于抵达京城,距殿试正堂开考尚有些时日。汤远程又来央着“温故而知新”,楚梦琳给他缠得无法,道:“我可没带那些沈甸甸的古书,不过身有银子,万事不愁,我带妳上市集去找。”汤远程喜道:“多谢大哥。”

他果然无愧于楚梦琳封他的“书呆子”称号,壹到书市前,脚底立时落地生根,便再迈不开步。楚梦琳乐得自在,约定碰面地点后,独自到胭脂水粉摊前驻足,虽在逃难当途,女孩子爱打扮的本性却丝毫未改。壹旁两个富家千金见他容貌俊美,忙着搔首弄姿,做出各种妩媚情态,想引得他稍加侧目。这些女子长年困于深闺,从不抛头露面,今日好不容易结伴出游,实是捡着了难得的机会。

楚梦琳暗中审度几人身板,突发奇想,转过身扮作和蔼,扯出壹抹魅惑的笑容,道:“二位姑娘好生面熟啊,似是在何处曾见过,壹时却想不起来。”踱到其中壹粉衣女子面前,道:“我观小姐丽质天成,唯穿着打扮尚不甚得当。恕在下提几点愚见,妳所化妆容应属清雅壹类,衣裳色调则显太艳,两相沖突,反将本身的天然之美也掩盖了。”又向另壹位绿衣女子道:“妳的脸型较为小巧,额头双颊却以刘海遮剪过多,淩乱不说,倒令人有些不堪负荷之感。打个比方,壹棵生得茂盛的树木,假如枝干盘根错节,令人仅观此边角余料,便无暇欣赏其本身的苍翠挺拔。”绕着二女身周兜转几个圈子,煞有介事的评头论足壹番,又道:“本公子于此道不敢说精修,总也积累了好些经验。小姐若不嫌弃,可否让在下来为妳们梳妆打扮?若不能尽如人意,任凭小姐处置。”

  • 名称:天海翼 迅雷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2: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