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门惨案之孽杀超清在线观看

「尽量分散开来,记住!一个人目标小,三人一伍的目标大。如果高山症忽然发作,停下来,用随身小氧气瓶吸两口,不要往回跑,迅速找掩蔽。听到枪声,也不要紧张的四处乱跑。在钢盔上贴上黄纸条,等待医护兵过来。记住!不要脱下钢盔、防弹背心,敌人就打不死你…。」几乎每一名班长在攻势发起前都反覆不停交代。

「砲兵延伸射击,第一连预备!」赵侗连长一边看着手表,一边高举着右手,左手拿着哨子。攻击发起时间一到,只见他将哨子塞进嘴里,大声吹响哨音,右手大力一挥,所有连上弟兄分散成散兵线,随着后方的砲击延伸,跟着掩护步兵的M60坦克和M113装甲运兵车,向着赛音山达的防线慢慢走过去。

赵君迈会採取这种方式进攻也非常无奈,他完全没想到,因为等蒋百里指挥的西路军从宁夏出发。就这幺多等了两天时间,苏军竟然把赛音山达建设成坚实的碉堡。四个小时前,装甲部队冲锋不到一公里,就遭遇反坦克地雷、沙坑式反坦克壕、三角形防坦克锥、梯形防坦克壕的阻挠,多辆战车陷入坑壕内,无法动弹。

而且,往往在反坦克壕后面,不是有反坦克枪,就是有反坦克砲。虽然除了地雷和反坦克壕有作用之外,其他反坦克枪、砲的效果不大;但随之而来的100和122公釐榴弹砲击,却造成了第一波攻势当中,大约五十辆坦克、装甲车的损失,还有大约两百多名士兵伤亡。这是自王家军成立坦克部队以来,自由联盟在一次战斗中,损失最多的一次。

当然,实际上最大的一次,还是遇到「狮驼岭三妖」那次,共计三百多辆坦克、装甲车被摧毁,而且都是更新式的M1、M2坦克。不过,那次事件保密,所以赵君迈还是以为自己这次的损失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

这种工事不是空骑师所能解决的,何况空骑二师也吃了小亏,坦克被苏联困在地面上时,直升机盘旋在上空,想要支援地面友军,消灭有可能造成威胁的1930年型(1-K)37公厘战防砲或1932年型45公厘(19-K)反战车砲之类的重型武器。没想到却忽然遭到M1931型76mm高射砲的群射轰击,导致廿几架直升机躲避不及,遭到击落。

这让空骑二师师长张道弘大为光火,本来想下令直接让阿帕契直奔赛音山达,在火箭弹射程範围的上空,用远程火箭直接把这些砲兵阵地全数摧毁。但最后还是被赵君迈制止了,理智的赵君迈直觉这座城市一定还有其他埋伏,所以先派出侦察机前往侦查,并请求台北总部侦查技术支援。

所谓侦查技术支援,即是使用卫星或无人机来侦测。但这两样东西都还处于保密阶段,前线将领不明究理,一致认为台北可能有更好的空拍飞艇或其他高空侦察机之类的玩意儿。

而台北传回来的消息,竟然是让他们进行一场试探性的保守攻击,以便查清对方埋伏的武器是最什幺用途的。所以才会有四个小时后,这场非常传统的攻击模式。

对!你没理解错,就是让士兵去「趟地雷」的意思!卫星加高空无人机,怎幺会连什幺埋伏都看不清楚?还要士兵冒险去诱敌?依王绍屏的个性,又怎幺会要求士兵去冒险?但是没办法,这是超级电脑的建议。虽然他们能辨识大部分的武器,但碍于时代落差,他们竟然不知道某些武器会怎幺埋伏,如何袭击。而且,竟然还有部分武器辨识不出来是什幺玩意儿。

比如有些他们判断是一次大战类似臼砲的东西,但这种射速慢、重量重,移动不方便、加上射角大、弹道弧线高,多用来轰击距离较近、中间隔有山脉等障碍物的目标,但準确性不高,所以通常得採取密集射击,对碉堡、壕沟之类不会移动的建筑物或阵地较为有效。但是赛音山达四周都是沙漠高原,一片平坦,加上联盟军又是机动的机械化部队,来去自如。即便前锋受阻,主力要撤退也容易的很,所以超级电脑就完全不知道,这类武器是干嘛用的。

还有一种像是宋代回回砲,也就是配重式投石机的玩意儿,这更让超级电脑完全糊涂!虽然知道每座机器旁边都有个红外线、X光…,任何光束都无法透视,像货柜箱那幺大的机盒,肯定是有问题。但就是没办法看到里面是什幺构造,或者装了什幺东西。所以超级电脑仍无法判读,这类复古武器的真实用途。

另一种诡异的玩意儿则像是大型探照灯,一整排围着整个城市排了内外两层各一圈。超级电脑初期判断,很像是一种廿世纪60年代发展失败的电磁波发射器。这也是为什幺台北否决了赵君迈申请空军轰炸的原因,因为万一真是那玩意儿,那幺空军将会像下饺子一样,瞬间在空中失去动力,纷纷从天上掉下来坠毁。这样一来,飞行员的损失就太大了。

王绍屏在战情室有点懊恼答应了梁敦厚改变作战计画,耽误了两天,让对方布置好一座刺猬城市:「我本来以为苏联就一土鳖,除了搞搞粗大耐用的坦克还行之外,电子产品是他们的弱点,没想到他们还能搞出电磁波发射器!」黄潮生附和的说:「我也以为苏联的指挥官就只会人海、坦克海战术,没想到还能布置这幺多的陷阱!」

塞音山达算不得什幺城市,基本上就百来座木屋,再来就是数百顶蒙古包。是一个典型的蒙古人聚居地。不过这时候整个塞音山达到处挖满了壕沟,连城内也遍布掩体、沟壕,还有四通八达的交通壕,构筑成一道又一道的防御阵地。那些怪异的武器,就散落在各个环形防御阵地里,在木屋和蒙古包之间参差有致的错落着,基本上就是拿蒙古人当人肉盾牌。

「我看苏联将领也不傻,情报信息也很灵通,知道你王大官人『爱民如子』,帮你设计一套老虎吃田螺的陷阱布置,非得让你用人命去填…。」黄潮生苦笑着揶揄的说。

「什幺意思?我是问老虎那几个字是什幺?」王绍屏苦闷地问道。

「总不能把你形容成狗吧?和狗咬刺猬是同一个意思。」黄潮生算是苦中作乐的消遣王绍屏了。

王绍屏这时却没心情理会黄潮生的调侃,一想到敌人利用自己的心慈人善,就不由得火大起来:「他们最好别让我的士兵伤亡惨重,否则我就用湮灭弹毁了这个城市。」王绍屏咬着牙,恶狠狠地说着。

小咪则劝着说:「这可不行,城市里有很多蒙古的老百姓,我们可以用电磁弹让那些武器都失效。」二咪在一旁浇冷水的说:「就怕有些武器不是电力驱动,我看还是用麻痺粉末弹,来得快些!先前已经让这次的无人轰炸机搭载了!」

王绍屏拍了一下大腿:「我怎幺忘了这招?二咪聪明!」二咪受到夸奖,笑得喜咧咧的,小咪则是悄悄地露出一抹微笑,她就是知道二咪喜欢被老公夸奖,所以故意做个机会让自家姊妹开心开心。

安洁则是一脸严肃地说:「不过试试他们的战术,还是很重要,不然即便我们掳获这些武器,也只能猜测它们的用途,却不知道实际的战术用法。」王绍屏点点头:「一比一比例的电磁波防护B17无人轰炸机群派出去了吗?」

小敏点点头:「堂妹李诚蓉不久前回报,三波攻击梯队都已经按时从喜峰口基地出发,预计再廿分钟第一梯队就能抵达赛音山达,并会同时投掷电磁脉冲弹和麻痺粉末的航空炸弹。所以试探部队只剩十分钟的时间试探,即便对方不出手,我们也得赶紧撤退,以免遭到误炸」

「对方投石机发射了,是电磁弹!让装甲车、坦克车后撤,来不及的,原地熄火待命!臼砲发射了,是一种原始的空爆燃烧弹!快让部队人员撤退,如果一旦感觉缺氧,赶紧用上小型氧气瓶,罩在口鼻上,慢慢吸气…。」安洁紧盯着超级电脑的分析,并快速的对前线所有无线电进行广播。

远方前线无线电里传来此起彼落的声音「撤!」、「快跑!」、「倒车!」、「医务兵…!」

等到无线电纷纷静默,战情室萤幕上从空中向下直拍的画面,从纷乱到稳定的状态之后,王绍屏才问了一句:「伤亡如何?」王绍屏已经养成反射动作,第一个关心的就是士兵状况。

「坦克、装甲车损失廿几辆,多是快速倒车时,掉入沙坑反坦克壕里。人员伤亡还在统计中…。」一向负责统计数据的安瑟,和安洁搭配盯着另一部电脑画面,简单扼要的说明前线现状。

时间的分针走了十格,先是小敏喊道:「第一波无人轰炸机抵达赛音山达。」紧接着安洁喊出:「老式固态雷射武器!第一波轰炸机有一半首当其冲的轰炸机开始层裂解体,首波投弹失败…。第一波轰炸机,全数被歼灭!」

「什幺鬼东西?苏联怎幺会有这些鬼玩意儿?」王绍屏忍不住吐槽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这个时代的科技,廿一世纪初都还没成熟的东西,怎幺会在这个时代出现?」站在安洁后头的三夫人茱蒂惊讶地喊了出来。茱蒂和安洁都是科技研究高手,只不过安洁逐渐偏向应用科技,而小茱越来越走向理论发展。王绍屏甚至对她开玩笑的说:「我看要掌握时空技术,得靠妳了。」

「时空狙击者!」几乎是现场所有人的心声,除了…。

「那也不一定,我看一些秘密的档案说,二战出现许多神秘的武器,像德国就造出飞碟,说不定他们和外星人有来往…。」小爱虽然情绪好多了,但是长期养成的疯疯癫癫个性似乎有点改不过来…。

小妮这时拍了小爱的后脑袋一下说:「妳看的那些不是秘密档案,是一些网路流传,未经证实过的神祕学、阴谋论者,他们穿凿附会的鬼东西啦…!少看一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然妳会变笨,妳的孩子也会受妳拖累…。」小爱立刻反击起来,也拍了小妮的脑袋:「妳才变笨,妳全家…不行!妳家就是我家,就妳一个变笨了,妳的小孩…,不行!小孩是无辜的…,就妳变笨啦!」

王绍屏过去安抚两个人,连小敏说「第二波投弹失效」都没理:「别闹了,妳们两个都很聪明。但是现在前线官兵正面临重大危机,我们赶紧得想想办法…。」「阿娜答,我…。」小爱话还没说出口,王绍屏就安慰她:「没关係,小爱也是提了一种看法嘛…。」

「第三波投弹失效!咦?哪来的A20无人攻击机?攻击机即将低空穿入战场…。」小敏突然尖声叫道。

小爱这时鼓起勇气说:「那是我建议大姊在唐山基地準备的,我认为还是有两手準备才好…。」看小咪点了点头,王绍屏揉揉小爱的前额,温柔地说:「我家小爱成熟了,能够全盘思考许多细节,以后不得了了。」小爱害羞的钻进王绍屏的怀里,低声地说:「只要阿娜答不烦恼就好了…。」

这时小敏不知道是不是看不下去,还是就那幺刚好,大声的说:「A20低空投弹成功,不过也有将近一半A20被摧毁…。」

王绍屏边搂着小爱,边摸着下巴说:「还好低空投弹,让他们反应不过来。不过,看来对方逐渐摸清我们的战术套路了!生哥,你怎幺看?」

刚刚一路都没讲话,低头沉思的黄潮生,被王绍屏喊了一声,这才抬头困惑地说着:「你这里的任务超过我以往的经验,如果依据正常经验判断,我们三番两次在苏联遇到超乎常理的事情,应该可以判断时空狙击者就在苏联。

但是事实上,除了这次,前两次我们遭遇的麻烦都和苏联军方无关。狮驼岭三妖不能代表是苏联的生物武器;同样地,那个伪装成神父的泰忒坦星人,也不能说是苏联派出来的怪兽;只有这次算是比较奇怪。

不过,我得告诉你,过去我们穿越局遇到的时空狙击者,都不会提高那个时空的科技水平。因为他们的目的是阻止时空变异、分裂,形成新的时空区!如果他们提供和穿越者敌对一方高科技或超时空武器的话,那幺新时空几乎一定会形成,他们的任务就失败了…。」

「所以,你的判断是…?」连王绍屏也困惑起来。「不确定,我会回报穿越局,让他们帮忙搜索一下苏联整个领域,看看有没有异常。必要的话,让他们组织一支突击队,帮我们消灭时空狙击者。原本消灭时空狙击者算是穿越者的任务之一,穿越局不会插手。不过,你这边真的很奇怪,我相信局里应该也会有兴趣深入了解一下吧!」黄潮生说了一个模拟两可的答案,但是至少他承诺愿意呼叫支援,这让王绍屏放心不少。

不只王绍屏有了信心,在赛音山达城外附近的一座丘陵上,几名穿着深卡其布军装的苏联军人,正趴在乱石堆里,用望远镜看着城里的状况。他们大部分的人对于新的战法生效,也感到充满信心。

「朱可夫同志,看来你的计划生效了。」留着像是希特勒一字鬍的瘦弱男子对着另一名前额光亮的壮汉说着。

「费久宁斯基同志,还没呢!接下来还得看施捷尔恩同志的表现。我向史达林同志求情,他才没被送进国家安全总局。希望他和36师残部,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才好!」朱可夫有点忧心地说着。

反而是费久宁斯基信心满满的说:「我们之后的几个城市都是这样布置的,即便施捷尔恩失败了,光是耗,也把中国东北军给耗死,我看他们有多少飞机、坦克?」

「费久宁斯基同志,乐观不得啊!要不是特别技术局提供了这些特殊的武器,我们根本挡不住现在焕然一新的中国军队。但是谢盖尔所长告诉我,这些武器生产起来并不是那幺容易,所以我们只是拿蒙古做实验。接下来我们只能在曼达勒戈壁、乔伊尔、温都尔汗三个地方布置,连乌兰巴托都不够设置这些武器。唉!如果真的打到乌兰巴托,我看我们真的得撤退了,我们还需要兵力和这些新式武器,防守苏联真正的边境…。」朱可夫无奈地说。

费久宁斯基很讶异地问道:「史达林同志同意放弃蒙古吗?这可是我们和中国的缓冲国,而且是我们支援中国同志们的桥头堡啊!」

朱可夫摇了摇头:「你说的谁不知道?但是事实上,蒙古已经无法充当缓冲地带了,你没看自由联盟已经占据了伊尔库次克以东的地区,他们和中国是一伙的,蒙古已经成了我们的包袱,反而新疆才是我们新的桥头堡。可惜,听说盛世才那家伙,现在三心两意,好像已经派人偷偷去联繫自由联盟。只是我们目前没有实力再分出一股力量去对付他,只能先在蒙古试试我们的新战法,如果成功,那幺新疆将是我们的新目标,那里城市更大,更稳固,我们布置起来也会更从容…。」

当朱可夫还在想着未来的前景,赵君迈却得面对眼前的残局。

「死亡十八名,轻重伤八十九名,其中廿三名得后送。」情报官向赵君迈报告着。

「我看啊,主席应该会对这个数字相当不满意,以后装一师、装二师…,不!整个装甲兵都得好好再训练。一个小小的撤退,就慌乱成这样,成何体统!还鬼扯什幺战无不胜!」赵君迈一肚子怨气,对王成志、贾幼慧两名直属手下训斥着,其实也是说给空骑二师张道弘、伞兵一师王赓,还有川军45军军长孙震,和张少帅带领的东北军的67军王以哲、63军冯占海、55军董福亭和骑兵第2军刘湘九等人听的。

自由联盟的将领当然心悦诚服地接受批评,川军看到自由联盟这样的阵势,还吃了亏,当然也不敢多话。开玩笑,四川军阀混战多年,何时看过这幺多飞机坦克大砲的?结果还吃了亏?!这是什幺情形?已经对自由联盟完全拜服的川军将领,当然是希望能接受更多的指导和训练,不然遇上类似的状况,他们只会更加的不堪而已。

东北军的内部情况就有点不合谐,在热河战役中和王家并肩作战过的张少帅、董福亭、刘湘九等人是频频点头。他们知道,如果王家的人说不行,那铁定自己来也不成。他们和川军的态度一样,恨不得自由联盟赶紧再开集训班,让自己再接受更完整的训练,以应付新的危机。

而王以哲、冯占海两人,就对赵君迈高高在上的态度有点不以为然了。王以哲在热河战役时留守北平;而冯占海当时在热河、察哈尔边境一带收拢从东北溃败的游击队、旧部,两人对王家的军队战力没什幺直观的印象。

加上他们是第二波的后续部队,也没赶上扎门乌德之役。今天才刚刚赶到前线,就看到联盟军受挫,心中不免产生了一种:「我看王家军也没多了不起,不过是武器好一点,坦克飞机大砲多一点罢了。外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传言,应该是言过其实了。对付小日本可能还行,但遇上老毛子,还是不行的…。」他们竟然直接将王家佔据了整个东西伯利亚这件事给完全忽略了,似乎王家只从日本人手中夺得土地一样。

冯占海甚至起了抢功的心思,他仗着张作相是他姨父,对张少帅也没那幺客气,尤其北平分会乱搞的时候,他的63.军更是首当其冲,张少帅都没护住他,最后还是张作相刻意把他调往热河前线,63军才免于像原时空一样,被支解的命运。

这时他就有点沉不住气,对赵君迈说:「赵司令,我们东北军兵强马壮,既然联盟军损兵折将,那不如让我们63军率先开进赛音山达城内肃清残敌,您看如何?」

张少帅正想喝止冯占海的鲁莽,没想到赵君迈倒是挺大方的说:「好吧!让我们见识见识冯将军的风采,和63军的训练状况。大家好好的学习,听见没有!」后面两句在外人耳里,听起来是喝斥联盟军将领;但在联盟军将领的心中,却是明白赵君迈的意思,他一方面是想检视外部友军急就章的训练成果,另一方面则是想收服东北军的心。

冯占海得到军令,立刻点起兵马,按照联盟的教材範例,坦克、装甲开道,士兵跟随掩护,大剌剌地开进赛音山达。

贾幼慧悄声地对身边的张道弘说:「他忘了火力开道,也没要求空中掩护,我看他要吃大亏…。」张道弘微微地点了点头。

话才刚说完,最前面第一辆M8侦查装甲车,车长这时举起了手,让车队停了下来。然后刚拿起望远镜,正要查看敌情…。

忽然间,砰的一声巨响,那名车长的脑袋立刻迸裂开来。

「狙击手!散开!」侦查连连长大吼一声,后面的车队纷纷离开马路,向四周巷子里钻,士兵有的立即原地卧倒,有的随着坦克、装甲车分散开来,还有些回头跑…,整一个乱哄哄。让后面拿着望远镜观看的冯占海,忽然觉得有点脸红起来。

轰!忽然冲进巷子里的几辆坦克,车顶瞬间着火起来,几名被火花喷溅到身上的士兵,竟然马上烧成火人。只听一名军官惊恐的大叫:「燃烧弹!燃烧弹!撤退!撤退!」63军先导部队,立刻慌成一团,有的车辆要前进,有的要后退,挤成一团,更方便潜伏在民房的几名脸上带着防毒面具的苏联士兵,从二楼丢下莫洛托夫鸡尾酒燃烧瓶,更多的火人从各个巷子里跑出来…。

赵君迈看不下去了,直接下令:「阿帕契进场,歼灭潜伏的敌军!」

而城外丘陵的朱可夫也看不下去了:「混帐的施捷尔恩!真是浪费了好机会,竟然没让对方的主力进城,就动手。唉!难怪史达林同志说他不可大用。走吧!36师提前玩完了。我们得去乔伊尔,準备下一场战役。」

  • 名称:灭门惨案之孽杀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6: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