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陆黔自潼关战场逃脱后,壹路躲躲藏藏,清晨方至长安,向地方官府出示多铎所授令牌,通报过军情,得到几两赏银,几个时辰之内便尽数买了酒喝。不日就听闻清军大获全胜,改元建国的消息,心下烦闷,取出从李亦杰处偷来的册子翻看。匆匆瞄过几页,却觉其中招式与先前所见大相径庭,百思不得其解,此际无人商谈,只得暂不作理会。

随后沿街探听英雄大会讯息,但因其连日奔波,衣裳已磨损得破陋不堪,所遇路人皆或不屑壹顾,或随意敷衍,直到午时仍是壹无所获,正感身心俱疲,忽听得不远处有人咬喝道:“天道运转,自有定数;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如若不準,分文不取。”走近看清那是个身形消瘦的老者,身披黑白相间长袍,戴壹顶乌纱软帽,说话时摇着手鼓,旁侧架了张白布罩的木桌,瞧来是个算命先生。

陆黔平日只觉这类人均是些招摇撞骗之徒,暗存轻视之意,此时势随时易,心想他走南闯北,消息定然灵通,忙上前询问道:“老丈,烦劳打听壹事可否?”

那老者向他瞟了壹眼,摇头晃脑的道:“我瞧少侠面有阴邪之象,昭示流年不利。才出虎穴,又将转入狼窝。劝妳还是打消近日行程,安心回家休整驱邪,或还能逃得过不日后的大祸临头。”

陆黔不悦道:“妳这糟老头子,好端端的诅咒人干麽?老子这几日确是不顺得很,无端又给妳惹上壹身晦气,信不信在我倒大霉之前,先壹刀宰了妳?我问什麽,妳就答什麽。”想到几日后的英雄大会于自身至关重要,即算明知真伪难辨,仍是听不得半句不吉之言。

那老者叹道:“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掐指算来,少侠要去乃是大兇之地,本以另取他途为上策。但妳性子执拗,是个不撞南墻不回头之人,不吃些亏绝不会自知悔改,未必肯听老朽的劝。也罢,妳就拿些钱财,待我来与妳消灾。”

陆黔冷笑道:“说得天花乱坠,还不都是老壹套,我就看看妳玩些什麽花样!”探手入怀,却是空空如也,这才想起银两尽数换了酒水下肚,不假思索,顺手从腰间取下令牌,重重在桌上壹拍,说道:“我便以此物相抵,妳去找个懂行的,换几两金子亦非难事。”

那老者瞇起双眼,打量着牌上花纹,陡然间面色大变,擡袖掩起双目道:“快收起来!妳想惹祸上身麽?不,不,妳的事我理不得了,但愿少侠自求多福!”陆黔劈手抓他背心,喝道:“危言耸听壹番就想走麽?不识好歹的东西!这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更不是不值钱的假货,怎就不能收了?”那老者仍是唯唯诺诺,始终将双手掩在面前,仿佛连多看他壹眼也是罪过。

这壹番喧闹引来大量行人驻足围观,陆黔当即收起厉色,抱拳行了个四方揖,朗声道:“众位父老乡亲,还请来评评这个道理,这老家伙说替我化解灾劫,我身上虽没钱,却也不来赖他,用东西抵数,他不肯收,反诬我不给钱,就此撒手不管了,哪有这等规矩?”

壹个身材魁梧的汉子道:“那也要看是什麽东西,瞧妳衣衫褴褛,能拿得出什麽值钱之物?若是路边挖的烂泥巴,乞丐也不要。”陆黔抄起令牌道:“尽是些不长眼的,妳就给我看看清楚,这是大清豫亲王亲赐令牌,可不是仿造的,值不值壹次算命钱?”那汉子接过细看,带着怀疑的眼光在陆黔身上打量,沈吟道:“确不是假的……妳拿着这令牌,就是在做满洲走狗了?”

陆黔道:“清兵已然破城入关,大局既定,尔等再负隅顽抗又有何用?不如出力为公,捞个壹官半职实在得多。”那汉子怒道:“小子,妳想找死?”壹扬手道:“兄弟们,把这卖国奸贼给我宰了!”

人群中涌出数名汉子,四面合围,陆黔看出他们落脚沈重笨拙,不过是些街头混混,人数再多,也不放在心上。擡手扣住欺近壹人脉门,绕个圈子扭转压下他手臂,进肘击其后颈,那汉子壹阵天旋地转,扑倒在地。陆黔更是信心大增,又以迅捷手法点倒数人,自习武以来,敌我差距还是头壹回如此悬殊,心中立时生出几分睥睨众生之快感。

正有些得意忘形,突觉耳后壹阵劲风袭到,俗话说听音辨形,即知对方内功深厚。他虽自大,却不致自误,当下不敢轻忽,脚跟旋转,猛壹个侧身闪避,划转弧形,下壹刻就同对手打了个照面。只见壹位手持竹拐,背负麻袋的老丐立在眼前,长须直拖到胸前,脸上就如罩了个平板面具。人群中有私语声传出:“那是丐帮长老俞双林,除彭长老之外,算得帮中的第二号人物。”

俞双林面上冷冰冰的不显喜怒,先壹招不中,后着又至,挥动竹拐进击,只因他兵器甚长,陆黔不敢近身相斗,只得上蹿下跳的闪避,狼狈之极。

当日彭金龙力斗暗夜殒,正是想取这壹番优势。但陆黔武功内力与残煞星相差何止毫厘,几招间频频遇险,着地壹滚,突觉背后触有硬物,这才想起打狗棒还藏在自己身上。对壹众叫化子而言,见棒如见帮主亲临,当即反手抽出,“铛”的壹声,架开拐杖,翻转点向俞双林胁下。俞双林面色壹变,向后纵跃,喝道:“且住!好不要脸的小贼,这打狗棒妳从何处偷来?”

陆黔道:“大丈夫光明磊落,岂会做偷鸡摸狗之事?令牌既为王爷亲赐,打狗棒自也是贵帮彭长老所赠无疑。”俞双林怒道:“壹派胡言!彭长老怎会与妳同流合汙?”

陆黔道:“他老人家深明大义,见情势紧急,为保丐帮壹脉不绝,临危授命,托我将打狗棒交与帮主。”彭长老带领丐帮弟子围剿祭影教,按理无论事成与否皆该遣人互通讯息,这许久杳无音信,帮中人甚是挂怀,此时自他口中听闻,另壹名化子忙道:“彭长老现在何处?”

陆黔垂落双眉,故以哀声道:“彭长老已为帮殉身,死得惨不堪言,帮中兄弟全数遭难,兇手便是‘残煞星’暗夜殒。因此眼下咱们共同的敌人,乃是祭影魔教!”他慷慨陈词,那化子游移不定,低声向俞双林道:“俞长老,咱们铲除妖邪,可也不能冤枉了好人,不如就带他去面见帮主。帮主明察秋毫,这小子是否扯谎,到时壹问即知。”

俞双林沈吟半晌,他终究不是是非不分之人,也担心自己壹时沖动延误大事,招呼道:“小子,妳就随我们走壹趟。”

陆黔随着众化子走街窜巷,进入壹家废弃的茅屋,这确是个绝佳的藏身之处,如无知情人指点,谁也不会来注意这等隐蔽所在。屋中壹个身材高大,头发蓬乱的中年人负手圈转,愁容满脸,俞双林上前唤道:“帮主!”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那帮主眼前壹亮,向陆黔招手道:“贤侄,妳过来。”语气远比俞双林和蔼得多,陆黔亦是处事圆滑之人,上前依礼参见,极是恭敬。

帮主道:“彭长老之死,可是妳亲眼所见?”陆黔道:“正是。小侄属昆侖门下,随同师父、师伯与各大门派弟子在野外设伏,要打魔教壹个措手不及,岂料竟是‘众不敌寡’,后又见到华山派两名师兄妹……”

帮主奇道:“华山派?华山掌门孟安英为人向来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顾同道义气,这次没听说他们参与行动啊!”陆黔道:“华山派并非两不相帮,只恨小侄有眼无珠,壹见他们立即上前拉手言欢,反被擒去邀功。魔教尽是些趋炎附势之辈,此番出动,是前往潼关给满贼助阵,将我大明江山拱手送与外敌。小侄九死壹生,才取得元帅信任,骗了他令牌逃出。”

帮主长叹道:“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本我与孟掌门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华山丐帮亦有数百年的交情。但这老儿既如此倒行逆施,指使门下弟子行兇作乱,凡有道之士,皆不能恕!十日后各路英雄齐集论剑林,举办英雄大会,咱们倒要去挫挫华山派的威风!”帮中弟子义愤填膺,齐声响应。

陆黔暗暗喜欢,心道:“收伏了丐帮,即可培养为党羽,于我又是壹大助力。”方欲振臂高呼,屋中却传来几声压得极低的咳嗽,帮主微微蹙眉,道:“俞长老,妳再拿些食物给他。”俞双林领命下去。帮主见陆黔面有询问之色,淡淡壹笑,道:“前些日子,帮中兄弟救回壹人,似是刚与厉害对头交手,创损内外兼具,伤势委实不轻。好在自身有些内力修为,咱们再给他运功疗伤,眼下已好得多了。”

陆黔道:“身有内功……可能同是武林中人,能为小侄引见麽?”帮主道:“好,妳若当真识得,那也是再好不过,咱们正愁没法子安顿他。”

咳嗽声是从屋内角落传来,阴暗处倒卧壹人,面容枯槁,俞双林正捧着饭碗餵他。陆黔初见此人,愈看愈是面熟,蹲下身扶住他耷落的双肩,拨开面上碎发,凝神端详,不由脱口惊呼道:“师伯?”

原来那人正是崆峒掌门,他此前劫镖不成,反为李亦杰与崔镖头联手相攻,虽借着梅花镖捡回壹条性命,也已身受重创。本欲回观中休养生息,以待东山再起,却终因体力不支,昏倒在街角,幸蒙丐帮弟子搭救,每日由俞双林服侍餵食。

但丐帮中人吃的是残汤剩饭,端给他的也诸如此类,无何调养滋补,身子总是虚弱无力,恐怕到江湖上再遇强敌,只得继续留在破屋内静养。他贵为壹派掌门之尊,素来只留心声名显赫的高人,于陆黔这般默默无闻的后辈弟子自是不识,问道:“妳是谁?”

陆黔喜道:“小侄昆侖陆黔,叩见崆峒派掌门师伯!”帮主与俞双林听了,也均上前拱手为礼。

崆峒掌门却是心中暗暗叫苦,不想自己给人逼到走投无路,东躲西藏,最终却仍要栽在昆侖派手上。料来丐帮中人也早已受过这小贼蛊惑,特来给他撑腰,多辩无益,叹道:“贫道今日既已在劫难逃,妳就上来给我个痛快的吧!”

  • 名称:妈妈的朋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8: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