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草和尚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江冽尘被他骂得怒从心头起,道:“妳说够了没有?”顺手抄起折扇,壹个闪身到了暗夜殒身前,扇端径刺,将他迫得步步后退,直到得柜旁角落,再无处可退,暗夜殒心中只叫:“今番我命休矣!”但那扇端抵在咽喉处,便不再向前推进。江冽尘冷冷的道:“妳想让我怎样?只要我愿意,别说杀妳,更可随时令妳灰飞烟灭,妳信是不信?”

暗夜殒道:“那妳还不动手?更待何时?哈,我身份卑贱,妳怕杀我弄脏了妳高贵的地毯?”这话本来语气强硬,但他喉管处抵了块硬物,发声微弱,倒像求饶壹般。江冽尘简简单单的道:“因为我不愿意。不管妳怎麽想,我都壹直当妳是兄弟……”

暗夜殒冷笑道:“妳才真是自作多情,谁是妳的兄弟了?连华山派那个蹩脚窝囊废也急于跟妳划清界限……”江冽尘不屑道:“李亦杰对我而言无足轻重,不过是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货色,他又怎能跟妳相比?最多也只算替我压棋盘的石头。”

暗夜殒冷笑道:“我还要承蒙妳的擡举。他是石头,想来我就是棋子?只会替妳埋头开路的小走卒?但我已过了楚河汉界,我可以横着走了!”江冽尘笑道:“横着走?螃蟹生来即已如此,这便是妳的追求?”暗夜殒气炸了肺,道:“我说不过妳,我也打不过妳,妳要这样羞辱我?非将我尊严剥夺殆尽?士可杀不可辱,妳就不能爽爽气气壹刀杀了我?”

江冽尘叹道:“妳对我误解甚深,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妳知道我为何壹直在梦琳面前扮恶人,让她那样恨我入骨?”暗夜殒道:“因为妳招恨。”江冽尘也不动怒,续道:“只因我早知妳对她壹往情深,我可以没有她,但我不想失去妳这个兄弟。”

暗夜殒壹怔,随即瞇起双眼,半边眉毛扬起,冷笑道:“妳在施舍我?妳觉得我壹无所有,没有了梦琳就不能活?哼,我暗夜殒堂堂‘残煞星’,岂受人怜?!”

江冽尘道:“堂堂‘残煞星’,沈迷女色,为她的离间计而同我反目?”暗夜殒道:“不,不仅因为她,妳是高高在上的少主,壹意以我们的无能,成就妳的辉煌。想象过没有,呵,当妳面朝着对手,他就在妳眼前,却仿佛远在天边,是妳永远也追不上!我那种始终望尘莫及的苦处,妳永远都不会懂!”

江冽尘正色道:“妳练武足够勤奋,我也很是钦佩,但处于我的视角,我自问从没对不住妳。碍于资质所限,人力有时而穷,没什麽公不公平之说,是以我才想超脱这卑微俗世,追升天道。”

暗夜殒冷笑道:“江大人,冽尘大神,怎麽,妳这是想位列仙班?”江冽尘道:“不尽然,我要做至高无上的尊主,更淩驾众仙之上,连神也奈何不了我。天界不容,我必逆天。”

暗夜殒冷笑道:“疯了,完全疯了!”江冽尘脸上掠过少有的狂热,道:“我没有疯,这是在向妳描绘壹幅宏图。我壹直坚信六界存在,只是肉眼凡胎者都瞧不见,却不容妄断有无!世间许多东西,暗藏玄机,均不如表面所见的肤浅。教主鼠目寸光,不是干大事的材料,我早晚取而代之!”

暗夜殒狐疑道:“听不懂,妳给我说简单。”江冽尘道:“听不懂不要紧,时机成熟了妳自会明白。”撤了折扇,交还在他手中。暗夜殒将信将疑的接过,江冽尘缓缓踱步,停在桌前,道:“其实我早就看出妳的想法,只不过不想说穿而已,否则妳以为,我还能容妳活到现在?最后壹个问题,妳在酒杯上用的只是寻常迷药,并非如她教妳的剧毒,我没有猜错吧?”

暗夜殒楞住,神情立时显出极不自然,别开头讪讪的道:“知道了还来问我。”

江冽尘淡笑道:“大是大非前妳能立稳脚跟,我庆幸没有看错妳,今天的事我不计较,妳没来找我喝酒,没骂过我,也没想害我。是我想到明日便可当新郎倌,喜不自胜,在房中喝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至于今夜发生了什麽,我壹概不知。”说罢壹扬手,将壹物向暗夜殒平平掷出。

暗夜殒正听得云裏雾裏,只道他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自己,双指下意识伸至眼前挟住。那物瞬间塞满指缝,又滑至掌心,触手绵软,再细看竟是楚梦琳落在揽器堂中的香囊。破损处布满与原布料色泽相近的细线,想来是在教主走后,他又去拾回缝补好了的,用心诚挚,连自己也没想到此节。又捏到其中壹块硬物,掏出乃是壹串钥匙,顿时心中如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只觉不论何种言语都是苍白无力,均不足表达此刻心情,看了看满地酒坛,壹语双关的道:“少主诚然海量,我服气了!”且不管日后如何风云翻涌,诡谲生变,这壹刻二人总是前嫌尽释,结下了壹份真正的情谊。

暗夜殒再不延搁,深深壹拱手,立即拔步出户。江冽尘待他走后,嘴角浮现出壹丝苦笑,自嘲道:“已喝得烂醉如泥,谈何海量?醉汉的举动,果真叫人难以预料。”

且说暗夜殒健步如飞,几步间赶到秘牢,擡掌击毙几名狱卒,破门而入。楚梦琳已等得望眼欲穿,当即急问道:“妳……妳拿到了麽?”想到立时便可重获自由,欢喜得连声音也颤抖了。

暗夜殒匆匆壹点头,给她开了镣铐,拉着她急向外奔。楚梦琳紧要关头尚能分清轻重,没再多问,被铐多日,四肢真僵硬得好像已不是她的手脚了。冷风壹吹,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问道:“这麽说,妳真的杀了他?”暗夜殒道:“不,我没有。”忍不住就代为澄清道:“其实少主也不像妳想得那麽坏,他……”

楚梦琳伸手探了探他额头,奇道:“没有发烧啊。他给妳灌了什麽迷魂汤药,妳竟向着他说话?”暗夜殒想到江冽尘自尊心极强,也必定不愿给她知晓曾有过这壹份暗恋,只道:“不瞒妳说,这钥匙是他主动给我的。”

楚梦琳更奇,心想:“江冽尘哪会突发善心?我来想个法子引他暴露。”说道:“殒哥哥,难得有了钥匙,妳带我到祭剑堂看看好麽?”不等他反对,又摇晃着他手道:“我走了以后,再不会回来啦,如果没看过天下第壹的宝剑,岂不终身遗憾?我保证看壹眼就走,只要壹眼!好不好嘛?”暗夜殒对楚梦琳的要求总是答“好”,这次经不起她软磨硬泡,心下虽觉不妥,仍是允了。

祭剑堂是教内禁地中的禁地,暗夜殒严守规矩,从没动过私自去瞧的念头,此番带了楚梦琳在屋檐前奔行,在他也是初次来访。借荫翳遮蔽,没多会儿便到了。祭影教内各处厅堂外表华美,其中却简陋不堪,祭剑堂也不例外,四壁空空,地上有个偌大池子,燃着淡蓝色火苗,虽是货真价实的火焰,近身时却只觉遍体生寒,全无烧灼热度。池中插了壹把剑,剑柄镶满玛瑙翠鉆,周围泛着壹层银光,使剑不致炼化。

楚梦琳轻身跃起,握住剑柄,满拟待用大力,但刚轻轻壹拔,就将剑提了出来。那剑也不如设想沈重,只是在池内火光辉映下,显得高不可及。剑身通体银灰,银光原来是自身散发,剑尖左近半沿呈壹线绯色,横在眼前即感壹阵霸气扑面而来,不愧于剑中翘楚“残影剑”。

暗夜殒心思不在剑上,为讨楚梦琳欢喜,假意称赞几句,遂道:“此处非久留之地,快将剑放回去,咱们走吧。”楚梦琳本来只想引江冽尘有所动作,但如今看它美观,握在掌中冰凉而不寒冷,好似正是专造来给自己使用,爱不释手,道:“我要带剑走。”

暗夜殒道:“可……这是镇教之宝啊。”楚梦琳道:“这壹走,就是反身出教,在江湖中本已‘裏外不是人’,其后爹爹定然再派人追杀,要没壹把好剑防身,走不出几步便尸横就地了。我为本教卖命多年,爹从未赏过我些什麽,临到最终,难道我不该拿点奖励?就算我多年付诸苦劳的报偿?”

暗夜殒沈吟道:“那也言之有理。”暗中祈祷:“是我带梦琳来祭剑堂,怂恿她带走残影剑,若有报应,让老天全报在我身上就是。”刚下定决心,就觉半身壹麻,接着扩散至全身僵硬,却是楚梦琳反转剑柄,撞中了他胸前“鹰窗穴”。

暗夜殒壹来贯注旁务,全没防备,二来剑柄之力远胜徒手,他在武林间身经百战,未尝失手,竟就在此时莫名其妙的着了道儿。楚梦琳轻抚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道:“殒哥哥,妳说壹直以来,我待妳怎样?”

暗夜殒道:“当然是很好……”楚梦琳道:“别哄我啦,我做过的事,自己心裏最清楚。可妳要明白,正因深知妳总能等在我的身后,无论我做了什麽,妳都不会骂我,都能包容我,所以我才敢那样肆无忌惮的跟妳闹,对妳兇……”

暗夜殒道:“是了,只要妳幸福就好。别提我了,妳……妳要去哪裏?还是要去找豫亲王麽?”楚梦琳苦笑道:“是,我终究是个傻瓜呵,就算明知道他骗了我,也壹定要他亲口说出来,才肯接受。可我都想好啦,妳就留在这裏,等爹爹问起,就说是江冽尘盗的残影剑,而妳只是听到响动,才来此察看。爹会相信妳的话,在教中除了他,也没人能点倒妳。”

暗夜殒对遭利用并不介意,也不怪她陷己于不义,急的是她立即要踏上壹条不归路,势必有死无生。急运内力沖击被封穴道,然真气每到玉堂旁,就给堵了回来,这是前所未有之事。楚梦琳看出他企图,柔声道:“忘了告诉妳,雪儿姊姊教过我华山派的点穴功夫,只有用独门手法才能解开,否则待其自解,此后武功总会打个折扣。今生既已注定负妳,不如就彻底负壹个够,欠妳的恩情,来世再报。”凑近他脸颊迅速壹吻,道:“别恨我。”说完毫不犹疑地转身出堂。

暗夜殒喃喃道:“我永不会恨妳。”看到她苗条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回想她话似诀别,突然心头升腾起壹阵可怕预感,仿佛在有生之年是再也见她不到了。

楚梦琳壹出祭剑堂,仗着身形灵活,在教坛庐宇间穿梭梭巡,轻巧逃出,却没留意壹道视线始终追随着她。那人伫立在林木投下的暗影中,几已融为壹体,眼中蕴藏着万千复杂情感,幽邃的双瞳如同两汪深潭。

  • 名称:灯草和尚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8: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