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泽梓 白衣浴室超清在线观看

现在整个东亚的局势非常怪异,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是不大正确的,因为从王家、中、日,还有英、法、美等列强,都不想继续让战争继续打下去。他们的理由各自不同,王绍屏他们是希望日本和平撤出中国,然后保留元气去打太平洋战争。国府当然是打不起,战争的损耗实在太多了,而且现在华中战场的状况实在不妙,继续打下去,可能原形毕露,镇不住其他地方势力。

日本内阁则是不敢继续打,怕王家真的在七十二小时之后,开始疯狂轰炸日本本土;面对王家,日本一点赌的胆气都没有。英、法、美当然是担心他们的权益受损,不单单是上海可能因为瓦斯气爆毁一半,重点是谁打赢对列强有好处?日本打赢,可能会继续挑战公共租界;中国打赢,那更糟!可能直接废除租界。列强算盘怎幺打,都觉得不划算。他们最希望保持现状,中日继续对峙,他们从中渔利。甚至连屁事也没有的希特勒,也急着让日本主动求和,不然他怎幺把原型战车搬回家?

即便这些高层都像树一样欲静,但底下的基层却是风不止,甚至搞到风满楼,整个上海风雨飘摇。日本那些中阶军官就不说了,即便是松井石根这种大将,也只是装模作样的听从东京大本营的指示,把命令传达下去而已。就当个传声筒,根本没打算发挥一名总司令的权威。虽然没人知道他内心怎幺想的,但是最少他应该是害怕阻止了这些少壮派的行动,马上就像326事变那些总理、大臣一样,被基层军官给天诛了吧?

不过中国这头,倒是完全令人想不到的。最想和日本人一较高下的不是中央军的基层军官,虽然他们也很激动,但他们比较清楚中日之间的差距,深知这个时间点,不是和日本一决高下的好时候。最想与日本打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竟然是想藉此洗刷过去频频内战恶名的地方势力。

7/8日晚宴前一个多小时,一些地方势力的代表又来找王绍屏,因为他们全都收到了中央军在上海再度受挫的消息。毕竟四行仓库的新闻可是一时无两、出尽锋头,全国所有中外媒体都关注着上海战场。八十八师262旅在虹桥、264旅在江桥纷纷受阻的消息,即便国府大力管制新闻,依然被媒体报导出来。只有264旅被日军分割包围的这则消息,没有见诸报章杂誌而已。

虽然264旅危在旦夕,被国府紧紧摀住。但国府内部各派系仍有自己的管道能获知当前战场内幕。于是脸皮薄的白崇禧再次拜访了王绍屏:「台生兄,无论我俩之间意见如何分歧,我们都愿意支持国是会议的结论。但您是否能赶紧让自由联盟将我广西第七军主力运抵淞沪战场,以解决当前江桥危机。」除了他以外,随后各派系代表也来纷纷打探消息,滇系甚至再次提出接受装备所整编的意愿。

对于上海战局,有着卫星和无人机的王绍屏当然了若指掌,也知道264旅陷入重围,本来他还在考虑是否让川军剩下近两万的部队,直接杀入战场,以挽救危局。但林蔚一直苦劝他,不要在委员长的势力範围动手,以免将来双方因此闹到不可开交。

短暂和各派系协商后,大家共同一致决定,由桂系和滇系出面向中央陈情。以川军20军组成装甲师为主力,偕同桂系第7军暨滇系60军,共同组成一支混编集团军,投入闸北战场。在白崇禧推荐之下,由正在南京整编孙传芳、粤系残部,和各派系都有交情的薛岳担任集团军司令。

在与庐山电报往返、反覆争论之后,委员长终于同意授予该军第十九集团军番号。并将原本已经由薛岳编成的粤军第四军、第六十六军,孙传芳遗部第六十九军、第七十五军各部运抵台北重新编训,作为预备队,视情况投入战场。而即将抵达四川的田森等人,也透过无线电交互联繫,预定将会在一周内,接收各路军阀提供的川军补充战力,一併运回台湾训练,陆续补足、增强20军战力。

就这样,台湾海峡的上空忽然忙碌起来,大型飞艇不断来回穿梭。而夫人团选定台中乌日,真正搞起成功岭训练基地。接着又在湖口设立装甲兵基地,在台中清泉岗建设空军飞行暨维修培训中心,又到花莲成立空军战术演练基地。完全按后世规划,一步步把军事基地完善起来。

最后还宣布,在高雄凤山成立一所自由联盟三军军官大学,正式名称为「凤山三军军事大学」,简称「凤山官校」,把后来黄埔迁台的历史提前给完成了,并在后来成为华人区最负盛名的四大军官官校之一。之后的想报考军官学校的学生是传诵的:「南凤山、北满庄,民国还有保定和黄埔!」保定在张少帅主政华北后,正式复校;黄埔则在桂系和粤系协商下重新招生。而且四所军校开始了师资与教材的交流,先是让国府的南京军官学校不得不加盟此一官校联盟,共同招生(否则就招不到人)。后更因为师资经验丰富而且科目完整,教材教具新颖又具实战经验,把美国的西点、维吉尼亚等名校都给比了下去,这是后话。凤山军事大学和满庄战争学院的第一任校长都是王绍屏,副校长则九位夫人齐上场。但一年后,孙立人接手了满庄战争学院校长,王庚则接掌凤山军事大学。

「老闆,薛岳晚点要到台湾来,他希望我们能帮他恶补有关机械化作战的知识。」王志平在王绍屏耳边低声的提醒,王绍屏挥挥手代表他知道了,然后说了一句:「我先见一面,后续课程让夫人安排吧!」他现在和黄潮生正在厨房观看蓬莱阁派来的厨师做菜,没多大兴趣再去管这些旁枝末节。

不过,王绍屏还是有点感慨地对黄潮生说:「不知道这些地方派系是怎幺想的?怎幺比他们之前打地盘还积极,要知道现在出兵的几乎都是在西南边陲,就算把上海日军全部歼灭,他们也得不到一点好处。难道这个时代的军阀都这幺爱国,我们的教科书都是业障重,眼睛瞎了乱写?」

黄潮生偷偷用手拿了片切好的鲍鱼,塞到嘴里边嚼边口齿不清的说:「其实他们的算盘打得可精了,是你不会算罢了。武器由你的装备所给,帐单国府和委员长买单。以前招不到兵,得拉夫;现在抗战大旗一竖,知识青年和热血壮丁纷纷投笔从戎。他们光是收十抽五,送一半的人去前线,留下来的部队就比以前多,素质也更好。」

「说的也是!不过这幺好的事,怎幺共党都没啥动作?」王绍屏有点怀疑的问。

黄潮生又偷了一块片好的龙虾肉,快速扔进口中,才说:「人家不用啊!在他们看来,这些军阀这样做还是很蠢,因为他们还是送了一半的家乡子弟去送死。人家又没有地盘拖累,没有所谓家乡子弟兵得看顾。他们靠的是主义思想洗脑,随便在哪里竖旗,哪里就能敌后作战。你们看教科书上写的:战前高喊『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积极号召全国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但战争开打,结果呢?

我好几次辅导过这个时代的穿越者,每当中日大战一开,他们通常就缩回去,说是要开展敌后战场,牵制日军。我每次都很纳闷,国府难道不会开展敌后吗?国府是没有游击队,还是敌后作战比较花钱、比较耗人力?非得让他们去搞?还不是因为敌后老百姓内外交迫,比较好忽悠罢了。而且所谓敌后作战,根本不分敌我,反对我党的就是敌人!事后连老百姓伤亡都可以算到自己头上,然后喊一句:『废话,那是我党游击队!我党地下工作者!你看不出来吗?』就在抗战功劳簿上随便添一笔烂帐,这还真是抗战的中流砥柱的作风啊!」黄潮生最后边讽刺,边再塞小一块油鸡肉到自己嘴里。

「国府真的没发展敌后势力?」王绍屏再次疑惑的问。

「你自己不是有网路资料库,你是…不会自己查吗?辣…辣…没有添加物的天然山葵泥还真辣!」黄潮生这次偷吃的是生鱼片,被芥末呛到眼泪都飙出来,

听黄潮生不屑的这样回答自己,王绍屏哼了一声,拿出他那万年都伪装成小笔记本的平板,滑拉几下,然后就压低声量叫着说:「我靠!国军有几百万游击军啊?哦…!老蒋瞧不起民间武装力量,连他身边的智囊徐永昌都在日记上写着:『伤兵、交通、游击队是抗战三害!』当时的民间游击队太多是土匪佔山为王假冒的,老蒋着重地是敌后作战,所以用正规军去打游击;老毛的敌后工作是发展势力,来者不拒,一率收编。难怪后来两者差距那幺大!」

剥好一只白酌虾吞下,黄潮生才接口说:「不只,如果只是各自发展,那也就罢了。你再查查老共在敌后干了什幺事?」

王绍屏不查不知道,查了吓一跳:「不会吧?从1937年开始渗透晋系也就算了,1938年枪桿子就开始打自己人?先是贺龙灭了晋系在河北的游击队张荫梧部、之后连灭了乔明礼、金宪章、薛文教、石友三、朱怀冰、孙良诚等人所率领的国民党游击部队;接着在陕甘宁打退了胡宗南;又在山东重创了齐子修、秦启荣和沈鸿烈…他们这是抗日还是坑国府啊?不是应该联合友军,积极消灭日军吗?」

「难道你那个时代的教科书,已经承认他们真的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吗?」黄潮生一脸不屑地再次偷了块五味章鱼放到嘴里。

王绍屏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杓地说:「我唸工科,历史不大熟,也没啥关注过,最多就看看战争片…呵呵…,我记得当时国、高中的教科书,这类史料已经写的很少了,多是以台湾本地史为主。台湾五百年史啊!其实没有很多东西,但那些学者就是也能想办法编得很大一册…,哦不!是很多册…。」讽刺完了廿二世纪的学者之后,他就继续翻翻平板上的资料,接着说:「喔!看来在廿一世纪末,人家改名为社会党,并且被轮替掉之后,这一切就翻案了!只是我以前真的没注意到…,真不好意思。」

黄潮生把一块春捲拎在手上,   深深叹了口气:「唉!历史往往都是先为政治服务,之后才会姗姗来迟地揭开自己真实的面纱。于右任说的好啊!『不信青春唤不回   不容青史尽成灰。』可惜在我们廿一世纪那一代的人看不见啊!不过想要想清楚历史真相也很简单,分析比较一下,真相就呼之欲出了。

他们不是号称自己专打敌后游击吗?那幺总得配合正面作战吧?

小的作战,咱们就不提了。共党势力在北方,南方大战役也就不讲了。初期中共军队就七万人,所以刚开始头一年可能没啥表现,我们也不说了。这样东挑西拣的,就从1938年开始算吧!反正前面,他们也就在1937年配合过一次平型关战役。他们老爱提这个,因为真没啥战绩。游击没成绩,更甭提配合正规战了。所以1937年7月到1938年3月间就这幺一仗,那非得大肆宣传不可。

1938之后,他们就自夸在台儿庄大捷的敌后破坏了日军交通什幺的…。这个战役在第五战区,在山东南部台儿庄到江苏北部徐州附近展开。号称参与的八路军一二九师那时他们在哪?他们在山西、河北一带活动。进攻的日本又从哪打过来?从济南、从南京,南北夹击。好啦!明显兜不上。

之后他们又说那是在皖南、皖中开闢游击区,新四军第三支队的功劳。台儿庄什幺时候打的?1938年3、4月间,第三支队什幺时候进入皖南?他们自己史料纪载是1938年1月,而且是进入皖南山区。什幺时候发展一个游击区的支队,能在短短2、3个月之间就壮大到可以在蚌埠、徐州、合肥三点之间与日军周旋?真那幺厉害,他们来打就好,何必让给第五战区29万国府官兵?简直是胡扯不打草稿,全是漏洞。

台儿庄之后的兰封会战、随枣会战、枣宜会战,要嘛国府连番大败,要嘛国军伤亡惨重。这下子就不见他们再出面,自吹自擂地说自己有多大贡献了。直到1940年,他们自夸发动了一场大战,一场连他们中央军委都不清楚,接获消息之后震惊不已的『百团大战』。此战结束,毛主席先是夸了彭德怀。但到了1942年,毛泽东已经翻脸的指责彭德怀违背毛泽东的抗战战略。甚至到了文革前夕,彭德怀在自述里挑明了说,毛泽东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为百团大战这件事,整整骂了他四十天。抗战中流砥柱?真不知从何说起。接下来就不用提了,和他们游击区相关的几场大战,无论华北、华中,都没再听说他们冒出过头来。

真是枉费我爷爷和你高祖父为了这场保家卫国的战争打生打死,最后流落到一个小岛上。内有独派人士不在乎,任由史料荒芜;外有强国雀占鸠巢地窃据功劳。唉!不值得啊!还好,在你这个时空,你还有机会改变一切,让历史从头到尾保持真相吧!」黄潮生气呼呼地边说,边拿起一颗西施舌,又称贵妃蚌的贝类,直接就放在嘴边用力吸允着,似乎要把所有怨气给发洩出来。

「生哥,那我最后还有一个问题,依据你过往的辅导经验,苏联支援中国抗日的目的是什幺,苏联为什幺不把物资交给中共呢?」王绍屏问完之后,看到黄潮生满脸鄙夷地神情,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问了个蠢问题,才不好意思的补了一句:「我是看对岸拍的影视剧作,好像苏联对国府还挺不错的,但到了我这里,他们怎幺老是找我麻烦?我是想检讨一下。」

黄潮生嘲讽地笑道:「你想太多!知道1938年到1939年之间,东北和蒙古边界的日、苏两次诺门罕冲突吧?」

王绍屏点点头:「强国的影视剧作都说日军被苏联强大的装甲部队打得惨败,差点全军覆没!」

「如果那可以信,狗屎都能吃了。要是日本人那幺不堪一击,就不会打了两次。光是一次,日本人就吓得屁滚尿流了,还打第二次?

而且如果日本真那幺脆弱,苏军就不会花了3万吨弹药。要知道史达林格勒反攻战,苏军也才耗费8万吨弹药。即便用了这幺多的火力,在后来解密的苏联档案里,苏军根本不是如原来宣传的只死伤五、六千人,而是付出高达2万5千人的伤亡。如果再加上蒙古军的伤亡,和日军老实说自己的五万多人伤亡,双方几乎是旗鼓相当。

这场战争,日本人是输在资源匮乏,如果他们有更多的钢铁,全部用来发展机械化部队,那幺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这场仗,可以看出苏联内心里,对日本的恐惧。

说是援助中国,其实是年息3%的贷款,目的当然是要老蒋拖住日本,不要日、德一起夹击苏联罢了。在诺门罕冲突结束,双方签订互不侵犯的苏日中立条约后,苏联不就开始停了支援中国?因为目的达到了嘛!为什幺不把援助交给中共?怕他们还不起贷款啊!还有,看谁有实力拖住日本嘛,这幺简单的道理,还要问吗?」

「唉!顾维钧说的对,国与国的交往就是现有的利益交换,和未来利益的布局。」王绍屏叹了口气,拿起一只油鸡腿,狠狠地啃了一口。

「你现在应该好好想一想该怎幺结束这场莫名其妙提早发生的战争了!北方你想拿下来,日本人应该也不会多废话。但是华中一带,我们不能直接插手,老是送补给、增加援军的,真不是办法!以国府现有的战斗能力,恐怕这个仗会越打越大。还是赶快让希特勒或英、美、法等列强调停吧。」黄潮生又嚼完一片五味章鱼,意犹未尽,继续左顾右盼地看着菜盘上的美食然后说着。

「我也想啊!但是这面子拉不下来,如果让这些列强知道我们急着停战,恐怕它们和日本会勾连在一起,想办法咬我们一大口吧?」现在换王绍屏照着刚刚生哥的脚步,开始準备也把冷盘偷吃的遍。所以他根本没有考虑到光复了东北,又将平津的日本驻屯军赶下海。自己风风光光之后,那华中呢?难道调停之后,保持现状?那委员长的面子要往哪搁呀?

小咪突然走进了厨房,拍掉王绍屏正要偷抓菜的手,假装生气的说:「晚宴的冷盘都快被你们俩偷吃完了!」

「明明就準备很多,我和生哥偷吃一桌,不过是排盘难看一点罢了。除了宾客之外,我们不是为自己準备了八桌?」这种打情骂俏的话,黄潮生可不想,也不能参与,于是就悄悄地想从两人身后溜走。

只听小咪说:「一桌你和生哥,还有特邀地贵宾们一起吃;一桌给长辈们,剩下的就是我们女人和阿猫阿狗的了…。」王绍屏听到之后,忍不住跳起来,喊了一大声:「什幺?」

黄潮生也被小咪这段话惊到了,他自己就能消化一桌啊!只听王绍屏大喊:「加桌、加菜…。」

这时却有个人慌慌张张地从门口跑进来,把刚好正要转身回厨房争取权益的黄潮生,从后面撞了一个脚步踉跄。

黄潮生转头定眼一看,原来是另一个大秘书王念平。

「表哥大,老闆在吗?」所有的王家人都叫黄潮生做表哥大,以和姓陈的表哥群里的大表哥陈忠平作区隔。

「什幺事?」王绍屏听到王念平声音,立马转头问道。

「老闆,上海最新战报。」王念平把电报递了过来,这时之前王绍屏吩咐的,让上海三堂哥王绍彰每一小时彙总一份战况,电传到台北来。

这份战报和一个小时前差异不大,但多了一份伤亡名单。王绍屏很快看了一眼。名单上是按军种、官阶大小来划分,但若是伤亡人员的事件有所相关,就会罗列在一起。比如第一列的264旅少将旅长黄梅兴,和他的参谋主任邓洸中校同时在陆家桥阵亡,俩人就同放在第一列。虽然王绍屏不认识这两人,但看到旅长阵亡,他还是问了一句:「264旅覆灭了吗?」

「没有,日军用迫击砲小队,实施打带跑战术,刚好突击了264旅旅部。黄梅兴少将和邓洸中校在抢救通讯排伤员时,遭遇后续的火力覆盖,被迫击砲砲击身亡。」王念平知道王绍屏非常在乎伤亡,所以他想办法把这些阵亡将士的死因都查的一清二楚。

「没有医护兵吗?需要旅长亲自救护?」王绍屏有点讶异。

「国府医疗人员太少,只有旅部有一个医护排,据说是离得太远,所以…。」王念平话还没说完,王绍屏就下令道:「在内地大规模招募医护人员,成立医护队,由我们发薪水,给国府送去。务必每一个班有一个医护兵,一个排有一个医护班,一个连有一个能成立急救站的排,一个团能有能基础手术的战地救护站,一个旅得有能应付大型手术的野战医护站,一个师有能接收后送的战地医院。每一个战地都得成立一个完善的医护中心。华中人手招不齐,从北方招募,从华南、西南动员。」王念平立刻拿个小本子记下来。

「第二列上面写的是524团团附黄永淮中校,524团的团附不是在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吗?」

「团附原本是黄永淮,谢晋元是团部参谋主任代理524团团附。他在日军16师团第一波埋伏中,左眼中弹,被红十字会的救伤队后送到公共租界,在德国人开办的宝隆医院医治。不过,手术完他才刚甦醒过来,就立刻再回524团。在虹桥机场争夺战中,身先士卒,身披数弹不幸阵亡。据说他身亡之际,还高呼『军人唯有战死沙场,才算死得其所!兄弟们!跟我冲!』之后遭日军机枪扫射,阵亡在冲锋的路上。」王念平很冷静的把事发经过说了一遍。

但王绍屏却忍不住激动起来:「不是叫他们不要冲锋吗?火力开道!用火力开道,他们怎幺讲不听呢!」小咪在旁边安慰着说:「台生,不要难过了,这是习惯。国军穷惯了,我们给再多补给,他们一时也改不过来。」

「不行!这样不行!委员长的嫡系我管不着,但现在要去淞沪战场的第十九集团军不能再这样搞,让白崇禧把它们全送来台湾短期集训三天…,不!一天,直接用训练仓把我们的作战方法给他们洗脑,让这些作战方式成为他们骨子里记忆,刻在灵魂中潜意识,变成自然而然的反射动作!就跟白崇禧说,我们要给他们体检、换装,把这些人都送过来。一天后,再上战场。」王绍屏激动的说着,王念平点点头地记下来。

王绍屏看完陆军伤亡名单,就翻开第二页的空军名单。第一列的名字是空军第3大队空军副大队长兼空军第8队队长王天祥上尉,他不认识,但他看王天祥是支援地面轰炸,但遭遇敌机,击落两架后,座机遭重创后,墬地阵亡。

「为什幺轰炸任务,没有护航战机?要支援地面战机自行战斗?还有,他们没配发降落伞吗?」王绍屏不算质问,而是困惑。

「因为飞机和飞行员不足,任务太繁重…,而且王上尉驾驶的是国府原有的美制飞机,我们也不清楚他们的搭配方式。不过,降落伞是有的。但据称他应该是空战中身亡,来不及跳伞…。」王念平也很无奈,国府空军的报告几乎都靠僚机目视推断,当然不清不楚的。不像自由联盟又是卫星、又有空中预警飞艇,还有无人机多方位监视空中战况。一有意外,立刻调纪录影片查证就好。

王绍屏知道王念平的困扰,也不为难他,只是下令:「加速他们换装吧。」然后就继续往下看。没想到,接下来的两个名字,他可都熟悉了,全是电影《笕桥英烈传》当中出现过的熟人,都是中国空军的英雄。但是在王绍屏眼中,这两行阵亡纪录,却充满着心酸血泪。

第五大队二十五队实习飞行员阎海文少尉,遭日军高砲击落,不愿被俘,高呼「中国无被俘空军」,自裁身亡。

第二大队第九队实习副队长沈崇诲中尉,负责侦查日军在长江口之第三舰队,因机件故障无法返航,瞄準撞击日舰出云号身亡,据卫星事后追蹤,出云号只有轻伤,已驶回日本母港维修。

「他们在干嘛呢!不是说过了吗?要活着,活着回来!我有开不完的战机,丢不完的炸弹啊!念平,发电国府,让他们再加强空军教育,得活着回来,飞机没了,我可以补!人被俘了,我派人去救。等等…,帮我直接连络委员长夫人,我亲自和她说。」

一说完,他立刻就要往战情室和蒋夫人视讯。小咪一把抓住他:「蒋夫人和委员长都在庐山,那边没有视讯。你不要急,我们先发电报通知蒋夫人。不过,这些年轻的飞官都太年轻了、太冲动了,无论谁说,他们也不一定听得进去。你不要急,大不了让我们的空军换上国军国徽,帮他们解决空中安全和地面支援任务。」小咪连说了两次要他不急,王绍屏这才停下脚步,微微地点点头。

「我看你也不比这些飞官冷静多少,做事不经大脑,也是一路风风火火的。还是想想怎幺停战吧!不然悲剧会天天上演。」黄潮生忍不住唠叨了两句。

王绍屏捏紧了手上的伤亡名单,沉默地苦思起来。

  • 名称:长泽梓 白衣浴室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5: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