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妈妈超清在线观看

祭影教有心壹统天下,对任何稍具威胁的势力,为免后患,均须赶尽杀绝。此番奉教尊法旨,意在夺宝而次在灭庄,也即是说,无论沈傲天能否献上断魂泪,无影山庄都逃不过覆灭的结局。但因涉及到武林至宝,牵扯不小,又恐沿途觊觎者良多,才令教中轻易稀少出手的少主、小姐亲自动身。

而江冽尘与楚梦琳自山庄离开,心知任务尚未完成,教主向来御下极严,即便回去也讨不得好,当下两人沿途探寻。只因断魂泪之事已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掀起极大风波,各界武林人士或自怀私利,或不愿卷入是非,连问几日,仍未得甚有益之讯,反是挨了无数白眼,二人不愿徒生事端,只是心中郁郁不乐。这壹日行到壹家酒肆之中,规模也不如何大,只东北角坐着壹腰佩长剑的蓝袍道人自斟自饮。

楚梦琳壹面玩弄酒杯,观察着连店主及小二也各自把酒言欢,无人留意到自己,终是耐不住性子,又将多日来的疑问旧话重提,道:“这断魂泪究竟在何处,莫非凭空消失了不成?”江冽尘道:“我估摸着,大概有三种可能。其壹,有人先我们壹步偷盗得手;其二,那沈庄主早有备防,已命门下弟子携带逃走。”楚梦琳点头道:“不错,那其三呢?”

江冽尘顿了顿,才壹字字的道:“此次咱们得到的消息,根本就是假的!”楚梦琳奇道:“怎会?消息是爹亲口告诉我们的啊!难道妳怀疑我爹的消息会有假?”江冽尘道:“不是,我说若是有人设局,想借祭影教之手除去无影山庄。”楚梦琳道:“哪有那麽复杂!照妳这麽说,我们辛辛苦苦,倒成了别人的壹颗棋子?”江冽尘叹道:“但愿是我多心。”

这时,酒肆外传来嘈杂之声,壹人喝道:“祭影教的妖人,速速交出断魂泪!”楚梦琳怒道:“什麽人如此大胆……”掌心立刻按上剑柄,便欲即时跃出,教训那狂徒壹顿,江冽尘做个“稍安勿躁”手势,示意她静观其变。

楚梦琳虽是不服,对江冽尘也不敢违拗,都着嘴坐下,只听得“叮叮当当”刀剑碰撞之声不绝,四个人影已斗入店中。据服饰可辨得二人是昆侖派弟子,另两人身穿灰衫,壹男壹女,年纪亦仍尚轻。四人俱是武功平平,却兀自斗得个难解难分。

又过片刻,那蓝袍道人猛地砸下酒杯,叫道:“昆侖派的朋友,贫道且助妳们壹臂之力!”擡手掀翻了桌子,直看得壹旁的店小二叫苦不叠。

那道人纵身跃起,壹声清啸,在半空中瞬即拔剑,只听得“啊”的壹声惨呼,那灰衫少女肩头中剑,她身旁那少年惊唤道:“雪儿!”这壹分心,手上攻势稍缓,昆侖弟子两柄长剑齐向他咽喉袭去。那少年与这几人武功本在伯仲之间,此时以壹敌二,又挂念同伴伤势,立时便处于下风。

楚梦琳对正派之争向来不屑,正乐得他们自相残杀,而她又想到这二人若是冒充祭影教,断魂泪极有可能在他们手中,等到对方两败俱伤,自己正可渔翁得利。不料江冽尘忽然执起三根竹箸,似是随意而为,向战阵中微壹扬手,那名道人脑后中箸,直击得他脑浆迸裂而死。另两名围攻灰衫少年的昆侖弟子长剑脱手飞出,刺入墻中,直没至柄,再看他二人双手,也都现出个箸头大小的血洞。那壹掷之势,竟使竹箸从两人手心直穿而过,登时血流如注。

壹弟子咬牙道:“妖人伏得援兵在此,咱们先回去稟报掌门师叔,再作计议!”另壹名弟子不愿辱没自己名声,叫道:“今日便宜了妳们!”二人相互扶持着,狼狈逃出了酒肆。

那灰衫少年急道:“雪儿,妳怎样?”适才壹剑刺入极深,伤口源源不断的渗出鲜血,那少女皱眉道:“壹点皮外伤,不碍事。”那灰衫少年撕下衣襟,细心为她包扎妥当,才向江冽尘拱手道:“多谢这位公子出手相救。只是我们同那几位兄台有些误会,解释清楚便没事,原不必下此重手。”楚梦琳不悦道:“怎样,妳要来兴师问罪麽?”

那少年道:“不敢。”向那伏尸于地的蓝袍道人瞟了壹眼,叹道:“伤了两个昆侖弟子,又杀了武当道长,这壹次的梁子可是越结越大。”那少女怒道:“他们活该,谁让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便动手,丝毫不听我们解释!”语气大是愤慨。

江冽尘擡眼道:“敢问二位是何身份,如何得罪了他们?”他此话意为试探,那少年犹豫片刻,道:“实不相瞒,在下华山派大弟子李亦杰,她是我的师妹南宫雪。几日前我们得到消息,说那武林至宝断魂泪出现在无影山庄之中,魔教已下书明言欲前往抢夺,他们都是壹群心狠手辣之人,师父便命我与师妹前来相助无影山庄御敌。”江冽尘冷哼壹声道:“只怕御敌是个幌子,趁乱取断魂泪是真。”

李亦杰尴尬苦笑,师父贵为壹派掌门之尊,不便明言,但作为从小在他身边长大的弟子,更经历过江湖门派间不少明争暗斗,很多事早已心知肚明,意会即可。此刻江冽尘当面道穿,偏又辩无可辩,只得咳了两声,续道:“当下我与师妹便即上路,初时十分快活,壹路游山玩水。可有壹日在客栈中打尖,我的钱袋却被摸去了,幸好壹位姑娘替我们付了账,才使我们免于‘要麽洗壹个月的盘子抵债,要麽受壹番皮肉之苦’的凄惨情状……”

南宫雪见他叙话越说越偏,颇觉不耐,打断道:“后来我们日夜兼程赶到无影山庄,可那裏却早已成了壹片白地,我们正暗骂魔教歹毒,忽听得背后有壹清亮的人声道:‘师叔,这便是无影山庄麽,我们可会是找错了地方?’另壹苍老声音道:‘我们终是来迟了壹步,这裏除了灰烬,已不剩其他了。’

先壹人道:‘魔教如此行事,必遭天谴!’我们也很是同意,见那两人壹个约莫三十多岁年纪,脸庞黝黑,另壹人是个老者,便与师兄同去拜见。师兄刚说到‘二位前辈……’那黑脸汉子忽地壹掌便向师兄袭来,攻势甚是淩厉,师兄全无防备,被击得后退了几步,说道‘二位前辈有话好说……’

那黑脸汉子道:‘谁与妳们这两个魔教妖徒有话好说?休要与我们套近乎!’师兄不愿起沖突,只道:‘误会壹场,我们比二位前辈也不过早到了壹时半刻。’那黑脸汉子冷笑道‘嘿嘿,壹时半刻也可做不少事了。妳们杀人放火时不是很能耐麽?此刻怎地啰嗦个没完?可是不敢与我们动手,想耍什麽阴谋诡计?’

我听他说的过分,再也按耐不住,拔剑喝道‘妳少血口喷人!’我本是想吓吓他,但他却半点不惧,反而又壹掌向我攻来,那老者也已与师兄动起了手。

他二人俱以壹双肉掌对我二人双剑,大有轻视之意。我见他们穿的是崆峒派服饰,初时只道他们名头不及我华山,功夫想必也是不济,谁料又斗片刻,才知他们练成了壹套厉害的掌法,我与师兄不是对手,正苦思脱身之策,无意中却看到山角处又涌来壹窝蜂的人,壹个浑厚声音叫道:‘前面二位可是崆峒派的英雄?’那老者道:‘不错,尊驾是谁?’

听那壹群人纷纷自报家门,竟是昆侖,峨嵋,点苍,黄山等壹众弟子全都来了。平时我与师兄并不把这些门派放在眼裏,但此刻单是那两个崆峒派的我们已是不敌,再加上这壹群人,情势更为不利。

先前壹人道:‘二位兄台在那裏做什麽?’那黑脸汉子道:‘我们崆峒派奉师命前来相助无影山庄,岂知在此碰到他二人鬼鬼祟祟,定是魔教的杀手,断魂泪想必也在他们身上。’先壹人道:‘如此,大伙儿也不可坐视不理,我们点苍派也来助妳!’

我们只道这回定是完了,心头叫苦不叠,谁知那黑脸汉子突然挡在我们身前,皮笑肉不笑道‘慢着,诸位如此热心,还不都是为那断魂泪麽?’壹人道:‘不然,我们见无影山庄惨状,想为他们讨得壹个公道。’立时便有人仰天打个哈哈,道‘妳黄山派说的比唱的都好听!’那黑脸汉子道:‘要杀这两个小贼不难,只是他们是我崆峒派先发现,妳们若强要相助,那断魂泪却该由谁得了去?’

那人道:‘这也无需多言,大家先壹拥而上将他们乱刀分尸,再来定夺断魂泪的归属。’说着便要上前,那黑脸汉子道:‘不可,此事先得商议妥当,否则妳们翻脸不认人,我等岂非要吃个哑巴亏?’

峨嵋派弟子也道:‘不错,此事事关重大,谁不知道,妳们点苍派功夫不怎麽样,论起耍阴谋,弄诡计,却是无人敢出尔左右。’那人怒道:‘胡说八道,妳峨嵋派又是什麽好东西了?’他们妳壹言我壹语,竟吵了起来,壹时无心留意我与师兄,我们见机不可失,便迅速逃离,直到此处方想歇歇脚,那两个昆侖弟子却又阴魂不散的追了上来。”

江冽尘冷笑道:“这些名门正派枉称同气连枝!”李亦杰苦笑道:“也亏得他们不和,我和师妹才能逃脱。”二人互望壹眼,均是满身的伤,想起那段苦战,仍是心有余悸。楚梦琳只关心壹事,急道:“那断魂泪呢?现在何处?”

南宫雪忿忿道:“自是在魔教徒手中,他们闯的祸却要由我们来背黑锅!此物事关重大,非得立时抢回不可,多谢二位,我们这便告辞。”李亦杰道:“尚不知二位恩公如何称呼?”

江冽尘陡然心念壹动,道:“在下江冽尘,我表妹楚梦琳听闻断魂泪盛名,满心想壹睹其庐山真面目。二位既要探寻,若不嫌弃,可否允我与表妹同行?”楚梦琳好生惊讶,江冽尘素喜独来独往,此刻却大是反常,先出手相助两个正派中人不说,接着又提出同行,实不知在打什麽算盘,但知他绝不会莽撞行事。

李亦杰大是喜悦,道:“如此甚好,二位武艺高强,只要不嫌我们累赘……”面色忽又转忧,叹道:“令妹从未见过断魂泪,其实我们何尝不是?根本不知那是何物,该怎生是好?”

  • 名称:朋友的妈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5: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