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情仇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抿了抿嘴唇,冷笑道:“好没见识!要对付妳们,还无需动用残影剑!”嘴上说着话,手中却丝毫不停,壹剑刺向沈傲天肩头。沈傲天举剑挡架,却不知她这壹招乃是虚招,此时他左手尚托住邹晨尸身,举右臂格挡,恰在腰间暴露出极大空门,楚梦琳手腕翻转,长剑下削。

便在此时,斜刺裏突现壹剑,架住她攻势,沈傲天向后急跃,也将邹晨带出了包围圈。持剑的正是三庄主,楚梦琳皱眉,忽的将长剑略微倾侧,沿三庄主剑锋滑下,随即由下而上反挑,三庄主壹惊,侧身避开。楚梦琳本意也正是将他逼退,心道:“他们的剑阵尚未运行,我当抢占先机,再逐个击破。”看準了阵眼方位,正要跃至,耳边风声骤起,乃是背后有剑袭到。

楚梦琳附身前倾,长剑直挥,两名弟子中剑倒地,她右足向后踢中剑柄,那握剑弟子拿捏不住,长剑脱手飞出,楚梦琳反手壹剑刺入他小腹。沈傲天在旁安顿邹晨已罢,便即飞身而起,在半空之中接剑入手,楚梦琳想他身在半空无处借力,抢上急攻,沈傲天“刷刷刷”连刺三剑,壹剑快过壹剑,三剑中皆暗含深厚内力。楚梦琳拆得三招,已感手臂酸麻,连退数步,沈傲天稳稳落于阵眼之位,三庄主喜道:“二哥!”

大庄主朗声道:“众弟子按原方位站定,布那‘天罗地网之阵’!”

楚梦琳心道:“唔,什麽‘天罗地网之阵’,又来取些乱七八糟名字唬弄人啦,且看他们还有什麽花样。”细看众人变招,也只觉平平无奇,但观众人脸上俱有肃容,当下不敢怠慢。

她却不知此阵乃是三庄主遍研古往今来,自诸般渠道流传下的无数奇妙剑阵,以及战场攻敌破城之阵,兼之以五行八卦之术,又暗含星象变化。入阵初时尚无甚觉察,只当做见招拆招,敌人脚步不断变化,众弟子也将随其而变,逐渐诱敌深入,犹如大海中的漩涡壹般,使敌人避无可避,终遭灭顶之灾。三庄主为此可说费尽心力,更有甚者,在夜半起行,于庭院中划出格子,在对应方位中配合步法变动,端的是他毕生心血之杰作。

楚梦琳本在那剑阵中飘忽来去,时不时的取笑壹番,然而战不多时,对方越围越紧,直迫得她手脚亦已施展不开。四面八方尽是晃动的剑影,正前方壹把剑裹胁着雷霆万钧之势疾刺而来,楚梦琳瞳孔猛然放大,心道:“难道今日要毙命于此麽?”

千钧壹发之际,只听“呼”的壹声,右侧蜡烛壹齐点燃,周围却不见半个人影,疾如神鬼之助。沈傲天微微变色,他眼光独到,壹眼看出玄机:此风竟能携起左侧火势,淩空瞬移,点燃蜡烛,且令左侧蜡烛并不熄灭,若是掌风所致,那人内功究竟有何等精湛?此刻不知对方是敌是友,心下惴惴。

空中移动的火花突地爆开,紧接着众人便觉壹阵淩厉至极的掌风袭到,心肺霎时如同被掏空壹般,内脏翻涌。当时壹来正值全神迎敌,又在将胜之际,二来对此全无防备,欲再抵御已然不及,武艺低微的弟子尽皆受震飞出,重重跌落,狂喷鲜血而死。饶是三位庄主内力精湛,仍受极大创伤,跌坐在地板上,运功护住心脉。

这壹来变故陡生,楚梦琳从死亡边缘脱险,不住暗叫侥幸,随即故意皱眉道:“餵,江冽尘,谁要妳多管閑事?妳不插手,我同样可以料理了他们!”

只见壹位裹壹袭黑色披风的少年负手立于大厅正中,谁也未看清他是几时到场,就如陡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面目生得十分俊朗,可令无数女子为之黯然销魂,但眸中却无壹丝感情,嘴角勾起壹抹轻蔑的冷笑。若说刚才楚梦琳的出现与招数只略显诡异,这少年周身便似散发着地狱的阴寒之气,比之索命使者,威势亦更甚几分。

众人本当楚梦琳是壹娇滴滴的姑娘,突然动手,众人毫无防备,这才着了她的道儿,若真论武艺,她也无甚真才实学,但这少年刚才的举动,足见功力深不可测。

那被唤做“江冽尘”的少年冷冷开口道:“那也说得是,不过妳死了不打紧,累我背着具尸体回教复命,我却没那般好兴致。还劝妳别将话说得满了,起初若非我的提醒,妳现在还困在那石头阵中,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怕要恼得跺脚大哭。”据此听来,这二人同是祭影教中人,而那少年对自己的同伴说话却也是毫不客气,三庄主听他将自己精心布置的阵形称作“石头阵”,实是轻视已极,哭笑不得。

楚梦琳强辩道:“那有什麽了不起?我是可怜他们壹大把年纪,这般辛苦堆了石头迎接我们,不给他们捧捧场,那不是大大浪费了这壹番心意?”

江冽尘冷笑道:“好,我再给妳说说这剑阵。适才妳站在此处,若是不闪不避,这正前方壹剑可直接从咽喉刺入;妳若举剑挡格,东北壹剑便可斜劈而下,先将妳右臂斩落,随后正东,东南二方位即可齐攻;妳若侧身避让,便是将背部直接送到正西首剑尖之上。妳作何打算?”他这壹番解说,将那阵形各路变化说得透彻,直听得楚梦琳不自禁的后怕,刚才只觉迎战艰难,却未料到竟是兇险至此。

三庄主听他详尽道来,生死存亡之际,仍不仅为自己剑阵大感得意,略微点头道:“公子好眼力,老夫这阵,可说是当世罕见,破无可破。”江冽尘不屑道:“妳在说梦话麽?”三庄主变色道:“妳说什麽?”江冽尘冷笑道:“方才我岂非已亲手破给妳看过?”

三庄主回想起那石破天惊般的壹击,守阵弟子尽皆丧命,自己兄弟三人也伤重垂死,那耗尽心力之阵,确是已给破了,这便似自己的亲骨肉被当场杀死在眼前,顿感天地苍茫,学武到头来竟如此不堪壹击。心绪紊乱,登时气血翻涌,吐出壹口鲜血,便即瘫倒。

楚梦琳奇道:“咦,他怎地自己就死啦?”江冽尘道:“人活系属意念维持,他心理防线已毁,便如拆了房子的根基,又焉有不塌之理。”楚梦琳忽地想起壹事,道:“对啦,妳刚才根本就没入阵中,那也算数?”江冽尘道:“我不会给人迫得那般境地。”随即不再理她,缓缓踱步,行到垂死的沈傲天身侧。

沈傲天早已面如死灰,闭目道:“公子文韬武略兼备,老夫十分佩服,妳祭影教确实名不虚传……”忽然睁眼,正色道:“但妳们如此逆天行事,天下但凡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均容妳们不得!”大庄主也道:“不错,即便妳们真的得了断魂泪,也不可能真正的壹统江湖!今日灭我无影山庄,有朝壹日,也必遭同等下场!”

江冽尘面无表情的道:“我再给妳们壹次机会,交出断魂泪,我可饶妳们不死。”话声状如千年寒冰,冷入骨髓。沈傲天苦笑道:“饶我们不死?那我们无辜枉死的弟子又怎是说?便将妳们首级也割了下来,仍不足以偿他们的命啊!”

楚梦琳怒道:“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本小姐起先还想大发善心留妳们壹个全尸,既然妳们不识擡举,那,哼,早知如此,刚才就先不杀那些狗了,也可行善积德,让它们做得个饱死鬼!江冽尘,妳不杀他们麽?”这听来是句玩笑话,但所叙之行,却是狠毒异常,令人不寒而栗。

江冽尘淡淡的道:“具备杀人实力,原比杀人实质重要得多,妳若喜欢,就送了给妳吧!”楚梦琳脸上壹红,啐道:“哪有送女孩子这种礼物的嘛!唔,待我想个法子!”

大庄主哼了壹声道:“不劳妳这妖女费心了!”话毕潜运内力,便欲自绝经脉而死,楚梦琳出手如电,“啪”的壹声封了他的穴道,笑道:“别急,想死还不容易麽?先容我想些有趣方式,让妳们死得风光些!”大庄主自忖求生无门,哪知但求免遭侮辱的速死竟也不得,长叹壹声,闭目待死。

楚梦琳轻轻击着手掌,沈吟半晌,忽而转头道:“江冽尘,妳刚才干嘛把蜡烛点上?”江冽尘道:“这房子布置给他们做灵堂,妳不觉正合适得很?”

楚梦琳拍手笑道:“如此甚好,我想到主意了!”说着到壹旁取过蜡烛,靠近大庄主身侧,烛火触到华服,立即燃起,大庄主外受烈火灼烧之痛,内腹又受真气碰撞,只苦于动弹不得。江冽尘微微冷笑,袍袖挥舞,火苗便飞到了大厅各处。楚梦琳叫道:“餵,妳又来耍威风啦,这裏又没有人,耍给谁看!”江冽尘似笑非笑道:“嗯,妳不是人麽?”楚梦琳登时语塞,半晌才道:“反正,反正我看妳就是想与我抢功劳!”

江冽尘道:“无妨,到时向教主复命,妳尽可说是妳助我破了五行八卦阵,我生命垂危之际,也是妳救我脱险。最后杀尽庄客,又放火烧了山庄,都归功于妳。”楚梦琳没好气道:“不用妳假好心。”江冽尘道:“闹出这麽大的动静,又空手而回,很风光麽?”

楚梦琳这才想到来此目的,惊道:“呀!断魂泪若是还在这裏……”江冽尘道:“哪还轮得着妳操心?我早已四处检查过了,这山庄已无存在价值。”说着大踏步便向外行,楚梦琳又皱了皱眉,似乎想争辩几句,最终仍是强自忍下,快步追赶。两人转瞬出了山庄,背后熊熊火势愈发扩散,壹根根剧烈燃烧的木桩自顶梁倾垮。很快,就淹没在了火海之中,什麽也不剩下了。

静夜万籁俱寂,唯余火光沖天,只有山间的明月见证着这场惨剧。这昔日繁华之地,顷刻间便成了壹片废墟。

  • 名称:色欲情仇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44: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