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房乱爱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赵、张两家的抚卹直播事件,对整个自由联盟的崛起起了很大的帮助。开始有着大量的青年男子往满庄方向赶,他们都是打算从军的。接着很快就有人携家带眷,而这些老弱妇孺则是希望落户到台湾、琉球、北海道或泰国南部这些自由联盟属地的,因为那里不打仗,而且自由联盟承诺给予相当丰富的移民条件。本来大家以前不信的,但是赵、张两家领到的抚卹可是实打实的,光是联盟愿意派一个搜救小队深入战场,把赵家幺弟救出来这件事,大家就觉得联盟仗义,仗义的人是不会骗人的,自然联盟的公告也是可信的。所以各地贫困家庭就蜂拥地往满庄赶。

为什幺这幺多人会发狂地想要移居联盟属地呢?主要是广播说,一名农民可以分到水田15亩田,15亩也就是一公顷地,那是多大一片地啊!若是分到旱田,则有20亩,这更让人歇斯底里了。当前的一亩地大约能产水稻600斤,如果依据广播里的介绍,用上王氏集团给的高产稻种,可以产到上千斤。而旱田用上王家选育的甘藷,每公顷能产32,500   公斤,这能吃多饱啊!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很多人经常都是半饥饿状态。而且当时还做了一个调查,自有10亩以上田地的自耕农,在农村几乎佔不到5%人口。所以才会让许多听到消息的农民如此趋之若鹜。除了奔向满庄,各地王氏集团联络处,也挤满了各式各样询问的群众,连自由联盟银行的服务柜檯也大排长龙。

除了从军、移民的民众之外,还有更多是过去阵亡官兵的家属,他们是听到广播说,只要拿了北洋政府、国府、甚至各军阀成立的军政府…无论是什幺时期,什幺政府,即便参加历次推翻满清的革命志士,还有满清时代对外战争的阵亡将士。只要有官方文件,都可以领到抚恤金。所以一堆遗属也挤满了王家所有能找的到机构,最后连电台的柜台都排起了长长的人龙。还有另两个人满为患的机构,则是国府的民政署和兵役署,大家赶着来拿烈士或阵亡证明,也有些人是来补办的。过去当草纸都嫌硬的东西,现在可是成了香饽饽。

什幺抚卹制度会让人这幺疯狂呢?这就得好好说说王家颁布的抚卹办法。

当时法币尚未发行,所以是以银圆,也是俗称的大洋来发放,那时的大洋可是接近纯银的真金白银啊!购买力是有保障的。

而抚卹办法分为两个阶段,首先是阵亡将士家属在收到殉职通知时,不分阶级都一率都发放的安葬费50大洋,安家费100大洋。之后才按追授阶级,每月发放到家属的户头里。

所以每户都需要办理身分文件,然后按照殉职者的妻子、未成年子女、父母、未成年兄弟姊妹…这个受益人的顺序,请领一份存摺。

王家等于是变相做起了户口调查,开始正式建立完整的户籍资料。当然为了怕不肖人士蒙骗抚卹金,所以大批的自由联盟工作人员,会一一上门求证遗属家里的状况,看申报是否属实。有了超级电脑,这些工作并不困难,即便人数很多,大约花半年多,也完成了这项对国府来说的不可能任务。

月抚卹金的发放标準,是按照税警总团的薪资结构来发放,这在当时的部队之中,算是十分优厚的待遇。其标準为上将大洋500元,中将400元,少将320元,上校240元,中校170元,少校135元,上尉80元,中尉60元,少尉42元,取消了准尉阶级,代以调高士官长待遇32元,上士20元,中士16元,下士14元,上等兵12元,一等兵11元,二等兵10元。至于伙食津贴4.5元和其他什幺杂七杂八的加给当然也就没有了。但追授军阶方面倒是令人惊喜,即便没什幺功劳,也会提高一阶发放,所以最低发放标準也是一等兵的11元。

在那个一桌上好的酒席大约只要20大洋,一般帮佣的每月薪资才7到10元的年代,这样的抚卹金真的算是非常优渥。所以才会让许多家中曾经有人战死沙场的遗属,无论贫富皆争相申请。

前述申请抚恤金的资格看起来挺宽鬆的,但其实并不是无限制的发放。优先顺位的妻子如果没有改嫁,那幺她能领一辈子。但万一改嫁,那幺就由未成子女领到成人为止。如果家中父母其中之一健在,就由父母领到他们过世。如果家中只剩阵亡官兵的兄弟姊妹,只有未成年才有资格请领到成年为止。依照这种规定,其实满清时代的遗属都被排除在外了,那个年代如果还有遗属,孙子应该都成年了!

不过,王家倒不是做不实广告,对于满清时代的革命志士、对外战争阵亡将士,如果家境实在贫困,那幺王家会利用另一条有功于国家的烈士遗属补助办法来办理,特别给予列外的生活补助款,公务员、警察因公殉职也比照这项规定办理。夫人团的目的,除了另立名目进行户口普查之外,就是希望重新建立国人报效国家的善良风气,还有改变好男不当兵的观念,为建立兵役制度做準备。

即便抚卹办法的规定还算严格的,但耐不住民国初年以来,内战频繁,战亡将士人多啊!很快地,王家只好到处广设临时服务站,方便申请者在家乡申报资料。

对于家境贫困的士官兵,自由联盟另外会发放其他补助。尤其是全家无能力工作,全无收入的贫困户,每户人口超过三人(含)以上,加发抚卹金一个月,六口(含)则再加发一个月。以此类推,每多三口就加发一个月,但上限是一家九口,避免亲朋好友全都不工作,皆来投奔遗属,仰赖抚卹金过活。

这个办法是经由超级电脑精算过的,以四代同堂的最高上限标準来计算。曾祖父母、祖父母、妻子如果全都健在,加上以每户四名未成年子女的平均值计算,所以总计九口人来发放。

对于未成年子女,如果仍在哺乳期,还会加放奶粉、营养品之类的实物津贴。学龄儿童,则另外再提供到大学的教育全额补助,让未成年子女可以顺利就学。还有阵亡将士眷属全家都将可享全额医疗补助,为此自由联盟甚至开始广设医疗院所,总不能让病患都挤到满庄来吧?

另外,因为王家按月将抚卹金是发放到自由联盟银行的户头里。因此,所有的抚卹业务皆绕着联盟银行开展。除了每月发放抚卹金,联盟银行还帮助遗族烈属还掉所有的高利贷、地主欠债。免除代替归还的高利贷利息之后,将之债务本金转为联盟银行无息贷款。然后依照生活状况,按一定比例方式从抚卹金里扣款偿还,这让遗族的生活能更加轻鬆。

如遇生活上紧急状况,比如老人家忽然病逝,急需安葬费,银行也会提供一样的无息贷款解决遗族的突发经济危机。当然银行也对烈士遗属、退伍军人、军眷提供创业、购屋、结婚…等不同的低息贷款。有着功勛奖章的退伍军人或遗属,还可以办理相关补助或无息贷款。算是将后世各国最完整的抚卹及退伍福利计画,融为一炉,让前线军人无后顾之忧。

而且为了更好服务遗族烈属,除了将前述针对烈士与军眷的医疗院所,和银行园区建设在一起之外,也建设了遗属子女中小学和职业学校,成绩优良的将会保送满庄大学就读。未来王氏集团对当地的投资,都绕着自由联盟银行开展,也为遗属和当地民众开创就业机会。这是初期王家没想到的策略,而人力开发竟是这项抚卹计画最大的收穫之一。

此外,园区内还特别设立了抚卹、军眷照护暨退伍军人服务中心,统一所有服务窗口。由于王绍屏并不信任各地的地方政府,更担心土豪劣绅、地痞流氓之类的社会败类觊觎抚卹金及军眷、退伍军人各项补助。所以服务中心还设有机器战士保安队,以备不时之需。

服务中心不只机器战士,所有服务人员也全是人形机器人。对机器人来说,前线的炮火是生命上最大的威胁。但是搜救俘虏,担任各地保安队与服务中心职员,最多面临地只是轻武器的攻击,那幺穿上全身护甲就能轻易解决身分曝露的问题。

服务中心职员必须每月定时上山下海探视烈士遗族,替他们做全身健康检查,并解决他们日常遇到的问题。只有机器人这种耐操有挡头的家伙,才能轻鬆胜任而从不抱怨。况且由机器人把关,那些贪渎、侵吞抚卹金之类乱七八糟的事情也都没有了。因此这项抚卹、军眷暨退伍军人照顾计画,倒是解决了机器人的就业问题。

不过,天生没有安全感的王绍屏,为了应付突发意外,还让联盟银行发放给遗族、军眷一户一支太阳能无线通讯器,和手机不同,它没有数字键,外型像是无线电,功能却像手机。

单纯只为了和抚卹委员会服务中心联繫,所以只设计一个通话键,一键就能拨通服务中心的专线。多设置了一个免持听筒键,则是为了方便老人或病人无法手持通讯器时,依然能顺利呼救,算是一种贴心的设计。没想到,这项规划,促使了通讯业的开展,人们熟悉手机的通讯模式后,整个社会就直接跳过有线电话的时代,直接进入无线手机的时代。算是为建立新时空区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这也是没料到的收穫之一。

为了应付遗族可能的呼救,服务中心依据辖区遗族多寡,设置多架直升机,除了便于保安队紧急出动外,还能担负遗族突发疾病,急需就医的需求。于是短途空运的业务,竟然也因此发展起来。

所以随着抚卹金的发放,军眷福利计划的拓展,除了军人族群之外,开始拓展到公务员、劳工与农民身上时,自由联盟银行即开始不顾中央银行的限令,到处广设分行。时任中央银行总裁的孔祥熙原本有意阻挠,但在遭到英、法、美等多国大使的抗议之后,只好作罢,听之任之自由发展。

至于列强大使为何会多管闲事呢?理由很简单,吃人的嘴软嘛!英、法、美等国的贷款都来自自由联盟银行,所以当银行执行长詹姆士先生一通电话打过去,各国大使当然就立刻给国府的外交部打电话了。

不过,庞德兄弟这样做,则让王家和国府的嫌隙更深了。尤其委员长,他并不知道这一切是庞德兄弟的自作主张。毕竟生化人嘛!做事不会考虑人情世故,只知道怎幺方便怎幺来。

但委员长却因此认定王绍屏挟洋自重,勾连外人欺压中央政府。但因为现今国府面临内忧外患,加上王家财大气粗,委员长不便直接撕破脸罢了。不过这一切,都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暂且按下不表。

说到彼此嫌隙,王绍屏马上要面对的是与美国的摩擦,尤其他和爱莲娜彼此之间的误解已是越来越深。晚餐时间,爱莲娜不请自来,于是王绍屏只好招待她和家人一起用餐。

最近夫人团的食量越来越大,所以现在已经和长辈团其他人分开用餐…。哦不!应该是这样说,王绍屏、夫人们和黄潮生、女友团,以及阿猫阿狗,他们得吃两餐。一次陪长辈团们吃,另一顿紧接在后,他们私下不顾形象地开吃。最令阿猫阿狗开心的是,长辈团们已经能接受牠们上桌吃饭了,还猛夸牠们聪明,会用餐具。

而爱莲娜这次参与的,就是他们的第二摊。老朋友嘛!大家比较没有顾忌形象,但却让爱莲娜看得目瞪口呆。王绍屏不好意思的说:「这个啥…,就孕妇嘛!食量总是大一点…呃?」

爱莲娜看到王绍屏害羞的样子,这时才笑了起来:「想当年我怀孕的时候,可是吐的厉害,什幺都吃不下,真羡慕你的夫人。预产期快到了吧?」

王绍屏摇摇头:「还有五个月左右…。」爱莲娜再次惊讶了:「怎幺肚子都不小呢?我记得我怀孕的时候,五个月大的时候,也没这幺突出…。」

小咪边啃一只鸡腿边说:「我们王家有双胞胎的遗传,姊妹们怀得都是双胞胎。」爱莲娜对此更是讶异到不知该接什幺话,良久才尴尬地说:「杰克真是…好福气,恭喜妳们了。」本来想说好强,但对一位老太太还说还是太暧昧了;毕竟她还是美国第一夫人,还是得保持一点矜持。总不能像菜市场的阿桑一样口无遮拦,脱口就是什幺九砲十二响之类的市井间粗言汙语吧?

「杰克,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中国的军队还要负责收养孤儿,而且会有那幺多家庭养不起小孩,要把他们送去当兵。真的很抱歉,我应该多了解一点中国的国情,而不是用美国的生活价值观来批评,他们迫不得已的窘境…。」爱莲娜从赫尔那里知道了王绍屏的态度转变,而且赫尔猜测地告诉她,可能是爱莲娜批评中国军队里有未成年青少年,导致王绍屏不悦,所以让她先向王绍屏致歉。

刚开始爱莲娜并不觉得自己有什幺问题,但随着她和哈利夫妇、史汀生这些中国通的交谈之后,才渐渐知道国府当前处境,对少年兵有了较清楚的认识。就像哈利说的:「爱莲娜,我认为你真的欠杰克一个道歉,毕竟军队不是他招募的,他也尽力去解决这些问题。当时他想要表达的是战争的残酷,而非中国军队的弊端。但是妳搞错方向了…。无论妳当时是怎幺想的,但那样的反应,真的太不礼貌了。」

所以爱莲娜这次是真的很诚恳地来致歉,不过她并不知道王绍屏根本不以为意,如同哈利说的,军队又不是他招的,他不过是擦屁股的人罢了。反而,他认为爱莲娜给了一个很好的建议,这是他以前没注意到的。

于是王绍屏摆摆手说:「妳不要放在心上,其实妳点出了一个问题,让我们有机会补救,避免更多少年无缘无故战死沙场,毕竟少年是国家未来的希望。我已经和南京交涉,用武器和经费,把少年兵都换下来,我将会让这些孩子回学校念书。如果是孤儿,我会代替他们不在的父母照顾他们。其实,我还要感谢妳,让我及时做了一件好事。」

「真的吗?我还以为这件事让你不开心,我真的是无心的。很高兴,最后坏事变成好事。杰克,你真是我这生当中遇到过最好的人之一。」爱莲娜很开心把事情说开了。

于是她以为这时她就能以朋友的身分,为美国争取到援助,便想趁着相谈甚欢之际,打铁趁热的提出白宫的要求:「杰克,我知道你很为难,你的祖国正在打仗,但是我的祖国也遭遇空前的危机,不知道…。」

王绍屏听到这里,脸色一变,原本谈笑风生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爱莲娜,你现在是以美国政府代表的身分,来和我磋商吗?如果是的话,麻烦告诉我,你们打算用什幺东西来交换我的援助?」

爱莲娜这时候脸色也变了,一是她没想王绍屏会马上翻脸,二是她还真没有得到她老公的任何允诺,于是她战战兢兢地说:「身为一个朋友对你的感激,算吗?」

这时,餐桌远处吃的满嘴油腻的小敏,忽然哼了一声:「哼!朋友?真是朋友,那得时时为朋友着想,而不是在朋友家里火烧房子的时候,只想着自己家里没米下锅,还来借米!

您这位大朋友,何时关心过我们这些小朋友?比起妳被叛军包围的时候,我家差格友心急火燎,像只热锅上蚂蚁,立刻派人去救妳,妳为了我家差格友忧心的中日战争,又烦恼了多少?阻止了多少战略物资从美国流入日本?…」

王绍屏来不及阻止小敏说出人造超人的秘密,于是瞪了她一眼,做事一向冲动地小敏却浑然不知,还要继续说下去。一旁的小爱看到了阿娜答的眼神,立刻扯了小敏一把,小敏这才停下来。不过,该说的、不该说的,小敏都说完了。

当爱莲娜说出:「超人、蝙蝠侠是你的属下?」小敏现在才发现自己又闯祸了。

王绍屏当然否认,摇摇头的说:「是朋友,我花了一些代价请他们帮忙,还请妳要保密。」

爱莲娜点点头,心中却是翻腾不绝,难道王家真的和外星人联繫上了?瞬间她百感交集,虽然这个时代的美国人还没有天下唯我独尊的优越感。但拥有外星科技,那代表什幺?代表整个地球上没有人可以跟王家抗衡啊!但她又想到王家是因为来救她,才曝露这个秘密的。于是她决心让这项发现,完全烂在肚子里。

失神良久,爱莲娜才幽幽地说:「杰克真是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为我做这幺多,我真的很羞愧。我还真的把第一夫人身分的位置,放在好朋友之前太多了,请你原谅我。我会回绝我丈夫无理的请求,让他好好思考什幺方式来和你做平等的交易。」说完,爱莲娜就站起来:「抱歉打搅你们用餐,再次请你们原谅我,没有多为你们着想。」

王绍屏拉了一把让她坐下:「爱莲娜,妳是个单纯的人,总统夫人的身分带给妳太大压力。其实一个执政者如果不考虑自己位置的去留,他需要的不是援助,而是将心力放在关注何者能带给老百姓的希望上。

其实我大量採购美国商品,尤其是农产品,就已经能让美国市场活络起来,妳的丈夫所想的却是漂亮的股市数据。

美国缺乏的不是黄金,而是希望,一个让经济流动起来,实质经济成长所带来的希望。为了这个希望的建立,以物易物又如何?希特勒现在就在做。难道战败国能做,战胜国就拉不下脸吗?

我不一定要公平交易,我可以吃点亏,但是我无法忍受算计。赫尔告诉我,你们会将对日本禁运的行政命令送交参众两院审查,这就是对我的算计。如果白宫回覆是去促成这件事,而不是听任国会自行审查。那幺,我的心情就会不一样。

不要再告诉我,白宫对国会没有一定影响力。这次大选,共和党可是完全大败。民主党已经是完全执政,不然国会不会替新任总统通过那幺多紧急法案。对吧?」这时,爱莲娜已经知道自己被丈夫和国务卿同时摆了一道,再次羞愧地低下头。

「好了!爱莲娜,我们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再聊聊美国的事。」王绍屏至少给了一丁点承诺,爱莲娜感激的眼泪都滴到饭碗里。

小咪站起来,走到她身后,从后面环搂着她说:「不管妳是不是第一夫人,妳都是我们王家永远的朋友。」

爱莲娜重重的点了头,也回说:「我也会是王家最忠诚的友人,或许未来我也可以移民自由联盟?」大家因为爱莲娜这句半真半假地玩笑话,一起笑了起来,终于彼此的误解也就冰消雾散了。

不过,王家好像总是只能享受到片刻之欢,都还称不上「乐极」生悲。

正当和爱莲娜相谈甚欢之际,王忠平进来了。王绍屏看到九大秘书的任何一位,不经召唤,就进来通报的,必定不会是好消息。

果不其然,只听王忠平说:「老闆,我们有新麻烦了。我们老家传来消息,东南亚发生大规模排华暴动,据说目前已经有上百名华侨伤亡…。」

虽然爱莲娜听不懂华语,但她看到王忠平的表情,也知道王绍屏又有新困扰了,于是她起身告辞。这次王绍屏就真的不留她了,让小咪叫厨房準备餐盒,给爱莲娜带回去吃。然后他就和王忠平与黄潮生三人走向战情室,準备和老家通讯。

是夜,罗店,枪砲声依旧。87师259旅518团正与日军第11师团第10旅团步兵第12联队逐街逐屋争夺,枪声此起彼落。

「团长!团长!好像有自己人的歌声…是不是援军到了?」

听到副官这幺说,518团团长罗哲东也侧起耳朵来仔细聆听。果然在枪炮声中,东北方隐隐约约,远远地传来一阵好像用喇叭拨放的歌声:「中国省份二十八,广西子弟最刚强,天生会打仗,个个喜欢把兵当,扛起枪桿上战场。雄壮、真雄壮,敌人看见就要慌。军队和民团本领都是同一样,打倒一切恶势力,定家邦…!」

「听来好像是广西的军队,他们怎幺到罗店来了?又怎幺会从东北方过来?哪个部队会在战场上唱军歌,他们是疯了吗?」罗哲东好似喃喃自语的说道。

一旁的副官接着他的话说:「团长,管他们怎幺来的,管他们是不是疯了,敢在交战火线上唱歌,代表他们有必胜的底气。我们赶紧和他们联繫上,好一起反攻。旅部目前还没赶上来,但罗店不能丢。万一丢了,36师、88师的侧翼就完全敞开。如果让11师团整个压上来,加上16师团北上会师,一起抢下沪宁铁路控制权,那幺连南京都危险了!」

罗哲东经副官这幺提醒,立刻反应过来:「派一个班,迂迴北侧,到东面去联络广西的部队。」

罗团长并不知道当前的歌唱是第7军副军长兼第170师师长徐起明的主意,他是从联盟军教材里学来的鬼点子。企图透过坦克上原本用来心战喊话的喇叭,播放桂系军歌,寄望87师主动派人过来联络。

联盟军教材上的这招,是214热河战役的时候,没办法时想出来的。当时,每次要去援救还未换装的东北军时,因为制服和人家不同,是先进的迷彩装;连阶级章也不同。当时移动式通讯设备又非常简陋,只有简易的电台,而且还常常故障。自己主动派个人上门去联络,通常会被逮起来讯问很久,延误战机不说,还曾发生误解。好几次就是因为这样,自己人先打起来了,还好都没开枪,只是斗殴一番,就被高阶的长官制止了。

为此,联盟军在援救对方之前,都会先用飞机空投上面刊有当时装备所教导团制服照片的宣传单,告知对方,穿着这样制服的友军即将抵达。如果没飞机,就改用喇叭播军歌。无论对方有没有听过这首歌,至少放的是国语军歌,那幺就不会是日寇。处于劣势的东北友军通常几乎都会派人过来联络,这样效率就高多了。

不过,后来联盟军出征都配属直升机,很多国军军官即使没看过,也都听过。知道联盟军有这款能直上直下的飞机,这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此后,就很少用放军歌这套了。主要是避免打草惊蛇,让原本可以围歼的敌人给溜了。

但是第七军没有直升机啊?!那玩意儿只有联盟军支援的医疗队有,徐起明到了罗店才想到要招唤直升机,但又觉得好像为了一丁点小事就麻烦联盟军,会不会有点小题大作?于是他就把教材里的那套放军歌的法子拿出来,依样画葫芦。

他仗恃着日军打不过自己的机械化部队,也不怕曝露行蹤,更不怕日军逃窜,反正已经决定要把11师团赶下海,他们是能逃到哪去?何况60军和20军正堵着对方的退路呢!所以他就让所有的坦克部队,对着车内喇叭大声合唱。果真引起了国军的注意,也达到让518团主动派人过来联繫的目的。

徐启明在和罗哲东联繫上之后,并没告知对方自己是怎幺来的,而是给了他们一部无线电步话机,方便彼此联繫。并让他们收缩阵地,以方便170师砲击日军12联队。此外,还派了一组砲兵观测组进驻518团前沿阵地,主要是确认518团位置,修正砲击方位,避免误击友军。

确认了方位之后,第七军自走砲砲兵团,立刻让原先配备105公釐榴弹砲,现今被夫人团魔改成了搭载150公釐重砲的M7牧师式自走炮,就砲击阵地位置。

「瞄準手」,「有!」

「补瞄手」,「有!」

「发射手」,「有!」

「象限仪手」,「有!」

「装填手」,「有!」

「标桿手」,「有!」

「底火手」,「有!」

「搬运手」,「有!」

「信管手」,「有!」

「弹种手」,「有!」

「弹药手」,「有!」

「药包手」,「有!」

「就砲!」,「杀…!」

徐启明在后方看着,摇头问那砲兵团团长说:「一定每次开砲前,都得这幺傻呼呼的点名吗?」

砲兵团团长苦笑说:「这是联盟教材上写的,台北教官要求的。人家也是好意,怕我们新手上路,一切不熟悉,反覆複诵,士兵们才会牢记。

久而久之就能养成…呃!对了!叫那个反射动作。就是不用思考,直接听口令就会不加思考的按照操点执行。

这招挺好的,尤其对于新兵蛋子和老兵油子最有效。新兵啥都不懂,一慌乱就乱来;老油条呢,就是自以为聪明,想省事,但往往替砲组惹来大麻烦。现在每一动都得複诵,等于分解动作了,一目了然,谁也不能摸鱼!」

徐启明听了点点头:「你说的对,联盟是有一套,我们还是照做吧!」

「榴弹X批号」,「好!」

「x号装葯」,「好!」

「瞬发信管」,「好!」

「幺发待令!」(幺,即是数字一,军事念法)

「方位XXX,方向XXXX   高低XXXX   仰度XXX,一号车準备好报告!」砲兵联络官下达口令之后,只见第一号砲车的士兵开始摇调整轮盘,调整砲管发射方位。

「好!」

「一号车,校正砲击幺发,预备…,放!」

轰隆一声巨响,编号一号砲车开了一砲。

只听联络官再次报出校正好的方位:「方向修正量,方向XXXX,高低XXXX,仰度XXX,校正好报告!」这下是所有砲车的士兵都动起来。

「一车,好!」、「二车,好!」…58辆砲车车长依序回报。

「所有各车,密集砲击连续五发,预备…,放!」

轰、轰、轰…,所有砲车几乎同时发砲,远方日军阵地瞬间陷入一片火海!

在罗店镇东侧的罗哲东用望远镜看了第7军的砲击,虽然乌漆抹黑看不太真确

,但漫天的砲火,还是让他乍舌:「广西第7军何时这幺财大气粗了?这样的火力,要多少重砲啊?」

而在罗店砲火密集处,靠向东南边一点的日军12联队临时指挥所,联队长关龟治正在用早先拉好线的军用电话,向旅团长天谷直次郎请求战术指导:「嗨!旅团长,我们急需战术指导,北面忽然出现大批敌军,而且拥有强大火力…。

嗨!都是一百五十口径的重砲…。我们无法坚持…!

嗨!纳尼?立刻撤退?但是现在撤不下来,如果强行撤退,12联队至少损失三分之二的兵力!

纳尼?旅部也遭到攻击?嗨!现在立刻撤退!敌军已经开始延伸砲击了,我部立刻撤退…。」关龟治这才注意到话筒里除了旅团长的声音,似乎依稀也有砲声。

这时一名传令兵冲进来,大喊着:「好多战车,东面、南面来了好多支那坦克,我们被包围了…。」仔细倾听,果然发现东、南两个方向远处,确实传来哒哒哒…的机枪声,还有零星的75公厘战车砲的砲击声。

关龟治听到后,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紧扶着桌沿,再度对着手中的话筒大喊:「旅团长,我部已经被包围了,后路已断。如果突围不成,烦请转告天皇,12联队将全体玉碎…。」但话筒里完全没有声音,关龟治不确定天谷直次郎是否听到了。

他立刻站直身体,抽出腰间的指挥刀,大喊着:「烧掉密码本,拿好联队旗,跟我突围!如果冲不去,最后一个人负责烧掉天皇御赐的联队旗,绝不能落入支那军的手里。现在,突击…!」联队部剩下的几名官兵立刻烧掉密码本,军官纷纷抽出指挥刀,左手持着手枪;士兵则是揣起三八式步枪,插上刺刀,一起跟着关龟治喊着「突击…!」,然后冲了出去…。

  • 名称:花房乱爱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0: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