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监狱超清在线观看

「总书记,有一件对我们加入国际联盟的事情发生了。」苏联外交人民委员会委员,亦即苏联外交部部长李特维诺夫请求面见史达林时,对他报告时这幺说。

「哦?发生什幺事?」史达林边签署文件边心不在焉地问道,因为是否加入国际联盟,他还没下定最后决心。在他来看,英、法两国还没提出让他心动的条件。而他同意让李特维诺夫开始进行这项磋商,不过是为了缓和和西方的关係,顺便在大萧条的时候,能用农产品多赚取一点外汇,多买点工作母机等机器设备,让他的军事重工业发展计画能够成形。

「有一批荷属东印度的暴民在巨港发动武装革命,他们打着我们苏联援助的名义,在当地成立了苏维埃政府。现在荷兰政府正式照会我们,向我们抗议。」李特维诺夫小心翼翼地遣词用字,在这个大清洗的风头浪尖上,说错一句话,就是安全局或集中营见。

「哦?那又怎幺样?有同志发动世界革命,很好啊!荷兰算什幺国家?不用理他。」史达林连笔都没放下,随意地说着。

「可是我问过内务人民委员会副委员叶若夫同志,他说我们并没有资助荷属东印度任何武装团体。荷兰的确是个小国家,但他们的王室和英国皇室关係十分紧密,我们可能马上就会接到英国的抗议了。」李特维诺夫尝试解释外交上的错综複杂关係,顺便把当地的武装革命疑点说了一说。

史达林听到这里,终于放下笔:「哦?该我们认的,我们就认。但乱冒我们名义的,能澄清就澄清,该打压就打压。荷兰有什幺证据?他们又希望我们怎幺做?」

「荷兰有两项证据,一是荷兰人截获我们情报员阿巴库莫夫发出的电报,内容是让起义军到巨港某处接收武器的电文,署名是阿巴库莫夫的另一个化名,这个化名很少人知道,但被英国情报局认出来。另外他们缴获的叛军武器,的确都是我们苏联的制式武器。荷兰人要我们保证,绝对不再供应武器给叛军。」李特维诺夫几乎是拿着荷兰的抗议电报照着念,他可不敢多加油添醋一分,以免史达林把怒火发到自己身上。

史达林拿起桌上的电话,说了一句:「把叶若夫和贝利亚找来,让他们十分钟之内过来。」然后对李特维诺夫说:「阿巴库莫夫是贝利亚的左右手,如果这事是阿巴库莫夫干的,贝利亚一定知道。」李特诺维夫听到史达林这幺说,背脊整个都凉了起来。叶若夫还没关係,有内务人民委员会委员亚果达压着,他还不敢对自己怎样。但是这个贝利亚有点麻烦,前阵子老出包,被冷冻了一番。但现在没事之后,又官复原职。大清洗正在如火如荼,他这个曾经差点被清洗的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会不会认为我在告状?到时找个由头给自己下黑手?李特诺维夫越想越心惊,连叶若夫和贝利亚到了,他都没发现。

「李特诺维夫,把事情跟两人说一遍。」史达林看着三人,直接下了命令。李特诺维夫把事情扼要地说了一遍,然后把荷兰的电文给两人看,尽量撇清自己的关係。

「报告史达林同志,阿巴库莫夫现在在欧洲进行任务,我们在东南亚只剩法属印度支那的鲁道夫·阿贝尔,连和他配合的梅莉塔‧诺伍德都调往英国,所以我们不可能去支援这个连听都没听过的印度尼西亚苏维埃共和国…。」贝利亚最近的确因为亘古者的命令,把整个情报重心都放在欧洲,连大清洗都是应付了事,国内大权在亚果达身体不好的情况下,几乎被叶若夫掌握。

「调查!」史达林只说了这个俄罗斯语的单字,然后就拿起笔,準备继续批改公文。

三人才打开门,都还没离开史达林的办公室,国防人民委员会委员伏罗希洛夫界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总书记同志,有情况,乌克兰再度发生暴动,基辅特别军区司令亚基尔被抓了,白俄罗斯军区司令铁木辛哥率领三万军队在乌克兰北境的新亚里洛维奇遭到埋伏,被击退…。」

史达林首次丢下笔,站了起来,大叫一声:「什幺?」但他随即镇定下来,问道:「我们哪里还有部队可以调动?」

伏罗希洛夫想了一下,摇摇头的说:「我们最近收到边境的情报,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都在边境加强防御,连南方的乔治亚、亚塞拜然也是。我们深切怀疑,西方对我们又展开另一波的阴谋攻势,所以目前看来,这些边境的部队都不能调动。如果需要精锐部队,尤其是装甲部队,只有朱可夫同志目前在蒙古的远东第一集团军。」

史达林想了一下,当机立断地下了两个命令,第一个是给伏罗希洛夫:「让朱可夫把远东第一集团撤到图瓦共和国(即唐努乌梁海),然后让他率领精锐地几个师,立刻空运到白俄罗斯,準备进入乌克兰平叛。」

伏罗希洛夫没有傻呼呼地问道:「那蒙古战场呢?」他知道史达林的意思,就是直接放弃了蒙古,放弃了扶植蒙古新一代领导人乔巴山。

第二道命令则不知道是给叶若夫还是贝利亚,或是两者都有:「调查清楚周边国家为何会联合针对苏联!」

苏联因为灾荒而到处起义不断地当下,南京则正在召开国是会议,王绍屏一家子呢?正忙着对付三个颱风和蒙古莫名的风暴。远在美国的华盛顿,罗斯福则已经送走了双料科学家欧文·朗缪尔,正和科技顾问鲁斯卡‧李、安德烈‧库兹涅佐夫在白宫的书房闢室密谈。

「李、安德烈,除了曼哈顿计画得花点时间之外,现在看起来捲云计画算是成功了,那幺重生计画进行得怎幺样?你们可能不知道,上次叛军攻陷白宫,我们几万大军完全没办法,结果让几名身穿紧身衣的家伙把我的太太救了出来,让联邦政府颜面尽失,所以这项人类增强药剂的研究,你们务必得上上心。」罗斯福很诚恳地拜託眼前两名他目前最信赖的科技顾问。

安德烈‧库兹涅佐夫听到罗斯福的说词,在心中暗中吐槽:「什幺颜面尽失?这种理由真幼稚,我看你是怕这些超级人类哪天针对你吧?」可能他是俄罗斯人,天生对美国就有种厌恶感,只不过碍于鲁斯卡‧李在场,他也不好意思当面说什幺。

最后还是鲁斯卡‧李开了口:「总统先生请放心,目前重生计画已经进行第三次实验,一次比一次成功。亨利·杰基尔博士和亚拉伯罕·艾斯金博士的研究各有千秋,我们还在思考怎幺融合两项研究,让亨利的变身药水与亚伯拉罕的增强剂相互结合,以便创造出史上最强的人类。」鲁斯卡说得让罗斯福频频点头称善。

在介绍完重生计画的进度后,鲁斯卡忽然话锋一转的说道:「总统先生,我们还有两项研究需要您的大力支持。」

「哦?什幺研究?」罗斯福不知道鲁斯卡竟然又开启了新研究。

「第一项叫做彩虹计画,由物理学家吉索普博士主持,他们原来在费城进行一项隐形实验,不过后来他们发现可能可以开启时空隧道。一旦成功,我们可以穿梭到未来,取得更先进的科学技术,这样一来,您就不用担心那位神奇杰克的威胁。」鲁斯卡的理由很强大,王绍屏现在的确成了各个列强政府最头痛的对象。打又打不过,连钱都比人家少,一旦成了王家的仇人,那就悲催到底了。

罗斯福点点头:「无论能不能开启时空隧道,光是隐形这件事就挺重要的,据说日本曾準备了轰炸机,想要轰炸台北,但是竟然躲不过王家的侦查。好!我会让财政部拨款给你们,扩大这个计画的研究。那还有一个呢?」

只听鲁斯卡继续说:「另一项研究叫做蒙托克计画,这个研究基地位于纽约州的英雄营基地,是从事心灵探测研究。总统先生不是担心那些穿紧身衣地超级人类的威胁吗?我们可以扩大这项计画,专门进行心灵控制的研究。这样一来,我们说不定就能提早掌握这些超级人类,让他们为我们服务。这项研究有个附带的子计画,需要大笔经费,不过对于总统先生未来的连任十分有帮助…。」

鲁斯卡话还没说完,罗斯福立刻打岔的说:「难道你想控制选民的投票趋向?」

鲁斯卡点点头:「要对付神出鬼没的超级人类,我们得广设心灵控制塔。附带的好处就是能够影响选民对政府的观感…。」

「哦?这倒是好主意,虽然连不连任,我不并不是那幺在乎,但是现在政府的确被层出不穷的灾难,弄到焦头烂额,我们的确得提升一下联邦政府的形象。不过,这个…什幺塔的,有没有危险性?不要像30年前那个什幺疯狂科学家,建立的沃登克里弗塔一样,造成民众在安全上的疑虑,引起负面新闻,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安德烈听到罗斯福这番又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言论,忍不住在心中再度鄙视了罗斯福一番:「不要脸的家伙,又用这种幼稚的理由呼咙我们!最好是不想连任!哼!你现在不会宣布下届不选吗?还什幺安全问题,根本就是怕我们搞出什幺问题让你承担吧?」

不过鲁斯卡倒不以为意,继续解释说道:「这个心灵控制塔的确是脱胎自特斯拉的沃登克里弗塔,不过您别担心,我们现在这款心灵控制塔更加小型化,可以直接挂在一般广播电台发送塔上发射心灵控制电波。当时特斯拉的研究,其实在科技上并没有失败。他失败的地方在于人际关係,还有伤害到其他电力供应商的利益。所以连他的赞助者约翰·皮尔蓬·摩根,和共同研究者乔治·威斯汀豪斯最后都放弃了他。我们的这项研究还是来自摩根家族的资助,如果没有他们持续的研究特斯拉的大气电中的舒曼共振,我们根本没办法达到目前的成就。很可惜,特斯拉在今年年初失蹤了,所以我们只能加大研究的投资。目前蒙托克研究是由电磁专家雅克·瓦莱博士负责,他保证这项计画没有安全疑虑。」

罗斯福看鲁斯卡有备而来的侃侃而谈,心中更加信赖几分,于是点点头:「好吧!这项研究,我也批准了。」

鲁斯卡说了声谢谢,随即和安德烈一起离开了白宫。搭上车之后,安德烈忍不住对鲁斯卡说:「我们真的要和这个欲盖弥彰的幼稚鬼继续合作?」鲁斯卡面无表情地说:「难道你想回苏联去面对那个实事求是的谢盖尔?」安德烈一听到谢盖尔的名字,打了个冷颤:「好吧!幼稚鬼比较好控制…。」

鲁斯卡这时补了一句:「美国就是天真幼稚鬼的乐园,不过你别小看它,就是这样好操纵的国家,才能成为世界的救世主…。一旦我们的心灵控制塔建立完毕,我们将会加速这个国家成为世界的主宰!」鲁斯卡最后的这句话,让安德烈脑中再度浮现谢盖尔的脸孔,而且让他不寒而慄的是,鲁斯卡的面容正在与谢盖尔重合…。

心灵控制塔的兴建刚刚获得罗斯福的支持,而王绍屏早已经将小型气象控制仪见满了整个台湾和琉球,一个超大型高气压忽然在这两地的上空形成。原本奔袭台湾的三个颱风,一个奔向日本,另一个肆虐菲律宾,最后一个在南海形成的,则转向法属印度支那,也就是现今越南的方向登陆。

「有效了!夫君,颱风终于走了!」夫人团兴高采烈地来告诉王绍屏这个好消息,而王绍屏却正在看着一封电报傻笑。二咪还没发现这个情况,而是兴致勃勃拉着王绍屏的手臂,撒娇地说出自己的新构想:「夫君,我认为我们的电台可以加入气象预报这个单元,你觉得怎幺样?不然我们这次击退颱风,都没人知道,你说,对不对?」

「啊?你说什幺?」王绍屏这才把眼睛从电文上移开,看了二咪一眼的问道。

二咪嘟着嘴,一脸不乐意的再把自己新想到的主意说了一遍。被小咪瞪了一眼的王绍屏,立刻反应过来的说:「好主意!二咪就是聪明!」二咪得到她想要的夸奖之后,才笑咪咪地问:「夫君是在看什幺,看到这幺入迷?还一直傻笑?」

「喔!我刚刚收到南京方面曾师傅的电报,他说南京那些官员又再耍一些无聊的小手段。我就很纳闷,这些人的脑袋瓜是怎幺长得。真正的实质利益不好好争取,老是在这些无关紧要的面子问题上打转,真是幼稚之极!」王绍屏边笑边说。

黄潮生听到王绍屏的话,忍不住说:「老蒋就是这幺无聊,你没看过李宗仁后来写的回忆录吗?他最感到羞辱的事情,就是在总统副总统的就职典礼上,老蒋让他穿军装,自己却穿长袍马褂,让李宗仁在现场看起来像副官…。」

女友团的胡大姐笑着说:「哈!在我来看啊,这两个人都幼稚!一个喜欢在小地方佔便宜,另一个在小事记仇,真是半斤八两!」在场的莺莺燕燕纷纷附和:「男人就是这幺幼稚!」

这时汪星人叫了几声:「汪!还好,我是公狗!哈!汪!」随即立刻被喵星人亏了一句:「说这句话,就代表你一样幼稚!喵~!」众女人听了哈哈大笑,现场的两个男人,王绍屏和黄潮生则是满脸尴尬,甚至黄潮生还瞪了王绍屏一眼,咕哝道:「看你,哪壶不开提哪壶,惹祸上身吧!」他还想骂骂莱西,没想到这个罪魁祸首之一,竟然已经去追刚刚进来的林佳萍了,全然没有始作俑者的感觉。

林佳萍是拿最新蒙古的气象资料进来,而随后进来的王志平拿的却是蒙古最新情报:「苏联正在撤军!」

  • 名称:地狱监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2: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