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的丈夫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多铎精神壹振,接口道:“列数和字数!”随口赞壹句:“聪明!”接着壹门心思埋头搜索,果然找到其中唯壹对应,见是个“孤”字,沈吟道:“果然有些门道。”这次不再吩咐楚梦琳,自行提笔在纸上写下,感叹道:“这书在我身边放了十余年,我竟始终没能摸到窍门。”楚梦琳笑道:“以前妳没有解开图纸之谜,若能分毫不差的设想出来,才是成了神仙。”

多铎没作理会,又将第三行依样翻找,这次是个“戎”字。此二者似有相联,但当真考量,壹时却又寻不出其中相关,不由陷入苦思。楚梦琳劝道:“中土文化博大精深,许多字常有歧义,若将每字逐壹细想,恐怕有所干扰,不如待全写完后,再作整体考虑。”多铎嗯了壹声,将古籍翻得哗哗作响。

楚梦琳原是半刻不说话都嫌憋得难受,此番既为讨多铎欢心,破天荒的老实,始终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观看,壹声不响。纸上逐渐形成寥寥数语,只最后壹排却是由完全独立的七个数字组成,再要依照页码字数,也已无从入手。

多铎不悦道:“可会是妳抄时落笔太急,忘记分段?”楚梦琳道:“妳又来冤枉我,天地良心,再说就算急,也没有单漏壹行的道理。反正大体格局已然形成,妳先从头到尾通读壹遍,说不定自然而然就能将最后壹字推想出来,即便实在不行,壹字之差,也不致谬以千裏。”多铎道:“也只好如此。罢了,合该怨我,不该胡乱指望旁人,这种大事就该亲笔才放心。”楚梦琳咬了咬嘴唇,想辩解却又咽回。

——————

沈世韵在小路晕倒后,李亦杰立刻抱起她沖回吟雪宫,壹直守在床前看顾,寸步不离。洛瑾连赶他几次不走,又不愿惊动皇上,不敢寻大内御医看病,只随便拉了个毛脚大夫诊断。那大夫两根粗短的手指搭在沈世韵脉上,面色阴晴不定,时而挑挑半边眉毛,时而深吸口气。李亦杰急不可待,催促道:“大夫,韵儿她怎样了?”

那大夫朝他翻个白眼,转向洛瑾问道:“瑾姑娘,这野小子是谁?如此不懂规矩?怎敢直呼娘娘名讳?”洛瑾笑道:“他祖上都是乡下种田的,没见过多少世面,怪不得他。他现下是戏团裏捏花腔唱老旦的,进宫演丑角儿助兴,结果扮的鬼脸太难看,娘娘是给他吓晕过去啦。”

李亦杰没空跟她计较,双眼灼灼的只盯着大夫,又问:“韵儿到底怎样?”那大夫哼了壹声,收拾药包站起,道:“瑾姑娘,咱们到屋外去谈。”

李亦杰直听得心惊肉跳,历来诊后凡需回避病人均是告知噩耗,劝说及早準备后事,难道韵儿当真已病入膏肓?连忙挽住大夫,哀求道:“韵儿究竟是什麽病,您……您妙手回春,定能治得好她!”那大夫冷哼道:“果然是乡下小子,女人家的隐秘毛病,妳壹个大男人有什麽好听?”

李亦杰又壹惊,心道:“隐秘毛病?韵儿即是从前在沈香院,亦是洁身自好,怎会……那……绝不可能……”却又觉对沈世韵了解实在太少,她似乎从没真正向自己敞开心扉。却见洛瑾拉着大夫匆匆出门,李亦杰紧跨几步上前,已连他们背影也看不到了,自嘲道:“他们还真是防贼壹般防着我。”

他若执意想追,原可施展轻功紧随其后,但实是放不下沈世韵,又缓慢踱回床边,打量着她绝美的容颜,脸庞却憔悴得像张白纸,擡起手想轻轻抚摸,碍于两人眼下身份有别,终究不敢。掌势下坠,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埋下头,将前额抵住她指尖。似乎唯有此时,才能找回往日独处时的情衷。

不知过得多久,忽觉她手指微微颤动,接着猛然从他掌中抽出,李亦杰又惊又喜,叫道:“韵儿,妳醒啦?刚才妳突然晕倒,可把我吓死了,现下感觉怎样?可好得多了?”沈世韵扶着床板坐起,背脊朝后靠着厢壁,冷冷的道:“本宫死不了。李……妳还在这裏……那妖女呢?妳给我找胡为来问话。”

李亦杰听她刚醒也不忘仇恨,说不清是何种滋味。强忍心头酸楚,道:“我不知道,妳都这样了,我还哪有閑心多管别人?”

沈世韵哼了壹声,若说李亦杰为她而不顾楚梦琳,倒也说得过去。就听李亦杰道:“既是妳先挑起此事,刚好我也有些话要劝妳,梦琳本性并非大奸大恶,实因环境影响所致,自小受她爹的教唆,犯了些无心之过。只要善加引导,仍能走上正途,何必定要对她斩尽杀绝?妳……妳就不能放过她麽?”

沈世韵冷笑道:“我放过她?谁来放过我?”积怨难消之人通常有此壹问,总能问得劝说者哑口无言,李亦杰也不例外,只劝得几句“心胸要开阔些”,又道:“妳曾经说过,以杀止杀,则永无休止。我觉得妳深明大义,连满汉间的刻骨深仇都尽力设法化解,可怎麽事情临到头上,释怀了国仇,却仍不能忘记家恨?这岂非言行不壹?”

沈世韵道:“妳也告诉过本宫,杀壹个魔头能救千万百姓,乃是为民谋福祉的千秋善业。本宫就要将楚梦琳碎尸万段,骨肉为泥,方泄我心头之恨。”李亦杰听了这话,感到壹阵寒意从脚底直升到头顶,全身发冷,艰难开口道:“韵儿,妳……梦琳并不是全然无药可救,她也是曾跟我们风雨同舟的伙伴,妳就忍心下这样的狠手……妳何时变得这般阴险狠毒?妳简直残忍得令我恐怖!”

沈世韵冷笑道:“李卿家,多谢妳的评价了。妳什麽都不懂,却总幻想着当救世主?妳知不知道,当日在长安王府,楚梦琳壹听说了我的身份,待咱们五人各自分道扬镳后,是夜便回转潜入暗杀。如不是皇上在场,阴差阳错的救了我,我今日还怎能有命来听妳谴责?如今她仍贼心不死,竟敢公然闯入皇宫行刺,本宫没有那般高尚,给她打了左脸,做不到复将右脸送给她打。是不是她想杀我,我就该抛兵卸甲,脱得壹丝不挂,迎上前等她动手?她要害我是无心之过,我想活下来就是阴险狠毒?这是妳的论调了,难道本宫的命就活该比她低贱不成?哼,连江冽尘如此人物,尚且懂得对我敬而远之,她又算什麽东西了?”

李亦杰惶恐道:“不是的,韵儿,我不是那个意思,以前是我不知,中间竟还有这壹段曲折……”

沈世韵打断道:“现下妳是知道了,不是她死就是我亡,妳愿不愿意帮本宫杀她?”李亦杰道:“这个……”想到要亲手杀楚梦琳,明知不忍,他又是重诺之人,无法答允违心举止。

沈世韵壹挥手,冷笑道:“罢了,本宫不来迫妳背叛朋友。这个忙妳可以不帮,但绝不能干涉我的大计,否则任妳是何人,壹律格杀勿论。”   将头向后壹仰,李亦杰担心她撞痛脑袋,横过手掌想代她遮挡。猛然托了个空,更是无地自容。正没作理会处,忽而宫门轰然大开,洛瑾和胡为肩并肩的走了进来,胡为壹见是他,心下仍存怯意,向洛瑾身后躲了躲。

李亦杰自识得他们,见面时从未如此刻般欢喜,正亟盼有人来打断此时尴尬的二人独处,迎上前问道:“洛瑾姑娘,大夫怎麽说?韵儿她……怎会突然晕倒?时常会这样的麽?”洛瑾笑道:“妳见过哪个正常人没事干就经常晕倒?真是荒唐!妳要想说娘娘不是常人,是神仙,谁又听说过整日晕乎乎的神仙?莫非是醉酒大仙不成?”

李亦杰苦笑道:“我不跟妳斗口,反正也说不过妳,妳只告诉我大夫怎麽说。”洛瑾垂下眉毛,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叹道:“女人家的隐秘毛病,妳壹个臭男人管那麽多干嘛?”李亦杰哭笑不得,急得只欲跳脚,要说洛瑾确是重复了大夫的话,所述却非重题,叫道:“别闹了!妳快跟我说啊!”

沈世韵斜过壹道视线,冷冷的道:“说。”洛瑾又瞪李亦杰壹眼,大声道:“李亦杰,妳还有脸问?娘娘会变成这样,还不都是给妳害的!”李亦杰惊道:“怎说是我害的?”洛瑾道:“还在装疯卖傻!难道是我说错了?要不是妳逞英雄,在前面像只没头苍蝇沖得飞快,娘娘就为追妳,这才不慎跌倒,动了胎气!”

沈世韵与李亦杰闻言皆是大惊,齐声道:“什麽?”李亦杰受震更是非同小可,道:“这麽说……她……她怀了……”洛瑾道:“废话,否则没怀的要怎样动胎气,妳动给我看啊!”李亦杰这壹回又比刚听她嫁入皇宫之时打击更重,苦水只能往肚子裏咽,尽全力压抑住胸中泛起的酸涩,道:“那是……是皇上的……?”洛瑾道:“废话,不然还是妳的?”

李亦杰苦笑道:“妳就是专门跟我过不去……”笑容越来越苦,已逐渐辨不明是哭是笑。洛瑾道:“怎麽,不服气?给我记牢了,只要妳纠缠韵妃娘娘壹天,我见妳壹次,骂妳壹次!我有话跟娘娘说,妳出去!”

李亦杰干笑道:“有什麽,妳……妳说好了,咱们都这麽熟,何须如此见外?”这种撒赖般的话放在平时,他绝无法厚着脸皮说得出口,而今越是魂不守舍,便更想胡诌以掩饰情绪。要真被灰溜溜的骂走,此后再见到沈世韵,那是再擡不起头来了。

洛瑾的眼光像刀子似的剜在他脸上,抱臂冷笑道:“我要跟娘娘指点些安胎期间休生养息的法门,以及日常饮食起居中各项要点,妳就这麽有兴趣?放心好了,妳生不出来的,以后用不着过这壹关,不必早作準备。”

胡为听着洛瑾不断挖苦李亦杰,早就忍俊不禁,憋得几欲中伤,此刻壹口气直从鼻孔裏喷了出来,笑道:“我说洛瑾,以前怎不知妳对生养孩子有丰富的经验?不敢请教妳是几个孩子的妈啊?”

洛瑾却没如他所料想般暴跳如雷,反却笑道:“我只有壹个儿子,今年八岁,名字叫做胡为。唉,这个臭小子,成天尽是偷鸡摸狗,三天不打就上梁揭瓦,可真是让我伤足脑筋。”胡为脑子壹转,做出恍然大悟状,拍手笑道:“哦!原来妳的儿子‘胡作非为,壹事无成,像个傻瓜’。这可领教了,常言道‘有其母,必有其子’,这结果倒也在情理之中。”

  • 名称:我朋友的丈夫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5: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