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堕落东京之奴隶超清在线观看

安抚蒋百里这位大爷,算是一件大工程。王绍屏本来想的很简单,就是把治疗他心脏病的疗程拖一拖,然后塞一堆军事教材给他,从陆军到海军,再到空军,最后再任命他为满庄高等军事学院校长。这样总可以用够长的时间,慢慢改变蒋百里的态度,让他留在自己的阵营里。对于这种超级名人,王绍屏真不想用洗脑的方式,那多没成就感啊!人家穿越,不是都虎躯一震,各路英雄来拜,他老是用洗脑的,这算怎幺一回事啊?逊毙了嘛!

更何况依据蒋百里一生的历史来看,他在原时空并没有死忠、或愚忠愚谁的现象,所以更让王绍屏多了一点把握。蒋百里从1906年回国开始,他先入幕赵尔巽;后又投奔过同学良弼,当过满清禁军管带;辛亥革命之后,还受当时担任革命方浙督的同学蒋良簋邀请担任浙江总督府总参议。

但民国肇建,他又获授业师廕昌举荐,替袁世凯主持保定军校;才干没三年,又因为反对袁世凯称帝,而加入蔡锷护国军。

蔡锷一死,在军阀混战期间,蒋百里又先后为黎元洪、吴佩孚、孙传芳等人做事。最后虽然加入国民政府的阵营,却又被自己的学生唐生智反蒋连累,被关了近九个月。

在王绍屏想来,以这样的的经历,要用诚意留住这位战略天才应该不难。但不料,王绍屏错了。先是拖延治病一事,很快就被蒋百里识破,住院不到一个月就要求手术,甚至为了提早进行医疗,甚至说出「尽快手术,不论风险如何,生死自负」的话来。

王绍屏一想到这个人曾经为了军校用度不足而自杀明志。就不敢再拖延,直接用医疗舱将他的心脏病治好,又顺便给他们全家一人一罐强健剂,让他们家强化体质。当然不用手术这件事,就用最新的电疗技术瞒过去,甚至拖延疗程也是用这项新科技正在进行临床实验,不敢立即用在他身上来推托。

还好,蒋百里没有多深究背后原因。反而是王绍屏非常好奇蒋百里为什幺急着把病治好呢?原来是因为,他听到2月14日原本那场只是解除汤玉麟兵权的突击任务,最后竟然演变为中日冲突。他急着想把病治好,好回南京,申请带兵上战场。结果他没想到,治好病了,但战事也在这几天之内就结束了。

王绍屏知道原委之后,立刻使出第二招。他果然被王绍屏的第二招所以迷惑,留在满庄,研读那些堆积如山的教材。但出乎王绍屏的预料,他在几个月之内就已经将这些新知识融会贯通,而且多次通过训练舱模拟训练的各项测试。

幸好,他愿意接受留在满庄高等军事学院,担任校长一职。并全心全意地投入大批交换军官的回训,和新晋军官的训练工作,连七月七日台北的大阅兵都不愿参加。

大家应该猜到了,七月七日中日大战爆发,他再次想离开满庄,向王绍源提出辞呈。王绍源刻意拖了一、两天,然后告诉他:「蒋校长,我们北方的战役很快就结束了,如果你愿意,我向台北呈报,让你去东北担任收复瀋阳的指挥官。我认为你回南京,也没机会上战场,不信你打封电报向南京申请看看,如果你能获得指挥任何部队的权限,我就不拦你…。」蒋百里想想也有道理,于是发了封电报给委员长。

那个时候,南京已经开始对王家百般提防,这封电报甚至都没呈报给委员长看,直接就被军政部陈部长扔到废纸篓里:「开什幺玩笑?我们国军还缺将军吗?怎幺可能让一个没上过战场的文职中将带兵呢?」

随着南京的婉拒,东北战事的结束,蒋百里开始陷入焦虑当中。王绍源将此一情况呈报给台北,王绍屏才想起手上有这个天才战略家。刚好又和梁敦厚达成协议,于是让王绍源问问蒋百里愿不愿意担任收复蒙古第二路军总司令。

蒋百里这时才知道王家竟然在华中战场胶着的时刻,还另外开闢战场,再度和苏联交手。一开始他打算透过王绍源,劝阻王家这幺做:「王秘书长,现在中国正处于危急存亡之秋,你们怎幺能另外挑起边衅,在没打败日本人之前,又去惹苏联呢?」

王绍源笑了笑:「蒋校长,你觉得我们王家会怕同时和日、苏两国同时作战吗?」蒋百里一愣,忽然想起了前不久王家为了报复日、苏联手偷袭南洋老家,攻下两国偌大的领地,于是不解地问:「我都忘了你们之前北打苏联,东抗日本人。那幺为什幺上海现在还会搞成这样呢?」

王绍源苦笑地回答:「蒋校长,你觉得中央会让我们王家势力进入华中吗?即便我们一片好心…。」蒋百里点点头:「是啰,以委员长的个性,怎幺样也不会让任何人插手中央的势力範围。唉!好吧!去蒙古也好,起码佐梅不会太为难…。」

蒋佐梅原名佐藤屋登,她就是蒋百里深爱的日本妻子。多次中日冲突,都让她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还好她来到充满国际化的满庄之后,并没有任何人会继续为难她,而且还能从事她擅长并热爱的医护工作,在满庄医院担任护理长一职。甚至在这个吃货的天堂里,她还能吃到道地的北海道家乡菜。蒋百里经常在佐梅脸上看到久违了的笑容,多次内心挣扎着,自己是否真的要离开这里?!

老实讲,蒋百里半推半就地留在满庄,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迁就自己的妻子。但是当他为了上海战事,精神陷入焦虑的时候,蒋佐梅就毅然决然地劝他返回南京,谋求指挥一军的机会。蒋百里已经知道中央不会允许他这个身上明确打上王家烙印的人,返回南京任职;加上佐梅的家乡也已经成为自由联盟的一部分,她的家人还受到自由联盟的特别关注与保护。所以现在,当他面对王绍源提出远征蒙古的邀请时,只略为考虑一下,就点头答应了。

「蒋校长,这个满庄军校校长的职务,我给您留着,在你凯旋之后,欢迎您回来。」王绍源热情的握着蒋百里的手,恳切地说着。蒋百里也点点头,欣然接受了王绍源另外的期约。随后就和邓丽珪一起,带着王绍源为他準备的生化教官组成的司令部成员和部分满庄新成立的部队,告别了家人,奔赴宁夏前线。至此,王家才真正多了一名智将和比另一位「永远的蒋校长」更加厉害百倍、真正投身军校教育建设的「蒋校长」。

在搞定蒋百里这位大爷的同时,王绍源还得同时搞定几位大爷。如果大家还有印象,当年杨度的兄弟姊妹杨钧、杨庄加入王家阵营时,曾回湖南拉拢了一批当地的名人良才却失意于政坛的人,如:张炯、杨柏轩…等人。随着王家势力的开展,他们聚拢了更多人,包含一开始锁定的谭伯羽和阙汉骞,在王家内部形成另一个派系,被俗称为湘潭派。

几个月下来,湘潭派在军人方面大有斩获,先有保定二期的朱耀华,他本是谭延闿旗下湘军第6师师长。北伐结束后,随着中央整编计画的开展,部队缩编为18师54旅,朱耀华从中将师长被降为少将旅长。不过他并不介意,而且立刻投身于民国十九年对共党的第一次江西围剿。不过,在龙冈战斗中,因为上层指挥失当,加上引介自己入伍的姑父张辉瓒为了难得地「扶杂转正」(杂牌变成中央军嫡系)的机会,和公秉藩第28师互相争功。结果中了共军的计谋,导致两个师都全军覆没,张辉瓒还被共军割下了头颅。

朱秉华的54旅,因为奉命留守东固,而得以倖存。中央曾说要以他的54旅为基础,重建18师。但只派了很多中央官校出身的军官来54旅任职,重建18师的动作,却只闻楼梯响,迟迟未见下文。

214中日冲突后,一心想要在战场上搏个出身的朱耀华,遂在乡人岳森的引荐下,来到满庄。随他来的还有同乡、保定二期同学,时任52旅旅长戴岳。

戴岳算是比较惨,他的52旅在龙冈一役全军覆没,最后化妆成农民逃脱,仅以身免。逃出共军的掌握之后,接着被委任的都不是正规军,在浙江一带辗转,几乎把几个县城的保安警备司令快干遍了。有点心灰意冷的他,正打算辞职回乡办学。没想到这时时来运转,同时获得保定砲科三宝施北衡、冯鹏翥、刘超常三人的邀约,让他前来满庄担任自走砲师师长一职。未料,他还没出发,朱耀华也发来邀请,邀他一起上路,前往满庄。

引荐朱耀华的岳森,在王家的湘谭派当中,来头并不小。他是杨度同门师弟,都曾师从国学泰斗王闿运,所以也是杨钧、杨庄和曾昭吉的小师弟。离开授业师启蒙之后,就读于湖南陆军兵目学堂。尚未毕业之时,就曾与黄兴密谋反清。当他接获杨钧的妹妹杨庄邀请时,正担任50师师长,也在江西剿共。也是在江西剿共的时候,有感于上司指挥不当,所以一接获杨庄的邀请,就立刻辞职,从江西远赴满庄。他还带来了他兵目学堂的同学,曾一起跟随蔡锷去广西桂林筹办过陆军学堂的谭道源和雷飙两人。

谭道源时任22军军长,但真正幕后指挥的是何应钦,他的权力不大,所以郁郁不得志;雷飙更糟,他在军政部担任主任参事,根本是个闲缺,而且还有个谣言说要把他调往被戏称为养老院的军事参议院担任研究参议。所以一接获老同学的邀约,当然立刻跟着奔赴满庄。这批人的到来,充实了湘谭派在军方的实力。

而曹锟的姪子,保定一期毕业的曹士杰,也奉曹锟指示,到处招揽同学旧识。来投奔曹士杰的保定一期的同学还不少,有步科李树春、苏炳文;骑兵科龚浩、张钺、郑润成;砲科荣臻、魏益三、李兴中;和工程科张定璠等人。

其中龚浩是湖南人,苏炳文是辽宁人,其余都是曹士杰的直隶同乡。苏炳文和郑润成的经历更是特别,918事变发生时,两人组织黑龙江抗日救国军在东北狙击敌军,后来不敌退入苏联,之后在王家军攻陷东西伯利亚时,全旅官兵二千四百余人被王家礼送回国,于是两人遣散东北原籍官兵,带着剩下愿意继续当兵的,跟着他们俩到了满庄,投奔正在大量招贤纳士的曹士杰。他们这些人开创了保定派,并和后来投奔过来的黄埔派分庭抗礼。

还好王绍屏不喜欢派系内斗,加上一堆机器生化人实事求是的态度,在这种大环境的沉浸之下,所谓派系,不过是一种归属感,类似同乡、同学会的组织,在王家的体系当中,良性竞争是有的,但没有掀起多大的斗争风浪。

不过一开始的那几位大老爷,却和蒋百里一样非常不好伺候。尤其是岳森这三人,和黄兴、蔡锷同事过,你说这是什幺辈分?而且岳森还是杨钧、曾昭吉的小师弟,那又是什幺地位?虽然他仨人,没有一来就指手画脚,但老前辈的心态还是有的。王绍屏不在满庄,王绍源要应付这群大老爷还真不容易。

还好一场在满庄成功岭的军事演习,瞬间镇住了这几位老大爷。乖乖地跟着砲科三宝一起在满庄军事学院认真学习三栖作战精随。然后再按照志愿,进行分科训练。

岳森、谭道源、雷飙、朱耀华年纪都差不多,都在四十到五十之间,岳森年纪最大,53岁。他们这批大老爷,可不敢选空骑旅、伞兵…那种脚不着地的兵种。湖南位于内陆,所以不大熟水性的他们,也不敢选海军陆战队;不然光是上船,晕船就让他们受不了。所以这四人带着满州被俘的伪军,成立了机械化步兵第三军,岳森担任军长,下辖谭道源的机步第7师、雷飙第8师、朱耀华第9师。

而曹士杰则早在他们之前,率领了保定同学,将王家在山东、河南一带俘获的土匪,编为机步第二军。由曹士杰担任军长,苏炳文任副军长,参谋长则由郑润成担任。李树春担任机步4师师长、龚浩任机步5师师长,张钺任机步师6师师长。

而砲科则由年纪最长的魏益三担任自走砲兵司令,由荣臻率领砲科三宝成立自走砲第一军,施北衡率砲一师、冯鹏翥领砲二师、刘超常砲三师

李兴中则组织了砲二军,他们更加先进,还有多管火箭部队。由跟着朱耀华一起来的保定二期砲科戴岳任砲四师师长。

砲五师师长是保定五期砲科毕业的吴克仁,他是从东北军那里过来的,当时北平分会乱搞的时候,时任东北十八砲兵团团长,后被调任117师师长,他十分不满砲兵被随便拆分,于是离开东北军来到满庄投靠从未谋面过的老校长蒋百里,担任军校砲兵教官。吴克仁曾留学日本学习砲兵,在民国19年还奉张少帅命令前往法国考察,返国后担任了东北讲武堂炮兵研究班少将教育长。

砲六师的师长邵百昌更不得了,而且他会来到满庄,过程更是曲折。他是保定六期砲科毕业,但曾是参加过武昌首义的童子军司务长,屡立功勋。在南北议和,民国肇建之后,被保送湖北陆军小学,之后又被推荐升入保定军校。

曾在于学忠麾下任砲兵团,被于学忠誉为将才。后被调往唐生智第八军,任少将参谋长。随后他辞去军职,在汉阳兵工厂检验课担任课长,专注火砲研究。民国十九被派往欧洲考察兵工技术,先后参观了德、奥、英、法、瑞典等国的兵工厂,并在德国的西门子、蔡斯两厂各实习3个月。民国20年7月,邵百昌又主动进入奥地利维也纳炮兵专科学校,研习综合作战。

之后同年九月,九一八事变爆发,邵百昌本来想要立即回国,请缨参战。但遭同乡,时任驻维也纳全权公使的刘文岛劝阻。刘文岛告诉他:「我收到消息,这个仗打不起来,听说东北军放弃抵抗,以免战事扩大。而中央又坚持攘外之前必先安内,你回国去,最多是被投入剿共战场。不如好好的学习砲兵兵工技术,以后作用更大。你可以拿着我的介绍信,去柏林找谭延闿的长子谭伯羽,他也是兵工专家,现在担任德国兼瑞典大使馆商务专员和代办。他是留学德国的,我相信他会对你很有帮助。」

邵百昌接受了刘文岛的建议,重返柏林,先是经由谭伯羽介绍,认识了另一名负责军购的商务专员俞大维。两人都对军工建设都有着相同的狂热,所以一下成为挚友。两人共同研究弹道学,两人都觉得颇有收穫。事隔一年,刘文岛又帮忙出面联繫,邵百昌得以进入德国航空学校受训,重点研究防空布阵暨防空砲击的战术模式。修业半年,期满之时,本要与桂永清、邱清泉、黄维等人一同回国,并出任陆军砲兵学校少将教育长。但他接获早先回国的谭伯羽及俞大维的联手邀请,于是他来到满庄。

一到满庄,本来他想投入军工事业体系,但是一见到王家的多管火箭车,随即疯狂地爱上这个兵种,于是自动请缨,希望能暂时担任多管火箭师的师长,仔细研究多管火箭的战术应用。于是他就这样成了番号砲六师的多管火箭师师长。当然,王绍屏也没忘了交代王绍源,给邵百昌留一个满庄研究所火箭飞弹研究员的位置。

目前自由联盟有两间研究所,一是以特斯拉、爱因斯坦为首的理论研究所,另一是以应用科学,尤其是军工研究为主的满庄研究所,由谭伯羽和俞大维两人主导。俞大维受王家层出不穷的科技知识吸引,已经辞去军工署署长一职,专职在满庄大学和研究所担任研究工作,而谭伯羽则负责兵工厂和研究所的管理工作。

当然被王家科技知识吸引而来的不只这些人,但是这里主要还是谈谈部队的编成,其他科技发展等等建设方面的事,待来后再表。

除了作战兵种,这批保定毕业生最后一位工程科毕业的张定璠,从上海特别市市长一职卸任后,在上海养病,但他得的是膀胱癌前期尚未病变的膀胱瘤,以当时医术自然是诊断不出来,本来想赴美国就医,但被曹士杰知道了,于是招他来满庄就医。这种病症在满庄医院当然是手到擒来,立刻将他治癒了。病癒之后,他接受王绍源的邀请,担任了满庄军事学院的工程科教官,接着这次出征蒙古以独立工兵旅一旅长的身分出战。

以上这几个人,没一个在原时空抗日战争中殉国,但是却死的千奇百怪,如李树春在联络旧部,从河南返回北平时,无故失蹤;还有些是被自己人杀害,譬如郑润成本从新疆回国,遭盛世才扣留并杀害;更有些如荣臻投靠了汪伪政府,后来被枪毙的;但现在他们的经历都将被改变。

机步二军和自走砲二军都远赴黑龙江省的呼伦贝尔和海归派组成的装甲二军、空骑二军,还有伞兵二师、独立工兵二旅会合,打算在俄军被吸引往蒙古东南方扎门乌德的时候,直扑库伦,突袭蒙古首府。另外机步二军、自走砲一军和独立工兵一旅,则随同蒋百里赴宁夏一线,连同孙殿英、晋系傅作义、商震等人,杀出戈壁,直切蒙古西线,切断蒙古西侧回援的蒙古军。

说到这里,又得再次提一提扩大的海归派。在辽宁半岛战役之前,温应星将军就再次发挥他挖墙脚的号召力,挖来了在西点以第12名毕业,甫回国未久,担任税警总团的工兵连连长王之少校,并让他直接晋陞上校代旅长一职,在满庄组建独立工兵二旅。

接着是财政部缉私副总指挥,毕业于维吉尼亚军校的汪世铭少将,将他挖来成立空骑二军,汪世铭则找来同是维吉尼亚毕业的学弟,且有航空背景,时任第五军参谋主任的刘耀寰上校,担任空骑三师少将师长。空骑兵是唯一採取和国军类似,採取二二制编成的部队,也就是两个师编成一个军的单位。那是因为需要维护的装备实在太多,有各式直升机、轻型坦克、装甲车,还有运输飞机,如果搞成四四制,编制实在太大,维修工作真的太沉重。

另外,空骑二军空骑四师师长,则是由空骑军参谋长姚观顺推荐的诺维琪大学(又翻译为「威尔猛军校」)的学弟;任职过航空总署,现在还在贵州税警团担任团长的姚楷中校出任。他和孙立人也认识,是清华小孙立人二届的学弟;念书时,常在一起打篮球。

装甲兵部分则由热心的曾锡珪为赵君迈找来自己的学弟李忍涛,担任装二军军长,李忍涛和后面几位海归派的经历都类似,毕业于清华。并申请到奖学金,留学美国维吉尼亚军校。最特别的是他在维吉尼亚毕业时,又是因为成绩优秀…;不过,他这次获得的是美国奖学金,前往德国陆军参谋大学,学习理化科学和军事化学。在德期间,他与德裔李佩珍女士结婚,算是王家里少数拥有外籍夫人的军公教官员之一。如果王绍屏那假的生化夫人不算的话,他应该是仅次于蒋百里的另一位外国人夫婿。

李忍涛本来会成为国府的化学兵之父,但是他现在即将成为自由联盟化学兵之父,他组建的装甲二军,其另一层身分就是核生化防护兵。这也是他愿意放弃军政部防化学兵队上校队长的职务,来这里任职的原因。因为王家的核生化知识太先进了,他这种化学狂魔…哦不!是化学专家,怎幺会不疯狂呢?

李忍涛找来清华1926届,毕业于诺维琪军事大学的杨昌龄;还有1927届,毕业于南卡罗莱纳查尔斯顿军事学校,又称要塞军校,或译为「色岱尔军校」的杜文若,以及   1928届,也是南卡罗莱纳军校毕业的汪逢栗,三人分别率领装甲化学第五师、第六师和第七师。后来又来了个清华1927届,先毕业于南卡罗莱纳军校,后又毕业于西点的曾庆集组建装化第八师。

原来装一军还有个装三师的空缺,则由湘谭派的阙汉骞补上,而装四师则是又由曾锡珪再推荐自己的学弟朱世明担任师长,他是清华1922届,先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后又入诺维琪大学研读军事。

不像因为高中读的是日本学校,大学又留学美国的赵君迈,人脉那幺的少。孙立人光是清华大学在美国念军校的同学、学弟,两只手都数不完。孙立人辖下的陆战四师,原本还缺一个师长。他就把他清华的好球友,先读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又插班威斯康新大学学习水利工程,最后入诺维琪大学学习骑兵,和赵君迈在美国时也相当熟识的陈崇武找来,担任陆战四师师长。陈崇武时任财政局淮北盐务稽核分所上校税警课主任,所以也算税警团的一员。

而王庚不是忙着出征,就是放假急着和陆小曼约会,以求重燃爱苗,根本无心把空降师扩充起来。结果热心的曾锡珪又帮了他一把,推荐了清华1922届,诺维琪大学毕业,时任湖南主办学生集训的何浩若组建空降二师,这样王庚才有机会成立空降兵司令部,担任司令。

至此,科技兵种几乎是海归派的天下,因为他们多毕业于清华,也被称为清华帮,算是一开始,自由联盟出现的第三大派系之一,而且后来居上的超过湘谭派、保定派,隐然成为第一大派系。

  • 名称:新堕落东京之奴隶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5: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