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杨思敏超清在线观看

南宫雪冷哼壹声,酸溜溜的道:“这便是那位帮他付账的姑娘了。我早说过她不是什麽好人家的女子,妳偏是不信。”李亦杰道:“她定是有苦衷的。”南宫雪扁了扁嘴,不再言语。她见李亦杰对韵儿赞不绝口,大显欣赏之情,心下颇为不快,见韵儿遇了麻烦,也只道她活该。

经此壹闹,沈香院中大是嘈杂。老板娘如花夫人也从偏房惊动出山,冷冷道:“什麽人敢在此闹事?”那小丫鬟就如见了救星壹般,急急奔到近前,低声稟报道:“夫人,是那位公子定要韵姑娘唱曲,还说……还说要……”韵儿哭道:“夫人,我不要随他去,您救救我!”

如花夫人暗自叹息,太漂亮的姑娘,能给场子上带来不少生意,同时却也隐含着大量麻烦。她是个开了店面讨生活的,务求息事宁人,此时仍是好言叹道:“这位公子,韵姑娘曾说过她卖艺不卖身,壹天仅唱壹曲。台下的诸位客官也算是捧她的场,都随了她的自由。”

那男子冷笑道:“我就偏不捧她的场,须得让她知道自己的分量!壹个烟花女子,还想翻上天去?将来还不是壹样要便宜了别人,却来立什麽守身如玉的臭规矩!”说着从衣袋中取出两个金元宝,在手中随意掂量着,笑道:“妈妈,只要妳肯让韵姑娘今晚陪我,这两锭金子就归妳所有。韵姑娘的赏钱也当另算,妳看如何?”

那如花夫人是见钱眼开之人,当即双手接过金子,眉开眼笑道:“公子说什麽便是什麽。韵儿,妳且随了他去,好生听公子的话。”韵儿睁大双眼,道:“妳……妳怎可如此?妳明明答应过我,只要能增加了客源,表演之事,都可依我的规矩!”如花夫人二话不说,“啪”的扇了韵儿壹耳光,喝道:“妳是什麽东西?这沈香院是妳说的算,还是我说了算?会唱几首曲儿,便以为能爬到我的头上了麽?”

那小丫鬟已吓得呆了,轻拉如花夫人衣袖道:“夫人,这韵姑娘可是咱们沈香院的招牌,千万打不得呀!”如花夫人怒道:“什麽招牌?能给我赚银子的才是招牌。韵儿,当日妳走投无路,若非我收留妳,妳早已饿死街头,怎能得有今日?妳还不知感激麽?”韵儿哭道:“那都是妳迫我的,我……光天化日,难道便没有王法了麽?”

那男子冷笑道:“王法?”壹语未毕,忽感有壹手掌按住他肩头,道:“老子就是王法!”语声极是嚣张,正是李亦杰。那男子怒道:“干什麽?老子的閑事妳也敢管?怎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说出来吓死了妳!”李亦杰笑道:“好,妳且来吓壹吓看,先倒下的那个不是英雄。”

那男子怒道:“老子便是常州建业镖局的镖师,妳可怕了麽?”李亦杰笑道:“我还道妳是壹名趟子手。失敬失敬,多有得罪……”话锋壹转,肃容道:“可惜我偏不买账,妳就算是总镖头,我也不来怕妳。”那男子怒道:“我瞧妳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说着回身挥臂格开,接着壹拳向李亦杰挥去。李亦杰左手划个半圆,已捉住他手臂,继而右拳击出,正中那男子脸部,打得他向后跌了出去。

堂中的姑娘们大呼小叫,东奔西逃,慌作壹片。李亦杰趁乱拉住韵儿,道:“姑娘,我们快走!”韵儿怔了壹怔,被动地被他扯过手臂,随在他身后。两人才奔到门口,却见壹排手持棍棒之人堵住通路,如花夫人的冷笑声在背后响起:“沈香院岂是妳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之地?要带走我这裏的姑娘,也不跟我打声招呼,真是半点不把我如花夫人放在眼裏。”

李亦杰回身怒道:“妳又何曾尊重过她?我不想闹事,让妳的人退下,否则休要怪我不客气了。”如花夫人冷笑道:“好啊,那就要看妳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动手!”那壹群仆役立刻缩小了包围圈,将李亦杰与韵儿困在当中。

李亦杰道:“韵姑娘,妳自己小心,别让他们伤了妳!”韵儿微微点头。李亦杰右肩微沈,左足横挑壹人下颌,将他连人带棒齐齐踢飞,那人大声惨呼,“砰”的壹声砸裂了桌子,那小丫鬟扶了如花夫人躲避飞溅的木屑,如花夫人只气得不住喘息。

李亦杰转身,左臂架开迎面壹棍,顺势将其夺下,在空中作势虚劈,待将众人视线引开,遂将重心倾于左足,右足横扫敌方下盘,壹群人站立不稳,扑地摔倒。片刻间已将那群人打得七零八落。李亦杰拉了韵儿,道:“这便走吧!”说着疾步奔出。南宫雪叫道:“师兄!”李亦杰壹颗心全系在韵儿身上,竟充耳未闻,南宫雪跺了跺脚,也急忙追去。

楚梦琳打量着堂上的壹片狼藉,抱臂冷笑道:“他二人自去逍遥快活,却要我们来收拾残局。”江冽尘道:“误交损友,又能怪得谁?”楚梦琳不悦道:“我才不管!那如花夫人恐怕要报出了天价要我们赔偿,趁机狠宰壹笔。”

如花夫人方镇定下来,心想自己的人对付不了那多管閑事的少年,恐怕从此确是要失去韵儿这个头牌。她是个极其精明的生意人,当此情形,能将损失减少到最低,就算赚了壹笔。抱肩冷笑道:“看来姑娘也是个明白人。妳们来我这裏砸场子,又带走了我的摇钱树,十万两黄金壹两都不可少,否则,我就抓妳们到官府去报官!”

那群仆役也挣扎站起,摆出再度动武的架势。殊不知这对两人来说尽是班门弄斧,江冽尘微微冷笑,从腰间取出壹黑色物事,食指轻弹,抛至半空,似是壹块铁牌。众人都擡眼看那不停旋转之物,江冽尘冷冷的道:“树大招风,我想妳也不愿重蹈无影山庄之覆辙。”话音刚落,那物已从空中直直落入江冽尘张开的二指间,众人看清那物色泽焦黑,正中刻着“祭影神教,武林至尊”八字,鲜红得几欲滴出血来。

如花夫人立时吓得脸色发白,先前的嚣张气焰全然消泯壹空,讷讷道:“妳……妳是……”那适才被李亦杰打倒在地,自称建业镖师的男子脱口叫道:“妳是祭影教之人?此番想打那趟镖的主意?”江冽尘斜着眼瞟了他壹眼,道:“妳说什麽镖?”那人正待答话,壹把匕首闪电般从暗处飞出,直插入那男子心窝。那男子浑身剧烈抽搐了壹下,连哼也未来得及哼壹声,便即毙命。

楚梦琳怒道:“有人敢在我们面前挑衅,妳不去教训他?咱们颜面何存?”江冽尘不屑道:“倒像个从没见过世面的!哼,妳看不出这是杀人灭口?那趟镖必是重要之极,也说不定……”

楚梦琳寻思片刻,隐隐猜到三分,道:“此人方才提到建业镖局,这趟镖也自是由他们押运。”顿了顿向堂内放眼壹扫,满不在乎的道:“这些人便都灭口了吧!”

话音刚落,如花夫人已双膝跪地,不住磕头道:“求姑娘大发慈悲饶我们壹命,贱妾有眼不识泰山,便是借我们几个胆子,奴家也不敢去官府泄露二位大侠行蹤啊!”楚梦琳冷笑道:“我祭影教自出道起也不是壹天两天,官府又能拿我们怎地?”如花夫人只磕头如捣蒜,道:“是!是!求姑娘饶命!”

那边李亦杰已带了韵儿奔到客栈之中。壹路两人均未多言,坐定后韵儿擡起如水双眸,在李亦杰脸上打量壹瞬,垂下眼睑,柔声道:“多谢公子了。”李亦杰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原是我辈之本分。再说,妳也曾帮过我。”韵儿奇道:“韵儿与公子今日岂非初次相见?这话又从何说起?”

南宫雪已大步入内,顺手端起桌上茶水,仰头喝了,冷笑道:“昔日他钱袋被摸,是妳付账解围。原来妳早就不记得了,亏他壹直惦念着。”韵儿低头沈思片刻,道:“唔,是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南宫雪冷笑道:“对妳是小事,对他可远没那麽简单。”

李亦杰脸上微红,欲转移话题,道:“上次与姑娘相遇时,记得妳身边有壹小丫鬟,如今却怎地不见?”韵儿道:“妳说的是小瓶?小瓶麽,她……”语声硬咽,神色凄楚。

这韵儿正是从密道中逃脱的沈家大小姐沈世韵。那日小瓶背着她逃出山庄,她却壹心惦记父亲和叔伯们的安危,醒转后急于回庄察看。她身体本就极弱,在壹片残砖断瓦中顿觉心力交瘁,再也支撑不住,当即晕去。小瓶亦是得知无影山庄彻底毁了,再无东山再起之日。感叹之余,心想再照顾沈世韵也捞不到半两油水,便将她卖到了沈香院,又取走她的银子悄然离开。

许是有些人生来是穷苦的命,便得了天降横财也无福消用,小瓶在横穿大漠时遭遇沙盗袭击,被乱刀砍死,银子也被尽数搜走。沙盗猖獗,屡屡犯案,银子尚未追回,可称得是近日壹桩大案。她正是在沈香院弹奏时,听宾客茶余提及此事,心下不自禁的难过,只觉命如草芥,几日间已连着失去了生命中诸多重要之人。至于今后的路要如何走,尽是壹片未知苍茫。

沈世韵在叙述时略去了灭门壹节,只说自己是从闹饑荒之地逃难而来。李亦杰直听得希嘘不已,叹道:“那小瓶是妳的贴身丫鬟,却这等卑劣,坏了良心,也算死有余辜。不过她死得恁惨,那群沙盗忒也可恶!”末壹句话是他见沈世韵神色大是不悦,知她仍重那份感情,这才匆忙加上。又道:“适才在沈香院闹得厉害,那裏妳是不能再回去的了,何况我也不希望妳继续待在……那种地方。韵姑娘,妳今后又有什麽打算呢?”

沈世韵轻声道:“家父临终前曾修书壹封,要我赴长安投奔满清摄政王。他是我爹的故交,听得旧友噩耗,伤感之余,当会念着往日情谊,遵依亡人嘱托,能给我壹处落脚之地,韵儿已然心满意足。不瞒公子说,我之所以在沈香院忍辱负重,也是因了前往路费尚未筹足之由。”

  • 名称:金瓶梅杨思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9: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