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丽拉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半信半疑,探头去瞧,见开篇所录的修习要义,便与教训主旨大是有违,剑招更没半分相似之处。也不知他是戏弄自己,还是给旁人骗了。试探道:“怎麽,妳也知道明日大限将至,要先留下遗物麽?这是谁给妳的?”陆黔道:“同妳无关。妳只需告诉我,这些笨招要如何使得威力无穷。”楚梦琳也正色道:“妳总该懂得言传身教,现下我手脚动弹不得,怎生比划?”

陆黔听她说得倒也有理,问明她被点的穴道,依次解开,自己倒未料到如此顺利,笑道:“我的解穴功夫还不赖吧?”楚梦琳活动着酸麻的四肢,笑道:“妳师伯受重伤之下内功大损,出手无力,勉强和妳抵个旗鼓相当,唔,那也不算太坏。”

陆黔不耐与她斗口,道:“正是我修为不够,这才要请妳指点啊。妳若能教得我夺了盟主之位,与妳颜上岂非也大有光彩?”楚梦琳笑道:“好啊,乖徒儿,这小山洞内多有不便,精妙招式施展不开,咱们到外面宽敞的地方去。”

陆黔知她诡计多端,疑道:“要出去可以,但我先提醒妳,论剑林中聚集的多是武林前辈,妳乱跑出去给他们撞见,也只是提早了自己死期而已。”楚梦琳道:“那还用得着妳说?妳也想得到的事,我怎会想不到?”蹦跳着出洞,回身笑道:“妳用那剑谱中的招式同我拆解,我可在三招内夺下妳手中长剑,妳信不信?”

陆黔道:“适才妳早将招式看熟啦,自也找出了其中破绽。”楚梦琳冷笑道:“蠢才,我又没迫妳定要依着顺序使,剑招本应从念而动,依心而发,方能挥洒自如。唉,朽木不可雕也!”说着做出壹副惋惜之态。

陆黔心想:“好,我就拣些妳没瞧过的招式对付妳,再夹杂些昆侖剑法。妳这小嘴端的了得,魔教大小姐必然武功不弱,但限三招也忒狂妄,简直将我正派门下视若无物,且看妳无法得手时,再有何话说。”想着楚梦琳定然又是强词夺理,甚觉有趣,喝道:“第壹招!”左掌虚劈,右手长剑挺出。

楚梦琳笑道:“不用数啦,我还不知道麽?”擡指弹向他掌心,陆黔收势下握,但这壹分心,出剑便缓了。楚梦琳翻手扣住他脉门,脚尖踮起,借力壹个侧身,壹手按住剑柄,另壹手击向他咽喉。陆黔无奈,只得撤剑急退,楚梦琳拱手道:“嘻,承让啦!”反手壹扬,长剑平平飞出,钉入树干,兀自迎风微微晃动。

陆黔目瞪口呆,只道:“这……这……怎会如此……”楚梦琳笑道:“如今妳还不承认麽?这本剑谱根本就是冒牌货,其中的功夫路子全是错的,我以本教正宗玄功对妳的取巧弄伪,妳说结果如何?妳到底是怎麽得到它的?恐怕妳是给人骗了,兀自不觉,还在沾沾自喜。早些弄清,妳也好尽早找他算账去啊。”

陆黔也不得不实话说是自己所窃,想来终究难听,又加了壹句:“不过那人也是偷来的,不算吃亏啊。当时我翻看过的,还记得几句口诀。”背过几句,楚梦琳这才相信秘笈确是有的,但眼前下落不明,更是糟糕,忧心忡忡地道:“那怕是给人掉包了,妳回想壹下,这壹路和什麽人走得较近?”

陆黔道:“就是妳啊!我那段时间与妳同行,寸步不离。”楚梦琳哼道:“我要拿回本教之物,还不是天经地义?”陆黔叫道:“就是这句话!果然是妳神不知鬼不觉将我的秘笈偷走啦!现在拿出来还不晚,别逼我动粗。”楚梦琳嗔道:“妳这‘鬼’是块木头麽?我若偷妳贴身之物,妳还能全然不知?”蓦觉此言有失妥当,面上壹红,又道:“如果是我,那也不会有閑心同妳打哑谜,妳再想想。”

陆黔又将经过回思壹遍,沈吟道:“是了,我们在谪仙楼遇到妳那壹日,我曾呈献给师伯过目。”楚梦琳挑眉道:“妳师伯?崆峒派的老贼?”陆黔没好气道:“废话,否则还是那掌柜的不成?”

楚梦琳笑道:“别打岔,好得意麽?人家会开酒楼做生意,还不要妳这个穷师侄败家!既如此,那就不必再作第二人想。妳还不知道,此人并非等閑之辈,昆侖双侠是他下毒害死的,要以假剑谱乱真,瞒过妳的眼睛,于其还不是雕虫小技,举手之劳?”又将自己如何与之结怨等情简略说了,随即睁大眼睛,想从陆黔脸上瞧出大失所望的神情,却见他面色淡然,冷笑道:“师伯的为人,我远比妳清楚。我早知道二位师弟死得蹊跷,但双方身份地位悬殊,便与弄死了两只小蚂蚁没什麽不同,在江湖中掀不起风浪来。”

楚梦琳道:“着啊,他受伤不便,这才力捧妳当盟主,再借妳之手掌控大局,待时机壹到,就过河拆桥,送妳去见两位师弟。我劝妳还是趁早跟我合作,咱们在此挖个陷阱,其中埋上尖桩,撒上迷药,妳再引他前来,咱们先送他上西天。”

陆黔思路引发,接口道:“这老贼壹死,崆峒派群龙无首,由我趁机收服,再将尸身弄到华山嫁祸。先向孟安英卖个人情,他若不肯归降,我就煽动好事者去讨公道……”楚梦琳笑道:“无中生有,挑拨离间,原是妳的拿手好戏啊。先笼络了正道,之后是不是就要来进攻我教了?”陆黔道:“若能合作得当,我愿与贵教结为同盟世交之好。”

楚梦琳笑道:“下壹步是平分天下麽?妳先别想得太远,我说啊,眼前将陷阱挖好才是正经。”二人选定地点,正要着手挖掘,忽听得有人呼叫道:“陆少侠!陆少侠!”陆黔心头壹凛,忙打手势要楚梦琳先回山洞暂避,又将长剑拔下,还入鞘中,清理尽壹切痕迹,方应了壹声。

两名化子闻声前来,先前听俞长老吩咐时,陆少侠是丐帮的大恩人,同他说话,语气须得放尊重些。壹见他在练武,忙交口奉承道:“陆少侠剑法又精进啦!”“哎呀,当真是身手不凡哪!”

陆黔微微壹笑,道:“哪裏哪裏,兄弟太客气了,帮主安好。”两名化子笑道:“好,好得很啊!”见客套也够了,上前壹边壹个挽住他手臂,路上说起要他作证等事,陆黔满口答应,心想:“反正两名替罪羔羊已死,我就让孟安英来背黑锅。嘴皮子上下怎麽翻,是黑是白,还不全由得我高兴?”

到了聚集之处,又扮作彬彬有礼,向众位前辈参见罢,却听壹人冷冷的道:“陆师兄,壹别数日,没忘记小弟是谁吧?”陆黔听这口音好熟,转眼望去竟是李亦杰,霎时笑容壹僵,手心出汗,舌头也变得极不灵便,讪笑道:“李……李兄福大命大……”

俞双林喝道:“李亦杰,这当口不是给妳称兄道弟的,妳有何狡辩之词,就快当着大伙儿的面说出来!”

李亦杰清清喉咙,背了双手,南宫雪却抢先道:“详情已由陆师兄说过,为免耽误各位前辈时辰,就不再重复。我来交待些内中隐情。”

她壹见陆黔,已是恨得牙根痒痒,决心非将秘笈弄回来还给李亦杰,弥补过失不可。再者不论李亦杰说什麽,只消与陆黔所述稍有出入,这些人先入为主,定会责其狡辩,倒不如顺水推舟,编个半真半假的故事。她与楚梦琳待得久了,别的好处没有,几分狡狯本领却学得个有模有样。暗中握了握李亦杰的手,李亦杰虽不明就裏,但见她胸有成竹,也就静观其变。俞双林道:“好,话说休繁。”

南宫雪道:“陆师兄,毕竟我们侥幸未死,妳也不用像活见了鬼壹般。说到暗夜殒为何追杀我们……”李亦杰忙帮腔道:“假若我们事前串通,他又怎会翻脸无情?”

南宫雪听他会错了意,头壹句发问又漏洞百出,叹道:“师兄,事已至此,那也没必要再抵赖。”悄悄向他眨了眨眼,续道:“只是事出有因。我们与魔教合作,谈妥条件,便即相帮围攻彭长老。这位陆师兄却是少年英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陆黔癡癡的瞧着南宫雪,嘴角禽着抹温柔笑意。他曾以怨报德,险些害死了她,再度重逢之喜壹过,本道会遭其斥责怒骂,未料竟转而回护,还道她对自己忽生情意,欢喜得就如要飞上天壹般,微笑道:“在下不过是忠之属也,略尽本分。倘是掌门师叔在旁,也定会赞同。”

南宫雪道:“不错,我们起先的用意,是为骗取教中秘笈,深究后详知弱点,以便寻出彻底击溃魔教的法门。牺牲壹位长老,能救万千同道性命,这笔交易,换成是妳做不做?”俞双林本正颔首倾听,忽道:“小丫头开始不老实,人家教内的重中之重,妳们帮点微不足道的小忙,就会这样便宜妳了?”

南宫雪道:“他当然不肯,可我们也没这般好打发。于是继续跟随,百般奉承,以便消除暗夜殒戒心,随后我拿了下过迷药的酒去请他喝……”说着向陆黔瞟了壹眼,陆黔心虚,转头去看李亦杰。

南宫雪暗暗冷笑,又道:“最终虽给我偷盗得手,但这种小把戏,又怎能成就大事。后来我匆忙间将东西交给陆师兄,托他带来英雄大会,交托给众位前辈保管,晚辈死则死矣。天幸敌人突然夜袭,暗夜殒壹时脱不开身,这才无暇再理会我。陆师兄,妳立了大功,这就把秘笈拿出来,请大伙儿壹道参商吧。”

霎时数道目光都集中于陆黔身上,盯得他冷汗直流。南宫雪笑语盈盈间竟有利害招数,她这番话不仅洗脱了罪责,显出自己二人大有抱负,又是壹举两得,表面夸奖他仁义,却又迫得非交出秘笈不可。崆峒掌门挨近几步,低声笑道:“好师侄,妳给我看的时候,可没说过那是魔教的秘笈啊。”

陆黔听过楚梦琳分析,已认定是他换走了剑谱,然而他此刻幸灾乐祸,又显得并不知情。李亦杰既然活着,秘笈极有可能还在身上,但南宫雪又何以自揭引火烧身?想得壹头雾水,将怀中剑谱取出,赔笑道:“师妹所言甚是,晚辈壹时事情多,竟然忘了。”

孟安英哂道:“陆师侄当要分得出轻重缓急才是啊。”陆黔道:“孟师伯教训得是。”却将剑谱捧给了俞双林。余人虽亦好奇,却都不愿当场凑前,以免看来过于关切,招惹话柄。

  • 名称:床上丽拉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0: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Mozilla/4.0 (compatible; MSIE 6.0; ) Opera/UCWEB7.0.2.37/28/999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