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力王超清在线观看

当南京重新和王家磋商所有合作细节,以便解决华中战事之际,希特勒才开始和广田弘毅商讨上海如何停战媾和没多久。其实希特勒早在7月10日下午就抵达东京,只不过,日本人还想摆出一副对中日战事不急着解决的态度,这一天下午只对希特勒百般款待,除了全套日本传统宴席料理之后,之后又是艺妓表演,又是招待他看能剧。本就是一个小兵出身的希特勒,根本对这些没兴趣,更不懂得欣赏;他认为甚至吃的方面比在台北差多了,人家台北还有为欧美人士準备的西式料理,这里大部分的东西连煮都不煮,这是怎样啊?想让人拉肚子拉到死吗?当然,他心里更急着的事,就是赶紧把日本摆平,然后把那些坦克原型车全部弄回德国去。但是身为客人,才刚到人家地盘上,也不好拉下脸。

但第二天早上,当日本人继续用慢条斯理的态度準备早餐。整个上午又是安排了歌舞伎的表演,直到中午还是慢吞吞地搞宴席料理的时候,希特勒就忍不住发飙了。当然他并没有大吼大叫,他只是冷冷对一直陪同,负责接待的外务大臣有田八郎说:「如果贵国首相没有时间和我会晤,我就先回柏林去了,我手上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忙。」

有田八郎被希特勒突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招待不周,连连鞠躬道歉,并让人赶紧去通知首相广田弘毅。希特勒才刚随便吃两口,广田弘毅就飞奔到了希特勒用餐外务省迎宾馆。

「很抱歉,总理先生,是否是我们款待不週?」广田弘毅用熟练的德语道歉,表现得比有田八郎还谦卑。

希特勒见到正主来了,也不打算再说什幺客套话,立刻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时间都不多,就不兜圈子了。这里也没外人,我就直接敞开老实说吧,也不用刻意用经济议题遮遮掩掩了。虽然我对德日双边贸易很有兴趣,但那些就留给我们彼此的外交部长去谈吧。

直接就谈谈你们想停战的事吧,这场仗,谁叫你们这幺蠢,让人家摆布,出头去得罪了杰克‧王?不过,杰克已经答应了放你们一马。只要他点头了,你们就机会和解了。哎!别想那幺多,我只是负责调停而已。我来之前,就答应了杰克,暂时不会和你们结盟。他随时可能会当选国际联盟秘书长,这个面子还是得给的。

不过,我认为杰克不是一个心胸狭窄,毫无度量的人,你们应该放下面子问题,好好重新和他交好。甚至我也建议你们最好重返国际联盟,支持他当选秘书长。我相信国际联盟未来在杰克领导下,将来的国际关係发展会很有趣。其实我认为我们中德日三国和自由联盟有个共通点,就是当前国际规则已经不适合我们了。但我们三国的力量太薄弱,即便全部一起联合同盟,也无法挑战当前列强建立的国际秩序。但杰克‧王就不一样了,我们只要紧跟在他后面,利用他的力量,想挑战英法的地位,甚至将国际秩序重新洗牌,也不是不可能。

另外,我们日德两国都急需生存空间;甚至德国比你们日本还急迫,至少你们四周是海;我们则是四周都有敌人,西有法国,东有波兰和苏联。生存空间对我们来说,比你们还紧迫。

杰克让我见识到战争不是开拓生存空间的唯一方法,你看除了墨西哥,自由联盟或王家在全球拥有的租借地,哪一个是用武力打下来的?虽然我们没有钱,但王氏集团有,如何运用王家的钱来帮助我们,利用投资、移民开路,就是我们扩张势力的办法!

也许未来仍需要使用武力来巩固我们的所得,但至少现在不是时候。当英法还有能力继续主导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不是时候;美苏还没亮出底牌,出面争霸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出头;当然,尤其当杰克王还遥遥领先我们的时候,那绝对更不能动武,至少在搞不清楚哪里会犯他忌讳的时候,绝对不能出手。你们就是傻傻地听人家的话,对他的祖国动手,试探?别傻了,我和杰克相处那幺久,我都还不知道他的底线,你们试探的出来?别怀疑,我们纳粹党的情报工作没你们想像的那幺弱,至少和大英帝国有关的事,我们知道的比你们更清楚!

而且我必须再度劝告你们,即使没有杰克,中国其实并不是你们可以觊觎的对象,道理非常简单,连小学生都能把中间的利害关係算清楚。光是三点,我就不建议你们对中国下手:第一,中国土地太大,你们根本吃不下来,光是到处的游击队反抗,你们就要出动多少兵力?第二就是中国人太多,你们根本控制不了,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反抗,你们就应付不来,要知道,那可是四千万,都快赶上我们日德两国了,我们的人口都还没超过七千万;第三,你们对中国下手,尤其是北方,那是在苏联虎口下抢食,在你们还没消化完佔领地之前,苏联可能就会动手。或许是亲自出手,抑或是援助中国。无论是那一招,你们总归是会吃大亏的。何况现在中国有了杰克‧王?

我劝你们赶紧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三百年前满洲人做的到,不代表你们现在也做得到;最少,那个年代没有苏联人,没有激进的中国民族主义;最重要的,没有杰克‧王!而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不仅仅是在唤醒这只拿破仑所说的那只睡狮而已!尤其现在杰克王的横空出现,你们唤醒的,将不只是一只狮子,而是一头洪荒巨兽!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幺,先不要说杰克王有没有侵略性…。不要跟我说,你们现在丢了一大片领土和殖民地!那根本都是你们咎由自取。如果你们仔细观察杰克这个人,他从来不会主动使用武力来获得他想要的东西,如果他想这幺做,你们这一大堆不识相的混蛋能佔着那幺多中国租界这幺久?早就全被他打下来了!你们怎幺不好好想想,而且如果他真的这幺具有佔有慾,国府为何能生存到现在?不要去动他的歪脑筋,像我一样好好跟他谈,得到的东西会比你们想像的多。

说到这,我必须说,你们派去的匪徒先生,好吧,你说的对,是土肥原先生。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好的驻外代表,他只会惹怒杰克王,和他的夫人们。我这次把已经发疯的他带回来,其实是杰克‧王的意思。老实讲,他是自己发神经疯掉的,这个过程我几乎都在现场。像他这个一天到晚惹怒王家的人,杰克都没对他怎幺样。你自己摸着良心说,如果你们和他好好谈谈,获得的会比想像中的少吗?我真的诚心建议你们,重新派一个亲善中国的家伙去王家驻点,最好是外交体系出身的,别搞一些军方或情报单位的人,尤其匪徒先生还和那个什幺龙的黑社会不清不楚的。不要讶异,调查匪徒先生的背景,还难不倒我们纳粹党的情报机构。

另外,别担心杰克王曾恐吓过,你们要把日本城市炸成废墟。因为,他根本不会这样做。中国政府的报复更不用担心,一旦你们撤兵,他们自己就会内斗起来,说不定还会把杰克王拖下水。但那就暂时不关你们的事了,削弱杰克的实力,对我们未来是挺有帮助的,但不是我们可以推波助澜的,那样只会帮倒忙。

我这幺说,你明白了?老实讲,我也不打算一辈子当人家跟班,优秀的日耳曼民族是不可能永远屈居于人下的。但暂时性的退让,是必要的。无论对英法、美苏,或是杰克,对任何人暂时的让步,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如何从中获取力量!

说了半天,我最想告诉你们的是,你们应该拓展生存空间的方向,应该在更南方。我从台北出发前,知道了杰克‧王正在教训荷兰人,如果你们能在这个时候雪中送炭,向荷属东印度提供一点帮助…;当然不是对抗杰克!而是从经济或移民上…提供一些帮助。

那幺当杰克开始撤侨之后,你们日侨就将能取代华侨而存在。想想看婆罗洲的无人的土地有多少?别忘了,还有爪哇岛。无论是稻米一年三熟,还有石油、橡胶、香料和其他矿藏……,不是都比中国富饶许多?

还有东南亚各地都在闹独立,甚至更南方的那块大陆,也在搞自治。你们只要把弄中国的那套心力,放个一半到这些地方,收穫一定会更大。我当然知道英法目前不能挑战,但是你们不能基于同盟之下,进行渗透吗?重拾英日同盟吧!不要以为你们两国和苏联在中国搞得那些玩意儿能瞒过多少人。

我们都知道英国现在对于中国和自由联盟的忌惮,已经远超过苏联在远东的威胁。你们应当把握这个机会,英国会希望和你们继续秘密合作的。但是记住,不要亲自出头,让英国顶在前面,这样杰克和英法的蜜月期就会越快结束。」希特勒半真半假的说到这里,这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而广田弘毅则是心里七上八下,既对希特勒描绘的愿景感到心动,但却又对德国不愿同盟感到失落,最重要的是对如何和支那与杰克‧王进行和谈,充满了困惑。

就在广田弘毅不知该如何开口之际,希特勒放下杯子,再度开口说:「中日和谈,和自由联盟的和解,我建议你们分开来做。中国北方,包括你们曾佔领的满洲,驻军过的平津就别想了,那些地方将都会落到杰克的实质统治之下;上海,你们倒是可以和南京政府争一争,他们大部分的官员都是亲日的,或许有机会蒙骗过关。但是别太过份,不然杰克那里你们就别想谈了。

和这两方和谈,我都会让陶德曼帮你们牵线。但具体的谈判,我们德国就不参和了,你们可以让英国出头,他们一定很乐意淌这趟混水。不过,为了让你们放心,相信我们德国真是来帮忙的,我们可以商讨签订一份双边经济合作协定。另外,我们还需要你们帮个忙…。首相先生您听过波兰的普罗米修斯计画吗?」

广田弘毅一开始听到希特勒让陶德曼帮忙调停,心里就欣喜万分,毕竟陶德曼和王绍屏的交情,那是人尽皆知,这下子和谈终于有希望了;至于什幺满州、平津丢了就丢了吧,不然还能怎样?至于让英国插一脚,也不是不可以;至少有了英国人的帮忙,南京方面能占点便宜。

之后再听到希特勒愿意和日本签订经济合作,他已经不能用高兴来形容,而是欣喜若狂,简直要发狂了。这样日本就能透过德国和王氏集团搭上线,德国吃肉,日本起码能喝点汤;再加上如果真能重拾英日同盟,假以时日,日本元气就能恢复,重新再挑战亚洲霸主,也不是不可能…。

但当他一听到希特勒要他们帮点忙,而且好像还是先决条件,心里就揪了起来,原来天下还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啊!

原本他还抱着一些希望,希望希特勒的条件不会太困难。但听到一个听起来就像希腊神话故事的计画,他心底的欣喜立刻化为乌有,心里立刻凉到底。

之前他出访德国争取援助时,就曾听过希特勒的亲信海因里希﹒希姆莱说过希特勒热衷神祕学。该不会是让日本参加他什幺疯狂的邪教计画吧?日本人自有一套信仰,天皇一系可是日本最高的神祇代表,可不会去信什幺普罗米修斯那个希腊泰坦神族,或是参加什幺拯救泰坦神族的任何计画!想到这里,广田弘毅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

其实广田弘毅误会了,他没把波兰这个字眼听进去。这是波兰的独裁者约瑟夫·毕苏斯基所提出,想要透过支持居住在俄罗斯帝国或继承者苏联,其边界上的几个主要非俄罗斯民族的民族独立运动,比如波罗的海沿岸的芬兰、爱沙尼亚、立陶宛和拉脱维亚,还有黑海和裏海沿岸,乌克兰、克里米亚、乔治亚、亚塞拜然、顿河哥萨克、库班河哥萨克和北高加索,甚至内陆的伏尔加、乌拉尔和突厥斯坦,试图透过这些民族的独立建国,来分裂、削弱北方这只北极熊的实力。而非什幺神秘教派的邪恶计画!

「波兰的这个计画不仅十分保密,而且年代有点久远,难怪首相先生会不知道,如果是桂太郎内阁时期在外务大臣林董底下做过事的老臣,应该就会稍稍听过这件事,因为这个计画的开展和你们日本帝国渊源颇深。

1904年贵国与当时的俄罗斯帝国在远东爆发战争,波兰当时策画独立革命的约瑟夫·毕苏斯基曾来到贵国,尝试想透过贵国的援助,所以制定了这项削弱俄罗斯的计画。企图藉由削弱俄罗斯帝国的实力,帮助你们胜利。并藉由他建立的情报网替你们蒐集军情,以交换你们对他的援助,让波兰再次独立。

但你们却听从另一位来自波兰的独立运动者罗曼·德莫夫斯基,千里迢迢来到东京,给予你们的劝告。所以你们和约瑟夫·毕苏斯基的合作并没有成功…。」希特勒讲到这里,广田弘毅如果还没听出来这个计画是什幺,那幺他在日本外交界算白混了。

他听到希特勒提到前外务大臣林董底下做过事的老臣,他就想到一个人。于是他让希特勒等一等,派身边的秘书立刻去邀请当时桂太郎内阁的外务次官,刚从枢密院顾问官任上退休,转任世界经济会议日本代表虚职的石井菊次郎过来加入会谈。

然后对希特勒说:「您刚刚说的那段计画,我略有所闻,只是我对这个计画名称不熟悉,刚刚一时没有想起来。我现在邀请的这位先辈,就是当时招待约瑟夫·毕苏斯基元帅和波兰前外交部长罗曼·德莫夫斯基先生的外务次官,石井菊次郎先生。

他现在年纪有点大,可能动作慢一点,还请总理先生见谅。在此等待之际,我很好奇,我们日本能在这件事上帮上什幺忙?」广田弘毅也不问这项计画对德国有什幺重要性,因为他知道希特勒如果觉得不需要保密,他就会说;如果这件事关係到德国的机密,那他最好不要多问。只要知道日本需要在当中扮演什幺角色,还有需要付出什幺代价。

「我们刚刚谈到拓展生存空间这件事,德国未来是需要生存空间的;但是现在首要的,则是一个平稳的发展环境,来增强国力。目前的德国在我的努力下,已经搭上杰克‧王的顺风船,所以我相信我能让英法两国放鬆对我们的压迫。但是杰克和苏联不大对盘,我担心苏联会破坏德国和王氏集团的合作;所以我需要波兰重新再起动普罗米修斯计画,出面给苏联捣捣乱,让苏联无暇阻止我们的发展。

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计画在最积极的赞助者诺埃‧拉米什维利和斯坦尼斯瓦夫‧扎奇维利霍夫斯基在大前年和前年相继去世之后,整个计划的行动,就缩减成一个办公室;在去年,也就是1932年,波苏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这个计画已经名存实亡,几乎完全停摆。

虽然罗曼·德莫夫斯基反对约瑟夫·毕苏斯基元帅的所有的政见,唯独对这项秘密计画,他和他的民族民主党不仅不反对,还十分热衷。我希望透过日本重新搭起罗曼·德莫夫斯基这条线,重新建立和他的关係之后,透过日本支助这项计画。

毕竟你们现在已经不再和苏联接壤,也不怕苏联报复;而我则是不想让英、法知道,重新启动普罗米修斯计画,背后有德国的影子,毕竟是法国推动波苏和解的。远在亚洲的你们和波苏冲突没有利害关係,应该不至于被英法怀疑;而我也相信,你们应该也能确保这件秘密不会公诸于世。」希特勒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让广田弘毅真正相信他的诚意。

石井菊次郎赶紧赶慢终于赶了过来,他一踏进迎宾馆的餐厅,看到希特勒,顿时吓了一跳。虽然已经退休的他并不认识希特勒,但是再怎幺样,石井菊次郎也是在外交圈混的。希特勒那鼎鼎大名的小鬍子,加上半分头,他可是不会认错。石井菊次郎一向是反对日本和德国联盟的,之前因为急于弄到新式飞机引擎,枢密院曾有一次讨论和德国结盟的会议。时任顾问官的石井菊次郎就反对说:「我不反对和德国在某些方面合作,但和他们结盟只会有利于德国,而将不利于日本。道理很简单,我们无法让德国为我们在欧洲争取到任何利益,但德国却单单可以透过结盟的仪式,就让我们和在亚洲具有殖民地利益的英法,马上对立起来!从而拖住英法对付德国的力量。从前俾斯麦在建立他的欧陆平衡体系时曾说过,外交平衡有时需要勇往直前的骑士,或者一样横冲直撞的蠢驴,难道我们要当德国亚洲外交平衡政策的那头蠢驴,把英法的压力独自扛起来吗?」

所以石井菊次郎一看到希特勒,不禁心里一突:「难道广田首相这幺蠢,要和德国结盟吗?」但基于职业外交官的素养,他的脸上仍保持着笑容的走向两人。

广田弘毅介绍双方之后,就把德国想要透过日本联繫的事,说了一遍,但没有提及重启普罗米修斯计画。毕竟才刚刚答应希特勒要保密,不可能立刻在希特勒面前对一个退休老人洩了底。

石井菊次郎不知道前因后果,听到要联繫罗曼·德莫夫斯基,本来有点犹豫,但首相的面子不能不卖。于是开口说:「这并不难,我和罗曼·德莫夫斯基前几年还有过书信往来,待我修书一封,他必定会有所回应。」希特勒听了大喜,随后和两人随意聊聊。在宾主尽欢之后,他悄悄告诉广田弘毅,之前约定的细节,将会交给驻中国大使陶德曼去联繫。广田弘毅满意的和他再次握了手,希特勒就急着告辞了。

因为,他现在迫不急待想赶回台北,把他那垂涎已久的坦克原型车,全部打包回家。至于和日本的经济协议要制定什幺内容,他打算让外交部长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去烦恼。

看着希特勒逐渐升高的飞艇,一直感到不安的石井菊次郎这时才开口问道:「首相大人,您这是要和德国结盟吗?」广田弘毅摇了摇头:「人家忌惮王氏集团,根本不考虑和我们结盟,只是帮我们调停与支那、王家间的冲突。对了!还愿意和我们签订经济合作协定,这方面石井先辈可是专家,我正想请您当顾问…。」

石井菊次郎当然没那幺好呼咙,他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继续问:「那联繫罗曼·德莫夫斯基有是做什幺?」

广田弘毅也没想真正瞒他,只是在希特勒面前做做样子而已。毕竟对于这个什幺普罗米希修斯计画来说,全日本只剩石井菊次郎一个专家了。于是他就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特别强调:「这是德国现在愿意帮助我们的先决条件。」

石井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这事还是可以做,毕竟德国想援助波兰,凡是都得透过我们,那我们就能过一手,好处必然是有的。不过,我倒是很怀疑,希特勒会这幺好心,鼓励我们重新和英国同盟?其中必然有诈。但是现今和英国同盟,并渗透南洋和澳大利亚,的确是个好主意。尤其现在澳大利亚正施行1901年以来就推动的白澳政策,如果没有英国的协助,我们还真混不进去。这些地方的确比支那富饶许多。」

广田弘毅点点头:「还是得先解决支那事变的问题,其他的部分,还得从长计议一番,尤其是得先和英国联繫上吧,或许我们和希特勒都只是一厢情愿,人家英国根本没这个打算,也说不定。对了!石井先辈觉得和支那、杰克王两家议和,我们该派谁去,才好呢?」

「王家我不熟悉,但和南京谈判,我有两个建议人选,一是担任过五位首相外务大臣的币原喜重郎,他过去以不介入支那内政的政策,赢得了南京政府的那些官员的欢迎;我想派他出马,南京方面应该是比较能接受;另一个则是与国民党高层交往甚多的军方「支那通」佐佐木到一,据说他非常推崇孙中山,应该和南京有不少共同话题吧?不过据说他后来对国民党的态度好像有点改变,不知道现在怎幺样了,但应该还是不影响他和国民党的友谊吧?

但他现在不在国内,据我了解,他因为担任满洲国军政部的顾问,好像是跟着满州国皇室撤退到朝鲜吧?不过,我想要找到他应该不难。这两人虽然对支那友好,但对大日本帝国的忠心,和就事论事的争取帝国利益,还是没问题的。

我认为可以一起搭配担任正、副使,或许他们俩可以从南京政府手中多捞回一点日本在上海的利益,至少能保住贸易商行的财产吧…?」外务省出身地官员,包含石井菊次郎,无论谁都对目前华中局势感到悲观;而石井也没把握自己推荐的人选,是否能力挽狂澜,保住日本在上海的一丝一毫的利益。

  • 名称:监狱力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47: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