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想及父亲偏心,这壹切确会应验不假,大起共鸣,本就对他余情未了,这壹回更是原谅了大半。赞道:“就是啊!”随即想到给他三言两语轻松劝过,便能令自己立时心软,未免太也廉价,撅起嘴唇佯怒道:“差壹点儿就上了妳的当,原来是为着同江冽尘赌气,还说是为我着想呢!”

多铎道:“这确是为妳着想,我的家族秘密,只想和妳壹起揭开,也说明只有妳,才被我当做真正的自己人。妳有图纸,我有断魂泪,本身就是壹段锦绣良缘。”

楚梦琳道:“哼,就属妳八面玲珑,最是会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要是妳刚才说的被沈世韵听到了,妳又可以跟她说,‘微臣对娘娘忠心不二,只是为了深远考虑,假意迎合,稳住那个妖女。’反正类似的话,妳也不是没说过……”说到“妖女”二字,触到心头痛处,道:“我问妳啊,如果沈世韵让妳带兵出击祭影教总舵,妳去不去?”

多铎紧皱眉头,心道:“是啊,就属妳是鬼,是以我对着妳只能鬼话连篇。以我的身份立场,沈世韵的命令,就是皇上默许了的,我不得不去,那是明摆着的,她也理应清楚,编瞎话骗不过她。但实话实说,她又要闹个不停。这死妖女怎麽就壹个劲儿纠缠不休,我府裏那些王妃福晋,可都比她贤惠百倍。”

楚梦琳话刚出口即感后悔,看到他眉毛拧起,面色明显不快,火气已达爆发边缘,顿时心肠软了,宁可自己含悲忍辱,也不愿再打破这重新建立起的和睦关系。将头轻轻靠进他怀裏,手指划弄着他衣裳线条,轻声道:“所以啊,为了不教妳为难,我已然背叛我爹,反身出教,再不做魔教的大小姐了。以后我就是壹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权力、地位……壹无所有,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壹直跟在妳身边?妳不会再赶我走了吧?”

多铎喜得脱口而出:“那不是正好?”看到她壹双美目可怜兮兮的眨动着,又觉反应太过热情,倒像自己对她的遭遇漠不关心,反来幸灾乐祸壹般,忙道:“我的意思是,妳和令尊断绝往来,咱们就可以毫无阻碍的在壹起了。妳为我甘舍荣华,连亲人也能够不要,我又岂可对妳无情无义?那我真是连禽兽也不如。”担心此话分量不够,不足以彻底说动,咬咬牙又撂下壹句:“妳放心,只等壹解开断魂泪之谜,我立刻娶妳入府为正室王妃。”心想:“大不了事成之后再将她除去,成大业者,原须不拘小节。”

楚梦琳听他将话说到了这份儿上,以他素来秉性,确已让步到最大底线,只好慢慢取出图纸,放在桌上,心虚的埋下头盯着地面。她与多铎赌气时,以无意中毁了图纸暗自窃喜,此时既然重修旧好,只盼能事事顺着他意,再不要增惹纠纷,小声道:“就算有了图纸,只怕也非短时内可解。”

多铎喜动颜色,忙着将图纸摊平,道:“自是要与断魂泪配合,其中另有些秘法,我连韵妃娘娘都没据情相告,可见我更信任妳。此图是具灵性之物,只需以王室之血供奉……”说到壹半,骤然剎口,就像是见了极其惊愕的情形,半晌才问:“妳……妳做了什麽?”

楚梦琳不敢擡头,泣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并不是有意……能否置于艳阳下晒干?或者找人临摹壹幅?”多铎皱眉道:“妳在说什麽?”

楚梦琳道:“我……我……”偷眼看他脸色,无意中瞟到桌上图纸,竟淡淡流转着晶莹玉润的光泽,先前的血迹已杳无影蹤,仿佛尽被图纸吸收,而这图纸又分为两层,下层是壹片轻如蝉翼的薄膜,圆点线条俱是列于此间。上层则以蚕丝织就,本来紧附在膜上,看不出分隔,现下边缘却都翘起了不少线头。也惊道:“这……图纸怎会变成这样?”多铎道:“是啊,所以我要问妳做了什麽?”

楚梦琳既看图形恢复原貌,总够弥补过错,勇气稍复,道:“我刺杀沈世韵时受了……受了点伤,不慎吐血沾染图纸……对了,妳刚才说王室之血,又是怎麽回事?”

多铎勉强平定了心绪,道:“以王室之血供奉,图纸便会辨识所需尽忠之主,开启解谜渠道。割血部位愈是无足轻重,效果就越差,如是壹门心思扑在图纸上,直至呕心沥血,发自肺腑,足见至诚,也是收获最为显着,时效最为持久。”楚梦琳壹知半解,但听来她显然无过而有功,笑道:“我怎麽也会有王室之血?啊,是了,将来我做妳的正妃,可不就是皇族?这图纸还挺有预见。”

多铎心道:“头衔乃外加之物,终究出于外姓,而血统与生俱来,却是改变不得,看来这丫头身份有待深究。”壹边想着,站起身走到书架前,抽出几本,在空处按节奏轻敲几下,旁边光秃秃的墻壁突然“塔”的壹声弹出个暗格。多铎从中取出壹只墨绿色的方盒,从怀内掏出钥匙插进锁眼,转动几圈,掀开盒盖,盒裏又铺着壹块锦帕,拉开后捧出壹块晶莹剔透的玉石,想必正是那武林中为之打破了头的世间至宝断魂泪。

楚梦琳饶有兴趣的探头去看,忍不住就皱眉道:“这就是……那块仿制品看起来也和它没两样。”她词句间谨慎有加,不说“真品像仿制品”,却说“仿制品像真品”。多铎心念壹动,问道:“妳说令尊第壹眼看到仿品时,就斩钉截铁说是假的?”楚梦琳道:“不错,可我瞧着不论成色还是做工,都找不出差异,爹爹怎能轻易断定,当真好没来由!”

多铎不语,心道:“真伪之间确有微小差别,知情人壹看即明,但那是绝无可能外泄的机密,魔教如此神秘,究竟是什麽来头?”思路未止,壹面将断魂泪沿左起放在线条凹陷处,拈起顶端蚕丝,绕左侧边沿带过,与右下端线条重合,顺去势方向斜拖至顶,兜了个小圈再与下壹条折线相连。壹来二去,恰好将图纸上半部分的圆点划分出间距,而每将蚕丝拉下,总能接上线条,转瞬间已与最右处线条结成环形,整张纸上浮现的似是张地形图。看来其中“角度均经精密计算”之言确然非虚。

楚梦琳正看得又惊又喜,多铎冷不丁道:“将数字连同停顿壹齐抄录下来,快些了!”

楚梦琳微怔,匆忙应了壹声,取来纸笔,认认真真地记录,又将画面也另寻纸张描摹。随后多铎将第壹条蚕丝轻轻揭下,那蚕丝刚壹脱离纸面,就“呲”的壹声化为灰烬,楚梦琳壹惊,多铎却满不在乎,将断魂泪向前稍稍推进至下壹处凹陷,继续去拈第二条蚕丝,仍如前般绕纸壹周。直到将翘起的蚕丝通通用尽揭去,图纸仅剩的壹层突然变得又黄又皱,像个满脸病容的老妪,而另壹张白纸上则抄满了密密麻麻排列不齐的数字,壹幅地形图便要占据壹整张纸,桌面已堆起了厚厚壹摞。

楚梦琳托腮思索着,叹道:“妳以为如何?这些数字瞧得人头也要大了,我实在看不出个中规律。”

多铎道:“从排布方式看来,首尾两行断处与中间显有不同。撇开最后壹行不谈,如果我没记错,首行正是我的生辰,这壹点绝不仅是巧合,定具某种象征意义。”楚梦琳道:“原来如此,那它会不会是暗示……暗示这图纸和断魂泪正是要送给妳的?”多铎道:“废话,当日皇叔亲身诣府,亲手将断魂泪给我挂在脖子上,赠礼意图显而易见。如果真有暗示,又何必再多此壹举?”

楚梦琳道:“这也说得是。那或许是指这个日子十分特殊,发生过壹些了不得的大事,妳还记得起来麽?”多铎道:“笑话,试问妳尚在繈褓中时,对身边事能否留下印象?”

楚梦琳咬咬嘴唇,干巴巴的壹笑,多铎转念壹想,道:“不过妳提醒我了,断魂泪是皇叔作为礼物馈赠,而那壹日永安姑姑也同时送礼,其后不久,皇叔就遭下狱囚禁,死在牢中。永安姑姑是宫中放逐的公主,是皇叔身边最能跟他患难与共的女子,虽然至死都没得到正妃名分,仍是无怨无悔。”

楚梦琳含笑看他壹眼,心道:“我当然知道,连永安街也是为她命名,可惜沈世韵毁沈香院后,将这条街也改了名。这位永安公主可跟我遭遇挺像,如果能壹辈子都跟妳在壹起,就算没有名分,我也会无怨无悔。”想着就感脸上发烫,为防给他看出,转移话题道:“那是个什麽礼物?”

多铎道:“不过是壹本寻常古书,市面上随处可见。我曾简单翻阅过,嫌它晦涩枯燥,检查内页,亦无夹层,没什麽有价值的东西。”

楚梦琳道:“妳拿给我看看,说不定是妳瞧得多了,见怪不怪,而我就能看出些妳曾忽略的细节。”多铎二话不说,爽快地起身走到书架前,翻了好壹会儿,才找出壹本古籍,四周顿时腾起壹大片灰尘,掸落后递给楚梦琳,道:“妳想看也没什麽坏处,但这确是最寻常的书,起始读书识字时,多是拿它作参照本的。”

楚梦琳暗叫惭愧,心道:“我从没认真读过书,在爹爹面前往往随便糊弄,更别提是背诵这般厚的书……唉,其中全是陌生内容,不怪也怪,那可怎麽好?不知是谁这等得空,去写这壹本大部头的书,厚得像块砖头,可要有多少页啊!这麽厚,这麽厚——咦?”小声念刀几句,脑海陡然透进壹道亮光,欢声叫道:“对了,页码!前几位数字,极可能就是页码!”

多铎看着她兴奋得小脸通红,双手忙乱翻找,又埋头念出文字,无奈道:“那壹页我也看过,平常得很。”楚梦琳灵机壹动,道:“哪有这麽容易的?这本书既是随处可见,当然不便搞太大花头,秘密定是藏得非常隐蔽——是了,后面不是还有两组数据麽?说不定就是……”

  • 名称: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4: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