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攻略3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暗夜殒怒道:“这等胡吹大气的无稽之谈,待妳胜了,再说不迟。”南宫雪笑道:“这话仍是不通,我胜了妳,这话便称不得‘无稽之谈’。我败给妳,死人再想说话,只怕是晚了。殒堂主,妳不曾念书识字麽?怎地说话漏洞百出?该给妳请个先生才是。”

依暗夜殒作风,向来是与旁人言语稍有不和,当即动手击杀,从无斗口经验,此时不会辩驳,怒气更盛,说道:“妳尽以些废话拖延时刻又有何用?且不论此地都是我的人,便是妳邀齐了帮手相助,难道我就怕了?”

南宫雪尚未作答,忽觉背上压力壹轻,又见壹柄折扇向左眼袭到,暗夜殒不知何时已绕至自己身前,真如从地下冒出壹般。百忙中举剑相架,暗夜殒翻转折扇切她手腕,这壹式原是陆黔用过的,但陆黔存了相让之意,暗夜殒出手却是既快且狠。南宫雪不敢硬接,退出壹步。暗夜殒毫不留情,抢上急攻。

这实是南宫雪自学武至今,遭逢对手之中,前所未遇的强敌。此前在茶摊见他独斗各大门派弟子,已自骇然,而此刻却是诸般招式全朝自己身上招呼,苦无还手之能,又退数步,背心撞上树干。暗夜殒折扇径探她咽喉,南宫雪剑锋甫触及他扇柄,内力相较,长剑立时震裂为数片。慌乱中脱口叫道:“蕩尔华池,叩诸金梁,气散诸脉,凝神化虚!”

这是在那本秘笈中记载的内功口诀,李亦杰初时难以参透,自己与陆黔皆曾详加思考,是以记得最熟,此刻浮现在脑中,不假思索便叫了出来。暗夜殒果然壹怔,问道:“妳说什麽?”

南宫雪心道:“我不可说出秘笈之事,否则给他知道我和李大哥偷学他教中武功,更要性命不保。”仍是装傻道:“那是我派中的壹套切口,在江湖行走交谈,才不怕给人偷听了去。比如我要赞妳内功高强,不仅要赞其之‘高’,还要赞其‘高’之所以然,妳听我说的不就是内功之道麽?”

暗夜殒何等精明之人,哪给她轻易蒙混过关。冷哼道:“妳不肯说实话是不是?”折扇挥过,南宫雪蓦觉头顶壹凉,发髻削落,壹头长发披散而下,面罩也从中裂开。暗夜殒奇道:“妳是女的?”但这仅是略微楞神,转眼又是目露兇光,擡掌即欲向她颈中击下。

眼见着无计可施,生死危在旦夕,忽听得楚梦琳的声音叫道:“别伤她性命!”暗夜殒即是会违抗教主令旨,对楚梦琳的话也不会拒绝半句,当即收扇立于壹旁。

楚梦琳上前摇晃着南宫雪的手,笑道:“雪儿,妳怎地这副打扮?害我险些认妳不出!”南宫雪向她瞟了壹眼,见她容颜俏丽依旧,但却是心机如此深沈,将自己与李亦杰骗得苦了,摔脱她手,冷冷的道:“别碰我,祭影教大小姐来同我拉交情,这可不敢高攀。”楚梦琳双眼瞬间睁大,退了壹步,低声道:“啊……妳,妳都知道了?”

南宫雪心中本还抱了壹丝希望,只盼其中尚有误会,此刻听她已亲口承认,万念俱灰,转身道:“妳什麽都不必再说,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妳走妳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今日……恩断义绝,只当从未相识壹场!”缓步走到李亦杰身侧,拉着他伏在自己背上,楚梦琳这才注意到李亦杰倒在地上全无知觉,惊道:“李大哥怎麽了?殒哥哥,妳杀……妳伤了他麽?”

南宫雪淡淡的道:“只是中了迷药,死不了的。楚姑娘,师兄还不知道妳的身份,我希望妳从此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楚梦琳听她改口称自己“楚姑娘”,心中壹阵酸涩,泣道:“雪儿,我知道妳心中恨我。可是……身份是假,我对妳的友情却是真。各人有各人的苦衷,那是身不由己……”南宫雪默然不语。楚梦琳平定了呼吸,说道:“殒哥哥,妳别难为他们,放他们去吧!”

南宫雪思及自己与楚梦琳壹路姊妹之情,心底隐隐有些柔软,道:“劝妳也早做打算,暗夜殒这人丧心病狂,将来他狂性大发,只怕将妳壹起杀了。”楚梦琳苦笑道:“雪儿,妳还是在关心我麽?”南宫雪不语,负着李亦杰,脚步踉跄而去。

数日后,清军以红夷大炮攻破潼关。李自成避而不战,暗中流窜,经襄阳入武昌,被壹举击溃,次月再败,从此不知所蹤。当下清军帐营中设宴欢庆,祭影教众教徒同列为座上宾。多铎高举酒杯道:“江少主,此番妳功不可没,回京后领受封赏,前途无可限量,本帅敬妳壹杯。”江冽尘道:“不必。”多铎酒杯停在半空中,甚觉尴尬。楚梦琳忙端杯饮尽,既是解围,又摆明了不给他面子。

江冽尘接着道:“客套话说得多了,各自生厌,只烦请大帅履行战前所诺,将断魂泪交与我。”

楚梦琳忽然红晕满面,埋头浅笑。多铎牵了她手站起,笑道:“江少主既提起此事,本帅就乘这大胜之际,再宣布壹桩喜事。我与祭影教楚姑娘,素日来情投意合,已暗自许下婚约,众位若不嫌弃,尽可来吃我二人壹碗喜酒。战场之上,除了刀枪铠甲,也没什麽拿得出手的,这断魂泪我从不离身,现已送了给她为定情之物。”

暗夜殒面色剧变,江冽尘半晌不语,忽然擎了酒杯,起身冷笑道:“原来这便是所谓‘迂回之计’,当真付出不小,恐怕连色相清白也要壹道搭了进去,就为着在妳爹面前邀功,佩服!我说琳妹,任务既已完成,咱们这就回去吧,待妳们有了夫妻之实,那恐怕难以收场。”多铎奇道:“这是什麽意思?”楚梦琳叫道:“妳……妳胡说,妳血口喷人!”

江冽尘冷笑道:“大帅,这碗酒我敬妳,代她向妳赔罪了。东西既已到手,也再没什麽好顾虑。妳以为她待妳好,就是真心喜欢妳?那不过是哄骗宝物的手段。我这下属目光短浅,为了争功什麽都做得出,我们不忍看着妳给她这般愚弄,才好意提醒。但想大帅是皇亲国戚,来日战果功高,妻妾成群,想来也不会在乎她壹个。”

楚梦琳见多铎脸色愈发难看,慌忙扯着他衣袖,急道:“不是的!才不是这样的!别听他胡说,妳壹定要相信我!我……妳听我说,即使起初接近妳是别有用心,但咱们相处日久,我是当真爱上了妳。若要伪装,总不能时时刻刻都天衣无缝,难道妳还不明白我的心?为表不欺,咱们……咱们立刻就拜堂成亲,满营将士全是咱们的见证,好不好?”

暗夜殒向多铎打量几眼,冷笑道:“未来準女婿?好啊,算妳有本事。餵,妳敢与我们同去参见教主麽?”楚梦琳急道:“要见我爹……干什麽?”江冽尘冷笑道:“妳们成亲时不需拜高堂麽?还是妳也觉得坍了妳爹的台面,不敢向他稟报?或者,若是大帅不嫌麻烦,咱们随妳同下福陵也无不可。”

楚梦琳怒道:“妳说这等话还要不要脸?哼,也不知道妳是从哪个犄角旭旯给我爹捡回来的,连亲生父母都不要妳,却来嫉妒旁人麽?妳这个有娘生没娘教的杂种,畜生……”江冽尘脸色逐渐阴沈,冷冷的道:“原来如此,楚小姐还真是家学渊源,给妳娘教育得好壹副知书达理。豫郡王娶了妳,今后是有福了。”

楚梦琳壹怔,想到娘亲也是从小离己而去,在教中又讨不得父亲欢喜,每日在夹缝中艰难求生,身世可说也没比他好过多少,泪水登时在眼眶中打转。

帐营中闹成壹团之时,壹名侍卫从帐外奔入,单膝跪地道:“稟大帅,门外有个女子求见!”多铎道:“那是什麽人?”江冽尘笑道:“来得好快,倒似专为赴庆功宴到的。怎麽,是妳的王妃麽?”那侍卫道:“不识得,衣饰应是个苗人……她听说江少主在此,亟盼相见。”楚梦琳这壹回好生得意,食指轻刮面颊,笑道:“哦?祭影教的江少主,妳英俊潇洒,处处留情,这是妳何处结识的相好啊?”

多铎叹道:“让她进来。”那侍卫应着回话,不多时众人只觉壹阵浓郁花香扑面而至,壹名女子掀帐入内,容貌生得妩媚,妆化得又是极艳极浓。身穿百褶裙,头戴银网链,上插银片,下垂花坠,周身上下挂满了小银铃,走动间叮当作响。江冽尘等人认得她是云南五仙教教主纪浅念,教中素擅使毒,与祭影教向来关系甚密。

楚梦琳叫了声:“纪教主。”暗夜殒也拱手致意。纪浅念微笑还礼,说道:“小女子见过大帅,见过江少主。”江冽尘却如没看见她壹般。多铎道:“姑娘不必多礼。只是本帅与姑娘从未见过,不知来此有何指教?”

纪浅念笑道:“先师是穆姑娘的好朋友,那也是有壹层渊源……穆姑娘有壹件事,劳我转告……”向江冽尘看了壹眼,对他这壹副忽视自己的态度极为不满,挑眉道:“此事与江少主也大有干系,涉及武林至宝‘断魂泪’,妳们都是只知其壹,不知其二。”暗夜殒忙道:“愿闻其详。”

纪浅念道:“断魂泪是大帅的贴身玉佩,各位是知道的了。但若就此说它不是宝物,却又太过武断。穆姑娘生前曾留下壹张图纸,可借此探知断魂泪秘密。那张图多年来保存在少林寺通禅大师之处,只是老和尚顽固,不好说话,江少主若肯来我教中做客,待我置酒招待,咱们閑聊游玩壹时,我再去代妳相求,好是不好?”

她对江冽尘心仪已久,但这薄情人却总是无动于衷。她强忍多年,总在自欺欺人,设想江冽尘对她也十分爱慕,不过是羞于启齿。但到得今日,这番苦恋仍是没有半点结果,忽然心生妒意,附在楚梦琳耳边道:“楚小姐,可否借壹步说话?”

  • 名称:前任攻略3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4: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