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女传奇超清在线观看

江冽尘道:“欲速则不达,是非近日之所能成,何况外面风势当紧,官兵正撒下天罗地网等着我们去投。”暗夜殒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此番不但未能取得图纸,连到手的断魂泪也是假的,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教主说得不错,确乎是壹败涂地。但我败得不甘!再有多耽,我也是个多余的人。”

江冽尘道:“未尝有得,何谈所失?假断魂泪是梦琳向豫亲王虚与委蛇所获,咱们本就不屑此道。壹切复归起点,凭妳我二人的水平,我不信做不出些成绩。”见暗夜殒眉峰已稍有舒展,知道他心思松动,又微笑道:“留下吧,最佳搭档。教中不少事务,我壹人处理不便,可都还需要妳辅佐。”直说得暗夜殒茅塞顿开,恭恭敬敬的应道:“是!”但壹想到自己对楚梦琳也是“从未拥有”,情绪又蒙阴郁。

近期内祭影教徒便起始布置新房,教中呈现出壹派难得的喜庆。江冽尘深居简出,反是暗夜殒东奔西跑,指挥着彩带悬挂,督促锣鼓敲打出音调高低、节奏张弛,比往常壹切任务都更上心。

而楚梦琳自被关进秘牢后,不辨晨昏昼夜,水米不进,每日裏颓丧的委顿在角落。众教徒受她长年欺压,都积压了满腔愤懑,行刑时格外卖力,表面是执行教主之命,实为报私仇,都出了大力痛打。因暗夜殒对她宠爱无匹,言听计从,遂将对他的不满也壹并加上,经过几次大刑,几乎将她打了个半死,但凡稍有动弹,即会碰到无处不在的伤口。

众教徒也真严遵令旨,果然从不送饭,第壹日初时又饑又渴,而壹旦饿过了头,也不觉如何难熬,只偶尔腹中蹿上壹阵火烧火燎,瞬间便消。在这暗无天日的环境中饱受屈辱,几度恨不得壹头撞死,但想到没等见多铎壹面,问清事实,总不愿带了遗憾赴死。手上的镣铐是以天外玄铁所制,试着扳了几下,纹丝不动,好在本也不抱希望,便没特别的失望。

如此也不知挨过几日,昏昏沈沈中听到生锈的铁门“吱呀”壹声打开,几点光斑洒到眼底,壹名穿紧身衣的教徒挎着竹篮走进。楚梦琳刚翻身坐起,顿感壹阵头晕目眩,昏黑中夹杂着数点金星乱冒,再能看清时,那教徒已到身前,从竹篮内端出壹碗稀粥,两个馒头。楚梦琳用舌尖润了润干得发裂的嘴唇,问道:“吉时到了?”多日不曾开口,喉咙已极沙哑,声音细如游丝,倒也惊奇体力竟衰弱至此。

那教徒道:“教主吩咐明日拜堂成亲,婚事从简。请小姐先吃点东西,恢复些元气。”

楚梦琳冷笑道:“我爹倒还记得管我?让我饿昏了才好,不对,我就该饿死了,江冽尘小子不是最喜爱受人注目?嘿嘿,让他娶个死人当新媳妇,那真是史无前例,绝无仅有……”但那时是自己先死,性命壹丢,再精彩的戏码也瞧不着。想了想道:“我手还给拷着,妳先帮我解开了,我就吃。”

那教徒道:“这不在属下的职权範围。钥匙只归少主保管。”楚梦琳怒道:“又是少主?好啊,我本来要吃,听妳提起他心裏生气,不吃啦,妳拿去餵猪好了!”

那教徒道:“多多少少也吃壹些,否则属下向少主不好交待,您这不是难为属下?您手上不便,就让属下来餵您。”端起碗捧到楚梦琳嘴边。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楚梦琳只当他存心羞讽,手腕壹扬,正撞在碗侧,那教徒手壹缩,碗落在地上,粥水将馒头也儒湿了。楚梦琳得意的拍掌大笑道:“这可都打翻了,妳要我吃掉在地上的脏东西麽?”

那教徒看着满地狼藉,想收拾却无从下手,这时牢门外又走进壹名教徒,瘦瘦长长的壹张马脸,身形略高,只听他尖声道:“二弟还真耐得住跟我们的大小姐耗时间,我就没那麽好脾性了。”楚梦琳听他说话,直似当喉灌入壹瓢浊油,腻得只欲作呕,又看他单手托颔,壹双小眼滴溜溜地乱转,对準自己上下打量,连忙站起,怒道:“妳个死奴才,看什麽看?再看我剜了妳的眼珠子!”

马脸教徒冷笑道:“奴才?楚梦琳,妳还当妳自己是壹位真正的大小姐?在教主心目中,妳跟我们这些下人有何异同?照我说还要更差些,毕竟眼下我们是狱卒,而妳不过是阶下囚。怎麽,不想嫁?我们都说少主娶妳这个母夜叉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真是糟践。不过看妳也是个长相过得去的小钮,乖乖听话,少主既不要妳,退而求其次,来跟咱们开心开心。”说着就向楚梦琳脸上摸去。

楚梦琳急步后退,却忘了脚上尚有镣枷,牵动铁链,向后仰倒在茅草堆中,马脸教徒扑上,双手分压住她肩头。

先壹名教徒小声道:“大哥,这样不好吧?少主便再不在乎她,也不能忍受戴这壹顶绿帽子……”

马脸教徒骂道:“笨蛋,此地三人,妳不说,我不说,这小钮自己更不会说,少主又没有千裏眼,怎会知道?妳等着,我完事后就给妳。”壹面将头埋进楚梦琳领口中,楚梦琳感到他鼻息喷在颈间,手掌从肩上逐渐下滑,已经欲哭无泪。她在客栈内嬉笑指蔑陆黔,也是因确知情况安全,如今若是给他脏手碰了壹碰,死后也洗不尽汙秽。正惶急无措,忽然壹簇温热的液体溅在脸上,睁眼只看到壹团东西向左首飞出,面前那马脸教徒的头被削得只剩壹半,从壹侧耳垂上端斜砍到对边颈管,血如泉涌。暗夜殒站在其后,收起折扇,傲然而立。

先壹名教徒当即扑通跪倒,连连磕头道:“殒堂主,饶命,饶命啊!属下自知罪孽深重,无颜留在教中,即日起解甲归田,随老母种菜放羊,只求殒堂主开恩,饶属下壹命!”暗夜殒冷冷的道:“饶妳?先问过她!”那名教徒又爬来抱住楚梦琳双腿,哀求道:“小姐,先前我大哥意图不轨,求您看在属下壹直极力阻止……”

楚梦琳为那壹句强加的“餵猪等于餵她”,至今耿耿于怀,擡袖擦凈脸上泼到的血,道:“我讨厌杀人。可他的脏话都被妳听到了,传扬出去,我还做不做人呢?这就要割了妳的舌头……”那教徒忙道:“是,是。”比起大哥破颅的惨象,只割舌头算是轻罚了,还没来得及谢恩,楚梦琳又道:“且慢,不能开口说话,妳可以写字,留书笔墨,谁也拦不住。因此还要砍了妳手脚,那才保险。”

那教徒大骇,道:“属下从没念过书,不……不识字。”没有舌头虽然不便,凭着牧羊、干农活,当个哑巴也能维持生计,但失去四肢,就彻底成了废人。楚梦琳笑道:“也没人刚生下来就会写字啊。妳聪明伶俐,準定壹学就会,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那教徒道:“不不不,属下又蠢又笨,先生教壹千遍,仍是大字也教不会壹个。”手脚并用的向后缩,他本就生得瘦小,此刻更恨不得地上裂开条缝,好让他变作小虫鉆进去。

楚梦琳笑道:“人说读书千遍,其义自见,有这锲而不舍的精神,到了壹千有壹遍,必能学会。唉,其实实在不会,也不碍事,旁人说话妳能听到,做手势妳能看到,只要配合着点头示意就成,这眼耳也不能留。”扳动着手指计数,道:“可是这样壹来,妳身上也就没剩什麽啦,生不如死,到时又无法自尽,也不能开口叫别人杀妳。我现在让妳痛痛快快地死,留个全尸,早日往生,可是对妳好呢!妳要不要感激?”

那教徒道:“是,小姐的大恩大德,恩同再造,属下没齿难忘……”说完手脚抽搐,口吐白沫,竟活活吓死了。

暗夜殒擡腿将两具尸体踢开,抱住楚梦琳道:“没事了,没事了。”楚梦琳伏在他袖间,无语凝噎,半晌道:“妳是来救我出去的麽?”

暗夜殒看到她晶亮的希冀眼神,真不忍说出拒绝之辞,轻轻放开她,在地面铺开块台布,向牢外壹招手,壹个小厮挑着两副担子进来,端出壹盘烤鸭,几小碟花式糕点,复又躬身退出。暗夜殒道:“记得以前执行任务时,曾有次途经京城,妳最喜欢吃路边的椰蓉糕,过了这麽多年,也不知口味变过没有,我就每种夹馅都取了些。还有这鸭子,掌厨的说是正宗的北京烤鸭,妳尝尝看,要是不对,我就……”

楚梦琳苦笑道:“妳也不用去抄那家酒楼,不同的人烧出来的,味道自然不同。”几日没吃虽无何异状,但陡然间香气扑鼻,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胸肺间立如火烧。撕下壹块鸭肉放进嘴中,刚咬了壹小口,壹股浓郁的酱汁化散在口腔四溢,味道和多年前并没多少不同。时过境迁,逝景难觅的悲伤尽数袭上心头,几滴眼泪砸下,泣道:“殒哥哥,我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妳为什麽要待我这样好?我是无以为报的,而且我心裏有了人,这辈子只钟情于他壹个,无论他待我如何,我终究是不会再背叛他。我更不能欺骗妳,不能以身相许,躺在妳的怀裏,心裏却想着别人。”

暗夜殒道:“我待妳好,可不是为了想要回报,而是因为……是因为……”他不善说甜言蜜语,憋了许久才道:“而是因为我就想待妳好。”

  • 名称:性女传奇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5: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