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情涩爱超清在线观看

坐镇北平的张少帅最近有点心宽体胖,虽然不能说他胸无大志,但起码自由联盟一路打过去,他的东北军一路整编一路接收,还是挺轻鬆的。最重要的是,最近已经没人叫他不抵抗将军了,这尤其让他开心。

本来他还挺担心战后重建的事宜,毕竟918之后,他丢掉所有的老本,除了剩下一些老兄弟…呃…其实还不少?!

拿着中央给的番号,再经过自由联盟整编,他现在手上有着,包括刘多荃的49军,这是张少帅一直带在身边的嫡系,本来自己兼任军长;另外,还有于学忠的51军、万福麟的53军、何柱国的57军、王以哲的67军,加上整编冯占海东北义勇军之后的63军,汤玉麟的55军和骑兵第2军,外加马占山的游击队,经过重新整编改为伞兵独立旅,共计8个军一个旅,人数接近卅三万。

已经远超过918事变之前,东北军约28万人的规模。而且这还不包含已经归属他指挥的西北军,光是东北军本身就直逼张作霖全盛时期号称的四十万人。

要知道张老帅挂掉之后,东北军可是发生过政变内乱。所以即便918事变之前,东北军剩下的正规军才26.22万人。其他收编当地土匪、游击队当中有战斗力的非正规军1.6万人。才勉强凑到接近28万人。但现在卅多万人,全数是自由联盟整编过后的正规军,不只超过以往,甚至已经比中央军还强大不少。

这些部队官长,只有更动了汤玉麟部的55军,改由泡汤行动当中立下首功的董福亭担任军长;和原历史上是由何柱国调任军长的骑兵第2军,现改由在泡汤行动当中也立过功的刘湘九,出任军长。原军长孟昭田则调回北平担任高参,不过张学良为了安抚他,答应他到满庄受完训,再给将满州国收拢的伪军,编成新的一个军,再交给他。

剩下其余各军长官都维持原任,总参谋长也依然是张作相,没有改变。但是目前一个军虽然已经从旅编制整编为师编制,但除了最早接受王家整编的于学忠的51军、万福麟的53军、何柱国的57军、王以哲的67军完成了三个师的建制外,其他的军有两个师、一个师的,完全还是一团乱。

即便已经达到三个师编制的部队,也和自由联盟四四制不大符合。不过这和中央编制有关係,王家和东北军也无可奈何。即便自由联盟已经在讨论要改成三三制,以适应大规模机械化部队的运用弹性。但无论如何,顾及其他部队一起调整,更动东北军的编制势在必行。

不过变更编制这件事,可能又得和中央扯皮很久。除非国是会议当中,各地各自拥有地方军编制的议案能顺利通过。仿效美国建国初期,军力由地方编成,经费自行负担,对外战争时,由中央统一指挥,但统帅得经过分省联合议会同意的模式能够建立。否则中央在编制问题上,仍会有所坚持,甚至从中做做手脚,那都是免不了的。

话题回到重建工作上,张少帅现在有兵没钱,看到满目疮痍的华北和东北,他除了心中一阵绞痛之外,剩下的就只是茫然和不知所措。再度向王家大借款,他是说不出口的。毕竟,之前东北军换装时的借款,他一毛都还没还。现在除了发饷,还得重整空军…;呃…,海军他完全就别想了,不要说舰艇是吃钱大老虎,他手下被国府编成第三舰队的东北海军,已经完完全全地投靠王绍屏。光是要重新发掘、培养海军人才,他就完全没辙。

还好他不好意思开口,人家王家却真的够意思。除了帮忙发饷,每个地方的战事一结束,二话不说,立刻派出经济援建团,开始战后重建。不知底细的老百姓,都猛夸张少帅英明神武,明面上着实让他威风了一把,但私底下他可是羞愧万分。毕竟他内心里很清楚,这是王家给他留着颜面,等着他像当年一样自己再度宣布易帜。

不过,可能年纪大了,脸皮薄了,张少帅这次却拉不下脸来主动向王家开口,就这样一直拖着。张作霖的结拜兄弟,排行老三,张少帅都得称呼他一声三叔的张作相,已经屡屡劝他:「小六子,不是三叔爱唠叨,我真的劝你赶紧向王台生要求併入自由联盟。人家现在没说什幺,但是我们加上西北军快五十万大军,王家会白养着我们吗?早点做,人家会安排好一个好位置;不要等到后来,人家不耐烦了,你爹的基业只能白白给人夺去,什幺都不剩。」

张少帅心里吐槽的想着:「现在基业都已经是捡回来了的…。」但嘴上则是安慰着张作相说:「三叔,我知道、我知道,虽然王台生不是像中央的那伙人,他不会这幺干的…。不过,我也很清楚部队拿人家的饷,久了会生变。你放心,我不会这幺乾耗着。但我这不是想找个好理由,去台北和他好好谈谈吗?」

安慰张作相的话说多了,结果竟然还成真。不过不是他找到好理由去台北,而是满庄王绍源主动上门了。本来张少帅已经抱持着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的心理,準备让王家痛宰一番,结果王绍源没有打算勒索他,还带来两个好消息…,好吧!对张少帅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另一个则是振奋的消息…。

「绍源兄,我很纳闷你们这样不是吃大亏吗?大力援助我,不要求统治权,这样你们有什幺好处?」张少帅先对第一件对他来说好到不能再好的消息,提出了内心疑问。

「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们可以在北方好好做生意、办工厂、办学校,但不用捲入国内的斗争中。你知道的我们王家非常不喜欢国内那套官场文化,如果你能代劳,那是再好不过了。反正中央已经让你统辖华北、东北所有的军事行动。等到国是会议召开之后,通过分省自治的决议,你的地盘就能尘埃落定;我们现在所做的,不过是事先投资罢了。

如果国是会议,我们提议的几项议案都通过。军政和民政还是得分家,所以少帅你还是得选一样工作干。当然,如果你选了继续负责军政,那幺我们可以在内部自治事务上大力协助你指派的人选,帮你训练官员、警察,也帮你建立地方议会制度,甚至你想制定联省自治的地方区域宪法,缺乏法律人才,我们也可以帮忙。

假如你选了民政,除了刚刚上述那些协助之外,那幺我们也能帮你重新把部队编遣好;假若你有兴趣将部队整合进自由联盟系统,那幺除了指定部队长之外,其他我们都可以帮你搞定,你就不用再烦恼军费、装备的问题。

这好像加盟店,你保留大部分的自主权,只有关键的问题上,我们必须双方协商决定。相信我们的诚意,老实讲,我今天来你这,根本不是要和你讨论这个问题。那是因为台生担心你自寻烦恼,叫我告诉你一声,不然刚讲的这些,现在都已经是摆在国是会议的会前会上讨论的东西。我们自由联盟提出了三种不同深度的合作,有完全统合、民政统合和军政统合三种,你应该很快就会看到详细的报告。

我今天来的目的,最主要是向你借道察哈尔。我们决定出兵蒙古。当然,我们也邀请你一起参加,甚至最好打着你的名义出征。这样在中央那边,我们才不用解释太多。」

「那你们为什幺不从北方的东西伯利亚南下呢?」这是另一件让张少帅兴奋的事,出兵蒙古!这下子收复故土,他也算有份了,又可以着实威风一把!对了!还有唐努乌梁海,这可是民国八年以来,徐树铮之外的第二人啊!张少帅决定,和王家谈妥之后,一定要亲自领兵出征。至于他这样问,主要是想知道北方有没有援军,还有,有没有部队能牵制北面苏联境内的援军。

「哈!我们就知道你会这样问。当然如果说以距离来讲,库伦离我们目前佔领的乌兰乌德比较近。

但是从南边进军有三个考虑:一是,我们希望这是中国内部事务,而不是由自由联盟出头。你知道的,就算不考虑台生要竞选国联秘书长,自由联盟目前的依託的土地还是暂时靠挂在国际联盟底下,我们不好直接由这些土地上出兵。

第二是兵力问题,东西伯利亚军团已经有一部分南下帮忙收复东北,剩下的刚好可以监控苏联的动向,万一苏联援军南下,伊尔库次克的部队将会迅速从侧翼打击他们。不过,逼不得已,我们不会这幺做,理由和前述一样,我们不想惊动国际联盟。

第三,从南方进攻,主要是希望吸引驻蒙古的苏联军队主力南下,这样他们离苏联越远,补给线越长,越无法获得苏联的援助。为我们全歼所有驻蒙古的苏联部队,做好最佳的準备。这几支苏联军队在蒙古烧杀掳掠,所以我们不打算放他们回去,至少得在蒙古服劳役,为当地建设加砖添瓦才行。」

「好!我答应你们,甚至我可以让东北军的67军、63军、55军和骑兵第2军几个整编好的军队参加战斗。不过,我有个条件,我要亲自领军出征。」张少帅刚说完,王绍源做出个欢迎的拥抱动作。张少帅马上伸出手说:「我和台生一样,习惯握手…。」让王绍源一脸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幺,只好也伸出手,和张少帅握了握,最后还是挤出一句:「合作愉快!」

民国廿一年7月十五日星期六,虽然华中战局依然胶着,但装甲兵司令赵君迈中将,已经率领辖下王成志少将的装甲一师、贾幼慧少将的装甲二师,还有空骑兵支援的张道弘少将率领地空骑二师,当然也少不了王赓的伞兵师,还有刚刚从台北训练好的川军第45军。还有东北军的67军、63军、55军和骑兵第2军,共计约廿五万部队,云集在察哈尔张家口,準备进军蒙古。

45军军长本为邓锡侯亲自担任,但因为他必须留在四川和其他大佬商议上海战局的问题。所以改由孙震代理军长,牛锡光任参谋长。下辖:陈鼎勋的第125师、黄隐任的第126师、马毓智的第127师;剩下陈离任的第131师和邓锡侯自兼师长第128师,仍回师四川,担任保卫工作。

原本刘湘所属的21军也要北上,但因为军长唐式遵在挑选部队换防时,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21军下辖的第145师、第146师、第162师和独立第13旅、独立第14旅,都还在台北整编。预定除了162师回防成都外,其余将担任蒙古远征军的预备队,整编完毕再到张家口待命。

张家口离入侵目标,位于蒙古边境上的扎门乌德,有409公里远。不如绥远的乌兰察布的319公里近。但是绥远是晋系的地盘,王绍屏不想节外生枝,所以直接选定察哈尔的张家口当作后勤补给基地。

而原来驻守察哈尔的西北军,庞炳勋40军下辖39师,刚好也藉机整编。原本庞炳勋在中原大战之后实力大减,只剩39师。但何大将军在北平分会胡闹时,做了一件好事,那就是把万福麟的53军辖下,整编过的沈克任106师,调到察哈尔协防,以免蒙古蠢动。虽然又下了道指令,让106师直属北平分会指挥。但至少在当时,察哈尔的安全少了点疑虑。

这次出征,可怜的庞炳勋,因为嫡系39师必须整编,所以依然和106师留守,不过张少帅答应他,一旦需要增兵,会找人替换他,让他也当一次收复失土的民族英雄。

察哈尔的动静这幺大,蒙古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在15日以前,蒙古骑兵第4、5、6师、苏军坦克第11旅、摩步第36师,共计三万多人,都已经抵达扎门乌德附近,準备以逸待劳的收拾中国入侵的军队。在苏军指挥官格里戈里·米哈伊洛维奇·施捷尔恩的印象中,中国的军队,尤其是东北军,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7月15日下午二点,王成志少将的装甲一师和张道弘少将的空骑二师,联合编组越过察哈尔锡林郭勒盟的二连浩特边境,直奔扎门乌德而去。

而苏军的侦察机远远地发现了中国的军队,立刻通知苏军指挥部。而军级指挥员格里戈里·米哈伊洛维奇·施捷尔恩立刻派出坦克第11旅、摩步第36师的装甲车,打算用坦克和装甲部队压垮对方。而蒙古的第六骑兵师也跟着出动,掩护坦克行动。

王成志从望远镜里,一见到对方坦克部队出动,并没有按照规範中要求,立刻呼叫空中支援,而是让司号兵吹起冲锋号。这让和他待在同一部指挥车的张少帅大感好奇,于是开口问:「王将军,怎幺自由联盟的装甲兵还学骑兵队吹喇叭冲锋的吗?」

王成志笑笑说:「我们自由联盟的装甲兵全称叫做地面装甲骑兵师,这是相对空中骑兵师的名称,而吹冲锋号是我们继承自王家军的一项老传统。」说是老传统,王成志也不脸红,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项所谓老传统,才竖立起不到一年。这项所谓传统,要从小咪建立装甲兵雏形说起。

装甲兵会吹冲锋号冲锋,是当初小咪在唐山战役的恶趣味,但却被机器生化战士生硬的照单全收的保留下来。最夸张的是,还把它变成装甲兵必学教材的一部分。所以才会被王成志误认为是王家军的一项老传统,实际上不过才半年多一点的时间。

这些机器生化战士对于冲锋号没啥感觉,但自然人士兵却爱死了。尤其是装甲兵的军官更是乐此不疲。

看着对方还有骑兵冲过来,王成志师长就全身完全变态的热血沸腾,大喊着:「骑兵对决…!」这还真是变态!人家是骑着肉身的真马,你们虽然取名叫装甲骑兵师,但重点在装甲两个字好不好?让铁包肉的战车和只剩下肉的骑兵对冲,还热血沸腾,那不是变态,什幺样才叫变态?要不是对方还有装甲部队,张少帅都想阻止他冲锋了。

反正自由联盟的军官都已经决定当变态,所以张少帅也没阻止王成志,让他直接下令让司号兵吹冲锋号。

只见司号兵站在指挥车旁的装甲车上头的舱口,露出上半身,左手紧抓着舱边把手,右手握着小喇叭,用力吹着美国骑兵队的冲锋号:「答答答答答滴滴答……。」透过扩音喇叭远远传送出去,整个装甲旅,所有车辆都加速马力向着苏军冲去,沿途机枪哒哒……不停地开火,中间夹杂着105公釐坦克砲声,和20公釐机关砲的响声。

面对苏军的BT早期系列和T-26等轻型坦克,自由联盟的M60简直就是大材小用。50机枪装上穿甲弹都足以应付这些15公釐厚度的薄装甲,何况105公釐M68线膛炮?还好夫人团没发疯帮这些M60换上后期採用的152公釐M162   主砲。那可能这些苏联早期型号坦克车,瞬间就会被轰成渣。

战斗很快就结束,苏军坦克第11旅、摩步第36师共计二百多辆坦克和装甲车,全部在一次冲锋当中就报销。当然蒙古骑兵第6师也全军覆没,甚至没有一名骑兵能逃回去。

张少帅当时还觉得这样好像有点欺负老毛子和蒙古人,没想到第二天各大报纸头版头上面刊登的不是他这个远征军总司令的照片,而竟然是那个司号兵威风凛凛的站在奔驰的装甲车上的镜头。张少帅心里暗自吐槽:「早知道自己也去学吹号,这样出风头就会是自己了。」他最近出风头习惯了,没有威风一把,总觉得怪怪的。

  • 名称:甜情涩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21: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