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激情超清在线观看

李亦杰寻思道:“若要先上,外头还不知另设有何种陷阱,难以应对。若要后上,等他壹出去,即刻封起井口,将我关在这暗无天日的井底,那可真要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又瞟向胡为壹眼,见他神色镇定自若,心道:“他让我先选,不外乎两种可能,第壹是他全没存害我之意,心不必虚;第二则是他早有万全之策,不论我怎麽选,都有办法令我成为俎上鱼肉。我可不能拿他稀有的良心当赌注。”

他在江湖游历以来,多历世情,亲眼见识人性诡诈,瞬息万变,言笑晏晏间会突然在背后捅刀子,所谓的兄弟朋友又怎知哪个真心,哪个假意?自然早已不再是初下华山时那个对人言听计从的莽撞少年所可比。

胡为在旁冷笑道:“李爷的警惕之心,当真是寸土必争,小人佩服。”李亦杰冷冷的道:“妳要说我疑心病重,不妨直言。”正是在这壹刻拿定了主意,道:“是怎麽下来的,就怎麽上去。”不过这壹次动作就粗暴得多,壹手提起胡为后领,提气跃向井口,只伸脚在扶阶上蹬踩。

胡为从前是村裏的壹霸,乡人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的唤壹声“大哥”,但在赴英雄大会执行任务以来,动不动就给人随手提起,垃圾壹般丢来丢去,虽积了满肚子的火,只因那些人无壹不是武林中顶尖高手,却也不敢抱怨。

李亦杰跃出井口,立时拔剑在身前壹封,手壹松,将胡为撂下。四面环视,顿感不知身之所在,那院落还似先前般荒无人烟,就连满地的枯叶也大同小异,要不是牢记着井壁有所不同,真要怀疑是兜了个圈子回到起点。胡为又看穿他心思,苦笑道:“不同的地方,建造格局类似,那也没什麽奇怪,这两处都是小人家的厨房。”

李亦杰哭笑不得,道:“妳带我到厨房干麽?让我给妳煮菜烧饭来了?”胡为道:“李爷觉得捉弄老实人挺开心?妳说得如此贤惠,就令我想到老婆也给那高官强权霸占去了,气得真叫做‘怒发沖冠’。”李亦杰不耐道:“行了,别糟蹋岳将军诗句。妳且说厨房和皇宫有什麽关联?”

胡为道:“难道皇宫就没有厨房?只是他们的说法比较好听,称为‘御膳房’,可是黑猫白猫波斯猫,还不都是猫?扯远了,要是带着您走皇宫正门,少不了受守卫壹番盘诘,缠夹不清,小人是养在暗处的生力军,跟他们来往不多,交情也不深……”李亦杰冷笑道:“说得好听,我看妳就是个见光死。”

胡为赔笑道:“李爷说见光死,小人就见光死。李爷恐怕还不知,每个人要进吟雪宫,都须先通稟过瑾姑娘知道,请李爷在此稍候,小人去去就来。”李亦杰问道:“瑾姑娘是什麽人?”胡为道:“是吟雪宫的主事侍女。”李亦杰失笑道:“先前说妳不受重视,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妳就算说了十个谎,这件事总没骗我。面见主子,还得看丫鬟的脸色?”

胡为道:“她可是韵妃娘娘面前的红人,本是这壹届参选的秀女,听说家族跟先帝爱妃沾亲带故,颇有些来头。凭她家的后台,轻轻松松就能获得封位,但她故意装病落选,才被发配到吟雪宫当差。名义上是丫鬟,可谁也不敢轻看了她,寻常的宫女太监见她,都得小心翼翼的赔笑脸,要拉拢娘娘,首先还得同瑾姑娘搞好了关系。哎,其实娘娘刚进宫时,什麽明规暗矩都不懂,大祸小祸闯了不少,多亏瑾姑娘辅佐,既巩固了皇上宠爱,又在后宫稳踞壹席之地,也成就起壹派势力。我看人壹向很準,瑾姑娘如此冰雪聪明,将来绝对是个干大事的料,居于人下也真是大材小用,不知她还另有何长远计划。”

李亦杰心道:“原来如此,这样的人跟在韵儿身边,真不知是福是祸。”

胡为又道:“李爷,曲指算来,您同娘娘分开时日也不短了,十年八载都等得,怎地这壹时半刻反而等不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李亦杰脸上发烫,不自觉的就将这话联想到了另壹层意思,道:“别说了,等也要带我到她宫前去等。”

胡为长叹口气,带着李亦杰慢慢走出小院。刚出院门,入眼尽是壹片金碧辉煌,楼宇轩昂,琉璃瓦顶。突如其来的景态转换,有如挪转时空,各处建筑透出的显赫气势就令李亦杰深深折服。他自幼在华山长大,与青山绿水为伴,后来涉入江湖,除摄政王府外,其余所见多半是些简陋的低矮平房,乍入皇宫,只感个人身处其间,像壹片卑微的尘埃,如何与这壹份“君临天下”的王者霸气相抗衡?也终于有所理解,为何天下那许多豪气干云之人,不惜打破了头,也要来争那高高在上的皇位。壹朝到此,确能令人虚荣之心臻至顶点,正惊叹得合不拢嘴,看到胡为向壹位丫鬟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丫鬟领命转入壹座华丽宫殿。李亦杰放眼望去,只见殿前悬着壹块黑漆牌匾,刻了“吟雪宫”三个大字,既具阳刚之悍,亦不乏阴柔之媚。又看片刻,沈思道:“这笔迹……似乎和其余宫殿有所不同?”

胡为道:“这宫殿是皇上特别赐给韵妃娘娘的礼物,原本另有他途,并不叫吟雪宫,娘娘精通书法,亲笔题字,后交由工匠雕刻为匾额,受宠可见壹斑。”李亦杰想到自己号称钟爱沈世韵,而今对她诸般近况,竟反不如胡为清楚,心裏阵阵发酸。没话找话的又问:“那些侍卫怎都与正殿站出壹段距离,就像有意避开似的?”

胡为道:“娘娘商讨军情要事之时,不喜閑人打搅,不过我是回稟任务,不包括在内。”那是指明了李亦杰是个十足閑人,但他想到与朝思暮想的沈世韵仅余壹门之隔,心潮澎湃,再大的羞辱也忍了。

这时那名先前传讯的宫女来报道:“娘娘请胡先生觐见。”胡为粗声粗气的回答:“知道了。”随后对李亦杰点点头,微微壹笑,昂首阔步,抢先走在那宫女身前。等她关上宫门,阻隔了李亦杰视线,才又换上副低眉顺眼的谦卑神态,迈着小步轻挪上前。

沈世韵坐在壹张红木方桌旁,手中紧握着壹支毛笔,聚精会神的写写画画,不时在桌面摊放的地形图上勾勒。洛瑾坐在旁边,壹只手托着头,没精打采的瞧着她画,眼皮几度合拢,极力忍着不打瞌睡。

沈世韵将几处地名连成壹道弧线,沈吟道:“依常理推断,下壹步我军应发兵经淄博应援,途径泰山,江冽尘定会利用着山脉地势险要,在此地设下埋伏,本宫偏不遵循牌理,而要先守稳长沙,再以之为据点,向各处征讨,逐步蚕食。待将各处城池均扩展为我方势力,再掉头攻打泰山,杀壹个回马枪。”

洛瑾闷闷的道:“娘娘用兵如神,定能出其不意,战无不胜。那江冽尘他跟您就没法比,全然够不上同壹层面。”

沈世韵愁眉不展,道:“可本宫既能想到这般计划,他也可照如此设想,若趁现今军力驻扎不稳,先壹步突袭长沙……咱们唯有反其道而行之,派援军从郑州绕行,先乱他们后方阵脚。”洛瑾道:“娘娘料想周全,算无遗策,那小子就是有十个脑袋,壹齐都想破了,也想不到这许多。”

沈世韵道:“不对,本宫能想到的,他也同样能想到,要是派人在郑州堵截,恐将功亏壹篑……不如兵行险着,选最危险的道路,直接穿过泰山。”洛瑾道:“这样壹来,不是又绕回原点去了?”沈世韵似乎全没听她说话,自语道:“本宫能这样想,他也可以这样想……”不断想出新壹套战略,又都因此死结逐壹推翻,到后来脑内搅成壹团乱麻,濒临崩溃边缘,食指按住太阳穴,面色痛苦。

胡为看不过去,插嘴道:“娘娘大可不必过于杞人忧天,那江冽尘与您非亲非……故虽然是故,但他不是您肚子裏的蛔虫,也算不上跟您心有灵犀,您在想什麽,他怎会知道得那般清楚?要是他徒有虚名,实则笨得厉害,连您设下的第壹步都推想不到,您在这裏好壹番盘算,不都成了瞎忙活?”

沈世韵脸上慢慢恢复了些血色,瞟了胡为壹眼,冷冷的道:“他有什麽虚名了?江湖上能听到的,尽是魔教的虚名,此番虚名还不是凭他的作为才创下的?当初闯入我无影山庄,大摇大摆犹入无人之境,爹爹同二位叔伯集举庄之力,依旧奈何不得他,另折满门尽数丧生于他手底。假如这些都算不得真功夫,妳不如说是我无影山庄有名无实。谁要敢大意轻敌,小看了此人,那才是自讨苦吃。”顺了壹口气,问道:“这些事与妳无关,妳别多问了。让妳取的东西到手没有?”

胡为躬身道:“没有,卑职已然尽力寻找,实在不知那老太婆将东西藏在哪裏,也许确是早随着沈香院化为了灰烬。不过卑职还有个请求,这回出行遇到些麻烦,险象环生,差点就再也见不着娘娘了,请您再加派我些兵力。”

沈世韵不悦道:“说得惊险,本宫很想见妳麽?妳要人手做什麽用?”胡为道:“返程途中,卑职与武林盟主李亦杰起了正面沖突,带去的官兵……全部英勇就义,只有卑职拼死逃了出来。”

沈世韵震怒道:“妳说什麽?”洛瑾拍手嘲笑道:“胡为胡为,胡作非为,壹事无成,像个傻瓜……”沈世韵怒斥:“够了!”洛瑾吐了吐舌头,胡为只当沈世韵是在回护于他,急于争功,忙道:“也不算全无收获,好歹卑职拿到了壹样东西,是那些武林好汉争破了头也要抢夺的宝物。”从怀中取出个药丸大小的球体,捏破封蜡,从中抽出壹卷薄如蝉丝的图纸,摊开摆在沈世韵面前。

图纸上半张淩乱排列着几圈圆点,粗看毫无章法可依,下半张是些起落极大的折线,如说是某块地区的方位图,明显仅有壹半,但从图上尚有较多空间看来,版面松散,不似有所残缺。沈世韵看过许久,问道:“洛瑾,妳可瞧得出端倪?”洛瑾耸了耸肩,没好气地道:“我哪裏看得懂这些鬼画符。”胡为也忙道:“您和瑾姑娘这麽聪明,都看不出异常,卑职这榆木脑袋就更看不出了。”

  • 名称:爱与激情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3: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