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友的男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这壹惊可不小,壹颗心空蕩蕩的旋转着,向下直坠,有如芒刺在背,心道:“爹爹竟然出了教宫?那……那定是为追杀我而来。”可再听了几句,却全无诸如教主爱女出逃、残影剑失窃等消息,想来是因家丑不可外扬,才没向外流传。又想到爹对江冽尘竟偏心至此,连偷剑之事也不作追究,定是那小子将罪过全推到了她身上。

那三弟又卖弄些东家长,西家短的杂闻,遂唤酒保结账。酒保无缘无故挨了通骂后,壹直支楞着耳朵留神听差,眨眼间壹蹿上前,那三弟又骂:“上酒时慢吞吞的,收起银子来跑得比猎犬还快。”

楚梦琳知道再没什麽可听,而爹爹又不知已到何处,更不宜在此多耽,将捆缚背后宝剑书画的绳子更拉紧些,站起身刚想开溜,忽听壹个熟悉的声音带着哭腔道:“店家大叔,小生确是没想白吃白喝。日前在左近山头遇上强盗,随身银两都给抢光了,现今又累又渴,要求不算高,只想讨碗凉茶润润唇。”

那三弟听得,哼了壹声,又将银子揣回衣袋,冷笑道:“这话却是怎麽说的?就兴妳能遇上强盗?那我说自家银两也给抢去了,就不用付账,行不行?”

先前说话之人转过头,原来是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脸上稚气未脱,赔着笑认真的道:“没病没灾的,又何苦咒自己呢?这俗话说得好,居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在外头谁就没个难处?再说小生只求壹碗不值钱的凉茶,几位大叔喝的却是香飘十裏的浓醇美酒,自是应当付钱。”

也是心理作用,那三弟本就忍得辛苦,此刻仿佛真闻到酒香,“咕都”壹声咽了壹口口水,道:“休要胡说,茶怎会不值钱?那上好的碧螺春壹斤是什麽价位,妳不会到市面上打听打听?少来乱认亲,谁是妳的大叔?妳哪裏长得像我?”

那少年抓抓头皮,道:“这个……小生对茶价从没研究,也不很清楚。”总觉凉茶和碧螺春似乎搭不上关系,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只道:“无论价钱,日后小生壹定分文不少,如数奉还。我正要进京赶考,这样吧,待我……”

那店家壹手托颔,冷笑接口道:“我替妳说,待妳来日状元及第,乘着八人大轿,壹路吹吹打打的来还钱,成麽?”那少年大喜,不住点头,道:“小生也正是此意!劳驾大叔相借纸笔,待我写壹张字据为凭。”

酒保弯起手指,在那少年后脑勺弹了个暴栗,冷笑道:“我们老板逗逗妳玩,妳倒来劲儿了?连笔也没备,还敢胡吹大气,说自己苦读圣贤书,上京赶考?”那少年道:“冤枉,小生先前已解释过,我的行李,包括换洗衣物,都放在壹个包裹中,壹并给强盗抢了。”

那三弟尖声笑道:“不得了,现在的强盗这等有文化,还抢起文房四宝来,以后四面地界上可不要涌出大批强盗状元、状元强盗?”说完双手捧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店家和酒保也配合着做大笑状。

那少年正色道:“大叔不懂此中名目,科举制度始自隋唐,分科选拔文武官吏,状元须经数轮考试,向来百裏挑壹,有道是……”那店家不耐道:“懒得听妳做学问,我开店做生意,没多余閑钱施舍叫化子。不过要是妳跪下学几声狗叫,我就给妳点口粮,只当做肉包子打狗,如何?”

那少年傲然道:“男子汉大丈夫,怎能为五斗米折腰?”那三弟冷笑道:“凭妳也敢称大丈夫?好个武状元啊,吃我壹试!”挥拳向他面门虚晃,本已伏下了后着,不料真结结实实打中他鼻梁,那少年痛得壹声大叫,竟确是全不会武功。

酒保又揪起那少年头发,膝盖狠狠撞中他腰眼,在旁看戏的两兄弟也纷纷上前,将那少年挤在当中,拳打脚踢,那少年不住叫道:“哎哟,哎哟,几位大叔有话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安敢毁伤啊!”那二哥喝道:“滚妳娘的大叔大妈,叫大侠!”

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长安劫镖时被崆峒掌门掳为人质的汤远程,如今正赶往京城参加最后壹轮殿试,十余年寒窗,能否“壹举成名天下知”,皆在此壹搏。楚梦琳看他长相,越看越是眼熟,又结合声音,终于想起,心道:“邀这小子做伴,虽然没趣,总也聊胜于无。”提起声音叫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那位爷台的账,本公子替他结了,妳只管把几两美酒来筛。”从袋中随意掏出壹锭黄澄澄的金子,在手中掂量着。

那店家瞧得眼都直了,忙道:“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爹!阿旺,快,快去打壹斤上好的竹叶青来!”那二哥笑道:“忘了那边也有个书呆子,这两个小白脸配在壹块,倒正是壹对儿。”那三弟道:“店家,妳真是个软骨头,看了金子,宁可自己学起狗叫来?”那酒保却大声应道:“是!”拔步奔向后院,“阿旺”正是他的小名。

那三弟神情尴尬,强笑道:“壹个穷酸书生,哪来的金子,妳可得提防是假。”楚梦琳哼了壹声,壹扬手,金子直向那店家飞去,砸破了他额头,顿时血流如注,金子却悬空停在他眼前。楚梦琳道:“看清楚了,这是假的麽?”

那店家眼裏只浮现出壹片金光灿灿的倒影,壹叠连声的道:“不是假的,不是假的。”连头上的伤口也顾不上裹,急着双手要去接金子,楚梦琳食指壹勾,金子似是成了活物,打个转重又飞回,看得众人目瞪口呆。原来她事先在当中穿了根细线,另壹端则套在指间,此时利落接住,单手不住抛接,笑道:“想要公子爷的金子,妳还没到火候。”

那三弟怒道:“兀那贼小子骗人,原来武功不差啊!竟敢装酸书呆耍我们!”楚梦琳笑道:“谁骗妳啦?妳就没见过文武双全的人才?”那三弟怒道:“黄山派弟子,锄强扶弱,妳这狗强盗逞兇落在我等手裏,唯有自认倒霉。”楚梦琳心道:“我已经够倒霉啦,不用妳来提醒,可我偏偏不认。”那三弟大吼壹声,壹招“猛虎出山”,扑上前来。

楚梦琳双足旋转,腾身下椅,先沖那三弟空劈壹掌,随即单脚横扫,踢断凳腿。那三弟还了壹拳,本是看準凳面为落脚点,谁知下时无处着力,立时将矮凳踩塌,半条腿也卡在当中。楚梦琳化掌为刃,向那三弟颈侧动脉斩下,脚跟触地滑到后方,竖起肘尖砸中他背心,借势跃上饭桌。那两兄弟见三弟吃亏,坐视不理显是丢了黄山弟子的脸面,不顾那敌人是何来头,分从两旁包围。

楚梦琳顺手抄起壹碗热汤,淋了那大哥满脸,乘对手分神,壹把扣住其手腕,飞腿踢他腋窝。那二哥抓住她另壹只脚,向桌沿拉扯,想将她摔下。楚梦琳随机应变,将那大哥整个人拉得横了过来,以手臂为支台,反身弹腿,将那二哥甩了出去,与大哥撞在壹道,“砰”壹声砸烂桌面,木屑飞扬。

店家连叫:“苦也!”当初若拿了碗廉价凉茶打发汤远程,也不致招人抱打不平,如今打破盘碗杯碟的损失可远远不止那个数目。

汤远程在旁也不住劝道:“几位大侠快停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大家行走江湖,以和为贵。”楚梦琳哪裏肯去听他,看出店家心疼,故意在桌面间跳上跳下,捡起杯子随地乱砸,偶尔兼以暗器手法漫天投掷。

汤远程见劝不住楚梦琳,便转而宽慰店家:“大叔,祸事因小生而起,千不该,万不该,怨我不该口渴。他们砸坏了多少,到时全由我来赔偿。”那店家道:“妳赔得起?还真不信我额头这麽高,出门就能撞见状元爷?”汤远程道:“实在考不出,我砸锅卖铁,也会还清……甚而卖身为奴,壹辈子帮您干活儿抵债。”

那店家摇头道:“看妳细皮嫩肉的,能做得起粗活、累活?我白养壹张嘴,损失还得自家吃进。”汤远程道:“您看我这麽瘦,饭量小得很,不会添麻烦的。这壹辈子还不完,来生变牛变马,仍来寻找大叔,生生世世的还下去,总有偿清的壹天。”

那店家听他说得郑重,苦笑道:“就为这孽债,我就要生生世世跟妳捆绑在壹起?还得壹直受穷?”叹了口气,又道:“我就先给妳说说,让妳也好心裏有个底。那个装酱料的碟子是西周出土的文物,那只蓝底白花碗是唐朝吐蕃进贡之物,瞧见那只酒杯没有?那可是明成祖饮酒时的御杯!”胡乱吹嘘壹通,说得天花乱坠,汤远程在旁扳着手指,不住跟着记诵。

此时楚梦琳已将三兄弟分别点了穴道,背靠背的站成壹列,三弟在前,二哥居中,大哥在后。她耳朵也没閑着,听来荒诞,笑道:“店家,妳表面老实,竟是个倒斗摸金的?当心我到县衙裏去告妳。”壹招“绵裏藏针”出其不意的击中大哥,那大哥又波及前二人,尽皆飞出,那店家被四股力道撞得直退到橱角,和最前三弟两颗脑袋壹碰,双双破碎。楚梦琳掌力尚不甚善运用,阴劲震裂了大哥二哥脾肺,而三弟因距离较远,先震得半死不活,与店家相撞方死。

楚梦琳壹跃而下,轻飘飘的落地,左手斜举捏个剑诀,右手拈住壹缕发丝,缓慢捋下,动作舒缓。只算她运气好,出门第壹战刚巧碰上三个武功拙劣,只会看热闹的无用敌人。打得热血沸腾,得意忘形之下,沖汤远程招招手,道:“咱们这就去打强盗,代妳抢回包袱,还不快带路?”

汤远程道:“不,强盗也是为生计所迫,方会剪径落草。倘在世风淳朴之时,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百姓安居乐业。非是因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想亦无人甘愿沦为匪类,自绝于世。那包袱……就只当日行壹善便了。”楚梦琳不屑道:“照妳的说法,当强盗还挺有道理了?”

汤远程道:“话也不能这麽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再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声和则响清,形正则影直。但须能悉心引导,定能度之修得善果。”楚梦琳冷笑道:“真不知妳到底是书呆子,还是个还了俗的小和尚,还讲究起普度众生啦?”

  • 名称:我女友的男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1: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