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景之屋完整版无删减超清在线观看

他二人壹搭壹档,极力劝李亦杰留下秘笈,目的却是各有不同。南宫雪满心盼望李亦杰武功大进,成为人人称颂的少年英雄。陆黔却梦想着自己得到秘笈,依法苦练,在英雄大会技压群雄成为盟主,又能执掌昆侖门户,先联合各大派将魔教挑了,再令群雄壹壹归降,镇压各地起义军,降闯军,伏清兵,最终天下壹统,自己荣登大位,坐上皇帝宝座,立国号为“乾”,名号得以记录在众多史书内,永垂不朽。

南宫雪知他已然动摇,又道:“那时妳杀暗夜殒,灭祭影教,为韵儿报仇,自是易如反掌。她定然喜欢,会说‘李大哥,多谢妳了’,还会……会嫁妳为妻。”陆黔知李亦杰重情重义,南宫雪既已从“情”入手,自己便转而攻“义”,说道:“李兄,这两件衣服妳与南宫师妹换上,在下可扮作被妳们擒住的降将,到时咱们三人仍在壹起,凡事亦可有个照应。”

李亦杰惊道:“陆兄妳……”陆黔道:“我既已降了,再极力奉承他几句,暗夜殒想必也不会再杀我。妳说我贪生怕死,可是错了。”

李亦杰怔了半晌,在他肩头重重拍了两下,道:“陆兄,是我小人之心,兄弟当真……无地自容了。”

陆黔道:“既是兄弟,何须说此见外之言?咱二人休分彼此。”说着动手将那两名教徒衣冠靴子除下,李亦杰与南宫雪分到树后换上。李亦杰想到从此不能再着绫罗绸缎,略有些不舍,又觉自己也是俗得厉害,不再多想,与陆黔将二具尸首随地埋了。出外再戴上黑布罩,遮掩了本来面容,但南宫雪肤色白皙,露出的额头光洁娇嫩,陆黔抓了些泥来给她涂抹。李亦杰已将书册小心收好,三人装备停当,回至茶摊中。

壹名祭影教徒迎上笑道:“怎地去了这麽久?掉进茅坑了不成?”李亦杰回想适才那名老者声音浑厚,也放粗了声音咕哝道:“胡说八道!”南宫雪脸上壹红,所幸戴了面罩,看不出有何异常。轻轻推了陆黔壹把,上前躬身道:“启稟殒堂主,属下二人在旁巡视,正见得此人,是昆侖派壹名后辈弟子,属下将他擒住,这才耽了些时辰,请殒堂主恕罪。”

陆黔见机甚快,当即双膝跪地,大声道:“小人参见殒堂主,从此愿归降祭影教,唯殒堂主马首是瞻,绝无二心。尽忠光兴圣教,死而后已。殒堂主您……”他想说些“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等平素自夸之言,但此际又显不伦不类,当即改口道:“您老人家智勇双全,天下无敌,神机妙算,泽被苍生……”搜肠刮肚,说得皆是些陈词滥调,极尽奉承之言。

李亦杰与南宫雪在旁听得暗暗皱眉,虽知是迫于情势,但学武之人于颜面壹节向来所视最重,另有不少宁可死了,也不愿受敌所辱。陆黔此刻壹副奴颜卑相,徒令人厌烦。暗夜殒默默喝茶,正眼也不瞧他。薛香主见他与谭林是同门师兄弟,二人性子却是相差远甚,微微壹笑,道:“年轻人,正邪素不两立,我教于邪派居首,妳甘愿做正道叛徒,那是什麽缘故啊?”

陆黔恭恭敬敬的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殒堂主武功比我师父高过何止百倍,祭影教如此声威,小人自是择佳木而栖。恰好小人师尊尸首在侧,便请他做个见证,足见小人之诚。”暗夜殒冷笑道:“好个见风使舵的墻头草,今日妳反出昆侖,他日难保便不会判教!”李亦杰见他说翻脸便翻脸,事先全没半点征兆,忙挡在他身前,道:“还请殒堂主网开壹面,此人已降,上天有……”

南宫雪听他要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与祭影教平素行事作风大是相违,必将令人起疑,脱口打断道:“属下倒有个主意,此人确是废物,不可令他入教,却也不必杀他,殒堂主夺来的打狗棒是丐帮镇帮之宝,为帮中人所尊,若将此宝给这废物做贴身兵刃,当可汙了丐帮名头。此人跟随我们……执行任务,若不巧给人杀了,旁人只道是昆侖功夫不济,却能大增我教气势。”

暗夜殒哼了壹声,道:“偏生有这许多古怪。”劈手将打狗棒朝着陆黔丢去,陆黔双手相接,只因棒上所附力道甚巨,仰天壹交坐倒。众人大笑声中,暗夜殒问道:“薛香主,妳们已是最后壹批了麽?”薛香主道:“回稟殒堂主,正是。”

暗夜殒长身站起,道:“那便由我亲自带队,即刻赶路,不得有误。”说完踏步便行,薛香主道:“是……是……只是……”暗夜殒不耐道:“还有什麽事?”薛香主道:“属下请示殒堂主,教中牺牲的兄弟尸首是就地掩埋呢,还是火化?”

这壹场伏击,因暗夜殒出手,正派到场之人全军覆没,但混战中祭影教不少教徒也被杀死。暗夜殒冷冷的道:“武艺低微者,本就该死,还埋什麽了?”更不停留,径自出了茶摊。

薛香主壹声长叹,与余人在胸前划了几个礼,口中喃喃低吟,那是教中为死者祈福,恭祝转生可得福泽之意。教中众人见暗夜殒如此绝情,心中无不暗暗咒骂。陆黔手心中早捏了壹把汗,这条性命实可说是南宫雪所救,向她望了壹眼,平添壹分好感。

余下路途因暗夜殒在侧,众教徒壹改先前惫懒之象,连低声谈笑也是不敢,暗夜殒所令却又甚苛,日间疾行,晚间亦自不歇。这般行了几日,入得潼关境内。其时满清大军攻城已近月余,闯军坚守,战局呈胶着之状,近日清军却是节节败退,已至正城五裏处扎营。

暗夜殒不喜身旁随有累赘,会齐先至的各批教众,命薛香主将众人安置妥贴,独自四面打探消息。百姓初时见他衣饰华贵,相貌俊朗,但壹听他问及清兵,均是面有愠色,壹连查探几日,才有壹名打柴的樵子给他指明了方向,答话时却也是双眉紧锁。

暗夜殒不以为意,在地方官府中强牵了几匹战马,赶着沿樵子所指而行,来到壹片开阔处,只见侍卫环伺,戒备森严,各地分设许多营帐,而其中壹间却又明显大于旁的,料想必是主帅帐营。行到近前,几名侍卫各执长枪,喝道:“什麽人?”

暗夜殒冷冷的道:“我要见妳们主帅,给我滚开了。”侍卫见他说话气势骇人,或是军中某位大有身份之人,壹时也不敢怠慢。壹人收枪拱手道:“大帅正在帐中与几位将军商讨军情。不知尊驾高姓大名,还请在旁稍候片刻,代小人先行通报。”暗夜殒不耐多言,手中折扇圈转点到,倏忽间撂倒了众人,掀帘入内。

帐中开阔,光线明亮,却是壹派剑拔弩张之景。首座壹人头戴盔帽,其上有舞擎、覆碗,上有盔盘,中竖铜管。后垂丝绸护领,上绣有纹样,缀以铜钉。身披铠甲,佩有护心镜,镜下前襟另佩梯形护腹,样貌威武。左右各列壹条长桌,左侧独坐壹名老者,作将军打扮,壹络长须,面色很是阴沈。右侧壹位少女明艳动人,铠甲以闪亮珠片相缀结成,面有笑意。她身旁少年抱臂而坐,神情悠然。这二人正是楚梦琳与江冽尘。

那首座主帅干咳壹声,说道:“我军已接连打了几日败仗,大挫将士锐气,如此局面怎生改善,几位将军有何高见?”那年老将军目光逼视着江冽尘,阴恻恻的道:“江副教主,老夫久闻妳祭影教大名,如雷贯耳。只是现下妳武功如何,尚且不论,于这行军打仗,倒似壹窍不通。”

江冽尘冷冷开口道:“不用拿这无谓言语激我,佟将军,妳军中无人,旁人又有什麽法子?”楚梦琳接口道:“不错,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那佟将军怒道:“臭丫头住口,真的当自己与本将军平起平坐麽?本将军当年征战沙场,妳这丫头生也没生出来,这裏哪轮得到妳说话了?”

暗夜殒见他为难楚梦琳,当即怒道:“妳自己给我住口!”随即转身行礼道:“参见少主,小姐。属下已率教内各旗于不远处恭候待命。”江冽尘看了暗夜殒壹眼,转向那主帅笑道:“大帅,这可是我的下属,妳瞧他如何?”

佟将军冷哼道:“确是不错,当真也如江副教主壹般目中无人。”楚梦琳笑道:“佟将军,妳何时做了主帅啦?小妹这可恭喜妳啊。”佟将军怒得脸上壹阵青,壹阵白,却又无话可辩。那主帅道:“还请江副教主代为引见。”

江冽尘笑道:“这是我教众旗之首,堕天总堂堂主暗夜殒,江湖中人称‘残煞星’的便是。”那主帅略壹拱手,淡淡道:“久仰。”江冽尘又道:“殒堂主,莫要让无才无能之人责妳欠缺礼数,这位佟将军麽,外强中干,尽可不必理会。这多罗豫郡王爷是咱们大帅,琳妹对他所评甚高,妳来拜见吧。”暗夜殒听江冽尘将楚梦琳称为“琳妹”,又说“对他所评甚高”,心下不悦,傲然道:“不拜。”

佟将军冷笑道:“江副教主,烦劳妳好生约束着属下教众,莫成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江冽尘道:“妳军中无人,这下梁可歪得厉害了。”佟将军拍案而起,怒道:“妳说什麽?妳有本事,将这阵破给我看,老夫便服妳!”楚梦琳微笑道:“妳可早就服了。他江冽尘算什麽副教主啦?自己说得好听,也不怕丑,妳壹口壹个‘副教主’,叫得当真动听。”

江冽尘笑道:“破阵有何难处?只是妳军中全无可用之人。殒堂主,咱们明日就破给他看看,别让大帅小瞧了我祭影教。”多铎大喜,道:“快取酒来,本王敬江……将军与殒堂主壹杯。”暗夜殒冷冷的道:“不必。我不想助妳,权为小姐之所命。”

江冽尘笑道:“大帅有所不知,殒堂主心高气傲,素来只服武功强过自己之人,不如妳们便来过过招如何?”楚梦琳见他壹副看好戏的神情,怒道:“妳别欺人太甚!他怎可与殒堂主动手?他身上尚有伤……”

佟将军道:“妳说什麽?”楚梦琳眼圈壹红,低声道:“那是我的过错。我觉得壹个阵形也没什麽了不起,便想独身破阵,却是身陷重围难以脱困……他……他是为了救我才……”佟将军逮住了机会,咄咄逼人道:“壹个姑娘家,做事没轻没重,战场是给妳好玩的地方麽?妳给我回去,帮不上忙,也不用在此添乱!”

楚梦琳叫道:“妳赶我走麽?我才不要,大不了……大不了我再立功赎罪,也就是了。”向暗夜殒使个眼色,偷偷比出手势。那是幼时楚梦琳不耐练功,要暗夜殒陪她玩,定下夜间偷溜出来的时刻。暗夜殒当即领会,心想相比之下,无论江冽尘在教中内外如何风头大盛,楚梦琳最依赖的毕竟还是自己,微感快意。

薛香主已接到命令,率领壹众教徒前往参见。江冽尘计划着明日破阵,是以当夜众人早早就寝,以便养精蓄锐,薛香主等人则在营帐左近歇宿。

李亦杰见这等情势,心知战场倒非上不可,好在自己身份只是个魔教徒众,正派中当也无人知晓,不致损累华山声名,壹切静观其变。连日未眠,这壹觉睡得甚熟。到得中夜,突觉有人在自己肩上轻推,还道是突生变故,伸手正要拔剑,便听得壹个女子声音道:“师兄,是我和陆大哥。”

李亦杰睁开惺松睡眼,道:“有什麽不妥麽?”南宫雪道:“师兄,那本秘笈,妳可要加紧瞧。不如今夜先练几式,明日在战场上让敌兵餵招。”

李亦杰恍惚忆起那些剑招,不由壹阵激动,翻身坐起,道:“其他人都睡熟了麽?”南宫雪道:“嗯,可都倦得很了。”李亦杰点了点头,三人转到壹棵树后,李亦杰从怀中取出书册,先读了几句口诀,日间情急,此刻却可镇定自若,情形自是大有不同。同时合三人才智,逐句研读,不多时已领会了些基本法门。李亦杰这才起始习练,修行内功尤须全伸贯注,于外物均已听之不闻。

南宫雪与陆黔向后翻看秘笈,暗自琢磨剑招,忽听近旁传来响动,有人压低了声音说话,随即又有壹阵纷乱的脚步声,听来人数不少。二人大惊,此时又不可惊动了李亦杰,陆黔道:“我随妳去看看。”携了她手悄悄探近。

楚梦琳本待夜间与暗夜殒同去烧了敌军粮草,立下功劳,但没等溜出几步,却见壹群将士身着闯军服饰,持了火把,拿着兵刃,列队而来,惊道:“敌军想夜袭麽?”暗夜殒道:“好,我去稟报少主,让他提防。”楚梦琳却已冷静下来,摇头道:“不必了,江冽尘这小子太也嚣张,全不将旁人放在眼裏,这次倒要看他怎生应付,殒堂主,咱们便来瞧瞧热闹。”

  • 名称:美景之屋完整版无删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21: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