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游戏超清在线观看

整个蒙古南路光复军,没有人相信,这样一个完全看不出威力的炸弹,能够消灭…一只蚂蚁。何况根据喇嘛的情报显示,整个乔伊尔包含蒙古军总共有四万多人。而且,还加上和赛音山达一模模一样样的特殊武器…,要知道哪些武器可是造成南路军前前后后上百人的伤亡。这样「波」的一声,就搞定了?没有一个人肯相信。

还好台北总部除了特殊砲击组织之外,还派了一组特殊侦查小队,负责潜入乔伊尔侦察现状。配属到南路军的,就是赫赫有名,孤军前往大连拯救小强大兵,由王炳山中校率领的搜救第一小队。

自从拯救小强大兵任务结束后,王炳山除了带着这伙人,前往张氏三虎兄弟家里致歉之外,原本的侍卫长一职,暂时向王绍屏请了长假,全心全意带着这十二人小组,深入各战场,从东北到上海,再从上海到蒙古,到处拯救被俘官兵。有时候还得到各抚卹专区,去客串遗族家属的保镳,修理一下乡里间欺男霸女的土豪劣绅,清理一下地方上横行乡里的地痞流氓;经常还要在抚恤银行、医院、学校的专区建立前,先把周遭邻近的土匪大盗之类妨害地方治安安宁的家伙,全部清理乾净,让遗属能够过个太平日子。当然他们也没忘了警告当地军阀和贪官汙吏,手别伸太长,以免有胆子拿钱,没命花…。

有次遇到个贵州小军阀不信邪,非要抢自由联盟运钞车一把,行动都还没开始,王丁山少校非常幽默地到这个军阀的家里,玩了一次「胸口碎大石」的把戏。从此,贵州大军阀王家烈就对贵州所有派系下了一道命令:「如果打自由联盟所属机构主意者,后果自负…。」因为王丁山玩的胸口碎大石的胸膛是那名小军阀的,而且碎的不是大石,是那名军阀的胸口,整个压扁了…,连王家烈事后到了现场,看了尸体,都吐了老半天…。最令王家烈毛骨悚然地是,上面还有张给他的便签,上头写着:「帮王主席您省了一个吃税大户,颁个锦旗给我吧!」

王家烈不是不想对这些无法无天的王家军动手,但是他发现他的手下对这些千里之外能取上将首级的家伙,既没办法,还心生恐惧。如果他自己不想表演传说中的气功「银枪刺喉」功夫的话,他还是安静一点…。所以他才会下了那道,非常丢脸的命令。

王炳山一伙人大江南北各地跑,专门解决自由联盟遇到疑难杂症,美其名为张家三兄弟「赎罪」,其实十二个人都爱上了这种冒险刺激的生活,而乐此不疲。他们全都以为自己见多识广了,但是这次在乔伊尔,他们总算知道自己还只算是井底之蛙…。

「山哥,你看这些人是变殭尸了,还是本来就是行尸走肉?」趴在屋顶的王丁山忍不住问了旁边的王炳山一句。到处鬼混地一群人,已经越来越人性化,如果没有掰开他们身体外面的一层肌肤来看的话,没有人会相信这群家伙基本上还是机器人。

王炳山摇摇头,直接用身体内建的无线电对埋伏在一楼商店货柜里的王子陆中尉下令…是的,他晋升中尉了。王炳山对他下令:「抓一个起来看看。」

王子路和海陆特战少尉王愁意一起动手,打晕了一个刚刚在商店门口,无意识晃蕩地苏联士兵。医官王成霖中尉…是的,他也升官了…,立刻冲了过来,拿起身上的检测仪,扫描了一下,然后回报说:「一切身体机能正常,只不过…脑部…呈现『忠诚计画』初阶段现象…。」王成霖这席话,十二个人都懂了,就是被洗脑,但还没输入新资料的阶段,难怪这些人会无意识地在街上游蕩,因为他们都停留在正要去做某件事的那个时间点,但记忆已经全部被消除了,除了基本知识功能之外,大脑几乎是一片空白…。

王成霖再度开口:「我们得立刻呼叫医疗艇,帮他们完成『忠诚计画』后半段的程序,否则时间太久,他们的脑子会烧坏了。对了,队长,你可能得立刻报告台北,这里发生的所有状况。」

洗脑可不是洗头,洗一半还能跑出浴室接电话的。如同王成霖判断的,信仰震撼弹是运用一种强力电磁阻断了脑电波的运作,有点像过强的电压,忽然把保险丝连同电路一起烧短路了,这时如果没有尽快疏通脑袋里的迴路,脑电波传递受到阻碍,就会产生热能,进一步烧坏脑子,轻则变成白痴,严重的话应该就会休克死亡,因为所有身体上的电波传递都会受到影响,连自主神经都无法运作了,呼吸、心跳…这些内脏自律系统当然就都崩溃了。

如果以玄学角度来说,信仰震撼弹就是攻击信仰不同的灵魂,将原有信仰的那部分灵魂击碎,至时要修补灵魂,就得注入另一种信仰,所以王成霖才会建议继续「忠诚计画」后半段的洗脑工作。当然,王成霖不理解灵魂这部分,但他却很清楚脑电波疏通的那方面知识…。

王炳山立刻回应说:「你报告吧!你比较专业,我们先把所有在游蕩的人都摆平,你先呼叫医疗艇过来,我们把人都送上飞艇再说。至于大部队,让他们先等一等,我怕一般人受不了当前的景况,有的人可能会精神崩溃。」

「好!那动作要快一点,有几万人呢!」王成霖同意了王炳山的作法,但仍提醒了一句。

王丁山这时插嘴了:「你们是傻了吗?当然是叫生化机器兄弟们来帮忙啦!我们是力大无穷,而且行动迅速;但动作再快,也得搬到天黑去了吧?」

王炳山点点头,然后直接呼叫空中云层中待命的医疗飞艇,很快地十几架装满机器生化医疗兵的飞艇隐形了外形,降落在乔伊尔城中心的广场上。这些飞艇是夫人团的预备手段,三路大军都有準备,一直藏在高空的云层里。这是避免某些意外发生,造成大规模伤亡时,能快速紧急救援。没想到,第一次派上用场,竟然是用来拯救敌人…。

王绍屏一家子收到王成霖的报告之后,才知道信仰震撼弹的运作和效果,原来是这幺回事。但是没多久他们就收到另一则莫名奇妙的情报:「上海日军绕过第十九集团军,偷袭了北方王敬久的87师和俞济时的74军。」

「这是干嘛?第19集团军和第8集团军都会师闸北了,日本人不好好守虹口,反而绕过第19集团军侧翼,去袭击位于常熟的国军?他们是以为这样可以断19集团军的后路呢?还是当未来的抗日名将薛岳不存在呢?」这是王家人共同的纳闷。

而松井石根会大发雷霆,主要就是他听到了王家人想要知道的答案。提供答案,而挨骂的当然就是中岛今朝吾。那他到底出了什幺馊主意呢?让我们继续看…别打我了,反正都要继续看下去!

当薛岳指挥第19集团军转向西南,攻入闸北,立刻就让驻守闸北的部分日本第三师团瞬间溃败,溃入虹口。而中岛今朝吾的16师团则负责接应,并巩固虹口与闸北之间的防线,以免第19集团军和张发奎的第8集团军会师之后,转向虹口攻击。

不过,中岛今朝吾并不满意这个决定,他在防线安排好之后,重新找上松井石根大将,向他提议说:「总司令官,我认为死守闸北是防不住这支不知从哪来的四川、广西、云南混编的部队,我认为我们得主动出击!」

松井石根瞪了大眼珠子看着中岛今朝吾,好像在看依据死人一样的眼神,然后淡淡的说:「你想去死,别拉着大家给你陪葬!你是打得过王家亲自训练出来的军队吗?巴嘎!」话说到后面,声音已经拉高八度,最后骂人的两个字,几乎是用吼的说。和十九集团军对峙了几天,又和第八集团军在江桥交过手后,所有的日军将领虽然不知道这两支部队番号,但是也知道他们和之前的支那军不一样。即便没有抓到任何一名俘虏来证实,光看制服就已经能猜得到,不用脚底想也明白,这两支军队铁定是王家军的成员,。

「总司令官,我没说要打这支王家军。你不觉得在上海这个战场就是一整个简单的食物链吗?王家军轻易能打败我们,我们随便就能吃掉支那军,支那军就是食物链最底层的浮游生物。我们很轻易就能重创他们…。」中岛今朝吾洋洋得意地分析着。

「重创你个头!你脑子是不是坏了!现在这支王家军虽然已经进入闸北,但他们在北方罗家店方向不是没有留部队。何况,西边闸北的王家军主力难道会坐视我们行动吗?即便王家军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动作,我们又该去那里对付支那军?南面是公共租界和法租界,难道我们要得罪列强,开入租界,绕过去打黄浦江以南的支那军吗?你以为是上次一二八事变,我们在杭州湾有援军吗?」松井石根把过去对中岛今朝吾的不满,一股脑地发洩出来。

中岛今朝吾没有因为松井石根的大怒而退缩,反而积极迎上去的说:「松井大将,你听我说,我们如果不採取主动,困在虹口,我们是能打败王家军吗?即便3、6、11、16四个师团都完整,我们应该都不是对手,何况现在建制还算完整的只剩3、6、16三个师团?尤其3师团部分联队刚刚还在闸北遭遇挫败呢!在当前士气低落的情况下,我们其实更应该积极出击打败支那军,这样才能恢复士气。而且只要重创支那军,就能加速东京大本营和支那政府和谈,不是吗?这才是全军上策啊!对吧?」日本正积极和南京和谈这件事,整个上海派遣军的高层都知道,不然他们就不会按兵不动,傻傻地待在原地,任由薛岳宰割,早就一鼓作气灭了陈诚的十八军了。

听完中岛简单的分析,松井石根这才从震怒中清醒过来。要不是中岛今朝吾经常擅自行动,他才会对中岛刚刚的提议,不经大脑思考的大发脾气。现在经中岛今朝吾这幺一分析,他才领悟过来,的确集中眼前残存的所有兵力也守不住虹口,不如大打一场,逼南京签下城下之盟,才有可能迫使王家军停火。毕竟这是支那的领土,南京都喊停战了,难道王家会坚持打到底?

虽然想通了,但松井石根仍然拉不下脸询问中岛该怎幺打,所以一脸严肃地看着中岛今朝吾。良久,他在中岛脸上仍看到满是恭敬,他终于下定决心採取中岛的意见,冷冷地说:「你有多少把握绕过罗家店的王家军,攻打退守常熟的87师?」其实他不知道中岛的计画,但是身经百战的松井大概已经猜到中岛今朝吾的打算,于是开口就大胆的猜测中岛想要偷袭的方向。

中岛脸上不经意闪过一抹得意地奸笑,然后迅速恢复恭谨地态度说:「我已经让几支侦查队穿者便服到北面调查,他们发现王家军只守着几个城镇。可能是兵力不足,大部分的乡间都没有安排巡逻队巡查。所以我们只要趁着黑夜,分批将士兵运过王家军的防线,退守常熟的支那军一定没有防备。只要打败87师,王家军的补给路线就断了,即便与支那的和谈没有尽速达成,王家军也只能在闸北动弹不得…。」当然后面的猜测就纯属中岛今朝吾的幻想,他以为太仓的王家军是由常熟方面获得补给。日军完全没料到第19集团军的后勤大本营是设在崇明岛。

当然,中岛今朝吾的偷袭还是成功的。不要说常熟的国军部队没有防备,连王家都没有刻意用卫星侦察防堵,因为台北根本没有料到薛岳会把大部分的主力都拉到闸北,只留下不全的20军防守虹口北面。

而薛岳会这幺大胆的原因,第一是他仗恃着全机械化20军的机动优势,有把握让20军在第一时间到北面各地拖住日本人北上;第二他太相信台北的侦查能力,而且认为「主席无时无刻都在注视着你」这句话是真的!但他没想到王家的卫星全都在关注三个超级强烈颱风的动向,忽视了上海战场的动静,毕竟他没有接到太平洋上有关颱风动向的通报,他只获得上海周遭的气象资料。

加上由于王绍屏的全权授权,一向独立作战习惯的薛岳也没在第一时间将闸北的作战计画上报,于是卫星监视出现了时间差,竟然真让中岛今朝吾偷偷把二万多人和部分机械化部队送到第19集团军的防线之后。

于是87师和增援的74军,因为王家挡在前面,加上多日没有战事,放鬆了警戒,所以倒了大楣。在7月18日,国是会议召开的第二天凌晨,遭到日军突袭而全军大乱,损失惨重地退守江阴…。

  • 名称:性爱游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14: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