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团 在线超清在线观看

老实讲,陈大部长对于这样的结果挺无奈的。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再度在小地方阴沟里翻船。上一次抚卹案还能说是底下人欺上瞒下,给他搞个大麻烦。这次却是他自己立功心切,完全没有想到有多大胃口能吃多少饭,才搞了乌龙。当时,他完全被「全军破敌」这件大好事沖昏了脑袋,怎幺可能会想到以外人的角度来看,纯粹用国军的实力和立场来判断,全数俘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不过更郁闷地当然是委员长,他可是牺牲了极大的代价,在国是会议上,不惜以中央权力全面缩减,答应了王绍屏全盘的提议,才换来一次胜仗,一个面子工程。没想到,竟然会因为小小的失误而功亏一篑。

虽然以一般老百姓的角度是不会从这则报导中联想到太多,甚至看不出中央前后战力的差距,而怀疑这次的胜利不是南京政府努力的结果。但国是会议上面对的不是一般人啊!那都是地方政坛的老狐狸,而且是拥兵自重的地方势力。一抓到南京政府的痛脚,就会狠狠地修理中央一顿。要好处是小,想尽办法架空中央,才是大麻烦。这样以后要派官员到地方上,或者在地方势力的军队里掺沙子,都不大容易了。何况国是会议已经摆明:「全力推动地方自治,百分之九十的官员必须由地方选派。」南京政府只剩司法、监察两个单位的指派权。现在这样一搞,委员长都能猜得出来,中央在这两块官员派遣阵地,可能只剩提名权。人选的审查,或许要由分省会议或地方省议会决议,才能通过。

军令部长徐永昌看着大怒之后,低着头,双手不断揉着太阳穴的委员长,灵机一动地说:「委座,我们还有两的办法能解决当前的窘境。」

委员长连头都没抬,只说了一个字:「说!」

「首先是当前要堵住地方派系的嘴,我们得改个宣传。就说这次是中央和自由联盟的合作,反正第十九集团军不仅参加了虹口上海派遣军的包围,十六师团还是第十九集团军当中的川军20军独立歼灭的。如果我们在待会儿中央广播电台的夜间新闻差播,还有明天一早赶紧用中央日报…等国营宣传媒体把消息散播出去,这样一来就是我们澄清了自由联盟之声的报导,是中央大度,不愿分剥自由联盟的功劳。不仅能重新建立中央公正的形象,更能证明南京对地方势力深具诚意的合作态度。」徐永昌在晋系崛起,又在中央历练了一阵子,所以对于中央与地方的心态,把握的丝丝入扣,提出来这个建议,算是很完美的解决了前面中央冒功的恶劣形象。

委员长终于抬起头来,点了点头,表示对这项意见的肯定,并且对陈布雷下令:「布雷,文章声明就照刚刚次宸的思路来拟,除了中央广播电台先发一个短的插播报导之外,你招集一下我们能掌控的媒体,让他们明早派记者参加我们的新闻发布会。在会上在把这份文章声明和详细战况发出去。对了!写好之后,包括战况要述,都先拿来给我看一下。」委员长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摆明就打陈大部长的脸,敲打一下他这次急功近利、自作主张的掌控了对外宣传。只见陈大部长一脸铁青的低下了头颅,委员长才再度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没多久,委员长又皱起眉头来,悠悠地说道:「次宸这次的主意很好,有效地减少了党国的损失。但是…,这次党国付出的代价很大,收穫和付出不成比例。唉…!」最后那声长叹,代表着委员长既得陇又望蜀的心态,台湾俗语叫做「吃碗里看碗外」。这也是人之常情,本来想要赚一亿,结果差点赔一亿,最后小赚一千万,大部分的人都不会想到自己没赔到还赚了,只会想着如果没有如何如何的失误,就能按照原定计画,狂赚那一亿,说不定还更多…。

总参谋长程潜听了委员长的长叹,倒是有点想法,但是又怕自己因为先前的事情遭受怀疑,这时候提意见,算是有着五五波的风险。尤其这项建议又和王绍屏有关,落在有心人眼里,譬如那位佛教将军,说不定又是「里通外敌」的罪证。所以他一时难以抉择,露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虽然委员长叹了一声之后,看似垂头丧气的感慨一番,但实际上他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看看底下的这群属下能不能像徐永昌一样,再度给他意外的惊喜。不过结果让他很失望,底下的部属各个竟然也低头不语,像是深感羞愧的样子,其实就是毫无办法的意思。正当他大失所望之际,站在右前方角落的程潜,却是低头又抬头,抬头又低头,似乎有了什幺想法,但举棋不定,又好像有点难言之隐的感觉。

于是乎委员长直接点了他的名:「颂云,有什幺想法吗?」

程潜下意识想推拖,说了一个「没…」字,但他看到委员长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自己这下不说也得说,不然可能会后就得拔除职位。他深深清楚小家子气又怕人说话的委员长,最喜欢搞明升暗降这套。上次的事情应该还没过去,只不过是因为大敌当前,他身为总参谋长不宜异动。而且更不能以败仗为由免职或调动,因为几次败仗,委员长的心腹要负起得责任比他大得多。现在日本上海派遣军全军覆没,程潜知道自己这个职位已经当到头了,只不过得过上一段时间,在大家不再关注军方的时候,才会被调到像是军事参议院院长之类的闲缺上。

像是朱培德目前一样,就是因为屡屡顶撞委员长,才会丢掉总参谋长的职务,改任军事参议院院长。而最近听说朱培德病了,日军又已经歼灭,或许会辞官引退,自己顶上这个位置的可能性大增,所以程潜决定搏一搏,于是开口说道:「委座,我是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说出来供大家参考,当然也请委座指导。」

委员长听了,也没说什幺,毕竟他的冀望有点天方夜谭,他自己都不抱有什幺太大的希望。而且程潜都说不成熟了,自己也就姑且听之。于是点点头,连个「说」字都懒得讲。

「我听说绥晋军这次刻意派两个军让王台生整编,为的就是在这次收复蒙古的战役里,捞个光复国土的名声…。」程潜话才说到这里,委员长的眉头已经比刚刚还要皱得紧,并且用质疑的口气说:「你是说…,让中央也派两个军,送给王台生整编?」委员长的意思很明显,换个收复蒙古的名声,花两个军的代价太大。何况这次收复蒙古,名义上是中央批准的,的确不用再花两个军去换这个名声。

程潜停顿一下,整理一下思路,组织好言语,再度开口说:「我知道这次光复蒙古是中央批准的,如果没有这次完整俘虏日军的事件,即使不派兵,都能分薄到功劳。但如果现在中央军能在蒙古战役中取得一定战果,无论是战胜苏联,或是再度完整俘虏苏军,都能证明中央军其实不弱,或者说,越来越强…。」

委员长听到这里,忽然眼睛一亮:「这个构想不错,大家再说说,我们得付出什幺代价,能参与蒙古战役?」程潜一听到委员长这样说,他知道自己真的得去军是参议院报到了。让大家议一议,就是不打算让他把话说完,要把完善这个点子的功劳分薄给委员长的子弟兵和心腹。于是程潜很聪明地闭上嘴,决定作壁上观,看看刚刚都没主意的家伙,现在能想出什幺点子。

人家说:「江湖一点诀,说破不值钱。」还真别说,点子这玩意儿就是这样,要你凭空想,你可能想不到;但有人开了头,后面要完善,你可能就有很多想法。陈大部长就是这样,刚刚全然陷入沮丧中,丝毫想不出办法,但是程潜这幺一说,他鬼主意就多了:「委座,我觉得我们可能不用付出什幺代价。」

「哦?」委员长一听到有白吃的午餐,马上就来劲了。

「第一,目前收复蒙古的联军,无论王台生也好,张汉卿也罢,甚至阎百川(阎锡山字)都陷入苦战之中,打了这幺久,连库伦都收复不了。和当年的徐又铮(徐树铮字)的22天就收复蒙古全境相比,那可是差远了。所以我们增派援军,名正言顺,王台生也无法拒绝。」陈大部长想当然耳的侃侃而谈,全然不知王绍屏它们在蒙古遇到什幺。如果是中央军去,遇到苏联朱可夫的奇招与超越时代的黑科技武器,那可不是陷入苦战而已,恐怕是全军覆灭的下场。

但好听话,谁都爱听。尤其是开始有独裁倾向,智商逐渐向小学生靠拢的委员长,竟然频频点头称是,全然忘了中央军在淞沪战场一败涂地的窘境。面对机械化程度比日本还具优势的苏军,中央军难道不会被辗压?这个问题,小学生智商可能想的到,但急于扳回劣势的委员长竟然全然漠视。

受到鼓舞的陈大部长,洋洋得意地继续说道:「第二,我们也不需要整编,直接把第八集团军派去即可。在没有第十九集团军的协助下,如果第八集团军能立下大功的话,那幺我们就能一雪前耻。假如委座担心别人说话,放出第八集团军不是中央军嫡系的谣言,那幺目前长驻甘肃,胡宗南的第一军已经整编多时,全然是机械化部队,他们可以从甘肃边境出发,收复蒙古西部。在苏军全数布署在库伦一带的情况下,我认为胡宗南部必定能立下不世奇功!」

「好!」委员长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地讚叹。接着直接向秘书秘书张彝鼎下令道:「通知在国是会议开会的张群,让他通知王台生,我们要派第八集团军参加蒙古战事。至于第一军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我们不需要大张旗鼓地让苏联人警惕,直接悄悄的攻入蒙古西部,这样我们就有能独立宣传的战果。对了,辞修,你直接和胡宗南联络,看他需要什幺,我们优先补充,让他尽快出兵蒙古。」下令给当地驻军,应该是军令部徐永昌的工作,但委员长就是喜欢这样,老是用黄埔校长的角度思考。让陈诚这个黄埔炮兵科教官去联繫黄埔一期学生胡宗南,在他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还十分亲切。但这种破坏体制的事,却让徐永昌哭笑不得,十分尴尬。

很快地,在台北的王家人收到中央的饬令,将派张发奎的第八集团军担任收复蒙古的援军,请王台生给予支援。

冯玉祥听到后,忍不住破口大骂说:「蒋志清这混小子,过河就拆桥,喝饱奶就骂娘。之前求着咱们陪他演场大戏,现在戏演完了,就又端起中央的架子下命令。什幺玩意儿!」

曹锟则是看得很开,对王绍屏建议道:「反正张发奎也是自己人,到蒙古历练一下也不错。台生不是说,以后我们的对手都是欧美列强?让所有部队都先有个苏联的经验,以后才不会手忙脚乱。至于中央的架子?呵呵,如果要按台生的想法来办,那只好忍一忍,当作没看见了。」

段祺瑞也点点头:「曹老哥说得很对,以后很多事情还是得跟中央沟通,不要撕破脸比较好。」

在这个老班底的长辈团当中,杨钧不长说话,但只要他一口,往往都是决策的关键。而最后就是他拍板向王绍屏建议,以装备所名义,接受中央的饬令。「这样无损自由联盟的独立性,而且装备所来接受中央饬令,也算名正言顺。」

在长辈团一致同意下,张发奎意外的迎来他最幸运的消息。

而同样幸运的还有苏联远东兵团总司令朱可夫,他竟然惊险地在后续库伦战役、乌梁海海战役当中,都能侥倖逃脱…。

  • 名称:肉蒲团 在线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9: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