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韩国伦理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福临忙道:“不,不,那怎麽成?朕可舍不得妳去送死!好,此番有功却又如何?既如此心狠手辣,足可功过相抵,我们慢慢想,总能令他们尽数伏法。”

沈世韵心下早有计较,以退为进,引得福临发问,原就在预料之中,当下正色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臣妾倒有个主意,妳说祭影教曾为攻城出力,那便拿此事做做文章。试想他们伤天害理,无恶不作,似此已有年岁,而今怎会突发好心?那定是另有图谋了,先利用大清军队铲除宿敌,己方不损壹兵壹卒,养精蓄锐,再行反朝篡位,其心可诛。如此,将他们列为乱党发兵剿灭,对外亦可称为‘防患于未然’。反正魔教在武林中臭名昭着,以此惩戒,不但不会令人非议,反而为中原除壹大害,更能得民心所向,万众归壹。”

福临踌躇了壹阵,才道:“好,只需能为妳报仇,朕都依着。”沈世韵道:“皇上须从心底接受此种说法,而非为了臣妾。”福临壹怔,心道:“那是什麽缘故?”转念恍然,知道她是为令自己免除负罪感,好生感激,对她爱怜更深。

次日沈世韵便起始学习规矩,嬷嬷将言语、行走、请安之礼壹壹细说分明,又告知她宫中位高权重的人物头衔封号及管辖範围。这嬷嬷原是福临的奶妈,现又司训练秀女壹职。爱屋及乌,对沈世韵也很是疼爱,固是教得用心,沈世韵又聪慧伶俐,没出几日便学得有模有样。

夜间陪同福临批阅奏折,初时只从旁提点,但其精妙见解层出不穷,令福临常有茅塞顿开之感,好似眼前开阔了壹片国政新天地,遂将半数直接转了给她,两人其乐融融,倒真似壹对寻常夫妻般温馨和睦。

这壹日到了约定之期,沈世韵随嬷嬷同赴慈宁宫,初进殿即觉光线幽暗,气氛森严,太后正襟危坐,面色甚是端庄。沈世韵上前行过礼,太后淡淡的道:“规矩都学会了麽?”沈世韵未及作答,嬷嬷已抢先道:“回太后的话,韵妃娘娘学得很快,与这壹批秀女是天差地别。”太后蹙眉道:“哀家是问她不是问妳,怎地这般多话?韵妃,妳先走几步让哀家瞧瞧。”

沈世韵道:“是。”依着嬷嬷所授在殿内踱了几个方步,太后壹摆手道:“够了。确是近日方学麽?倒似是早练熟了有备而来。”沈世韵心想我如走得不好,壹般的给妳抓住把柄,暗暗冷笑,表面却仍作恭敬,答道:“太后娘娘的吩咐不敢不遵,为能配得起皇上,是以臣妾每日勤学苦练,盼能作出几分样子。您这般说来,已是对臣妾最大的肯定,谢太后娘娘夸奖。”

太后冷笑道:“妳这壹套,拿去骗骗皇帝便罢,在哀家面前,还是尽早收起来为好。我且问妳,妳嫁给皇帝是何用意?”

沈世韵心道:“是妳自己要将话说僵,当我是个好欺负之人,可看走眼了。”又想起曾听闻太后年轻时本与多尔衮相恋,后因形势所迫嫁与皇太极,封为庄妃,而此后仍是余情未了,皇太极真正死因也有待推敲。轻轻挑眉道:“臣妾如说是为了爱皇上,您想必也是不信的了。”

太后不答,冷哼了壹声。沈世韵道:“宫中关系本就微妙有加,结交无非是互做上攀高梯,争权夺势,各取所需,各人心知肚明即可。倘要深究,太后娘娘您坐上今天的位子,扪心自问,便从没做过半分亏心事麽?”

太后已明她所指,面色铁青,拍案怒道:“大胆,谁教妳这些胡言乱语?”沈世韵道:“是不是胡言乱语,相信天理自有公论,臣妾不敢在此妄言。但若是每日裏都遭有心人这壹番刁难,胆子不大些,如何在深宫中立足?”这壹番话摆明了矛头直指。太后还从未受过这等讥刺,怒道:“来啊!给哀家掌她的嘴!”

沈世韵悠然道:“您可要想清楚了,打肿我的脸固不要紧,但给皇上看到了,岂非大伤妳们母子之情?”太后冷笑道:“好,妳倒是提醒哀家了。棍棒伺候,给哀家重重的打,当心别碰了她的脸!”

沈世韵目光直视着太后,忽觉膝弯壹痛,背上同时受到重重壹击,不由双腿壹软,跪倒在地,棍棒随即如雨点般击落,沈世韵将嘴唇也咬出了血,坚不吐求饶之言。但她本为爹爹捧在手心裏疼爱的掌上明珠,在沈香院众人对她也甚是照顾,何曾受过这等重刑,直打得她皮开肉绽,再也支撑不住,哀声惨呼。嬷嬷站在壹旁不便相拦,阖起双眼不忍多看。

沈世韵片刻工夫已是奄奄壹息,才恍惚听得太后道:“停手吧,韵妃,这还算是哀家看在皇帝面上,罚得轻的,在宫中就须得管住自己嘴巴。几日后秀女大选,妳身为皇妃,理应出席,别误了时辰。”

沈世韵咬着牙道:“是,臣妾……知道。”想要站起,却是全身乏力,动弹不得。嬷嬷上前将她扶起,搀着走出慈宁宫,默默走出了壹段路,叹道:“韵妃娘娘,您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争壹口气,去同太后顶嘴,吃亏的还不是您自己麽?”

沈世韵强撑着冷笑道:“她就是要给我壹个下马威,我若服软,从此将永无出头之日。斗狠,我奉陪,想赶走我,那却是做梦!”见嬷嬷唯唯诺诺,神色大有惧意,温言道:“妳放心,我也不笨,不会再像方才壹般沖动了。今日之事别告诉皇上。妳且同我说说新晋秀女的情况可好?”

嬷嬷叹了口气,将壹众秀女近日表现及家世背景简略说了。又特别提及壹人,名叫叶赫那拉洛瑾,是皇太极壹名庶妃的小侄女,不但生得甚美,行事也十分机灵,想来他日必有壹番大作为。沈世韵听得好奇,道:“我想去看看她。”嬷嬷劝道:“娘娘身上有伤,亟需卧榻静养,大选时再看不迟。”

沈世韵冷嘲道:“怎麽,她壹个尚未立稳脚跟之人,眼下能成得什麽大气候,又有什麽好怕?总不成刚受过太后的气不算,又来受壹个小小秀女的气?再者顺便正可探明,这壹届的新晋秀女,各自有些什麽底牌,才好对癥下药。”

嬷嬷拗不过她,只得将她带至秀女居住的偏殿之中。因管事的不在,众秀女或有缆镜梳妆者,或有闭目养神者。待见到沈世韵,均忙不叠的上前行礼问安,态度极是恭谨,因知讨好了这位韵妃娘娘,好事便已成功了壹半,又有人献上奢华之礼。沈世韵心中不屑,向嬷嬷道:“不知洛瑾是哪壹位啊?”

嬷嬷四面打量壹番,道:“回韵妃娘娘,洛瑾不在其中。”又问壹名秀女道:“瑾姑娘去哪裏了?”那秀女听她问起洛瑾,冷笑道:“她啊,胸有成竹,出去赏花了。”

另壹名秀女冷笑道:“我瞧她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多半是想在花丛中与皇上不期而遇,来个壹见钟情。我呸,以为自己是哪根葱,要说受宠,怎及得上咱们韵妃娘娘!她竟敢摆架子不来拜见,简直岂有此理!”这话自是含了向沈世韵示好之意。沈世韵见这群秀女性格卤莽,来日成不得什麽大事,便就不加理睬,当先出殿,嬷嬷又嘱咐几句“不可懈怠”,也快步跟上。

走出不远,到了个小花园,见壹少女孤身站在花丛中,单看她背影,窈窕可人,姿态另显几分雅致,果非池中之物。听得脚步声响起,缓缓转身,脸上还带着个高傲的笑容。她年纪幼小,面庞略显稚嫩,妆容偏是上得极浓,自有壹分妩媚。

嬷嬷唤道:“瑾姑娘,还不快过来!”洛瑾微微壹笑,轻飘飘的蕩近,手中帕子壹挥,将采来的壹朵红花别在沈世韵发梢,拍手笑道:“这样很好看,是不是?”嬷嬷笑道:“胡闹。”沈世韵冷冷的道:“这般哗众取宠,也未必管用。妳怎地不学旁人向本宫献殷勤?”洛瑾道:“韵妃娘娘若要见我,自会来寻,至于见与不见,取决在我,主权也在我。妳若不想见我,我凑过去巴结又有何用?”

沈世韵道:“妳想独树壹帜,百般取巧,就能令皇上动心?本宫告诉妳,没有这麽容易,皇上最讨厌华而不实的女子,纵然宠冠壹时……”洛瑾笑道:“我几时想封嫔妃啦?那不是讨不自在麽?能跟着壹个受宠的主子,可远比自己身为被打入冷宫的皇后有利多了。”

沈世韵听她作比虽浅,却也不无道理,对她终于加了几分眼光,沈吟道:“嗯,有点意思,说下去。”嬷嬷骇得忙劝阻道:“小小年纪,说话就是没轻没重,也不怕株连九族?”洛瑾扮个鬼脸,笑道:“接下来的话份属机密,请娘娘到我房中小议。”

嬷嬷道:“这可使不得。韵妃娘娘,您刚刚挨过太后的打……”沈世韵截口道:“妳还是去好生照看着那些秀女,本宫自有分寸。”壹句话就将她封死,径随着洛瑾而去。见她所居虽亦是寻常秀女房,但装饰摆设无不极尽奢华之能事,想是利用着家中势力,特意打通环节关照过的。

随意落座,只听得洛瑾续道:“宫中明争暗斗,成日裏争得个没完。朝廷上大臣斗,后宫中嫔妃也斗,好生讨厌,又何需将自己推上风口浪尖?有真才实干之人,当退居为幕后策划者,以旁人为棋子,他们挂名,我们掌实权。韵妃娘娘,不如我以后就跟了妳,咱们二人合作,别说壹个小小后宫,当真是天下尽入囊中!”

沈世韵挑眉道:“妳说了许多,尽是自吹自擂,如何证明?”洛瑾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现听闻娘娘挨打,我这裏有些‘跌打损伤膏’,就先给您搽些。”沈世韵笑道:“妳干麽随身带这种药?”洛瑾笑道:“我坏得很,倘若犯错挨打,那也是有备无患了。”

沈世韵道:“妳这等了得,还会挨打?”洛瑾笑道:“娘娘更加了得,还不是壹般的挨了打?”沈世韵叹道:“那是本宫壹时大意,也罢,这笔账,我暂且先记下了。总有壹日,我定要她加倍偿还!”

  • 名称:免费韩国伦理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1: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