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 韩国超清在线观看

那边洛瑾已寻来了药膏,轻轻揭开沈世韵衣衫,见她肌肤光洁细腻,却布满了淤血青紫,用食指蘸起药轻轻涂抹,叹道:“这太后下手可也够狠。”沈世韵哼了壹声,只感伤处壹阵清凉,疼痛渐消,洛瑾笑问:“舒服麽?”沈世韵笑道:“就算妳做不得军师,可要服侍本宫衣食起居,却也是全无问题。”

洛瑾冷哼道:“妳可别小瞧了我。餵,韵妃娘娘,到底要不要我,妳也给个明白说法,我壹定会是个好帮手,但也会是个不差的对手。”沈世韵暗忖:“眼下在宫中势单力孤,有她相帮,那也很好。”两人相视壹笑,彼此心照不宣。

秀女大选之日,洛瑾称病未至,其后便发配往吟雪宫当差。沈世韵每有要事交待,她总能办得格外出色,沈世韵愈是欢喜,无人时便与她平等相待,不拘主婢之别,更将自己身世也同她说了。这壹日二人正在宫中追逐笑闹,忽听得太监大声通报:“摄政王到!”洛瑾大喜道:“那可是大人物啊!早听说这位‘无冕之皇’,我可不能不见。”

沈世韵蹙眉道:“他来干什麽了?收留我半日便要来求报恩麽?打的好如意算盘!本宫才不要见。”洛瑾拉了她衣袖撒娇道:“去嘛去嘛,就算是陪陪我好不好?”沈世韵无奈只得传见,多尔衮大步入内,满脸高深莫测,淡淡施礼道:“见过韵妃娘娘。”沈世韵双袖壹拢,踱开几步道:“摄政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哪,寻本宫有何话讲?”

多尔衮笑道:“韵妃娘娘是个爽快人,那本王也就开门见山了。只是此事非同小可,为顾全娘娘颜面,还请您屏退左右,大家关起门来说话。”沈世韵冷冷的道:“不用故弄玄虚,王爷若是有閑暇来消遣我玩儿,就恕本宫不招待了,洛瑾,奉茶送客。”

多尔衮道:“既是‘身正不怕影子歪’,本王便请那人进来相见了。”沈世韵冷笑道:“本宫虽没见过鬼,这人麽,每日见得却也不少了。”多尔衮冷笑道:“只怕娘娘壹见了此人,倒反觉不如见十个鬼来得自在。”擡臂做了个手势,洛瑾瞪大双眼,正要好好瞧瞧这“比鬼更可怕之人”。

只见壹个中年美妇款步走近,虽已四十来岁,仍是风韵犹存,打扮得浓妆艳抹,花枝招展。沈世韵身子壹震,提高了声音说道:“其他人且先出去吧!在门外站远些好生守着,没有本宫的吩咐,不许閑杂人等接近。”虽已勉力镇定,话声中却仍含了不易察觉的微微发颤。

众太监侍卫应声掩门退出。洛瑾看沈世韵壹见此人,果然立时神色大变,奇道:“咦,她是谁啊?莫非……是韵妃娘娘过世已久的娘亲?”多尔衮冷哼道:“妳想像力倒也丰富。”又转向沈世韵皮笑肉不笑的道:“这位是荆溪沈香院的老板娘如花夫人,韵妃娘娘想必是识得的。”

如花夫人见洛瑾对自己指手画脚,甚是不喜,捏住了她下颌打量壹番道:“小姑娘长得倒也水灵,在这裏当丫鬟太委屈了些,不如随了我去,包妳好吃好穿,如何?”洛瑾架开她手,退了壹步。沈世韵此时惊怔稍定,冷冷的道:“洛瑾是本宫的人,妳要在我眼前将她带走,却是将本宫置于何地?”

如花夫人仿佛此刻才注意到沈世韵壹般,迎上前满脸堆欢的道:“如今气派大了?韵儿,妳自己凭良心说,妈妈以前待妳好不好?把妳当做我沈香院中的头牌,可妳这壹走,我的生意从此壹落千丈,连维持最起码的生计也成了问题,妳就忍心看我如此麽?”沈世韵思及她先前不过将自己视作壹棵摇钱树,更见财眼开怂恿客人无礼,怒目瞪着她不发壹言。

如花夫人又道:“单是如此,那也倒罢了。可妳的朋友打了我的人,砸了我的店,我这壹笔损失,又该怎生算法?”沈世韵道:“妳待怎样,尽管划下道儿来。”如花夫人拍手道:“好!我要三百万两黄金,五百万两白银,再给我备十箱珠宝首饰,十箱胭脂水粉。妳也知道,我院中那些庸脂俗粉,全是丑八怪,就须得下壹番大力气打扮,才勉强及得上妳的壹成。”

洛瑾先喝骂道:“臭老太婆,妳狮子大开口是不是?想钱想疯啦?妳把我们韵妃娘娘当成什麽了?妳这后半辈子,还想着落在她身上了?妳个无根之木,还想开花了不成?”沈世韵等她骂完,才冷冷道:“如花夫人,您老还真是敢要啊,妳凭什麽以为本宫会答允妳这些荒诞索求?”

如花夫人道:“不错,便是将我那破沈香院卖了,也当不起这个价钱,但妳也别忘了,‘韵妃娘娘’,妳的卖身契还在我手中,倘若给皇上看见了,妳说到时会发生什麽?”多尔衮在壹旁添油加醋,笑道:“韵妃娘娘这可要考虑清楚了,否则到时普天下皆知小皇帝亲封的正妃,便是个青楼女子,那不是贻笑世人麽?”

沈世韵恰如头顶炸响了个焦雷,慌道:“天下无不可商量之事,但我手头没这许多钱,给我壹点时间,到时自会设法替妳去筹来就是。”如花夫人冷笑道:“本来我是想让妳破费些银两了事,但妳这丫鬟对我口出汙言秽语,大放厥词,我听了心中不舒服,条件可又要增加了。就请韵妃娘娘大开方便之门,从此由我负责新晋秀女通路册封。”

沈世韵道:“秀女参选需先由户部奏报皇上,奉旨允準后行文八旗都统衙门,由各级基层长官逐层呈报花名册,汇总后再行上报,皇上亲决选阅日期,本宫不得擅自作主。”如花夫人道:“那也成啊,就让我院中的姑娘们统统入宫为妃,个个与妳身份相当,我嘛,独占鳌头,就当皇后!”

洛瑾怒道:“交出来!否则今日让妳休想活着踏出这吟雪宫半步!”如花夫人尖声笑道:“妳看我似那种打无準备之仗的人麽?拿着那麽重要的东西独闯虎穴,哪还能留得命在?韵妃,别以为祭影教的人给妳撑腰,妳就能翻了天去,他们眼下就是乱党,自身难保,这可是皇上亲下的圣旨。倘若妳再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恼了老娘,我随时可让那卖身契出现在皇上眼前!”

她特意加重了“皇上”二字,沈世韵却惊道:“妳……胡说八道些什麽?本宫同魔教中人怎会有私交?”多尔衮笑道:“这又何以不认?祭影教江少主不是同娘娘交情匪浅麽?可惜这样壹位全才,却偏偏是杀妳全家的大仇人,妳又当怎麽办?”

沈世韵脑中登时嗡嗡作响,仿佛天地同时塌陷,踉跄后退,跌入壹旁椅中。洛瑾不悦道:“娘娘累了,不想再多说,妳们都出去吧!”她挥着双手,直如驱赶苍蝇壹般,只差没加壹句“去去去”。

如花夫人勃然大怒,擡手欲打,多尔衮拦住劝道:“算了,这打狗也须看看主人,沖着韵妃娘娘和江少主的金面,就别同这小丫鬟计较了,妳先回沈香院静待佳音便是。想来韵妃娘娘也是个识大体之人,当会做出正确决断。”如花夫人冷哼壹声,随着多尔衮离开。

洛瑾取出帕子,给沈世韵小心拭凈了额头冷汗,宽慰道:“娘娘别怕,这老鸨欺人太甚,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我即刻吩咐下去,派人捣了她荆溪老巢,不怕搜不出东西。但其他姑娘的封口费,娘娘看是给多少合适?”

沈世韵冷冷的道:“妳知道最廉价的封口费是多少?”洛瑾试探道:“壹文钱?”沈世韵冷笑道:“沈香院人多嘴杂,若是走脱了壹个活口,那也是后患无穷。壹个不留,全都给我杀了。另外本宫有句话托杀手转达,就说她不仁,休怪我不义,本宫没欠她什麽,那是她自作孽。”洛瑾道:“是,全依着娘娘。”

没出几日,便有太监来请沈世韵入慈宁宫晋见。沈世韵冷笑道:“消息好快啊!”洛瑾不安道:“或许是为沈香院之事,娘娘万要小心行事,要不要我随妳同去?”沈世韵道:“不必,我要是连她都怕,还怎麽同魔教斗?”随着太监第二次进入慈宁宫,未待太后说话,先行请安。太后道:“韵妃,前几日哀家打了妳壹顿,妳心裏怨我不怨?”

沈世韵不卑不亢的道:“那是臣妾自己说话有失检点,惹得太后娘娘生气,理应受责。”太后冷笑道:“韵妃不仅心胸宽大,手笔也大得很,竟然壹举就挑了荆溪沈香院?”沈世韵虽料到她寻自己正为此事,却未想到竟是半点不绕弯子,壹起始便开门见山,微壹楞怔。

太后见她不答,只道她心中胆怯,顿了顿又道:“妳不要以为不说话就可以瞒天过海,妳的壹举壹动,哀家清楚得很。”沈世韵道:“我从未想蒙混过关,臣妾此举是为大清造福,为皇上分忧,碍于后宫不得干政,不宜声张,是以未曾稟报,不想却有人在太后娘娘耳边说閑话。”太后道:“好啊,哀家就听听看,妳是如何分忧?”

沈世韵振振有词,声音清脆的道:“自古温柔乡便是英雄冢,那种风月之所,没的磨灭了我们大好男儿雄心壮誌、报国豪情,留了也是个祸害。”太后紧逼道:“这烟花之地甚多,妳又为何专寻沈香院下手?”

沈世韵义正词严道:“天下青楼以沈香院居首,如此当可达到杀鸡儆猴之效。”太后微微壹怔,道:“好,这件事算妳有几分道理。妳果真是江南人氏麽?为何哀家派出去的人手,探查良久,均是徒劳无功?”

沈世韵道:“江南人口众多,臣妾出身卑微,就如大海中的壹滴水,微不足道之至,当是查不出什麽。”太后道:“那为何这壹滴水,却突然身居高位?”沈世韵道:“弱水三千,只取壹瓢。臣妾或是有幸成了这瓢水中的壹滴。”

太后轻轻颔首道:“妳运气好得很啊。”沈世韵微笑道:“这是应了壹句古话,时来运来推不开。”太后道:“后面壹句呢?怎地不壹起说?”沈世韵道:“大清初建国,说话总该讨个口彩,臣妾不想尽说些丧气话。”

太后冷笑道:“好,妳能说会道,手段高明,哀家先前是低估妳了。今日我不来为难妳,但哀家也绝不会承认妳,想飞上枝头,变成金凤凰,没有那麽容易!”沈世韵欠身道:“躬聆太后娘娘教诲,如无他事,臣妾就先行告退。”拿捏着步法,轻盈的走出慈宁宫。

方出外即见洛瑾迎上前来,忙着从身上取药,沈世韵冷笑摆手道:“她已打过我壹次,这还不够麽?”洛瑾担忧道:“太后找妳说什麽了?”沈世韵道:“不错,妳猜对了。”洛瑾道:“果然如此!娘娘只要紧咬着不松口,料她也没有证据强说……”

沈世韵打断道:“我已承认了,她在我身边早安插了眼线,这等大事岂能瞒得过?若是睁眼说瞎话,倒显心虚,更令她以为我图谋不轨。我且同她说些好听的,堵了她的口。”将经过简略说了,洛瑾赞道:“娘娘高明。对了,咱们派的杀手胡为回来了,还带有紧要情报!”

二人回至吟雪宫,见胡为跪地相候,沈世韵淡淡的道:“胡先生辛苦了。”胡为忙赔笑道:“为韵妃娘娘办事,情愿肝脑涂地,不辛苦,不辛苦。”沈世韵道:“好,本宫自会吩咐取些银两打赏妳。那东西呢?”胡为道:“小人已将院中每间房逐壹搜过,只差没将砖头壹并拆开瞧瞧,并未得见。但最终为绝后患,已将沈香院壹把火烧了,东西若在,想也已化为了飞灰。”

沈世韵面色壹沈,道:“那要是不在呢?”胡为壹怔,洛瑾忙道:“妳这就随我去领赏钱,即日离开京城,再不得返回。”胡为心知这壹走,以沈世韵作风定不会放过自己,忙叩头道:“小人愿从此追随娘娘,不离左右,请娘娘恩準!”

沈世韵沈思片刻,道:“也好,本宫就给妳这个机会,只是那东西壹日不见销毁,总是壹块心病。这样吧,本宫再加派些人手给妳,妳全力寻找,顺便打探魔教消息。另外有壹个人妳须得特别留心,祭影少主江冽尘武功极高,心计也是深不可测,妳们让他来见我,由本宫亲自对付,其他人,格杀勿论!”胡为应道:“是,是!”

沈世韵转过身,恨恨地道:“毁了沈香院只是第壹步。江冽尘,本宫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死在谁的手中,咱们走着瞧!”其时日头正盛,洛瑾却感周身没来由的掠过壹阵寒意。自己当初跟着沈世韵,想在宫廷中求得自保占有极大干系,若是依旧无可避免的被卷入血腥争斗,最初所站的道路,究竟还是否正确?似乎有壹场生灵涂炭的大战,即将打响。

  • 名称:情事 韩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2: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