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艳谭国语超清在线观看

整座四行仓库都被硝烟垄罩,双方才开打没多久,苏州河南岸就挤满了中国百姓,许多人拿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小旗子在岸边挥舞,一边高喊着:「国军加油!」、「打倒小鬼子!」、「国民政府万岁!」、…各种爱国及支持国府的口号此起彼落,还好造神运动在民间还没开始,至少没听到什幺「委员长万岁」的口号。

去年一二八事变的屈辱,让老百姓实在憋屈太久。虽然现在日军两面合围着这一小部国军。但连一般老百姓都看得出来,现在的国军不一样了。好几个窗口都有着机关枪,还有一种小砲,躲在仓库不知哪里,不时就咻地一声,飞出一颗砲弹落在日本鬼子的头上。所以老百姓非常的亢奋,越来越高亢的吶喊声,即便在激烈的枪砲声中,仓库里的孤军仍依稀地听得见。因此,即便陷入重围,八百壮士的士气依然高昂,抵抗也越发激烈。

「快!66火箭弹,小日本的战车上来了!」一连连长陶杏春大喊着,让后面的弟兄把M72抛弃式火箭筒拿上来,因为这款火箭筒口径是66公厘,所以国军和后世一样,暱称它为66火箭弹。它可比二战美军用的巴祖卡火箭筒先进很多,国军也不是不识货,而是太识货了,认为这种抛弃式火箭筒威力很大,但用起来很浪费。所以不到最后关头都捨不得用,现在应该认为是最后关头了。现在四行仓库的孤军们,就把所有武器卯起来用,结果反而歪打误着,真正发挥了王家武器原有的功能,用火力开道!这下子,让原本嚣张的日军吃尽了苦头。

只见一束火光从二楼的窗口射出,原本正在推进的九二式装甲车应声爆炸,连带周围地日军都被炸飞。接着两侧窗口架设的三零机枪,以交叉火力的方式,把剩下伴随战车的步兵全数消灭。

「报告团附,我们刚刚击退日军第三波攻势,但我们的弹药消耗地很厉害,是不是请求空军空袭支援?或者向上级申请空投一批弹药补给。」跟随着先锋营的除了谢晋元这个团附之外,还有特务营营长上官志标,他亲自带着搜索排负责情报收集和分析工作,算是先锋营的尖刀排。但他没想到在自己的国境行军,只是才刚踏入闸北,距离日本驻军的虹口还有五公里多,搜索排才刚展开,就遭到日军伏击。先锋营人员损失过半,原有八百多人,现在仅剩四百多人。而他的搜索排也全数阵亡,所以他现在只能担任谢团长的参谋,替他分担后勤补保的压力。

「吃的够吗?」可以弹尽,至少还能拚刺刀;但不能粮绝,毕竟人是铁、饭是钢,没饭吃,连枪都端不了,不要说拚什幺刺刀了!所以谢晋元先关心吃饭这件大事。

「这里是金城银行、盐业银行、中南银行和大陆银行等北四行的联合仓库,黄豆、麵粉、盐、白糖、罐头都堆了不少。我让弟兄们正在储水,所以守个十天半个月的没问题。」这次五二四团第一营残部进驻四行仓库,可不像原历史上準备得那幺充分,而是仓促间撤退至此。不过还好,北四行在这里囤积的是粮食,不是金块,不然八百壮士真会变成坐在黄金堆上的饥民,连乞讨都没机会。

「现在已经傍晚了,再一个小时左右就天黑了,空军不可能在晚间行动。空投更不可能,一不小心,物资就会落到日本人头上去。这样吧!我们先用加密无线电向上级报告,看他们怎幺安排。现在先让弟兄们节约着弹药使用,我相信旅部已经在路上了,说不定明早就能解围。」谢晋元倒是非常乐观,因为他认为日本上海派遣军已经大部分被他吸引到公共租界边上的四行仓库,援军应该有机会由侧面袭击日军。

谢晋元不是没想过向西侧退,实在是只剩四百多人,完全无法打开日军的包围圈。这里的确是绝地、死地,除非能退入东面、南面的公共租界,不然他们四百多人要嘛死守四行仓库等待救援;不然就全数壮烈牺牲,换取国际同情。

他深信,毕竟在这租界边上,将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死守这里必定能引起中外关注,即可揭露日本意图侵略中国的狼子野心。而且日本人定不会容忍中国在列强眼前誓死抵抗,所以注意力也会全摆在这里。以八十八师现有的实力,在日军无法他顾的情况下,打通嘉定,抵达闸北,应该没问题。这样的想法,这才让谢晋元把这四百多人带到这栋六层楼的钢筋水泥的大楼里,决心固守待援。

谢晋元想节约弹药作持久战,但日军却没有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就像他想的一样,日本人决心在明早之前,一定要在公共租界还没搞清楚发生什幺事的时候,拔掉这颗钉子。

「小鬼子又来了!」只听哨兵扯着喉咙吼着。随即听到十几声九〇式57公厘炮的轰、轰地发射声响,然后就是仓库的墙壁接连十几声轰隆轰隆的爆炸声。紧接着是哒哒哒…的九一式车载重机枪声响起。某位二楼窗口的士兵回头大吼着:「八九式战车!快!66火箭弹!」

没多久咻咻几声伴随着一束束火光从仓库二楼窗口射出,还没听到日军坦克爆炸,仓库前的前沿阵地的李宏仁下士班长就大吼一声:「手榴弹!」接着十几颗棒棍状的黑影,立刻从沙包后方掷出。和八九式坦克几乎是同时爆炸,阵地前,原本还在冲锋的日军,立刻发出一片惨叫。仓库二楼两侧的三零机枪再度开火,前沿阵地官兵则躲在沙包后,举起汤姆森冲锋枪全力扫射,日军第四次攻势再度失败。

「装备所的冲锋枪就是给力,难怪派来的王姓教官会说,用这把枪就是发扬火力!用子弹代替拚刺刀。」班长李宏仁高兴的在掩体后面对手下的士兵说着。「班长,我这把大八粒步枪(M1)也挺不错,虽然重了一点点,但是至少不用像老毛瑟一样,打一次拉一次枪栓,子弹打到完,弹夹条就会自动跳出来,再压进新的弹夹条,就能继续打了。多方便!」某个老兵也跟着李宏仁洋洋得意地说着。

排长张庆华刚好走过来,立马浇了他们一大盆冷水:「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上面刚刚下达命令,让我们弹药省着点用。团部到现在还没消息,不知道他们打到哪了,今天晚上我们可能得继续守在这。小心一点,日本人今晚说不定还要发几次疯,不要到时没子弹了,你就得拿着这批比日本人都短的枪,上刺刀拼命去。」原本还兴高采烈的阿兵哥,瞬间怂了。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汤姆生冲锋枪、加兰德步枪,顿时没刚刚觉得那幺美好了。

夜幕开始低垂,这时的日军闸北前线指挥所里,第三师团师团长正在发飙:「八嘎!你们通通是笨蛋!十六师团一个小时就能打得半死不活的支那先锋营,现在只剩不到一半的兵力,你们竟然花了三个小时还打不下来!」

现在的第三师团师团长还不是恶名昭彰的藤田进,而是工兵出身的若山善太郎,他去年才由工兵学校校长转任战斗部队,执掌第三师团。不过他运气不大好,去年和第九师团轮调的时候,一二八事变的战事已经停歇。没捞到什幺战功,只沦落到看守佔领地的工作。现在则是为了配合十六师团狙击国军二六二旅,而接手消灭五二四团第一营的任务。虽然是个配角工作,但好歹有汤可以喝。却没想到,打了半天,竟然迟迟地毫无进展。这让高龄52岁才晋升中将,迄今不到三年的若山善太郎感到万分焦急。他深怕自己打完这一仗,仍捞不到任何功劳,那他大概就得转入预备役了。

于是他下了一个死命令:「不停地给我打,把敌人的弹药耗光为止!」面对国军强大的火力,这是打算拿人命去填的节奏啊!

同样工兵出身的参谋长岩越恆一少将,这时出面阻止说:「请师团长阁下三思,支那军队躲在北四行仓库里,东、南面后方皆为公共租界,我们不能使用重砲,以免误击租界。而西、北方向的正面,建筑物太多,导致我方能进攻的路线受到限制,支那军才能用优越的武器装备封锁我军进攻。我部直属的战车联队共计三个中队,目前已经折损一个中队。一共是8辆战车、6辆装甲车。外加还有两个步兵大队被打残,现在也已经退下修整。所以是否向陆航请求支援,低空轰炸仓库?或者向派遣军总部申请战术指导,加派装甲车联队?」

若山善太郎听了岩越恆一的建议,立刻怒火中烧。他不就是担心上级知道自己久战无功吗?   请求陆航或总部战术指导,那还不把自己的脸给丢尽了?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勃然大怒的骂道:「你这个大版商贾之子,你应该调去『败不怕第八联队』才对!贪生怕死之徒,又怎幺能体会我们名古屋师团捍卫荣誉的决心?我们可是最早现代化的甲种师团啊!」

若山善太郎是爱知县名古屋市人,而第三师团成立于名古屋,又名古屋师团。该师团以无役不与、勇敢善战着称,自认仅次于公认最有战斗力的第二、第六师团,还有被陆军省认为最能打恶战的帝国双壁,第九、第十八师团之后,属于排名第三梯队的师团之一(永远的第三?)。

而被若山善太郎拿来讽刺岩越恆一的第八联队属于第四师团,编成于大阪,是着名的商贩之子编成,又被嘲笑为商贩师团。该师团第八联队,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更得到「败不怕第八联队」的骂名。加上岩越恆一恰好是大阪人,所以若山才有此一骂。算是一种地域歧视吧!

倒楣的岩越恆一,他本来是心疼第三师团做无谓的牺牲,才出言反对的。未料在若山骂人的消息传开后,这位在未来本会接替若山善太郎,成为第三师团长之职的大阪人。竟因为这样一段插曲,真的断送了他接任第三师团长的前途。果真如同若山的诅咒一样,被调去第四师团担任师团长。这是后话。

在若山善太郎的坚持下,7月7日晚上七点到7月8日凌晨三点,八个小时内,第三师团总共发动了六次突击,但都被四行仓库守军击退,最短的战斗不到半小时。

要不是第三师团新配属的战车联队总共编有的八九式战车24辆、九四式装甲车18辆全数被摧毁,步兵完全失去掩护。再加上第五旅团的步兵第六联队和第六十八联队,共计六个步兵大队都被打残,伤亡近三千人。因为伤亡过于惨重,部下怨声四起,这才让若山善太郎罢手,不敢再把剩下的另一个步兵第29旅团往上填。孤军本靠着坚固的四行仓库以逸待劳,但连续反击下来,损失也不小,造成一百多名士兵伤亡。至此,战事才算告一段落,正式转入两军对峙的状态。

这下子,若山善太郎不请求战术指导也不成了。不过,他并没有等来新的增援,而是等到一只让他尽速回国调令。这个结果,对四行仓库的孤军来说,并不是好消息。因为他们将遇上他们真正的对手;原历史上第三师团和他们对仗的师团长藤田进。随着藤田进一起来的,还有留学法国的他,一手训练的日军第一支机械化部队:战车第一联队。

藤田进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6期毕业,他的同学来头都很大,包括有冈村宁次、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安藤利吉等人,只是他官运不大好,直到战后退役仍是中将。这可能是在原历史上,他在四行仓库保卫战当中,丢尽日军颜面的关係吧。

日军阵前换将,中国这方面没什幺人知道。不过,一直关注这一切的王绍屏一家子,是个例外。小爱说过的:「最高长官一直在注视你们!」可不是说假的!这个晚上,最高长官还真忙,因为他要关注的对象太多了。

在和希特勒谈完之后,王家一群人就全挤进地下战情室。

「乾爹,你要吃瓜子?还是花生?」这是二咪正在招呼曾昭吉。

「乾爹来瓶可乐?太甜?那牛肉乾?」小咪正伺候着曹锟。

「小敏,你那个韩国泡菜太辣了,乾爹吃不习惯,要不我们来盘毛豆腐(安徽臭豆腐)?」这是段祺瑞招呼他的乾女儿。或许后来臭豆腐配泡菜,就是这样来的吧?

「小桃,别忙了,我晚餐吃太饱了,现在什幺都不想吃,来壶茶就好。」这是吴佩孚对他乾女儿说的。

「这个时间吃生鱼片,会不会拉肚子啊?」这是倒楣的杨钧正对他的乾女儿小爱的爱心消夜感到头疼。湖南人爱吃辣,但不包含芥末啊!

「好、好、好,什幺都好,就是不要伏特加喔!」滴酒不沾的冯玉祥正小心的闻闻透明杯子里的液体。他知道自己新认的乾女儿小妮嗜酒如命,喝伏特加跟喝水一样,他可不想像上次收乾女儿时一样中招。

其他乾爷爷、教父没到场的茱蒂、安洁、安瑟就围着自家老公吃着爆米花,喝汽水…,把战情室整得像间电影院一样。

黄潮生那里更夸张,滷味、水果,还有三明治、果酱麵包,神怪女友团搞得像去野餐一般。

只有林蔚一个人拿瓶啤酒,坐在角落形孤影单。不过他可不落寞,而是开心死了,这是他第一次获邀进入战情室观看战场直播,这算是王家对他的认同,真正融入这个团体了。

「卧槽!你们这个无人机的画面也太清晰了。站在舰首的孙立人一抬头,我都可以看到他的鼻毛了。」林蔚大呼小叫的喊着。安洁在王绍屏耳朵旁,小小咕哝了一句:「明明是我们刚发射的静止轨道光学侦察卫星。」王绍屏捏捏她的鼻子,小声回应:「他又不知道,知道了也分不清楚。」

「拜託喔!林蔚,你可不可以关注一下重点啊!宛平和辽西走廊早就都没问题了,空军都已经犁了好几遍,剩下就是收尾工作。但是上海闸北却是很麻烦,如果照小鬼子这幺打下去,我看五二四团一营的弹药应该撑不了多久。」说话的是确认自己喝到的是白开水的冯玉祥。

冯玉祥说的不错,五二四团第一营同时开火的机枪变少了,他们开始轮流射击,应该就是在节省子弹。

「林小子,你说说吧!在蒋志清的地盘,我们怎幺援助这批年轻小伙子,比较妥当呢?」曹锟一边嚼着小咪递来的牛肉乾,一边瞇着眼睛说着。

林蔚一口把啤酒喝光,还真有小伙子的範,外人完全看不出来他都四十三岁了。只见他悠悠的说:「说难也不难,反正委员长好面子,只要把面子做给他,什幺事情都解决了。困难的是,自由军也要面子啊?不然谁知道我们出了力?总而言之,援助国府不难。难的是,如何在援助之际,又能做好宣传。这才是一件最高难度的艺术,尤其现在我们正打算和国府光明正大竞争的情况下,得考虑清楚所有的细节。」

说到这里,林蔚又打开另一瓶啤酒,喝了一口才继续说:「我想到三个方法,不能说是上中下策,只是偏重不同。第一个方法,我们只保全五二四团第一营,其他的不管,这样最简单,接下来的其他事,就让国府自己去烦恼。国府真打赢小日本,那幺我们热烈鼓掌;打输,自由军再出来收拾残局。换全国人民给我们热烈鼓掌!」

「你想说的不会是让五二四团第一营退入公共租界吧?」曾昭吉马上就想到这招。只见林蔚点点头,肯定了曾老的想法。

但段祺瑞却摇头地说:「以台生的威望,让列强帮个忙、借个道,是没问题。先不论要花什幺代价去交换,但光是形象的损失就不划算。我说的不只自由军的形象,而是整个华人的形象。租界本就是个国际社会的缩影,任何小消息都可能透过国际媒体,传到世界各地。退入租界,这不单单是提醒世人,在中国还有个租界,还提醒大家,中国就是个弱国;另外,自家军队再自己的土地上,还得退入租界,受外国人保护,这代表什幺?二等民族啊!最后一点,自由联盟可以同时挑战两个列强,但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祖国的军队受此奇耻大辱?联盟人民怎幺看?中国国民怎幺看?世界各国老百姓又怎幺看?」

林蔚耸耸肩:「我没说这是个好办法,就是个选择。我还有两个方法,大家也听听吧!说不定在各位大佬眼中也是馊主意,但这是我所知道的委员长比较能接受的方案。」既然人家这幺说,大佬们只好吃东西的吃东西,喝茶的喝茶,摆明让林蔚畅所欲言。

林蔚又喝口啤酒,才开口:「说出来不怕各位笑话,其实我的办法都是台生不要露面,以免委员长介意,但却可以钻漏洞、赚面子的法子。第一种就是给补给,用国联或自由联盟的名义都没关係,用人道主义的名义,将武器弹药藏在粮食、医药等一般补给品里面,反正一定是我们自己送,日本人不敢检查,也没人干涉,最重要的是委员长一定会同意。不过这个办法,我们很难把握五二四团第一营最后会不会被牺牲掉,毕竟外围八十八师、八十七师、三十六师要能打进来的时候,第一营看看还有没有三百人?还能撑多久?

第二个法子,就是增援部队和自由联盟没直接关係,而是属于国府的一员。但又必须和联盟关係很近、很要好。比方在台湾参加校阅的东北军、西北军,甚至川军。尤其川军最适合,现在华北局势紧张,东北军、西北军跑来华中打仗,不合适。但川军出川抗日,就名正言顺。刘湘不是电告全国,『抗战不胜利,川军誓不还?』那我们就给他们个大舞台,让他们自己表演。虽然演出的是川军,全国谁不知道背后导演是王家?但委员长还真不能拒绝川军参战,不然他的『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就白讲了!他自己都说了『地不分东西南北』的,他怎幺能排斥川军参战?即便人家从台湾来,还是川军嘛!这个法子,委员长必定是处于『虽不满意,但必须接受』的情况。」

「后面这个法子好!除了在台湾这些将领,我们也可以让人和刘湘他们这些还在四川的地方势力谈嘛!我们帮忙整编,出钱出力,他们出人,要飞机给飞机、要坦克给坦克,他们赚了面子和里子,我们赚了四川人的心,这个买卖划算。」吴佩孚揉着仁丹鬍,瞇着眼睛笑着说。

「吴子玉,你什幺时候变个小商贩啦!还买卖划算呢!不过,这个主意,我也喜欢!一切以四川之名嘛!」冯玉祥哈哈大笑的说。

「好!就这幺决定,我们双管齐下,先给五二四团第一营送补给,然后将川军空降过去增援。同时也跟四川所有地方势力都谈一谈,对了!乾脆晋系、桂系、滇系都谈一谈,反正他们都有代表在这。明早我就约见他们,至于和国府交涉,就交给林大哥了!你得现在就和他们沟通,一切争取时间,我希望半小时后,补给直升机能从王家上海经济园区出发。我在那里可準备了一年的补给品,拨点过去没问题,小咪让人準备吧!」

「啊?」瞠目结舌的是林蔚,他可是这几天一直躲着委员长,结果现在竟然要去和国府代表交涉?不过点子是他出的,国府他又最熟悉,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场。

林蔚没想到,不到半小时,廿分钟而已。委员长的电报就从庐山发来,他同意由自由联盟送补给,也同意川军参战,但得统一由国府指挥。不过派出来的人选,倒是让王家能接受,是滇系老将,国府现任参谋长朱培德。这位老先生脾气好,公认的好好先生,而且做事公平。王绍屏认为他一定会照顾川军的。反正就算不行,要撤出来,以王家的实力,也是分分钟钟的事。双方约定好,明早六点,由笕桥机场的中国空军掩护,王家直升机进行补给和运送川军一个团三千二百人(都是按王家编制整编,四营制)增援四行仓库。

和国府都说好了,可是滞留台湾的川军这里遇到麻烦。杨森、田颂尧、李家钰、罗泽洲、刘存厚、王陵基、刘帮俊七名川军将领,都为了谁领军,争破了头。

杨森先开口说:「大家别跟我争了,我手上还有一万三千多人,总共编成一旅四团,抽调一个团,不痛不痒,各位多是几千人,才凑满一个团的也有,就别出头了。」

李家钰首先不服:「田大哥,你兵多,所以后续主力得靠你,你更应该留下来坐镇。这种小场面,我刚好一个团,所以我单枪匹马出面就行!」

「格老子的,我也一个团!为什幺不是我?」罗泽洲、王陵基、刘帮俊同时抢着说。

田颂尧和刘存厚本来也想开口,但他们各两个团,各六千多人,而且都编成装甲旅。虽然不满员,但似乎也应该留下来当后续主力。

川军共计十二个团,按照小咪他们的计画,是打算打乱之后编成三个旅。但是王绍屏不打算这幺做,怕伤了这些川军将领的心,所以他本来打算用之前编剩的土匪军,为这些保留建制的川军补足员额,重新编成七个装甲混成旅。但是计画还没进行,只略为将这批川军基础训练完成而已,就遇上这档事。

「好啦!李将军前半段说的对,我们投入不只这一个团,川军这次要在上海打出威风!委员长重新给了杨森将军的20军番号,下辖第133、第134、第135师,我们自己再凑一个装甲师,这样20军就完整了。ˊ这样一来,人不够了。所以杨省长(杨森曾被吴佩孚任命为四川省长)、王校长(王陵基曾任重庆四川军官学校副校长)、罗督办(罗泽洲曾任成都市政督办)、田司令(田颂尧曾出任四川西北屯垦总司令),各位可能得由我们护送,回四川一趟,不只招兵买马,还要帮我们和刘湘等川军将领好好谈一谈…。」王绍屏刻意点出这些人的背景,就是希望倚重他们过去的经历招收兵员。至于没点到名的李家钰是算能打,至少敢打;刘帮俊地位太低,影响力太小;刘存厚地位算高,但他是云南人,是近期「川人治川」运动被排斥的对象,去了会有反效果。

「剩下三位,刘存厚将军经验丰富,应该坐镇台湾,开始规划后续川军该如何打,打出威风,打出士气。上海不大,但大小河流遍布,装甲部队的打法稍有不同,刘将军可能要稍微重新熟悉一下。至于李家钰将军和刘帮俊将军两位…,就抽籤吧!一个人先去打头阵,另一位就留下来帮忙加紧训练川军,并协助刘将军规划后续上海战役。」大家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两人抽籤,李家钰手气不错(还是不好?),抽籤的结果,是由他率队增援四行仓库。

当天深夜李家钰和他的新编川六团,一起来到台北南机场的机库听简报。就像诺曼第登陆前101师听取简报时一样,浩浩蕩蕩整个机库挤满了人。

简报的是小咪堂妹林佳萍,只听她拿起麦克风说:「李将军,各位四川弟兄们。台北到上海总共689公里,大家刚刚看到外面停机坪上停放的MH-47G契努克直升机可以飞二千多公里,所以大家等一下登机,两个排六十人乘坐一架(又是魔改过,原机型最多只能装徒手无武装的55人)。天候目前没问题,所以我们将直飞上海,自由联盟空军将会沿途掩护我们,大家不用担心。

另外,四行仓库屋顶长64米,宽54米,我们勉强可以斜停三架MH-47G契努克(需要高超技术),一次可以让180人落地。一个团,我们得降落18次,后面还有六架从上海当地起飞的运补直升机,所以共计会出动60架。这幺多直升机要降落,所以到时会分批次抵达。这次任务成功的关键是速度,当你搭乘的飞机一到,请立刻下机,并迅速离开屋顶。方便下梯次降落,我们希望时间控制在一分钟以内。请大家要记住,延宕一秒钟,你就会让后头的弟兄曝露在敌人的防空机枪射程之内。即便小鬼子準头不佳,大家也不要害后面的弟兄!尤其是李将军,您是的一批降落的,一定要盯好这些弟兄喔!」林佳萍最后小幽默的结束了这一阶段简报,全场的川军哄堂大笑,让紧张的气氛轻鬆了不少。

接下来是分组简报,各单位落地之后该负责什幺任务,各有不同的王家教官,针对各小组简报,从营、连、排,到班,都有人详细解说。大家预定凌晨三点钟登机,半小时后起飞。预定六点钟,第一波次契努克将会降落。顺利的话在六点半之前,将会全数完成任务。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的时候,一件王绍屏没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杨惠敏出现了!」黄潮生指着一名正在士兵协助下,跑进四行仓库的女童军,悄声地对王绍屏说。

「我们要不要让他们先升旗啊?」王绍屏有点哭笑不得的说。

  • 名称:聊斋艳谭国语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26: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Mozilla/5.0 (compatible; DataForSeoBot/1.0; +https://dataforseo.com/dataforseo-bo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