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时光超清在线观看

黄潮生拉了王绍屏往外走,两人悄悄地走出战情室,在门外商量着。

「我们不确定她手上有没有国旗,或许她下次来,才会带国旗。」黄潮生鄙视地看着王绍屏说。

王绍屏困惑地说「至少我没听说杨惠敏来两次的。」事实上杨惠敏真的不只一次进过四行仓库,只是王绍屏没有关注过这个问题。

「谁知道呢?也没听说杨惠敏第一天就来了啊?」黄潮生狡辩地说。显然他也没关注这个议题,只能用耍赖的方式辩驳。

「也对!她怎幺能不照剧本来?」王绍屏有点生气地挥了一下拳头。

黄潮生再度鄙视地说:「你不也没有?还派三千二百名川军增援!关键不在送旗也不在于八百壮士变成三千多壮士,或者歌怎幺写。重点在于如何按我们的脚本,来激励民心士气。」

「难道我们取消增援?」王绍屏一脸挣扎地说。

「你~们~在~干~嘛!」一阵悠悠蕩蕩又略带凄凄惨惨地女声从两人背后声起。虽然经常听,但是两人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又怕惊动战情室里的人,两人竟然同时动手,相互摀住对方的嘴。

王绍屏放掉摀住黄潮生的手,又拍掉对方摀住自己的手。然后转头对蔡晓婉说:「蔡姐姐,麻烦您,可以站到人前面说话吗?从后面出声,而且还用您这种说话方式,真的会吓死人。还有,您可以用正常地语速说话吗?别骗我!我上次听到您和我家夫人聊得挺开心的时候,说话就挺正常的。」

「喔!因为吓你很好玩嘛!嘻嘻…!」蔡晓婉说话正常了,但却吐出吊死鬼的长舌装可爱,王绍屏正要尖叫,一只大手从后面摀住他的嘴,他只好不停拍着自己的胸腑。稍微镇定之后,他又再度拉开黄潮生的手,然后转头对他说:「我要精神赔偿,我得看心脏科。」黄潮生指指他背后,王绍屏叹了口气:「算了!从你的薪资福利扣吧!」黄潮生耸耸肩,一付不在乎的样子,反正他的薪资是穿越局发的。至于王家的福利?不过就是常常吃大餐罢了!那是比拚速度,不是王绍屏说要扣就能扣到的。而且王绍屏也甩不开他自己去偷吃,因为黄潮生是他的贴身保镳。哈!

「你们刚在说什幺啊?」蔡晓婉恢复正常的时候,说话甜甜地,还是挺可爱的。

黄潮生把他们刚刚讨论的事情说一遍,蔡晓婉惊喜的说:「我知道那部电影!林青霞演的嘛!」两个大男人点点头。「还有秦汉!」的确,他演一个配角。但王绍屏不知道,所以只有知情的黄潮生点了头。「还有秦祥林!」…这下两人知道这女鬼根本是来乱的。

黄潮生正想把她推走,蔡晓婉又说:「我开玩笑的啦!是柯俊雄演谢团长嘛!不要以为我是汉朝人,我就不看电影喔!梁山伯与祝英台,我都看了廿、卅遍…。」这下连王绍屏都想上来推走她。

「我有办法喔!」都想把她赶走的两个大男人同时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她。

只听蔡晓婉边摇头边飘着做着踱步状的说:「你们不就希望剧情照着剧本走嘛!你们王家在租界有没有人?最好在四行仓库附近的。」平常这个动作,王绍屏也会头皮发麻,可是他这次却是专注地回答:「有,我们派了人在苏州河对岸。」

王绍屏很肯定的说,因为人是他派的。他足足派了一个排,四、五十人。还特意花重金…足以让屋主立刻搬走的那种价码,买下苏州河对岸的一间民房,让这个排进驻。

「那太好了!你们不会加速剧本进行喔!立刻让人堵住小密道,杨惠敏一回来就问她有没有送国旗,有的话,就立刻通知四行仓库明早五点先升旗。没有的话,赶紧找面旗子,塞给杨惠敏…,对了!如果真要照剧本走,保护她游过苏州河。这样最忠于原着了!」两个男人快晕倒了,这是忠于电影啊!

「还有,赶紧找到作词人和作曲家,把歌曲塞给他们,然后将他们洗脑…我知道你们有那种工具。然后明天一大早找人开始在苏州河河边唱,这样不就照着剧本走了嘛!」这哪是加速剧本?根本就是重拍一场八百壮士嘛!两个大男人目瞪口呆,但又觉得好有道理的感觉。

「我厉害吧!出来上个厕所就帮了你们一个大忙。」蔡晓婉笑嘻嘻地边说边推开战情室大门,走了进去。

「我说生哥啊!你家这位大嫂还能上厕所吗?」王绍屏疑惑又好奇的问。

「变态!我知道你真正要问什幺!」黄潮生勃然大怒的敲着王绍屏的头。

「唉呦!不回答就算了,反正福利是你在享,和我无关。我先让我家的福利帮我去安排这些加速剧本的事。」王绍屏揉揉头,边说边逃进战情室。

当晚他们就搞清楚杨惠敏的状况,原来这位热情又大胆的18岁的大姑娘还真的只是好奇:「什幺部队会在租界边和日本人奋战?」所以趁着深夜从租界西藏路这头爬过新垃圾桥过去看看。结果被五二四团一营的哨兵接了去,见到机枪连连长雷雄,也知道了雷雄胡诌地八百壮士名号。虽然这是雷雄为了壮声势,随口把战前一营大概的人数说出来罢了。他也没希望这位女童军传播出去,能造成日军什幺误判。但却歪打误着,让事情照着原历史的脚本来走。

于是王家人立刻用上海商会的名义(本来王家就是商会一员),把準备好的超大面国旗塞给她,然后另外找了条更安全的路,护送着她,让她将国旗送过去。这次她见到了谢团附和一营营长杨瑞符,很开心地把国旗交出去。谢晋元已经从师部无线电里知道了这项宣传计画,于是亲切地慰问了这位女童军。并由「上海商会」拍照合影,準备放在明天头版头条。之后,才由「上海商会」的人,再护送杨惠敏回租界。

而作词作曲这边也很快地搞定,王家透过上海商会,让上海各大合唱团连夜练唱。预备在早上六点钟,在苏州河旁边高唱「中国一定强」,那个「不会亡」的旧版就直接扬弃了,因为已经不符合当前局势。尤其是王家正打算大变活人,在升旗完之后的六点半(计画推迟半小时),把八百壮士变成三千五百壮士,「一定强」才能带动这个气势的嘛!

补给也已经透过MH-47G空中挂调的方式,送到四行仓库屋顶,五四二团一营的人正在快速的搬运下楼。除了更多的武器弹药、粮食药品之外,王家还很奢侈的送了许多蔬菜水果,这让孤军高兴坏了。当然王家人还没忘了送一根组合式大旗竿,但为了避免影响直升机起降,还有特别要刺激日军,这组旗桿在王家的协助下,直接焊死在北面的顶楼边缘。只等六点一到,就开始升旗。即便距离东、南面租界有点远,但王家将国旗做的超大,保证四面八方都看的到。旗桿还附了一组防弹钢板,竖立在北墙外围,能够保护升旗人员不被日军击中。

剧本重新写好,演员也纷纷就位,新印好的报纸头版也在各报站预备五点就开始发放,上头的「八百孤军死守四行仓库、七月八日六点準时升旗」的标题非常醒目,还有杨惠敏献旗和谢团长合照的照片也刊得超大。

现在一切就绪,甚至献旗的片头也都已经演完,就等正戏上场。王家人轮流去安眠仓躺一下,然后就守在战情室的大萤幕前面,準备观看临场感十足的超级大片。

六点还没到,许多看了报纸的民众已经将苏州河畔挤得水洩不通,还有很多人正从远处赶来,导致公共租界一大早就交通瘫痪。几组大喇叭在昨晚就由王家再次假借上海商会的名头装在四行仓库和苏州河南岸许多重要的地方,保证苏州河两岸,包括日军阵地都听得一清二楚。播放的当然是上海举行接舰典礼,升旗时用的国旗歌。这首歌在全中国听过得并不太多,而王绍屏打算这次硬塞给国府,即便委员长再怎幺不爽,他得到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全国认可(有些人还是认五色旗),被硬塞了国旗歌,也算公平的交易。

时间一到,大喇叭放出来的:「山川壮丽,物产丰隆,炎黄子孙东亚称雄…」的歌声把日军阵地的枪声都给掩盖住。看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缓缓升起,许多人都红了眼眶,包含始作俑者的王绍屏和黄潮生,尤其黄潮生,他偷偷地传了讯息给王绍屏:「这比我们那个年代,奥运得金牌升梅花奥运旗还爽!」

原本长辈团们都不能理解为什幺王绍屏他们要搞这幺麻烦的一齣大戏,但是当青天白日满地红在一片太阳旗中间升起,原本不怎幺认同国府旗帜的他们,顿时热泪盈眶。段祺瑞感慨的说:「虽然我不曾为这面旗效过力,但是我们再也不可能忽视这面旗子在抵御外侮的关键时刻,所发挥出来的巨大力量…。」

哒哒哒…,萤幕里,突然枪声大作,日军反应过来,迟到的机枪声,似乎为这一切增加了战场升旗的隆重感觉。加上庄严的伴奏,让气氛显得更加肃穆。当现场民众唱到最后「同心同德…」那几句的时候,现场大多数的人都已泪流满面。这时,忽然霍霍、答答…两种不同螺旋桨地声响从南方的天空逐渐靠近,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很多人都听出来,那是一大堆螺旋桨的声音。

大家纷纷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只见到上方有着两头螺旋桨的巨型飞机,以三架一批的编队,由南方逐渐向四行仓库飞近。更上方还有一些正常的飞机护航,眼力好的,可以看出那是隶属不同的单位的飞机;画着沙鱼嘴的,和直升机一样,都有着天蓝色圆形十字星;而没有沙鱼嘴的一般飞机则是涂着青天白日徽。许多记者开始朝着天空拍照,以他们敏锐地新闻嗅觉,他们可以确定,这将会是明天的头版头条,只要他们能搞清楚那些圆形十字星徽是什幺单位就行了。

双头飞机开始三架一波的在四行仓库上头降落,许多密密麻麻,身着草绿服的人影从直升机后舱门跑出来,然后很快又消失屋顶。一旦机上的人都跑光了,直升飞机就原地再度起飞,在日军头上绕一圈掉头,才向南飞走。十字星的飞机并没有开火,但有着青天白日徽的飞机可就不客气了,低空飞到日军阵地,就是一阵猛轰,又是炸弹轰炸,又是机枪扫射的,让原本还对空鸣枪的日军,顿时抱头鼠窜。

比预定的时间只多了十分钟,六十架MH-47G就全数完成任务离开。下一次补给,将视川军战果而定,如果新编川六团能打开一道缺口,让MH-47G能降落到地面,它们将带来一些大家伙,或许是M8灰狗装甲车,也有可能是M22蝗虫伞兵坦克,或两者都有。

谢团长得到新力军和足够的补给,随即和李家钰少将开始谋画起来。但他们没料道,才到下午,就接获二六旅在虹桥机场附近遭到伏击。王绍屏更没想到他看完爱国大片,正在吃早饭的时候,就接到列强各国,尤其是英法代表团的抗议。抗议他滥用国际联盟的名义,介入处于战争状态的两国事务当中,而且明显偏袒某一方。

「英法列强还真照原本历史的剧本走啊!已经迫不急待地跳出来阻止我们解决日本的问题了。」王绍屏忍不住在咬了一口油条之后,低声感叹地着说。

坐在王绍屏旁边的曾昭吉自从喝了强健剂,原本很好的听力,这下更灵敏了。虽然他听不懂什幺历史剧本的;不过因为王绍屏经常有些莫名其妙的话脱口而出,有鉴于王家有太多秘密,他也不想深究。但对于王绍屏评价列强的说法,曾昭吉倒有不同的看法,只听他开口说:「我不认为列强是真想阻挡我们对付日本,亚洲打成一团乱,他们还不高兴吗?暗地里递刀子就好,干嘛正大光明跳出来得罪我们王家?

以国际联盟招牌做为藉口找碴,最多只能阻止我们继续扩大在国际联盟的影响力罢了。不过国际联盟几乎是这些列强的保留地,他们秘密开场会,能对付我们的手段很多,犯不着公开抗议。而且如果我们王家不甩国联,自己捲起袖子来单干,甚至利用亚联,和国联分庭抗礼也不是不可能。

想来想去,我认为他们应该还是想趁机勒索,要点东西吧?不过国际上的事务,我讲的不準,不如找顾少川来问问,反正预定约见外国代表团也是下午的事,我们还有时间。」

王绍屏听完曾昭吉的分析,点点头轻轻鼓鼓掌地说:「师父,你越来越厉害了,我看你可以去拿个国际关係博士了。」

曾昭吉疑惑地说:「有这门学科吗?你这是拿你师父开涮吧?」作势要拿筷子打王绍屏。王绍屏赶紧求饶,连忙说:「外面世界我不知道,但我们王家的确有人研究,我到时拿份教材给师父瞧瞧…。」国际关係成为一门学科是在廿世纪70年代以后的事,磁浮卡车的主机里也的确也有整套整套的教材,但是这真的能拿给曾昭吉看吗?还好曾昭吉摇摇手:「算了!你师父我年纪一把了,还要念书也太累人了,你现在有了顾少川,我就在一旁出出馊主意就好了。」这个话题终于就此打住。

吃完早饭,王绍屏就让人去招待会馆找顾维钧过来议事。毕竟顾维钧现在还是国府代表团的一员,他可不能直接住进行政公署里。

因为距离不远,没多久顾维钧就来到行政公署昨天那间会议室里。

王绍屏即刻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曾昭吉的分析,给顾维钧说了一遍。「嗯…」顾维钧低吟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曾老的分析,的确很有道理,我看英法应该也只是想趁火打劫罢了,而且他们用了这幺低度的力道,应该也是抱着,有就赚到;没有的话,就显显自己在国联会员国间的威风,提醒大家不要忘了谁才是老大而已。」

王绍屏听完顾维钧的意见之后,摆摆手的说:「那简单,就给钱,用钱砸,砸到他们看清楚,钱才是真正的老大!」

顾维钧摇摇头:「台生,你不能养成白白被勒索的习惯,国际间的博弈,讲究地的是有来有往。有求必应,单方的不求回报,只会被这些豺狼般的列强认为是懦弱可欺。他们不会适可而止,往往是变本加厉。要维护正常的国际关係,最好是交易。有来有往的利益交换,才能让彼此关係趋于平等。」

「那该怎幺办呢?他们身上没有我想要的东西。」王绍屏两肩一耸,无奈地说。

「国联秘书长如何?」顾维钧神秘一笑,等着王绍屏的反应。

王绍屏先是一愣,然后皱着眉头说:「先不要说这个秘书长能干嘛,我们又不是独立国家,根本无法加入国联成为会员国。最多就是个佣兵包商,承包国联维和部队而已…。」说到这里,王绍屏隐隐约约想起了什幺。

顾维钧的笑容逐渐灿烂起来:「台生应该也记起来了?昨天傍晚我和希特勒的对话,我是刻意埋下伏笔的。自从我替国府担任这个驻国联代表以来,我就一直在观察这个组织的利弊得失,并且思考如何改进这个组织,让它真正能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即便无法做到世界大同,至少也要能维护公理正义、保护弱小国家不受侵犯,最好能做到不分种族,维护世界所有人类的基本人权。

如果说人生而平等,这世界有公理正义的存在。那幺国联这几年的作为,真是对这两句话的最大讽刺。而台生你开创的维和部队思想,有效地证明了国联仍大有可为。如果918事变刚发生时,国联就能派驻维和部队进驻,那幺日本的野心就能遭到遏止,也不会让日本军阀像如今这般猖狂。

只不过维和部队受到会员国大会同意的制约,也非常明显。所以,我藉由和希特勒对话,尝试提出维和部队可以先进行调查与维持当地秩序。调查结果能让会员国大会快速地审查两国纠纷,尽快协商下一步行动;而维护当地秩序,就是制止强国对弱国进一步的压迫。

我相信派出维和部队进行调查与维持秩序的这项权力由非会员国的秘书长来掌握,是最恰当不过了。何况昨天对希特勒的试探,他并不反对。如果这个秘书长本身就掌握维和部队本身,而且能垫付所有行动的费用,那不就更完美了吗?台生你说,对吗?」

曹锟、段祺瑞、吴佩孚这些政坛老将纷纷点头,已经能对国际局势逐步掌握的杨均和曾昭吉更是拍起手来,连连说好。只有王绍屏,还在皱着眉头,思考其中的利弊得失。

顾维钧以为他是担心不能获得会员国的支持,于是他再次开口说:「趁着希特勒本人也在此,台生可以在德国和英法之间做点文章,必定能从中渔利。加上让阿比西尼亚煽动一下其他会员国,我相信海尔·塞拉西一世一定很愿意为王家尽点小力。最多…就像你刚刚说的…砸砸钱,一定能让这些小国家集体投下赞成票。我个人认为,这样花钱,花的会比较有价值。而亚洲自由联盟在国联的羽翼下,应该很快就能把亚洲两字拿掉,加上世界两个字…。」

黄潮生听到一半已经眼睛一亮,连忙踢踢王绍屏的脚,王绍屏原本还有一些疑惑,只听到脑中传来一声:「这样做,有利于快刀斩乱麻解决地球内部纠纷,快速开拓时空区啊!」

王绍屏这才下定决心,为了新时空区…不!其实是为了建立时空区之后的王家安全,他必须搏一把。即便他再怎幺讨厌忙碌,即使中国的问题还没有摆平,就去接世界的担子,这是任何傻子都不会揽到自己身上的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但是为了国家的生存、民族的存续…哦不!是为了自己家人的生存,王家所有人的延续。王绍屏看看九夫人日渐隆起的肚子,用力点点头,决定…拚了!  

细节就让顾维钧和曾昭吉去安排,王绍屏开始在其他人的陪同下,开始接见国内各党派。毕竟「攘外必先安内」嘛!虽然委员长失败了,但这还是至理名言,没看先攘外不安内的下场吗?就是下半辈子待到小岛养老去啊!虽然现在岛已经有了,不过有机会的话,还是多博一个强国,不是更好?

原本王绍屏打算先和众家派系好好先谈谈国是会议的构想,没想到话都还没说出口,桂系的白崇禧就先开口:「台生兄,正当日寇猖獗之际,我广西将士愿率先做出表率,抵达上海前线与日军决一死战。但有关部队运输与武器装备的更新是否能请台生兄帮忙?当然,我们不会让王氏集团吃亏,广西必会倾其所有,负担所有的费用。不知台生兄觉得如何…?」王绍屏心里鄙夷地想,倾其所有是能有多少?还不是想佔我便宜!

不过王绍屏还没回话,滇系代表卢汉竟然也抢着开口说:「昨晚接获我云南龙主席急电,表示我云南六十军三个师近四万人,全数法系精良装备,已经整装待发,恳请王所长立即协助装运,远赴上海作战!另外,云主席也指示,接获委员长的训令,正在昆明编成五十八军和新第三军两个军,送交装备所择地整编,适时增援华中战场。」

如果说白崇禧是用平等的老朋友的口吻请求帮忙,那幺卢汉就是把自己置身于国府的一环,并以下属身分请求装备所协助,并委婉地转达国府训令作为要胁,当中有软有硬,而且委员长的作派痕迹非常明显。

白崇禧似乎知道些什幺,立刻皱起眉头来。此外,一旁的长辈团也都暗自心惊,同时心中还真服了这位委员长暗地里的布局。只是表面上仍微笑地轻轻摇头,向王绍屏示意,要他不要立即回应,会后再另外商议。  

王绍屏看到长辈团一致的反应,心中有底,正要找理由拖延,没想到连黔系也不按剧本来。黔系代表何知重,他是当前独霸贵州军阀王家烈的表弟,他在滇系说完之后,跟着上前一步地说:「委员长已经给家兄指示,让我贵州25军1、2、3师,由装备所整编成102、103、121师,请王所长指示,该如何轮调整编,以便共赴国难。」

这下不只长辈团,连王绍屏也明白了,这是委员长的疲兵之计啊!你王家不是想要让川军参战,意图整合四川军阀?那我把这些原本国府鞭长莫及的军阀一股脑都丢给你,让你的军工体系全力为这些贪婪的地方军阀服务,没时间也没力气来和中央捣蛋。就看你王台生有多少时间,多少钱,多少人,能装备并监督这些军阀是否真心抗战。如果这些军阀拿了武器不抗日,而是开始扩张地盘,重新发动内战。那幺王家就必须亲自对付这些军阀,平息战火。那这个计中计就立刻华丽变身为驱虎吞狼之计:责任由装备所揹,国府只要用大义居中调停,就能坐收渔翁之利。

还好东北军、西北军、川军、马家军都和王家关係较亲近,不然他们也参一角,王家真的得绕全中国一圈,专门搞装备训练了。「真是好计谋啊!」王绍屏一边感叹,一边望向还没开口的晋系老朋友梁敦厚。

阎锡山当然也接到国府的训令,不过他和桂系一样,相对比较独立,对委员长不太买帐。而且梁敦厚得到的命令是交好王家,而不是给王绍屏添麻烦。这时他看到王绍屏眼神转过来注视着他,他知道王绍屏想知道晋系的态度,于是开口说:「山西距离华北、西北较近,我们阎主席的意思是能不能採购一批装备,让我们能同时支援这两地。尤其是西北,面临苏联的威胁更大。总不能全国都一窝蜂去打小日本,放着西北边疆都不管了吧?」

梁敦厚这句话可是一语双关,即表明自己和王家同一立场,又敲打了桂系、滇系、黔系,让他们不要一心想在对日作战上出风头,日本是有多大?需要多少人去打?西南边缅甸的英国势力、南面越南的法国,可是仍虎视眈眈地想从中国身上扒一块肉呢!何况还有个共党党中央现在正盘据在西南,靠着英、苏两国的支持,正逐渐壮大呢!

说到共党党中央,周恩来从头不发一语,冷眼地看着这些军阀,如同委员长的提线木偶一般的表演。话说的大义凛然,但却遮掩不了内心想佔王家便宜的贪婪。虽然自己并不知道这些人一起演的是什幺大戏,不过应该还是跟自己一样,来向王家要钱、要装备、要训练吧!

难得日本这次动手,中央终于决心全国抗战,谁不把握机会向装备所讨要好处,让中央和王家买单,那谁就是白癡!本来自己也打算用前往上海抗战的由头来佔便宜,反正东西拿了,去不去,谁管的了?不过现在梁敦厚给了他更好的藉口。

只听周恩来高声讚叹梁敦厚的说:「化之兄说得太好了!像我党目前就面临英国在西藏的阴谋分化,得积极堵住英国人的野心渗透啊!只不过西南边陲,崇山峻岭,我们这不,向台生兄求援来了。希望王氏集团能卖我们一些战机,不用太好,大概中央用的那几款,应该就够用了…。」

梁敦厚心里差点吐血,在心底鄙夷地大骂:「好个周恩来,你最好再不要脸一点。拿着我的话堵大家的嘴就算了,还用我的逻辑对王台生趁火打劫?中央用的战机就好?你最好再过分一点…!」

王绍屏还真有点后悔亲自出面见这些牛鬼蛇神,个个都是人精啊!见缝插针的眼光一流,颠倒黑白的口才更是超凡入圣。这下子得找人求救了,王绍屏快速的放眼望去,夫人团?不适合,自由联盟会给人妇人干政的印象;长辈团?不行,如果不想光明正大被人家扣上勾结北洋余孽的罪名的话…,就因为国府的代表在场…,包含现在看着天花板林蔚都不行了,妾身未明的身分实在太尴尬。(其实他想多了,张群待在这是扮白脸,特意要交好王家的)神怪女团?让她们吓人可以,但后果…不堪设想!猫狗团?一开口,威力比神怪女团还猛!只剩生哥了,看他老神在在的样子,应该胸有成竹…吧?

黄潮生这时正在神游天外,想着晚上要吃什幺,江山楼吃腻了,不然换蓬莱阁?忽然感应到有人瞪着他,黄潮生才回过神来,传个讯息过去:「讲完啦?要我开口吗?不后悔?好!那我开口啰!」原来在滇系卢汉一开口的时候,黄潮生就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事了,毕竟辅导过太多穿越者了嘛!委员长撅个屁股,他都知道放的屁是臭是香…是没味道啦!

只听黄潮生开口吆喝:「各位!各位!想购物的,麻烦请出会议室左转,那有贩卖部。对!什幺都有卖,那边有美妞(menu),上面都有订价,大家可以详细翻阅参考,保证成本价供应!…我知道、我知道,找装备所的嘛!所长不管这些细节的。麻烦您出公署大门右拐,直走一百公尺,那边有公车站,直达南机场。南机场有直飞山东满庄装备所的飞艇、飞机,任君挑选。是按照快慢不同订价的,当然也有不同的旅程服务,价钱不同服务就不同。依据各位的身分,我建议至少坐商务舱服务,那比较舒适一点;如果能报公帐的,我当然建议您搭乘头等舱,那的确是首次长途旅行的首选!对了!忘了告诉大家,这是国是会议的筹备会场,如果没有得到授权谈这件事的,再友情提醒一次,买东西请到贩卖部,找装备所的,请到南机场直飞山东满庄,其他没事的可以回招待会馆休息,谢谢各位配合。」

现场所有人目瞪口呆,只有白崇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台生兄,您这位表哥插科打诨的功力高超啊!可以去说单口相声…」他话还没说完,黄潮生笑脸一拉,冷冷地说:「这位先生,您是参加国是会议,还是买东西?还是要去装备所?」白崇禧被黄潮生这招变脸吓了一跳,不禁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地说:「买…不!是参加国是会议!」他的窘样,让长辈团纷纷大笑了起来。笑声一起,白健生更加难堪的脸红了。

接着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连号称小诸葛的白健生都讨不了好,谁敢自讨没趣?口若悬河、长袖善舞的周恩来,也看气氛不对,乖乖坐在那,听国府张群讲解国是会议要商讨的内容。张群听委员长、王绍屏说过很多次,整个流程几乎是牢记心中,不用手稿也能信手拈来的把会议大纲、讨论议题说的八九不离十。最后再由王绍屏补充了一句:「委员长的最后关头演讲里提到,抗战建国四个字,所以我们一边抗战,一边不能忘了建设国家。自由联盟会将详细的各地的投资计画交给各位,还请各位回去磋商。这是自由联盟负责的部分,还请各位多指教。」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就是,有关政府体制,你们自己谈,我只负责经济建设。这项表态,就是绝了许多党派想要联合王家对抗中央的念头。

中国这群牛鬼蛇神好不容易摆平,下午那群国际妖魔鬼怪又已经虎视眈眈,这让王绍屏待会的午饭都有点没胃口了。就在他想找理由让人代替自己,打发各国代表之际,国府却传来一则消息。据称四行仓库附近,近在咫尺的新垃圾桥南面,有着两只巨大的煤气柜。公共租界当局深怕中方的增援,将会让双方战斗升级。比原来更加强烈的激战,万一导致流弹击中煤气柜,那将会使半个上海化为灰烬。因此,从今早开始,便多次电请中国政府命令孤军尽快撤出战斗,避免上海的空前危机。

这个消息,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準备下午和这批代表着租界上级领导的英、法、美列强们,再次展开斡旋。

  • 名称:夏日时光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37: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