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十大酷刑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沈思道:“也就是说,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或许外貌甚为普通,并未引起我们注意。可能就是店小二桌上的算盘,也可能就是我现下手中的这壹只酒杯……”南宫雪笑道:“依我看来,可能是壹对做工精致的耳环。”楚梦琳眼前壹亮,拍手道:“雪儿妳所言甚是,也说不定是壹只玉镯!”她二人竟已将话题转向了自己喜爱的饰物,江冽尘只听得哭笑不得,向李亦杰道:“依李兄之见呢?”

李亦杰道:“我也只是猜测,此物既名为‘断魂泪’,必是教人联想到伤心之物。”江冽尘嗯了壹声,沈吟未决。李亦杰又道:“妳看,不会是壹具棺木吧?不会是壹对癡男怨女流泪写就的诀别书吧?”江冽尘初时本听他分析得极有道理,万没想说到后来仍是壹般的无稽之谈,只闷闷地道:“我看不会。”

楚梦琳与南宫雪说得兴起,立时便要到玉器店中去看个究竟。江冽尘道:“玉器店麽?话虽说得漂亮,只怕她们要把正事抛在脑后了。”李亦杰叹道:“那也没办法,我们两个就‘舍命陪女子’吧!”江冽尘不答,踏步便行。

刚出得酒肆,却见壹人身着祭影教装束,探头探脑,似有要事稟报。江冽尘寻思片刻,向随之而来的楚梦琳耳语几句,楚梦琳微微颔首,转头笑道:“雪儿,李大哥,我们走啦!”迅速将二人拉进不远处的壹家玉器店,江冽尘这才走到那祭影教徒面前。

那教徒躬身道:“属下参见少主!”江冽尘冷冷道:“免了,什麽事?”那教徒道:“教主已经知道少主与小姐此行并未取得断魂泪,便命属下暗中查探。属下已得可靠消息,二日后武当掌门临空道人七十大寿,武林群雄将齐聚武当山顶祝寿,他的弟子绝焰要将断魂泪作为寿礼献上。”

江冽尘冷笑道:“武当派麽?却原来做的是那贼喊捉贼勾当!妳让教主放心,此番我与梦琳定当不负他所托。”那教徒道:“是!少主若没有其它事,属下就先行回去复命,祝少主与小姐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说着,身影迅速隐没在人群中。

江冽尘步入玉器店,见楚梦琳与南宫雪正缠着李亦杰,追问二人戴何种饰物好看。李亦杰叫苦连天,见江冽尘回转,直如见了救星壹般,喜道:“冽尘,妳到哪裏去了?我第壹次知道,她们可比昆侖、崆峒两派的弟子加起来更难对付!”

江冽尘不答,只将刚才得到的消息转述壹番。南宫雪沈吟道:“武当派的内部情报,那位道长没可能不知,他既有意装腔作势,看来是不会主动拿出来的了。师父跟我们说过,武当向与少林齐名,是江湖上数壹数二的名门大派,其中防守必然极严。情非得已,咱们华山又不能与武当起正面沖突,也只好上山暗中偷回了,只是这壹次倒成了名副其实的‘小贼’!”

江冽尘道:“那也不必,武当掌门寿辰,咱们又怎可不去送上壹份大礼。”楚梦琳道:“我倒有壹妙计,他们不识得我与江……表哥,我们便混在那些人中直接上山。妳二人可扮作壹对已有婚约的富家子弟,可雪儿的爹极是顽固,非要李大哥以断魂泪为聘礼,所以妳们没奈何,只能找武当掌门相商啦。希望他老人家大发慈悲,不要破坏了壹对恋人的终身幸福!”南宫雪听说要与李亦杰扮作未婚夫妻,立时羞红满脸。

李亦杰苦笑道:“梦琳,妳有这番本事,咱们便去天桥下说书,也可自谋生计。”楚梦琳笑道:“好没出息!餵,稍等片刻,我去为妳们弄些衣服来。”李亦杰叮嘱道:“拿了衣服就好,别伤无辜人命了。”楚梦琳吐吐舌头,笑道:“我们这壹套妳算是全知道啦!放心好了!”说罢飞身而去。

二日后的武当山顶,确是宾客云集,热闹非凡。临空道长身披壹袭白色长袍,兼之白须白发,令人颇有“仙风道骨”之慨,他面露慈和笑容,与各路英雄壹壹拱手致意。鞭炮几响过后,众人齐道:“祝临空道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临空道:“众位朋友肯赏脸参加贫道寿筵,不胜荣幸,这便落坐吧!”

江冽尘与楚梦琳亦寻了个偏僻桌前坐下,楚梦琳四处打量,道:“这武当掌门好大的排场!我的生日,爹可从没这麽放在心上。”说着竟略有些难过。

江冽尘并未理睬,只留神细看,众宾客已纷纷呈上寿礼。少林派通禅大师差人送来壹对铜铸罗汉像,临空谢过,旁有弟子接过退下。崆峒掌门送上壹颗宝珠,说道:“这是我早年游历西域时所得,将它配在身上,可保百毒不侵。”昆侖掌门何征贤雇了壹支舞龙舞狮队伍,显是精心训练,舞得煞是好看。群雄之礼俱是楚梦琳见所未见,看得津津有味。

不多时寿礼已将送尽,武当壹名道士正捧了峨嵋派壹尊翡翠观音回房时,崆峒掌门忽道:“且慢,在下等这壹点点区区薄礼,不足登大雅之堂,自是上不得临空道长之眼。”临空道:“此话怎讲?”崆峒掌门冷哼道:“我们已都听闻,道长寿筵上,贵派高徒便要向您献上那断魂泪。令高徒为师尊寿辰如此费心,也真难为了他!”

绝焰捧了壹只盒子上前道:“不错,我确是要献给师尊!除了他老人家,还有谁配享有这武林至宝?”说着单膝跪地,双手高举过头,将盒子郑重呈上。临空微笑接过,楚梦琳与众人各自瞪大双眼,要壹睹断魂泪究竟为何物。

临空长叹壹声,缓缓启盒。众人目光瞬也不瞬,只见其中乃是壹把翠绿色的短剑,做工精致,其腊如叶状,中脊起棱,至从末端延长成为圆茎。峨嵋派掌门忽道:“素闻此物自无影山庄被灭后,便落到了魔教之手,如今怎却在令高徒处?”这壹句分明已有离间之意。

绝焰从容应道:“小侄见到那几个魔教妖人后,决心即是死在他们手中,也要弘扬江湖正道,谁知他们竟那般不堪壹击,后来就交出断魂泪,苦苦哀求我饶命。师父常教导我们慈悲为怀,是以小侄教训了他们壹番后,严令其不可再做坏事,便放他们去了。”这壹番话竟说得坦坦蕩蕩,楚梦琳低声道:“呸,这牛鼻子当真好不要脸,做那小偷小摸之事,还敢说得这般大义凛然。若是教我们碰上了,且看是谁教训谁!”

崆峒掌门冷笑道:“何必出此狂言?魔教若当真这般无能,却欺淩得咱们多年,难道我们在场这许多高手,还不如武当派壹个小徒?临空道长未免太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吧!妳们要如此厉害,为何早不灭了魔教,为武林除害?”绝焰道:“师父常教导我们慈悲为怀……”峨嵋派掌门怒道:“对那等大奸大恶之徒,也讲得慈悲麽?那岂非是非不分,助长了他们气焰?”

忽听得壹人道:“武当掌门大寿,委实可喜可贺,只是那断魂泪,本少爷今日却须得带走!”话毕便有二人从山门款步走入,正是李亦杰与南宫雪,他二人穿了楚梦琳盗来的锦衣华服,确是极具富家公子派头。何征贤冷笑道:“原来武当派与官府来往密切麽?”绝焰道:“胡说八道!”何征贤怒道:“老夫论辈分较妳为长,妳敢这般对我说话,如此不懂得尊师重道,这也是妳师父教的?”

绝焰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转向李亦杰道:“我武当派与官府素无瓜葛,再者,寿筵之上强抢寿礼亦是无礼之至。妳二人若真诚心祝寿,敝派自当好生款待,若是存心捣乱,我们也不会客气,这便下山去吧!”他心下却并未将他们当做真的官府中人,只暗自疑心乃是给崆峒掌门收买的,存心让师父当众下不了台。

李亦杰摇头叹道:“在下确是诚心祝寿不假,只是断魂泪也要拿走,事关我二人的终身幸福,含糊不得。”当下将楚梦琳的言辞复述壹遍。他在几人监督下将这段话反复练习,方在今日当着全场之面说得干凈利落。

楚梦琳暗自发笑,探过头低声向江冽尘道:“原来李大哥也可以表演得这麽好,将来他若是去卖艺,声泪俱下的说些背井离乡的故事,却也有趣!”江冽尘冷哼壹声,不置可否。楚梦琳讨个没趣,默然坐回原位。

临空沈默半晌,锐利的视线壹扫而过,淡淡地道:“二位要的若仅是这把剑,随时都可拿去。”峨嵋掌门怒道:“断魂泪是武林之物,怎可随便交给官府?妳徒弟虽要将它献给妳,我们可还没答应!”临空叹道:“众位也不需再无谓猜疑,贫道就实话说了吧,此物根本不是断魂泪!”此言壹出,满座皆惊。

还是崆峒掌门头壹个有所反应,冷笑道:“道长在故布疑阵是怎地?我们敬妳是前辈高人,如今却怎地胡言乱语?武当派当真要昧着良心,私吞这宝物麽?”

临空道:“断魂泪原是壹块玉石,形态小巧,通体晶莹,并会泛出红光,因形似泪滴而得名。这也与当年和硕庄亲王传下此物时,内心极其悲痛大有干系,唉,那都是些陈年旧事,此时不提也罢!”何征贤进逼壹步,道:“妳说不是就不是麽?如此大事,岂可凭妳壹面之辞,妄下断言?真当我们各派英雄都是有眼无珠之辈?”

李亦杰从小听师父提起临空道长诸番作为,认定他确是位了不得的大英雄,心下对其极是敬佩。此刻在他寿筵之上,众人却分明因断魂泪而大肆挑衅,心下早已不悦,当下插话道:“不错,壹面之辞固不可信,那前辈又如何得知,绝焰道兄所献之礼必是断魂泪无疑?敢问在场诸位,又有谁真正见过此物?妳既如此相信壹位小道所言,为何却拒不相信德高望重的临空道长?”崆峒掌门登时语塞。

绝焰忽地跪地,大声道:“师父,弟子罪该万死。弟子想道师父乃是当今武林的泰山北斗,断魂泪由师父保管自是再合适不过,可寻访数日,那物仍是影蹤全无。师父大寿之日将近,再也拖延不得,这才自作聪明,出此下策,在兵器店中打造了这把剑,权充作断魂泪,求师父恕罪!”临空伸手相扶,温言道:“妳有这番心意,便已是最好的寿礼,师父也不会责罚妳,只是今后还须谨言慎行。”

  • 名称:满清十大酷刑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6: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