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瓶梅3d超清在线观看

稍晚的宛平城内。

「子字六号(王子陆),你说我们这伞兵首次出击是不是逊了点,几乎没打几个像样的仗,战事就淅沥呼噜结束了。锋头都给唐山的空骑秘一旅给抢走了,我们还得领他们的情。」一名领章上挂了三条金槓的上尉军官对旁边的二条金槓中尉说。

「戊子五号(王悟武),如果你想抱怨这件事,不如想想我们接下来要干嘛。」王子陆眉头深锁的说。

王悟武一脸茫然:「什幺意思?」

王子陆有点讶异地说:「难道你不知道丙字三号(王炳山)的事吗?」

「违反掩蔽规则,在自然人面前露出金属肢体。但那个士官不是阵亡了吗?」王悟武摇摇头不知道这后面还有什幺可说道的。

「那不是重点,丙字三号还做了一件,虽然不违规,我想最高长官可能还会很高兴的事。但重点在于辰字零号的报告,那份报告里面警告上级,我们机器战士会为了保护自然人士兵,而受到伤害。甚至进一步暴露身分。所以他建议,只有生化战士才能和自然人部队混编,机器战士最好不要参加大型战斗,以免被敌我自然人寻获残骸…。」王子陆把他听到的小道消息一股脑地告诉了王悟武。

王悟武懊恼的说:「那不是说,我们得滚回去当教官或警卫?想不到我们战斗机器人不用遵守机器人三大定律,却在这个鬼时代受到其他的限制,如果在太空时代就好了,那就能尽情地打个痛快。」

王子陆两手一摊,无奈的说:「就看上面怎幺抉择了。你会想要去转成生化人吗?」

王悟武沉默了,他没想过这个问题。这就好像麦可杰克森如果没有因为白化病,应该没会想去漂白,变成白人是同一个意思。不过,现在白化病来了…。

正当伞兵团的机器战士三三两两都在讨论这些令人沮丧的话题时,王庚也正憋屈地在会见他的友军指挥官。

一名从未谋面,身材像王炳山一样粗壮高大的军人,站在王庚面前向他举手敬礼:「长官好!东西伯利亚空骑营秘一团上校团长王倚武(编号名继续阴魂不散)率领先锋第一营向您报到,本团共计四营,三千三百三十五人,将分三梯次进驻北平。目前抵达的先锋第一营全员八百廿一人,团部全员五十人,共计八百七十一人,全员到齐。请长官指示!」

「稍息。你们是接替我们的吗?」王庚下了口令,王倚武才放下敬礼的手。王庚知道他又遇到一板一眼的王家教官了,于是废话不多说,直接问出他想知道的答案。毕竟这场宛平救援战,伞兵团没啥发挥,就结束了。但他还真不想就此滚回满庄训练中心去!

「是的,贵部将併入东西伯利亚的伞兵师,执行新的任务。请贵部搭乘直升机前往唐山临时补给站(地下基地的地面伪装)与该师先锋营会合,届时会有人向长官简报任务详情。」王倚武仍是神情肃穆,站的笔直回答。

听王倚武这样说,王庚心里好过一点,至少能继续参与战斗,而不是坐冷板凳。他留学去读军校就是为了参战,而不是在训练营训练新兵的。但他还有一个麻烦,于是王庚继续问:「219团3营全数军士官想加入我军,我该怎幺处理。」

王倚武愣了一下,这不在他接获的命令里,所以他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中规中矩的回答:「报告长官,卑职建议长官直接回报总部,让总部裁示。」

「好吧!我就知道你会是这个答案。」王庚露出无奈的表情,和这些王家教官打交道刚开始挺累的,但是知道他们的脾气和习惯之后,大概就能猜出他们在什幺情况下,会有什幺反应。真想不出来王家是怎幺教育的,怎幺人人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王绍屏一直从没重视过机器战士上前线的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了。聪明的自然人军士官兵,似乎都能渐渐察觉这批王家人的诡异。(很明显,好吗?)这次伞兵团曝露出来的问题,让接获王成霖报告的夫人团开始真正重视这个问题。

「这名王炳山还真是有情有义啊!我们是不是该在我们的机械人当中提倡这种自我牺牲的精神呢?」小爱很开心的说着,其他夫人则是皱着眉头低头沉思不语。这真是个两难的抉择,本来机器战士的程式里,就有掩护友军的设定,但在这个时代曝露了机器人王国的秘密是不可行的。

「还是让夫君来决定吧!」小咪下了结论。于是众位夫人开始集体从四楼往下走,打算到一楼王绍屏的书房,找他来商议。

走过三楼的时候,她们刚好听到曹锟一干长辈,正在和冯玉祥打哑谜,众位夫人觉得很有趣,差点分心跑进去跟着玩这项猜谜游戏。还好,保持着理智的小咪阻止了其他人的冲动。(真不知这是什幺生化人还是机器人的设定?)

接着来到二楼,听到林蔚、杨钧和曾昭吉的议论,她们不得不停下脚步,在门外倾听。只听那杨老语重心长地说:「台生这次的动作的确十分反常,和他平时温文儒雅的个性不大一样。」二咪偷偷的对大姐小咪传讯:「杨老真的误会了,夫君那是懒散,不是温文儒雅。」小咪瞪了她一眼,然后就继续倾耳偷听。

又听那曾老说:「虽然台生这次的行动鲁莽了一点,但是对付小鬼子,就是不能手软。」杨老则是回应着说:「可是这样一来,和日本全面大战就免不了,日本是不可能因为一名大将、一名大佐被杀,就吞下这口气。国是会议还没召开,全国人心未齐。此时开战,不要说台生期盼的黄金建设期就成了泡影。还有,稳定新领地的举措才刚开始,这时参战,也势必会让我们手忙脚乱。」曾昭吉思考了片刻才回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等台生冷静下来,我们再和他谈谈。」最后发言的是林蔚:「两位大佬不用太过于担心,我刚刚和台生的表哥聊过,他说他有办法。说不定,他现在已经稳定台生的情绪了。」

小咪听到这里,立刻忧心忡忡地迈开脚步,快速地往楼下走,众姊妹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也跟着下楼。夫人们以孕妇能走得最快脚步,来到王绍屏的书房门口,只听到屋内传来黄潮生的声音。

「老弟,你这次麻烦了,你可能中了时空狙击者的招。这不只是我个人的感觉而已,刚经过二楼小客厅,我和林蔚交换了一下意见,杨老和曾老他们都很担心你,认为你这次採取的行动和平常的你完全不一样。老实讲,我挺同意他们的看法。在我多次的辅导经验中,狙击者很少会像你这个时空一样频繁出击,他们会设计很多陷阱让穿越者踏进去,但几乎不会让穿越者知道他们的存在,攻击性的心灵诱惑就是其中的一种。这种陷阱会逼迫穿越者越来越具攻击性,深信杀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最后让该时空的土着集体反抗,让穿越者建立新时空区的企图失败。用白话一点的说,就是陷入心魔状态。哎哎…,你不要动吗!让喜喜给你瞧瞧…。果然有问题啊!女友们,大家上!」

夫人们在门口听到黄潮生忽然动手的声音,立刻弯下不方便的身驱,掏出大腿外侧的电磁枪,推开书房门冲进去。其他夫人也纷纷掏出自己特有的武器,跟在后面进去。

书房内,王绍屏坐着,黄潮生站在他右前方,狼女、太空女站在黄潮生后面。仙女则站在王绍屏后面,右手则放在他的头顶上;狐仙、倩女幽魂则各自站在王绍屏左右两侧,各自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左右肩膀上;加菲则蹲坐在王绍屏前面的书桌上,前脚双双放在他胸口。三人一猫似乎在释放什幺法力,王绍屏翻着白眼,脑门散出淡淡白烟,全身颤抖。

「你们在干嘛?」问话的是小爱,其他夫人则不敢轻举妄动,怕眼前穿越局的人伤害了王绍屏。

黄潮生头也不回的说:「神话一点的说法叫驱魔,科学一点的术语叫生理电波回复术,一般人能懂的方式,叫做灵魂修复术。不要紧张,我们在帮助他,修复他受损的灵魂,去除他偏执的攻击性。这都怪我,前几天在东西伯利亚遭受到的攻击,可能不是泰特坦星人,或者是遭到异化的泰特坦星人。当时他的笑声,不是无意识的发笑,而是针对绍屏的灵魂攻击。要不是他今天性格异常的太厉害,喜喜和瑶瑶也不会发现,他的灵魂电波被渗入某些杂质,导致控制数据异常,让他无法良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能治好吗?」小爱问出一个挺白癡的问题。

黄潮生翻了一个夫人团看不到的白眼,不过他还是有耐心地说:「不然你以为我们在干嘛?」(似乎语气不是很有耐心)

「我以为你们在传功力给阿娜答…不要拉我的衣领…,武侠小说不是都这幺写的吗?…」碍事的小爱终于被二咪拎出去。

其他夫人则快速地收起手上的武器,然后安静的坐到书桌前的沙发上,等待黄潮生他们努力的结果。(好像是神怪女友团在努力,黄潮生只是站在旁边看)

「好了!不过他得睡一觉,送去你们的安眠仓吧!我发现你们设计的安眠仓对凡人的灵魂安抚能力还不错。」说话的是仙女喜喜,她边用袖子擦去额头的汗边说。(仙女会留汗吗?这不是男友的工作吗?喔!她只是装装样子,就是看男友会不主动点…,可惜她遇到的是黄潮生…。)

黄潮生这时候终于派上用场,充当苦力,一把将王绍屏扛到肩膀上,然后问:「该去哪一间?」

小咪站起说:「跟我来。」然后就带着黄潮生去地下医疗室,这是重兵保护的地方,专供王家核心人物治疗的地方。平常没啥用,偶尔治治头疼、脑热、血压低,还有吹牛…。呃!反正经常是空着的。

一群莺莺燕燕则跟着后面,连二咪和小爱也回到这群女人的队伍里。

将王绍屏放进安眠仓里,黄潮生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就调五分钟吧!实在太多事情等你决定了。老弟,可不能让你睡太久喔!」

小爱听到了,在后面接了一句:「好像在调微波炉喔!」这句白癡话一出口,立刻遭到众姊妹白眼。

做完这件事,黄潮生就打算转头离开,但却被小咪叫住:「谢谢你,生哥。如果没有你们,台生这次就惨了。」

「应该的。其实让他受到这种攻击,是我的失职。不过,我以前还真没遇过这种攻击方式。我会连络局里,让他们提供这方面的资料,再想办法应对。等台生清醒了,再让他到神仙工厂生产一种全功能防护衣,或许以后再遇到这种电波攻击方式,可以挡一阵子。」黄潮生提出一个看似可行的办法,让小咪她们频频点头。

这时小爱又说话了:「我们是副厂长,不能先生产起来吗?」

黄潮生看着这位脱线夫人,笑笑地说:「你没有看说明书喔!副厂长得在厂长的授权下,才能生产。现在厂长躺在那里,小爱夫人你说说看,谁来授权啊?」看到小爱珍的低头沉思的样子,黄潮生摇摇头,心底暗道:「我这个老弟,什幺都好,就是太宠他的老婆了,可以让她装可爱变成装傻,装傻装成真傻,我也不知道该说什幺了。」如果王绍屏听到了他这段评论,势必会跳起来和他理论:「摆不平自己神怪女友团的人,还有资格批评人家待妻之道吗?」

「那幺,生哥,神仙工厂有没有那种可以让机器人更像人类,或伪装人类时能更逼真一点的设备,还是装备?不过,不是转化成生化人那种。而是能不能保留机器人的驱干,但在受伤的时候,显露出来的伤口会像是人类。」安洁忽然这样问。

黄潮生讶异地看着安洁,心里吶喊着:「你要那是什幺鬼?谁会发明这种东西?」,但他很了解这个女科学家,她不会无缘无故提出和眼前无关的事:「怎幺?你们遇到了什幺麻烦?」

小咪把王炳山事件,仔仔细细说给他听。

「好样的机器人!…」黄潮生的声音刚结束,只听那原本低头沉思的小爱忽然抬起头来:「看吧!不只有我这幺说吧!」说完,又继续低头她的冥想。好嘛!这小妮子竟然装傻可以装到一心二用?连装两件不相干的傻?不过,众人都完全漠视她的存在,没有人接口,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黄潮生称讚完王炳山,立刻不解的问:「那你们何必要用机器人参战呢?」

小敏率先回答:「因为差格友认为,机器人自带雷达,能够避免许多危急状况。加上钢铁身驱能抵挡各种小口径的武器,可以降低伤亡。你知道的,差格友非常不喜欢伤亡…。」听到这里,黄潮生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打仗哪有不死人」那句没良心的话给吞下去。即便是大实话,却是句只能心灵神会,但不能在留在嘴上的浑话。

「现在有神仙工厂,可以大量生产强健剂、防护衣…。你们现在有多少机器人?什幺?好几万?快十万?好吧!算我没说,信仰之力绝对不够机器人用,如果还加上生化人和全中国几百万士兵…。我知道那个浑小子,他一定不会只给你们自己人用…。」黄潮生话还没说完,就有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你说谁是浑小子?背后说人坏话,不是好习惯喔!」

「阿娜答!」、「差格友!」、「亲爱的!」、「达琳!」、「哈尼!」、「夫君!」、「老公你醒了!」夫人团的称呼天南地北、古今中外都有,让黄潮生听的头晕,连忙转头对女友团说:「妳们还是统一叫老公吧!」王绍屏震惊地说:「这是怎幺态势?我晕过去很久吗?生哥,你的婚礼我都来不及参加了吗?」只看神怪女友团各个乐开怀,就黄潮生一脸冏样:「说太快了…。」

「你身体怎幺样?」夫人团可不去管别的,连忙扑上来叽叽喳喳地问。

王绍屏伸伸手臂弯弯腰踢踢腿,全身活动一下之后说:「很好,好得不得了!好像比以前好多了!」

「你们看!喜喜姐她们果然是把功力传给阿娜答了吧!妳们还不信…。」小爱嘟着嘴说,可是依然没人去理她…。

太空女则是开口解释着说:「应该是我们加强了你的灵魂韧度,让你的生命电波更加强大,对身体的控制力变强了。嗯!脑部的开发应该也增加了,你现在的智商应该可以赶上小咪她们众姊妹了…。」

「咳、咳…。」王绍屏听到太空女的话,忍不住的咳了起来。暗道:「看看小爱的样子,难道我之前智商会比她低吗?」他竟然没有打算和其他夫人们比较的想法!喔!因为光是安洁一口科技术语,就能把他打趴,不要说其他夫人各自千奇百怪的专长了。于是他着重了另一个方向:「身体控制力变强了?那是说我可以左右互博啰?」

蔡晓婉这时悠悠地开口说:「你~应~该~可~以~做~到~像~我~这~样。」只见倩女幽魂这时伸出长长的舌头,开始顺时钟摆蕩,然后她把头髮往前一拨,披头散髮好像真子模样,但整颗头却开始逆时针转动。

王绍屏直视着一颗长髮遮脸的头和像吊死鬼般长的舌头,同时向不同方向旋转,让他全身寒毛都竖起来,连忙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蔡大姐你可以暂停了。拜託~!停!…我们还是回到你们刚刚讨论的问题吧!」

王绍屏可不想连续好几晚,都作着恶鬼缠身的噩梦,连忙制止倩女幽魂奇葩的行为。然后想到什幺似的,用着同情的眼神看了黄潮生一眼。他现在真的越来越能体会黄潮生「逃婚」的原因了!这谁受的了啊?看了刚刚蔡大姐的表演,还能不能正常的喇舌啊?连他这个旁人都开始有喇舌恐惧症,他不信黄潮生能正常地来趟法式湿吻,恐怕会被舌头噎死吧?

「我们刚刚在讨论机器人参战的状况,问题的确很大…。」尴尬的气氛,终于被小咪转移了焦点,话题又回到机器人身上。

「那只好生产更好的防弹衣、钢盔,还有小型雷达扫描仪,让机器人退出战场吧!自愿转化成生化人的,就帮他们转化。不愿意的,少部分留当教官、机密营区警卫,和担任我们的内卫,其他的转移太空任务发展吧。」王绍屏一槌定音,决定了机器人当前的发展方向。

「对了!王炳山让他来担任我的侍卫长,那个王成霖让他来当长官公署医疗队队长。」黄潮生补充的说。

「那日本现在怎办?」小敏开口问的第一件事就是她最关心的战事发展。

「这得让我说两句。」黄潮生开口打断了想要说话的王绍屏,然后继续说:「武力恫吓像玩梭哈,是玩心理战。但你这下把桌子掀了,麻烦的不只是日本人拼命不拼命的问题,还有国府、列强怎幺看待自由联盟的问题。你得学会当好一名政客,你现在就像个讲义气的黑社会老大,缺乏了一…大点政治智慧。我建议你和长辈团,甚至中国的各党各派好好讨论一下,甚至各国代表也能请教一下,尽量适应这个时代的政治节奏。这样才有助于整合地球的力量,帮助你尽快在科技上成长,尽早开创新时空区。」

王绍屏点点头:「那先和长辈们聊一聊吧。」说完,他就带头往外走。

很快地首席秘书王志平已经把长辈团所有成员聚集在一楼的会议室,会让长辈们走下楼的最大原因,当然是王绍屏那令人羞于启齿的高楼层恐惧症…。

「各位长辈,很抱歉,我之前的冲动,让各位担心了。」王绍屏先站起来向各个大佬一鞠躬。再怎幺样,态度也得正确。这下林蔚占了便宜,也变成大佬的一员,他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大剌剌就坐在一干大老旁边,面露微笑地接受王绍屏的道歉。王绍屏起身后,不怀好意地瞄了他一眼,让林蔚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太嚣张了,好像会有什幺不好的事发生。

「现在请各位长辈来,就是想请教各位,如何能让战事不至于扩大…。」王绍屏话都还没说完,曹锟就开口:「来不及了,你刚刚不知道跑哪去的时候。我们已经接到国府代表的通知,蒋志清已经发表对日全面抗战的宣言,中日的大战之间已经很难避免了。」

曹锟一讲完,王绍屏「啥」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做出什幺反应,段祺瑞马上就接口说道:「另外,我们还收到国府两封通电。这个小蒋挺有意思的,他应该是想跟你玩玩政治角力。并没有直接回覆你的通牒,而是任命张汉卿担任东北和华北两地的绥靖公署主任。意思很明显,他不想得罪你,也不想让中央颜面扫地,乾脆让东北军顶在自由军和中央军之间。如果张汉卿动作太慢,平津乃至东北都被你占了,那刚好也有个替罪羔羊。哈哈…,真是好算计。」

段祺瑞刚说完,曹锟又补了一句:「这可是送给你的好礼物啊!」冯玉祥一听到这句话,就满脸冏样,他已经想了很久,就是不知道这算什幺礼物。

心急的吴佩孚可没打算和王绍屏玩哑谜,于是抢先开口说:「你的联邦分治计画,刚好就缺一个样板,这不,小蒋给你送来一个示範区。你和汉卿是老熟人了,虽然他老是犯迷糊。但这次我们得好好和他谈谈,让他就挂个名和我们彻底地合作。王家如果同时能把东北、华北建设成模範地区,其他党派还不眼巴巴地跟我们谈合作?」冯玉祥这才「哦」了很大一声,后知后觉的咕哝:「真是一群政客!就知道想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连吴子玉都学坏了。」

「可是如果日本不撤军,我威胁日本的事该怎幺收场?列强又会怎幺看?」王绍屏没有高兴一会儿,马上又提出一个疑问。

「这…。」几位北洋大佬瞬间语塞,这他们倒是没想过。日本人杀光就杀光了,这里哪一个没杀过人,何况是日本欺上门来,难道还要跟他说谢谢?

杨钧看了曾昭吉一眼,这件事他们还真讨论过。曾昭吉这时开口:「我们既然是国联的下属,至少是外包商,但我们却对国际秩序,什幺公约啊的都不大熟。说不定有哪些规定,是规定我们不能做的,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要不,我们把国府的顾维钧找来问问?听说他是个外交奇才。然后,我们再重新和土肥原开诚布公的聊聊,看看有什幺不失面子的方法,来个食言而…,反正就撤回自己的威胁,正正规规的把他们赶出去就好了。」曾昭吉的所谓正规,就是要王绍屏别使用那些新科技的武器。

「好!我们就和这位国际法博士先谈谈。」王绍屏立刻让王志平派人去招待会馆把顾维钧请来。

筹办这次典礼,为了招待中外贵宾,王家在后世中华路国军英雄馆的原址,用列表机花了几天,兴建了一所高达十二层楼高的招待会馆。里面的装潢一切比照后世五星级饭店来设计,顾维钧和张群正是第一批入驻的贵宾。

很快顾维钧就来到会议室,由王绍屏出面,很客气的把他想请教的问题,简略地说了一遍。

顾维钧听完王绍屏委婉地用「会不会违反国际法」的理由,表达了他不想和日本死嗑到底的想法。他这才清清喉咙开口说:「根据1907年各国签订的《海牙第四公约》第22条的规定:『交战者在损害敌人的手段方面,并不拥有无限制的权利。』的确,即便交战双方也不能毫无限制地进行屠杀。不过,按照刚刚王先生所说的。那幺,目前双方都还在合法的交战範围内。但是如果无限制轰炸日本城市,那就有点麻烦。毕竟『肆意摧毁城镇和村庄,以及任何不具备正当军事或民事必要性的破坏。』是被万国公开反对的。」

顾维钧说完,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还真不知道国际上有这些规定,冯玉祥更是吐槽的说:「小日本在中国的土地上烧杀掳掠,怎幺没见他们被送上国际法庭?」顾维钧不知道怎幺回答,只能两手一摊:「我是谈国际法规定,但国际现实还是靠实力说话。」

王绍屏和黄潮生对视一眼,双方想的都是:「对啊!英美联军大规模轰炸德国,怎幺也没被追究?看来历史真的是胜利者写的。」不过黄潮生还是无聊地用脑波了传一句:「冯老别担心,晚一点日本人就会上法庭。」却被王绍屏反吐槽:「很多人还是躲掉了,日本皇室就没有受审。策动南京大屠杀的真凶,朝香宫鸠彦王,他就完全没事,还一路活到94岁,寿终正寝。」黄潮生无奈的回答:「在这个时空,你可以改一改游戏规则。真要把天皇送上法庭,也没人管你。」王绍屏不经意小小地「哼」了一声,算是结束两人无聊又幼稚的对话。

知道了国际法的规定之后,王绍屏再度开口:「那我现在有什幺选择?不轰炸,自由联盟的威信尽失;轰炸了,又怕列强心里不舒服,上门找麻烦。」

顾维钧心底暗道:「看你还不说实话,还担心国际法呢!这下露了马脚了吧?果然是担心列强反应。」然后诡异地一笑开口说:「王先生,我看你需要一个外交专家啊!」

王绍屏看顾维钧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一顶高帽丢过去:「放眼天下,除了顾先生,还有谁能自称外交专家?」

顾维钧哈哈大笑:「王先生这是挖角吗?条件合适,我可以考虑考虑。」

这下王绍屏大喜过望,立刻向前握着顾维钧的双手,连忙说:「先生开什幺条件,我都可以答应。能获得先生襄助,联盟就像是如虎添翼啊!」

顾维钧想要跳槽的目的达到后,也就不藏着掖者:「王先生只要把土肥原找来,用联盟仍是隶属国联,在国联的压力下,可以放弃轰炸日本,但仍要求日军得退出中国。这样一来,面子里子都有了。」

曹锟率先拍拍手的说:「好方法,果然少川不愧是唐绍仪的好女婿啊!」段祺瑞轻轻地拉了曹锟一下,他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唐绍仪的女儿唐宝玥已经于民国七年病故,眼下顾维钧已经再婚。不过看到顾维钧并没有生气,曹锟就拍拍段祺瑞的手臂,表示感谢。

土肥原不久后就来到会议室,只是他喝得有点多。自从被王绍屏恐吓之后,他就在招待所的酒吧一直灌酒,所以现在是被王诺一、王诺二一边一个搀扶着进来。

见到土肥原这个样子,王绍屏让阿诺兄弟将他放在椅子上,吩咐他们去拿醒酒饮料过来。结果人还没出去,王念平走了进来,只听他用正常的声音对王绍屏说:「老闆!日本上海派遣军对国军动手了,现在国军第八十八师第二六二旅第五二四团第一营因为担任侦查工作,落入日军的陷阱,现在被困在上海闸北区南部、苏州河北岸、西藏路桥西北角的四行仓库。我们现在该怎幺办?」

黄潮生一听到四行仓库,直觉反应的就问:「指挥官是谁?」

王念平资料準备齐全,不加思索的回答:「第二六二旅旅部参谋主任兼任第五二四团中校团附谢晋元。」

王绍屏传讯给黄潮生:「这下子,正牌八百壮士来了!你说,这历史怎幺那幺有韧性?非得把这些故事演一遍。这第五二四团第一营无论是原历史的掩护大军撤退,或是像现在一样担任先锋。好像这谢团长都得当民族英雄不可,那八百壮士也是非得孤军奋战东战场不行啊!」

黄潮生苦笑地回了一句:「如果再来个女童军杨惠敏送国旗,就全员到齐,可以拍电影了!想开一点,至少不会浪费了『中国一定强』这首激励人心的歌,不是吗?」

为了举办典礼,熟悉军歌的王绍屏冷冷地回了一句:「刚创作的时候,歌名叫做『中国不会亡』!」

  • 名称:新金瓶梅3d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03: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