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园郝蕾超清在线观看

那侍卫正是楚梦琳所扮,先前胡为在客栈脱逃时,她也随着李亦杰紧追不舍,亲眼看到二人在陋巷中达成交易的全程经过。直到见李亦杰被胡为花言巧语诱骗下井,过了半天也没上来,心想这壹回可是兇多吉少,壮着胆子到井边探头张望。

底端静悄悄的全无动静,倒也不敢贸然下井察看,唯有在大街上四处乱走,想碰碰运气,设法混入皇宫。无巧不巧正遇上吟雪宫的传旨侍卫,借着人群遮掩,暗中跟在他身后。到得亲王府,大门前只见得稀稀落落的几个侍卫,俱是神情不振,懒懒散散的东张西望。楚梦琳随意抛出几块石子,顺利引开他们注意,竟还真给她溜进了王府。

立在空蕩蕩的庭院内,心知自己盗走残影剑,闹这壹手反身叛教,与父亲彻底决裂,已然无家可归。今后将何去何从,尚未形成清晰理念。遂想:“左右也是无聊,不如扮作侍卫来玩儿。”在拐角处壹掌击晕壹名落单侍卫,拖到假山后藏好,除下他衣衫换上。再于王府行走之时,则无须偷偷摸摸,也没人会来多看她壹眼。

到得壹处建筑及其辉宏的屋宇前,听到裏间有个声音淡淡说道:“本王知道了,传令出去,待我更衣完毕,便随妳去见娘娘。”本来楚梦琳不会多听,但这话音她却再熟悉不过,正是她每日惦念着的心上人多铎的声音。在此刻无依无靠间听来,心头无异于锣鼓重击,不自禁的阵阵泛酸。

究竟时隔多日,实有些难以置信,又或是不敢信以为真,只怕这壹切不过是自己虚构出的幻影。当下转身躲在壹根廊柱后,极力压抑住呼吸。没等多久,就见多铎从殿内大步走出,身后跟着零散几个侍卫。看到他侧脸才只壹瞬,随即立刻转为背影,纵此壹眼也直使她热泪盈眶,不暇细想,当即擡步跟在那群侍卫身后。

路上清晰的感到壹颗心怦怦震个不停,剧烈之甚,几欲跃出胸膛。为免惹人起疑,壹路上始终深埋着头,偶擡壹眼,亦是怔怔望着他,癡迷不已,泪水充盈眼眶。不知几时踏进吟雪宫,因见厅堂宽敞整洁、装饰华丽,沈世韵端居主位,披金戴银,穿戴尤显贵气,竟甚有母仪天下的风姿。楚梦琳心裏又是酸涩又是恼恨,只想:“当日在摄政王府,如非我壹念之仁,早将妳大卸八块了,怎能得有今日?”

还未容她多想,又见沈世韵取出图纸请多铎参详。那正是她此番潜入英雄大会,九死壹生所求的目标,得此良机,自是聚精会神的凝视思索,另壹面耳朵也没閑置。不壹会儿,却听话题转到断魂泪,接着又扯到自己身上,多铎神色从容的说出只将她当做玩物,所表现的种种情义不过逢场作戏等言。陡然如同晴空中炸响个焦雷,连日以来,这杀了她的头也要极力否认的真相,忽然就如此真实的展示在面前,剥开光鲜华丽的外壳,毫无保留的本质竟是这等丑恶。实令人难以设想,更有哪壹刻的绝望再能与此相比。

但她虽满腔怨怼,对多铎始终柔情不减,沈世韵在旁幸灾乐祸,于此行为大加赞誉,楚梦琳即刻将恨意转移,认準沈世韵才是罪魁祸首。她作风本就偏属不计后果之列,行事但凭壹己好恶,当场拔剑向沈世韵刺去,决意要杀她泄愤,也令她为这番胡言乱语付出代价。

胡为与多铎均无插手之意,很快就轻松将她制住,眼看得手在即,半途竟又冒出李亦杰。乍于此时重逢,楚梦琳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李亦杰没给胡为害死,忧的是近来曾多次见识过他身手,魔教功夫虽属初学乍练,却是进展神速,据今而论,十个自己也不是他对手。果然才挨下第壹掌,便击得内息逆转,真气倒流,口中鲜血狂喷。自知今日再要杀人已绝难成事,而曾豁出性命不要,竟落得壹事无成,终究不甘,利用李亦杰“投鼠忌器”之心,故意先向沈世韵投出壹大把暗器,趁机抓起图纸,在手心揉成壹团,朝宫外快步奔逃。李亦杰果然给绊住脚步,没来追赶。

逃出壹大段路,最初的意气风发逐渐消散,明知此法仅能保壹时之全,只因她早前所受内伤颇重,再加上壹路提气狂奔,内腑震蕩,如欲炸裂。再支撑不住,只得收住脚步,同时上气不接下气,大大喘息几口,就势慢慢展开图纸。才看壹眼,那些密密麻麻的图案就搅得她心烦意乱,似乎壹只只小蝌蚪在眼前淩乱浮动。

之前在吟雪宫,她苦苦思索,好不容易刚有些头绪,又被多铎的话瞬间击懵,灵感立时消散得无影无蹤,更重要的是,而今图纸在手,才感到自己对其全无觊觎之心。从前她绞尽脑汁与江冽尘较劲,为的便是能得到父亲青睐,如今这赞赏既再无望获得,即是完成了任务业已无益。

但凡心头怀有强烈渴望,这祈愿便会衍生成壹种信念,支撑人无畏艰难险阻,不论付出再多辛劳,心裏总是甜的。如若心境偶有变动,忽感斯事全无意义,彻底失去目标,此时内心的空虚,才是真正万念俱灰。同时内伤与心态亦有相关,楚梦琳怀有此类绝望情绪,真连最后的壹线生机也没有了,真气激剧沖撞下,好似肺也翻了转来,喉头壹甜,壹大口鲜血不受抑制的狂喷而出,以当时方位,壹点不剩的尽数溅上图纸,煞时响起“嘶啦”壹声,犹如纸张灼烧之音,满纸因湿了壹片,图形化开成大团墨渍。楚梦琳忙探袖擦拭,没想越擦越糟,到得最终,图纸竟如毛衣脱线似的翘起了壹个个蚕丝线头。

楚梦琳先觉慌乱不已,随即壹转念又生起气来,心道:“真是天意!留这图纸干嘛?去给那个负心汉登徒显赫麽?还是让江冽尘得着,好拿给爹邀功请赏?天底下我不知道的秘密,那就谁也别想知道,才叫公平!”她品性自私,对于这番推想只觉理所当然,不由沾沾自喜起来。正要将作废的图纸随手抛去,忽听得壹声断喝:“在这裏了!就是这小子!”

壹群手持尖刀长枪的侍卫快速沖来,奔到近前,方壹齐停步,呈三角叠进之势与她形成对峙。楚梦琳慢条斯理的将图纸揣进怀中,瞇起双眼,摆出副高傲不屑的神情,向众人横扫壹眼。侍卫中壹马当先站在首位、模样是个带头的叫道:“小子,这可给我们逮住了!快说!妳是受何人所命,胆敢前来行刺娘娘?”

楚梦琳冷笑道:“沈世韵活着碍了我的眼,我便要杀她。我愿意啊,谁又能管得着我?”那头领怒道:“还在不老实!妳只是个侍卫,若无主子撑腰,怎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举?只需万岁爷下令彻查,早晚能弄个水落石出,劝妳还是尽早坦白,或许还能得个从轻发落。”

楚梦琳心道:“妳耍我是为了好玩,我不妨来败坏妳的名声,那也是为了好玩。”将头壹昂,道:“说对了,我不是个侍卫!我是豫亲王的人,是他重金雇来的杀手。没瞧见我就是随他进的宫?”那头领怒道:“胡说八道,王爷是皇亲国戚,同娘娘是壹家人,为何行刺?”

楚梦琳道:“为了揽权夺势啊!妳想,原本皇上即位之初,全无经验,处理政务均需摄政王兄弟扶持,可说他们便是名副其实的无冕之王。而今沈世韵偏要来横插壹脚,干涉朝纲,皇上被她迷昏了头,对她十分信任,将愈多重权都交了给她,对王爷二人而言,这就似煮熟的鸭子飞了,气不气人?再说……再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沈世韵毕竟是汉人女子,万壹她借助手中权势,暗中扭转乾坤,使江山易主,败在这样壹个臭丫头手裏,谁会心甘?唯有先斩后奏,将她除去,再慢慢规劝皇上,他总不能为着壹个妃子,就将满朝文武统统杀光?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聪明人都要做的。妳说是不是?”

另壹名侍卫叫道:“乱讲,王爷可壹句都没承认过,平日裏参见娘娘,亦是礼敬有加,恪守臣子本分!”楚梦琳听他问得愚蠢,正中下怀,大声道:“对啊,犯了这种大罪,遮掩尚且不及,谁还会急着承认?好比妳想谋杀顶头上司,难道还先去提醒他说‘餵,我要杀妳啦,妳快洗干凈了脖子伸过来吧’?表面上越是装作诚惶诚恐,心裏算计的则越是歹毒。有没有这回事?”

那侍卫诚惶诚恐的向头领道:“大……大人,卑职不敢……卑职绝无此意!”楚梦琳向他扬了扬下巴,耸耸肩,壹副“被我说中”的神情。转而故作无奈之色,叹道:“妳们口口声声逼我招供,现下我已招了,妳们却又不信,那想让我交待是谁?奴才可不是傀儡,卖主求荣的事,又算不得什麽稀罕。”

楚梦琳编造的这壹套说辞,歪打正着说在了那头领的心坎上。暗想:“她分析得也有些道理,为了皇位,父子兄弟尚能反目。但这可是牵连甚广的重罪,壹旦抖落出来,大家都得跟着遭殃。王爷纵有过错,当奴才的也得设法替他遮掩。”壹念及此,掌心立即按住刀柄。

楚梦琳壹见他目露兇光,当然猜穿其意,冷笑道:“我说,妳们这些人可也真笨!不会动脑子想想,假如妳们比我还厉害,王爷早该在妳们中找人行刺了,又何须舍近求远,花重金雇我?”她所忌惮的唯有李亦杰壹人,见他不在场,以她武功对付这群侍卫自是绰绰有余,倒也不是胡吹大气。

那头领心想她既有胆进宫行刺,必是有些本领,对能否将她拿下并无十足把握。另壹名侍卫眼尖,低声稟道:“大人,就算这小子再强,好汉敌不过人多,咱们给他来个群起而攻之。而且他衣前染血,显然已经受伤不轻。”那头领仔细打量几眼,暗自窃喜。点了点头道:“小子,论单打独斗,算我们不是妳对手,但妳势单力孤,就别怪我们以多欺少。捉捕刺客,不用假惺惺讲究什麽江湖道义。”

  • 名称:颐和园郝蕾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7: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