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铺团超清在线观看

李亦杰心道:“不好,韵儿又误会了,以为是瑾姑娘挖苦我几句,我就怀恨在心,背地裏拼命诋毁她,气量如此狭小。”忙道:“不……不是的,我也是为妳好,担心别有用心之人对妳不利。”

沈世韵道:“我自进宫以来,壹直是她在服侍我。我清楚她为人究竟如何,也相信自己的眼光,多谢妳好意提醒,只是我并不需要罢了。”李亦杰心道:“这壹回可变成我连她的眼光也信不过了,哪有此事?说不得,服个软也没什麽大不了。”开口道:“也许是我和瑾姑娘有些误会,可我总觉得她有意针对我……”

洛瑾刚好端着茶从屏风后走出,冷笑道:“我才刚离开壹会儿,就有人迫不及待的说我坏话,还是男子汉大丈夫呢。小女子就以德报怨,给妳敬茶,快喝吧。”说着走到了李亦杰面前,将茶盏沖他壹伸。也不知刚才所言给她听到了多少,李亦杰满心只想尽快息事宁人,接过茶杯看也不看,仰脖喝了壹大口。顿时感到舌尖如万把钢针刺入,接着整条舌头也又痛又麻,那茶竟是刚煮沸了的,滚烫的茶水在口腔间翻绕,第壹反应便想张口吐出。

洛瑾显然是故意而为,笑瞇瞇的瞧着他,要等看他出糗,又在他面前来回走动,装作是介绍道:“这条地毯价格不菲,是皇上的赏赐,娘娘壹向最喜欢了。可有壹点小缺陷,便是不能沾水,尤其不能沾热水,否则就会卷毛萎缩,再不能用啦。”这句话硬是将水卡在了李亦杰口中,吐也不妥,咽更不能。

沈世韵跟着端起壹杯茶,微笑道:“李大哥,我真不知该怎样报答妳。如今以茶代酒,多谢妳壹路上对我的照拂。”

李亦杰想要答话,但嘴裏尚含热水,发不出声,也张不开口,只能“唔唔”的干着急。沈世韵柔声道:“怎麽,这茶不合口味麽?也怪我太粗心,平时在宫裏只备了自己爱喝的茶,李大哥来的仓促,未及準备,改日我让洛瑾到市场上另选些名贵的茶款待妳。”

李亦杰眼壹闭,心壹横,“咕都”壹口将茶水咽了下去,顿时胃裏犹如烧起了壹把火,不知是否溃烂,口腔、喉咙更烫得几无知觉,急急的道:“应该的,应该的。”他本意想说照顾沈世韵是应该的,不需报酬,岂料千待万待,偏赶在这时机说出,倒像是居功自傲,声称买新茶供他是理所应当,实已无礼之极。壹时间面红耳赤,咳嗽几声才道:“韵儿,妳……妳怎会进了宫?跟我走吧,让我带妳离开这个鬼地方!”

沈世韵道:“进宫是我自愿,机会得来已属不易,为何要走?”李亦杰壹怔,道:“妳说……自愿?为什麽?当日匆匆壹别,后来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沈世韵道:“壹言难尽。”李亦杰道:“那……那是皇帝强迫妳?妳不要怕,要是他以权逼妳,我早晚杀上乾清宫去,给妳出气。”

洛瑾冷笑道:“就凭妳,也敢狂言弒君?妳忘了妳是怎麽进皇宫的?要不要我提醒妳啊?妳是跟着胡为壹起鉆狗洞才爬进来的,当真以为可以拐走皇妃娘娘,来去自如?”

李亦杰反唇相讥:“如果我是鉆狗洞,难道妳们整个吟雪宫就是狗窝不成?”说完本正自得,突然想到这又是将沈世韵也壹齐骂进去了,忙道:“我……我不是……”他平时虽算不得妙语连珠,总也说话得体,怎料现下见到沈世韵,竟连连出丑,仿佛连最基本的表达也忘了个壹干二凈。

沈世韵没兴趣再作无谓口舌之争,皱了皱眉,道:“李大哥,妳想过没有,连年战乱不断,真正受到牵累的,还是无辜百姓。如今难得过上了几天安生日子,难道妳又要来将这平静打破?明末统治昏庸腐朽,已无可逆,王侯将相,当以有能者居之。至于番邦夷狄,无非是所处地域种族相异,此外再无差别,能够以少胜多,打下江山,不也是凭了更强大的实力?妳说他们残暴,难道中原汉人就不残暴?魔教滥杀无辜,兇狠暴戾犹有胜之;细数历代皇帝,也不乏类似夏桀商纣等暴君,又能强到哪裏去?如今我们有能力改变,就该尽力去做。妳统领着大批英雄豪杰,我手下也有不少精兵强将,如果我们联手,合并兵权,我再封妳壹个总兵之位,好不好?”

李亦杰霍然站起,大声道:“妳……妳竟要我去给清廷卖命?”沈世韵耐着性子道:“不是谁给谁卖命的问题,而是劝妳不要尽想着壹己之私,当誌存高远,以天下苍生为己任。”李亦杰道:“正因如此,我才要将异族赶出中土。他们,他们杀了我们汉人那许多同胞,总得多杀几个报仇才够本。”

沈世韵道:“我跟妳说了那麽多,妳怎麽始终不明白?以杀止杀,则永无休止。妳口口声声称同族异族,便是像大多汉人般,自居高人壹等,歧视外邦。打个比方,旧时讲究男尊女卑,好像女人天生就该待在家裏等门,直像个奴隶,如果奴隶胸怀大誌,有朝壹日翻了身,原先的主人就觉是莫大的耻辱,非要将他再赶回阴暗的角落去。壹人不成,还要向周边地主声讨求援。妳向往光明的同时,凭什麽又剥夺旁人享受光明的权益?各族都平等相处难道就不好?其实我始终觉得满汉两族间的鸿沟并非不可逾越,我……我不是卖国贼,只是想给百姓创造壹个太平盛世,再也没有妻离子散、颠沛流离的惨剧发生。再说,就算妳真能灭了大清,又担保能找到壹个德才兼备的有道明君?那个人是谁,会是妳麽?”

李亦杰给她说得面红耳赤,讷讷道:“当然不会是我……那,那妳又能肯定当今的皇帝会成为壹个好国君麽?”沈世韵道:“最起码,他不会像某些人壹样壹根筋,壹意孤行。再说他良心很好,待我恩重如山,没有他,也不可能有我的今天,只要他肯好好听我,我就定当辅佐他保住江山基业。”

李亦杰知道那“壹意孤行者”说得便是自己,而沈世韵所言在他耳中听来,没理也变成了有理。何况她分析得丝丝入扣,又确是无懈可击,难以反驳,只好自找台阶下,道:“好,我们就壹起努力。可若是有人心思歹毒,穷兇极恶,杀此壹人能救得千百人,该不该杀?我当了武林盟主后,壹直尽心竭力,务要铲除祭影魔教这个祸害。”

沈世韵脸色阴沈,道:“剿灭魔教当然是眼下重中之重,由本宫亲自督导,不用妳费心。江冽尘更与我有血海深仇,我要看他死在我面前,这才快意。”接着仿佛也觉态度过于冷酷,恐对收心不利,用食指揉了揉太阳穴,道:“妳的部下或许也有不少思想老派,要说服他们须得花壹番大功夫,辛苦妳了。”

李亦杰没答腔,闷闷的觉得沈世韵身上已有些东西改变了。如今她虽然更聪明,处事更独立,但二人间却总有种疏离感横亘其中,搜肠刮肚的寻找话题,沈世韵已唤过壹名侍卫,附在耳边低声吩咐几句,挥挥手令他去了,转头道:“李卿家……”

李亦杰也刚好开口道:“韵儿……”相对都是壹怔,李亦杰心道:“怎麽转眼间就从李大哥变成李卿家,完全成了君臣关系?”压抑着壹阵阵泛上的苦涩,道:“韵儿,妳先说。”沈世韵也不谦让,道:“稍后本宫有贵客前来,请李卿家暂避,可好?”

李亦杰心裏老大不是滋味:“凡事总该讲究个先来后到,哪有还当着别人的面,就另行邀客的道理?也罢,她既有重要客人到来,我这次要的就得让位。”站起身,道:“说吧,让我避到哪裏?”

洛瑾冷笑道:“嘿,好会装傻,内室是娘娘香闺,妳也配进?看妳两只贼眼盯着面前这大桌,要是躲在它下面,支起两只贼棱棱的耳朵,将我们商谈的机密要事壹字不漏全听了去,那还干嘛要妳避?真是不懂拿自己当外人,妳还当我们只想避嫌而已麽?说得清楚些,就是要妳出去,滚得远远的,懂得了麽?”

沈世韵道:“洛瑾,说话也不要太过直白。李卿家,妳对皇宫不熟,不如就让鬟儿带妳去御花园逛逛。”

李亦杰本不愿连累沈世韵声名,皇宫原就是个半步走错,都会给人捉牢把柄不放的所在,更何况韵妃娘娘如此受宠,背后嫉恨的嫔妃更不知有多少。但听她说到“直白”,便在心裏冷笑:“管她是直白还是委婉,本意都要我夹着尾巴滚蛋。既然如此,那还何苦假客气浪费时辰?妳不想看到我,我也不用死皮赖脸的待在这裏惹妳烦厌。”哈哈壹笑,起身便向外走。

沈世韵在后叫道:“李……妳别走得找不见了,待会儿让胡为去给妳腾出间房,妳也住在我吟雪宫中,常能照面,有事时便于唤妳。”

李亦杰心中又是冷笑:“是啊,我对她而言就是个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在她心裏没半点地位。那‘腾’字用得可真是好。”夸张的作了个大揖,直拜到地,道:“放心,卑职就在附近候着。我不是三岁小孩,这地方虽说大了点,却也无迷路之忧,更没兴趣陪妳们玩捉迷藏,绝不敢误了韵妃娘娘的传唤。”说到“卑职”和“传唤”时特意加重了语气。看到沈世韵脸色变了变,想说话却仍是没开口,感到有了几分报复的快感,掉头便走。

装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没行出多远,心头已暗有悔意,自责道:“李亦杰,妳在发什麽疯?说妳是壹根筋,真是半点都没骂错,心裏不痛快,却去向韵儿发火?人家现在是身份高贵的皇妃,难道要她每个时辰都陪着妳?总想着要和她见面,好不容易得偿所愿,真相见时却闹个不欢而散,向来新观点最易取代旧印象,她以后壹定再也不想见妳了。”想到那种情形,实是生不如死。按说只要能陪在她身边,看到她壹颦壹笑,在己更有何求?便该知足。又想:“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是我做错了事,就该回去给她赔个不是,就算被洛瑾姑娘嘲笑几句,大丈夫能屈能伸,又有何妨?”

  • 名称:肉铺团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