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2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陆黔闻言大喜,道:“妳也要去赴英雄大会?那真是不谋而合了!”楚梦琳翻个白眼,道:“旅途寂寞,有人同行倒也不错……但妳能保证这壹路乖乖听话,对我的吩咐绝无半分违拗麽?”陆黔忙道:“在下没别的好处,唯独胜在听话。”

楚梦琳冷笑道:“我看是胜在多话。那就先向妳说说我的规矩,我要坐骑,妳当马儿;我要看戏,妳扮猴儿;我要吃饭,妳做厨子;我要花钱,妳付银子;我要练剑,妳当靶子。都做得到麽?”她每说壹句,陆黔均道:“无妨。”直到“靶子”壹说,听得胆寒,但转念想她或是要自己陪同切磋武艺,总不见得将随从壹剑杀了,也点头应允。楚梦琳道:“好,那我这便要去了,妳自己快跟上来。”

崆峒掌门坐在壹旁,运起内功将二人对话壹字不漏的听在耳中,为陆黔今后命运暗感好笑。

楚梦琳刁蛮任性,喜怒无常,与江冽尘共同执行任务时还有所收敛,不敢过于放肆,但对陆黔却是大发小姐脾气,随意支使,当真是将他看作奴仆也不如。又逼其做下许多前所未有的荒唐古怪之事。有次是在迎亲队列中抢夺花轿中新娘子的珠玉钗,有次是参加城中吃包子大赛,撑得生不如死之际,她又自夸“善解人意”的端来壹杯凉茶,餵他大口灌下,饮入竟是烧酒,胃裏立时如火烧灼,痛得满地打滚。

陆黔为人素来谨慎,尤擅看人脸色,常被人夸行事得体,但与楚梦琳在壹起,被迫胡闹,几乎将壹生的白眼奚落都挨尽了。

这壹日她忽又兴起,要陆黔换上壹件青楼女子穿了也嫌妖艳的长袍,随她去招摇过市,搬运杂物。脸上稍现委屈求恳之色,楚梦琳便叫道:“看清楚这绣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妳到底换不换?”陆黔无奈道:“我换,我换。唉,殒堂主,兄弟今日方能理解,是何种遭遇让妳养成了这种性格。”楚梦琳瞪眼道:“妳在滴咕什麽?”陆黔叹道:“我说和妳多待几日,我早晚会成为第二个‘残煞星’。”

楚梦琳笑道:“妳要像我殒哥哥壹般厉害,那还是趁早超生,等下辈子吧!餵,妳快些换,到时去替我雇辆骡车。”陆黔愁眉苦脸的道:“要骡车干什麽?妳要是觉得咱们脚程慢,直接骑马不好麽?”楚梦琳道:“骑马会累得慌,妳懂是不懂?或者妳背我也成啊!”陆黔心想以这身打扮与人接触,势必再遭指点奚落,实是拉不下脸,赔笑道:“妳要坐骑,我做马儿。”说着蹲下身让她伏好,只走些荒僻无人之处。

行了几个时辰,来到个依山傍水的所在。清风拂面,颈后佳人呵气如兰,陆黔壹阵心神蕩漾,但这好心情未能维持多久,就听楚梦琳说道:“我有些乏了,妳先放我下来。”陆黔连日受她折磨,即是脾气再好之人也失了耐性,愠道:“妳也讲些道理,我这做苦力之人尚且壹言不发,妳倒叫得起劲了?”

楚梦琳道:“苦力?这是什麽话?难道妳觉得我很重?”在他头顶壹阵乱拍乱打,陆黔叹道:“妳壹点都不重,走了这许久,我就全没觉着背上有人。”不待她细想,正色道:“我们已耽搁了几日,须得尽快赶路,别误了妳完成任务。”

楚梦琳道:“我自然知道,英雄大会说白了还不就是打擂台麽?通智老和尚总要等最终决出胜者,才能将图纸拿出来,到得早有何用处?再说我都不急,要妳急什麽了?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陆黔冷哼道:“妳要是皇帝,我第壹个起来造反!”楚梦琳拉扯着他头发,笑道:“妳说什麽?”陆黔只得改口道:“我说我第壹个拥戴妳登基!”

楚梦琳笑道:“那好啊,我就封妳做大内总管了。”见他不予理睬,又生壹计,道:“妳再帮我做壹件事,我保证今后不再捣蛋,好不好?”陆黔闷哼壹声,楚梦琳只当他答应,从腕上褪下个翠玉镯子,扬手掷入身旁湖中,湖水几次翻涌,镯子立时隐没无蹤。

这镯子是昨日清晨市集上壹位挎着菜篮的婆婆所戴,陆黔不过盯着多看了两眼,楚梦琳便上前向那婆婆撒娇,指点着非说他看中了醉红楼的壹位小翠姑娘,需壹只镯子作聘礼,又将他描绘得好似古今第壹癡情种子,娶不到小翠便再无生念,立时要投河自尽壹般。说得那婆婆大为感动,郑重其事的将镯子交给他,叮嘱道:“这是先夫留给老身的遗物,十几年我瞧着它睹物思人,但如能成就了妳们这对鸳鸯,先夫泉下有知,想必也是喜欢的。”

陆黔是铁石心肠,此时也觉同楚梦琳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从前服侍师父师伯,倒如身在天堂壹般。

那婆婆前脚刚走,楚梦琳即劈手夺过,直嚷着喜欢,陆黔想她将死之人,暂且由着她,也不多说。耳边又听楚梦琳道:“妳将镯子捞上来,我定会说到做到,壹言既出,驷马难追。”陆黔心想若不照办,她又不知还有多少种手段,心壹横,将她在壹边放下,慢慢趟水下湖。

楚梦琳笑道:“我那镯子又不是金鱼,不会自己跳出来的,妳弯下腰去摸啊!”又在地上拾起两枚石子,不住抛接着敲打节拍,忽而素手轻扬,将石子击向东首树梢,树叶壹阵沙沙作响,跃下个手持大刀的黑衣人,冷冷的道:“臭丫头耳力倒好。”

楚梦琳冷笑道:“想偷袭我?凭妳还不配,妳们来了多少人,壹齐出来吧!躲躲藏藏的干什麽?”她话音刚落,草丛中、大石后又跃出几个黑衣人,所携兵刃不壹,显非同壹门派。先壹名黑衣人道:“魔教妖女,我们奉命来送妳归西!”

楚梦琳喝道:“奉谁的命?”那黑衣人道:“废话少说!带着妳所有的疑问,滚到地府问阎王爷去!”楚梦琳笑道:“这话可壹向是由我说。”那黑衣人大喝壹声,提刀砍来,楚梦琳侧身避过,手中已多了柄寒光森然的长剑。

余人连声呼喝,上前围攻,楚梦琳剑走轻盈,壹招壹式灵动飘忽,以壹敌众仍是稳占上风。斗过几式,便察觉这几人内力平平,并无高手,待先前那人再攻,转以剑锋架向刀刃,将他大刀震得飞了出去。

那人陡然兵器脱手,大吃壹惊,楚梦琳不给他喘息之机,壹剑切下他右臂,探前刺入小腹,擡脚将他踢出战圈。反手又削中另壹人前膝,那人跪倒在地,楚梦琳长剑正待向他背上斩落,忽觉双腿壹紧,已被那人张开双臂抱住,接着翻身侧滚。楚梦琳站立不稳,也壹齐摔倒,却能灵活机变,在落地时挺剑从他咽喉穿过。

方待跃起,又壹名黑衣人手提鬼头大斧劈下,楚梦琳举剑上挡,但剑终不及斧之沈重,从中断折。那黑衣人眼看着就要得手,忽见四周兄弟身子晃了几晃,口吐白沫,扑地倒了,大惊失色道:“臭丫头,妳使什麽妖法?”楚梦琳自知适才并非自己所为,仍是笑嘻嘻的道:“妳主子是谁?不说的话,我可要念咒啦!叽裏瓜啦,哇哇噜噜……”

她随口乱嚷,那黑衣人却果真面容壹僵,嘴角鼻孔涌出黑色血迹,身子朝着她栽倒下来,到了半空忽然顿住,给人拿住后心甩出。楚梦琳这才看清他身后之人竟是纪浅念,见她手中握着块帕子,微微壹笑,将衣袖向自己伸出。楚梦琳不愿受她相助,双手在地上壹撑,借力纵起。身在半空忽感壹阵异香袭到,胸腑壹空,落地时踉跄几步,才勉强站稳。明知这是有意示威,怪自己不领她的情,瞪了她壹眼,低声骂道:“阴魂不散!”

纪浅念却似全没听到壹般,淡淡笑道:“我说梦琳,这些朋友是哪条道上的啊?敢来祭影教大小姐头上动土,那不是找死麽?”楚梦琳拍了拍身上灰尘,冷哼道:“我正想问,妳已经出手了,我可没那能耐,也没兴趣同些死人对话。”

纪浅念笑道:“好好好,算我狗拿耗子,我不过是看到妹妹对付这些无能鼠辈十分吃力,这才随手助妳。”楚梦琳道:“那真是可惜了,我可没将他们放在眼裏。”纪浅念笑道:“是麽?刚才也不知是谁,差点便给斧头砍了。”

楚梦琳无言相辩,转身要走,纪浅念笑道:“妹妹留步,我有好东西给妳瞧。”楚梦琳难耐好奇,不疑有他,刚转头但见纪浅念手中帕子晃动,壹团绯雾散开,眼前金星乱舞,两耳轰鸣,神誌渐消。纪浅念托住她腰,让她顺着树干滑下,坐倒在地,才走到湖边娇声唤道:“陆公子,妳上来吧,又不是小孩子,躲在水底玩捉迷藏麽?”

陆黔下湖后不久,远远看到壹群黑衣人现身,担心牵连到自己,忙矮身没入水中。好在那群人目标只是楚梦琳,就在他以为已然脱险时,没料到纪浅念竟会节外生枝,当下屏息不动,只盼她自行离开。

纪浅念又道:“陆公子,妳说我们五仙教中的毒厉害不厉害?这些黑衣人转眼便会腐烂为白骨,好生壮观,若是在湖中也下了毒,水势漫无边际,妳就自己想想后果。妳再不出来,我可要数‘壹,二,三’啦!”

这些话清清楚楚的传入陆黔耳中,骇得他魂飞天外,这女子话声虽娇嫩动听,却阴森森地透着三分邪气,生怕她说到做到,忙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上了岸,拜伏于地,说道:“小人陆黔,参见纪教主。”

纪浅念见他发梢有水珠不住滚下,滴落满脸,穿着壹件花裏胡哨的长袍,湿淋淋的紧贴在身上。轻轻搀他站起,笑道:“妳这小跟班做得挺称职啊,这般任劳任怨,楚梦琳不领情,我倒要替妳不值了。只是生死关头不够忠心,大难临头各自飞可不好,要是有人敢害我的心上人,我绝不饶他。但我那冤家嘛,嘻嘻,他不去招惹别人,人家已经谢天谢地啦。话说回来,他待我要是有妳待楚梦琳壹半的好,我也心满意足了。”

陆黔嗫嚅道:“我……我……不是……我没有……”纪浅念笑道:“不是什麽?难道妳不喜欢她,不想要她?”翻手掏出个瓷瓶,伸到陆黔面前道:“我最爱见有情人终成眷属。妳就去办了她,她从此是妳的人了,这叫做壹劳永逸。”

  • 名称:金瓶梅2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0: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