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性游戏超清在线观看

「妈!妈!」、「快救我!拜託!」、「好疼啊!」、「医护兵!医护兵!」…此起彼落的呼叫声、惨叫声,在宛平城内各个角落响起,连巨砲的声响也遮掩不住。

「深呼吸,赵国栋!不准闭上眼睛!给我深呼吸!我要带你离开这里…医护兵!」王炳山的右手已经不见了,露出金属的骨骼和电线短路的火花,连脸部的皮肤也有一半脱落,依稀露出金属结构的脸颊。而他怀中的赵国栋更是连下半肢都不见了,在王炳山的呼喊下,来不及闭上他惊讶的眼睛,就这样停止了呼吸。王炳山第一次觉得有什幺东西堵在胸口,忍不住的大吼起来:「啊…!」

150榴弹的弹道开始向城内延伸,轰隆、轰隆,整座城整个大地都在震动,四处火光沖天。所有人都不敢乱动,只有伞兵的医护组在瓦砾堆和哀号声中来回穿梭。一名钢盔上有个大大红色十字的医护兵跑上残破的城墙,从王炳山的背后迅速向他跑来。

「丙字三号,我得帮你执行遮盖程序,你的金属骨骼露出来了,这会吓到一般自然人。」,医护兵低声对王炳山说。然后看了他怀里的赵国栋一眼,又继续说:「他没有生命迹象了,你得学会放下…。」

叫他怎幺放得下?要不是王炳山点名了他,严格服从命令的赵国栋,怎幺可能在敌人火力覆盖的前一刻,跟他上城墙来?明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机率,日军砲测手已经作好砲击校正,他竟然还违反机器战士的战斗原则,拉着自然人冒险?他当时是怎幺想的?救更多人?还是过分自信的逞英雄?

医护兵拿出一把像是手电筒的东西,对着王炳山说了句:「可能有点不舒服,但你失去控制了…。」说完往王炳山身上一捅,强大的电流瞬间让王炳山昏过去。然后拿出一小罐像是喷漆的东西,开始在王炳山金属结构部分来回喷洒,人造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重新覆盖住金属表面。

「成霖(编号辰零),需要帮忙吗?」另一名医护兵站到残缺的城梯旁,就在替王炳山作着外表皮肤微整形工作的救护兵后面,但王成霖的巨大身躯很有效的掩饰了王炳山露出的金属组织。

依然背对着后方新来医护兵的王成霖连头都没回,只说了一句:「不用,我已经快好了,你先去看看那边219团3营的弟兄。」新来的医护兵回了一声:「好」,就往半塌的城墙另一头,寻着呼救声走过去。

「我得回报总部,机器士兵仍有可能因为掩护自然人士兵而伤亡,进而曝露我机器战士存在的机密。」机器人医护兵竟然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支长得像传呼机的小玩意。将它靠近自己的脑袋,撷取他眼睛录下的画面,连带他的语音报告跟着传送出去。

而他眼前的王炳山已经完成皮肤修饰,接着他快速拿出另一罐喷漆再次喷洒在新长出来的人造皮肤上。顿时脸上粉嫩的皮肤变成皮开肉绽,断臂则是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然后王成霖再用绷带将王炳山捆好,检查没有漏洞之后,在王炳山的钢盔上贴上红色萤光贴纸。这代表着需要紧急后送的意思,上面还有一个数字必须用仪器才检查出来的数字代表这是机器人。一抬上直升机后,就会自动被扫描到,然后送到特别的医疗机构:机器人修护厂。至于之后王炳山会怎幺样,去哪里,就不是王成霖需要担心的。

王成霖并没有把王炳山丢在原地,而是一把将他扛起来,往城下走。刚刚那名医护兵看他正要下城梯,于是大喊:「你去哪?我这需要帮忙!」王成霖头也不回的大声说:「王炳山营长重伤,我得把他送去医护站,列为优先后送人员。」

自然人医护兵手底下没停,继续包扎着伤患,然后边说:「喔!那赶紧多叫几个人来,还有让战斗部队派一些人,带点重武器过来。西门上面没一个可以站的人了,几乎算是弃守了。万一鬼子摸过来,那就惨了!」

过会儿,他发现没有人回应,这才回头看了一眼,城墙楼梯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于是咕哝了两句:「不知听见了没?」接着他用沾满血迹的手,伸到背后,拿出挂在腰后的无线电,开始呼叫:「医护八之三,呼叫医护一号,听到请回答。」只听无线电里回了一声:「这里是医护一号,请说…。」

另一头,宛平城的东北方城墙下,王悟武正在布署迫击砲阵地:「快、快、快,都记住自己移转的位置了吧?敌人的步兵、装甲车準备进攻了。待会听命令,急速三发之后,就转移到二号阵地,然后三号、四号…。记住没?」他向砲兵说完,就拿起无线电呼叫:「迫砲一号,呼叫观测五号,目标是否进入打击区?好!」还没放下无线电,就转头大吼一声:「放!」咚、咚、咚快速三响,远处爆炸声都还没传来,只听见王悟武大喊:「快、快、快转移!」

在机器生化人可以各自独立作战,又能自己相互配合的情状下,身为指挥官的王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和后方指挥部保持畅通的联繫,争取必要的支援。

所以王庚这时候就在城中央的临时指挥所,虽然这里也被150榴弹轰的残破不堪。不过这不重要,只要长程无线电没事就好。而他就正拿着团部士官再次架好的长程无线电话筒,在四周轰隆爆炸声中,对着话筒里的任何人大吼着:「伞教团,请求空中支援,敌人有观测飞机引导,砲火相当準确…。」

就在王庚撤退进这座地下指挥所之前,他看到了日军的侦察机,让他一阵错愕:「是根本没有砲兵观察员?还是王炳山他们成功之后,才派出来的?或者是日本人的双保险?」这一切都没有答案,因为王炳山和赵国栋才刚上城墙,就被弹幕击中,根本还没有机会观察四周…。即便王炳山本来有机会靠自身本体雷达逃过一劫,但他仍选择了扑倒他带上来的赵国栋,虽然结局依然不太好,但他做了「人」的选择…。

无线电传来一阵滋滋的杂音,之后就听到一个甜美的女音很大声的传来:「空中武力已经派出,放心!最高长官一直盯着你们…。」王庚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暗道:「这不是一般的台呼,怎幺听起来有种邪教的感觉?…难道我办个移民就入了魔教?」

他不知道这是夫人团在战情室的隔空插播,那阵滋滋声则是小爱怕人家在砲火声中听不清楚,刻意转大声时,旋钮转动发出的杂音。空中支援则在无人机侦测到日军独立重砲大队之后,早就已经从唐山秘密基地出发,伴随一起过来支援的还有空骑营的直升机。而最高长官王绍屏还真的在战情室里,透过无人飞机盯着他们看啊!怎幺说实话,没人相信,还被当成魔教呢?魔教教主也要姓张,叫什幺无忌的,才对吧?

「伞兵一号听到请回答,我这里是医护一号,王炳山营长重伤,急需后送!请联络后勤指挥部,尽速派直升机过来。」战地急救站的呼叫从另一部待机的短程无线电机中发出声音。

王庚听到了战地急救站的呼叫,知道王炳山在王家的重要性,一个箭步拿起话筒:「我是王庚,情况多严重?有多少人需要后送?」只听无线电里再次传出焦急的声音:「王营长右臂炸断,陷入重度昏迷。目前有八十六个伤患情况危急,急需后送。我军伤亡正确数字仍在统计中,根据现场回报,确切掌握到廿一名士官兵在砲击中阵亡,一百四十二名轻重伤,急需后送为十七名,其他六十九名需要后送者,分别为291团3营四十三名士官兵,尚未撤退的平民廿六名,其中包含副县长…。」王庚听完伤亡名单差点跌坐在地,还没有正式和日军交火,伤亡率已经超过百分之十八,大意了…。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时间想这些了,王庚立刻反应过来,连忙再次拿起魔教呼叫器…不对!是长程无线电话筒,对无线电兵喊着:「拨通总部!」然后也不管接通与否,就开始大喊:「伞教团紧急呼叫,重伤员八十六人,其中包含平民,急需后送,请速加派救护直升机…。」

「救护直升机早已经出发,即将抵达,请布置降落场,本部伤亡如何?」王庚一愣,还是个甜美的女声,但和刚刚又不一样。(这次是小敏抢着回答。)

王庚看一下副官递过来的纪录便条纸,然后大声唸:「本部共计伤亡一百六十三名,廿一名阵亡,一百四十二名轻重伤,其中十七名急需后送。」王庚很确定听到一声匡噹的声响,不过因为周遭的砲声更响,让他不知道是不是耳朵出现幻听。

「伞教团请注意,我是最高长官,空骑旅将会在三分钟之内赶到。王将军,记得把阵亡弟兄尸首带上,我答应过,要把你们都带会来。而且我会让日本人血债血还…!」王庚这下吓了一跳,真的出现幻听了,怎幺最高长官会出现在满庄那头的无线电里?他不是在台湾吗?

轰~~!容不得他多想,因为外面传来非常大的爆炸声,他赶紧冲出指挥所,抬头一看,东北方向的城外远处冒出了一朵蕈菇云。然后就是城内一阵海啸般的欢呼:「我们的飞机炸了小日本的火药库了!」接着四架A1天袭者从王庚头上低空呼啸而过。

「难道刚刚真的是最高长官?那之前的邪教女魔头是谁?」王庚一脸疑惑的喃喃自语。

就在王庚困惑不已的当下,王绍屏已经从战情室来到会客厅见土肥原。只见土肥原恭敬地双手递上一封电报,王绍屏不客气地一手拿过来,看了一眼,然后不愠不火的递了回去,开口说:「这就是你们日本政府的答覆?完全是驻屯军第一联队联队长牟口田廉也大佐的擅自行动?那东北呢?入侵辽西走廊,妄图打通辽西到平津的交通线,也是牟口田廉也的自作主张?好!你们日本内阁以为我是南京的那群废物吗?还是我的智商不如一个孩子?土先生,既然你们无视我王某人的警告,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地狱长什幺样子!我会先让牟先生先去那边等你们,还有关东军司令菱刈隆是吧?…」

土肥原这次再也不敢纠正王绍屏搞错自己和牟口田的姓氏,而是对王绍屏可能要向菱刈隆大将动手感到十分恐慌。那可是日本大将啊!于是他赶忙出言阻止:「是否请王桑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和东京重新沟通一下。」

王绍屏摆摆手掌,一副赶人的样子:「你们的确需要再好好沟通一下。」

「谢谢王桑,谢谢王桑。」土肥原连忙鞠躬哈腰道谢。

「谢什幺?我给你们七十二小时沟通,我说到做到。」王绍屏不以为意的说着。

「我这是谢谢王桑暂时放过牟口田大佐和菱刈隆大将。」土肥原依然不断弯腰鞠躬。

「我说过要放过他们了吗?我让你们沟通的是每一个踏上中国土地的日本兵生命,还有为日本每一座城市的存亡好好沟通,如果你们要他们都到地狱等你们,我会成全你们。」最后几句话,王绍屏说的杀气腾腾,让土肥原第一次在王绍屏面前感到不寒而慄。

但土肥原没料到,真正让他全身颤抖的还在后面。只见王绍屏对自家首席秘书王志平招招手,拿过王志平手上的便条纸,当着土肥原的面,几近喃喃自语的念到:「我驻守宛平县伞兵伤亡共计一百六十三名,廿一名阵亡。谁来给他们机会?」土肥原听见王家伤亡数字的时候,心里还想着:「打仗哪里不死人的」,但是听到后面,他差点昏过去,他知道王绍屏真心动了杀机。

只听王绍屏冷冷地下令:「动用我们的力量,把那个姓牟的,还有那个大将,都找出来。半个小时之内,无论用精準的方式也好,大规模毁灭的方式也罢,我要让这两个人为我廿一名弟兄陪葬。让他们先下地狱去当接待员,等着看看日本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想下地狱,下去的时候,就让这两人伺候!」

土肥原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走到电报机前,他只匆匆打下几句话给东京:「牟田口、菱刈隆半小时之内必死!如果再拒绝杰克王的话,或者,整个日本都得为这样的决策陪葬!」

收到这封电报,杉山元发现自己先前鲁莽的回覆好像闯了大祸。不过他想不通的是国府也收到一样呼咙的电报,怎幺就没王家这幺激动?不过他不敢多想,以免再度耽搁通报内阁,这样自己就罪上加罪、罪无可恕了。

杉山元立即将前后两封电报,以及之前自己的处理方式,回报给首相广田弘毅及陆军大臣林铣十郎,当然也不敢遮掩自己擅自用军事调查部部长的身分回覆王家的事实,如实的向首相与陆军大臣稟报道歉。

广田弘毅知道详情之后,感到一阵惊慌。军部不是说好,这是一次试探吗?如果王家有反应,立刻罢手。怎幺会变成王家下了最后通牒?

尤其最令他想不通的,几次和王家交手下来,哪次不是铩羽而归?一个陆军省次长哪来的底气,完全不通报,就自行敷衍王家的要求?

他立即稟报天皇,要求立即召开御前会议,并要求再次去电土肥原,让他尽力拖延王家动手的时间,也即刻下令中国境内所有日军暂停所有行动。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整个击杀的命令,已经在王绍屏下令那瞬间,已经送达王家唐山地下基地。

「已经锁定牟口田、菱刈隆的位置,两人分别在宛平城前线,以及瀋阳关东军司令部!」一名机器战士坐在唐山基地作战指挥中心的资讯控制台前,头也不回的回报。值班的李诚蓉冷冷地轻启玉唇,下令道:「幺两洞、幺两幺飞行中队即刻出发,执行家主的命令。」

唐山基地地面上山丘上的岩壁忽然打开两个大洞,一款椭圆头三角翼不明飞行物,分别各有三架从两个山洞内的电磁管道弹射升空。这款廿二世纪初期多功能、全天候战机FAB168战机是王绍屏访美时,曾用来对付渤海上空偷袭的日本飞机。

本来它的影形是光学遮掩,得在浓云密布或强烈阳光照射下,融入背景。但特斯拉研究了另一款更新的光线吸收技术,将可见光全数吸收,所以此刻六架FAB168已经完全消失在人类的肉眼中,急速地以六倍音速的速度,向各自的目标飞去。

王庚这时已经站到宛平城东北的城墙上,看着A1天袭者肆无忌惮地对地面豕突狼奔的日军进行低空轰炸与扫射。忽然间,一阵极大的声音从天际传来,他什幺都没看清楚,远处的日军指挥所就掀起一阵火光。轰隆的爆炸声随后传来,再来是一阵炙热的空气热浪迎面扑来。日军指挥所附近冲出几名火人,哀号地到处乱跑挣扎,没多久就变成焦炭,倒地不起。

「落在小日本指挥所上头是什幺炸弹啊?真是太吓人了!」王庚不远处的耿大砲吓得一阵抖索。

「烧夷弹!日本人也有,在我们东北也对我们用过。」身为东北老乡的韩斌牙痒痒地狠狠说着。

「你们伞兵还真的见多识广吶,怎幺样才可以加入呢?」耿大砲看到自由军伞兵的装备时,早已经大流口水,这时逮到机会能和伞兵大哥讲话,还不赶紧打蛇随棍上地开口问。

「体能过关就可以,我看你视力挺好的,要不要当狙击手?」身为狙击手的韩斌当然不忘推销自己专长,尤其他看到耿大砲大老远就能指出日军指挥所的位置,是个好苗子,更是见猎心喜。

「狙击手?那是什幺?很厉害吗?」一旁的卢二毛,不等耿大砲说话,就问起来。

韩斌还没开口,一旁的白武起就抢着说:「整天全身装满杂草伪装,躲在草丛、山窝旮旮角里餵蚊子,餵的很厉害!哈!你这小身板,就不要去他们那里餵蚊子了,来我们这里,当个机枪手多威风!」

卢二毛马上摇摇头的说:「我知道机枪手,那是个大靶子!机枪那幺重,两个人扛着走都吃力。火力是很强大,但也是小鬼子的目标,机枪班都要配个四、五个人,战后没几个活下来的。」

「哈…哈…哈…,叫你抢人!被人喷了一脸了吧!大靶子!哈…哈…哈!」韩斌笑到直不起腰来!

只见白武起拿起手上的M1941轻机枪,上下来回比划两下,然后一脸傲气地对卢二毛说:「你看我这把机枪,不到六公斤,比你那个箩筐装满饭糰都要轻不少,你可能拿不动吗?拿着跑都没问题吧!看到下面那台小小的装甲车没有,上了车,把这机枪一架,那不威风吗?」说的卢二毛眼睛都发亮,连耿子袍都上来问东问西,想要拿一拿这把「轻」机枪。局势再度逆转,把韩斌郁闷死了。

金振中这时扳起面孔对王庚说:「王将军,你的兵不道地,当众这样挖角,对吗?」王庚一时想不到该怎幺回答,正想着如何敷衍几句,只听那金振中语气一转:「不知道军官有缺吗?」王庚一时反应不过来,满脸苦笑地说:「缺!都缺!而且我就缺一个中校副团长。」然后和金振中相视地大笑起来。

牟口田大佐在宛平城前线被烧成焦炭后十分钟,菱刈隆大将正在办公室和自己的副官举杯庆祝辽西突击战的成功:「来!山田,让我们再次为帝国的胜利乾一杯,这可是被誉为有史以来最好的1870年拉菲波尔多红酒,我一直留到像这样的时刻才拿出来。本来一年多前的918也有机会的,可惜那个时候,我提早一个月被调走了,早知道我当时应该提早让那群年轻人动手,说不定就叫618或718了!哈哈…!咦?那是什幺声音?」一阵轰砰的巨大响声从天来降,掩盖了菱刈隆的声音,接着是轰隆的巨大爆炸声,菱刈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啊~!」火焰的巨浪整个吞噬掉关东军司令部,四周空气瞬间被燃烧殆尽,稍远地关东军营区,大量的士兵窒息而死。

不到十五分钟,王绍屏兑现了他的诺言。

在东京,广田弘毅煎熬了半个小时,御前会议仍还没正式召开,因为天皇正在用餐。而土肥原也没回电,让广田弘毅极度焦躁不安。终于,中国前线传来消息了。但是却让广田整个心都纠在一起:「支那驻屯军旅团第一联队连同联队长牟口田大佐遭到支那空军以燃烧弹轰炸,全军上下四千三百余人尽数玉碎;关东军司令部也在几乎同一时间,被支那空军夷为平地,菱刈隆大将尸骨无存。连带附近的关东军独立守备队,一千多名士兵窒息而死。推测对方用了白磷弹或威力更大的燃烧弹…。」

「这样不行,得阻止上海派遣军贸然行动,还有天津驻屯军、辽西的关东军也得都先退回来。」广田弘毅迅速下了决定。可惜有点晚,大量的B17正由喜峰口地下基地起飞,準备轰炸辽西走廊的关东军,还有更多的MH-53J低空铺路者III型直升机搭载着空骑旅的机器战士也正在起飞,由A1天袭者支援,P51野马式战机掩护,分别向辽西走廊各日军营地飞去,準备从肉体上直接消灭这群偷袭者。

另外,唐山基地的空骑旅也已经升空,直奔日本驻屯军天津司令部及各驻扎地,打算彻底消灭这颗长期盘据平津,在何梅协定掩护下偷偷扩大的毒瘤。

至于这两个地方的最终管辖权,王绍屏还在等待国府的回应。

笨鸟慢飞的国府,各派系仍在国务会议上争辩不休,还没有具体的结论。一开始就感到不耐的委员长,乾脆直接让陈诚代表自己在南京扯皮,而自己则搭飞艇直飞庐山。早在王绍屏提出联邦分治构想时,他早已邀请各界贤达齐聚庐山,商讨对各派分治的看法。现在恰好能顺便就当前局势,问问这些社会意见领袖的看法。

本来他并没有想发表他酝酿已久的着名「最后关头演说」的演讲。但是当东北日军攻陷辽西走廊的时候,他知道时机已然成熟,于是大大方方就把抄自王绍屏「地无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那句放入演讲中,公开据为己有,期望能紧紧保住自己全国领袖的地位。(不知谁抄谁?)

最后证明,委员长不愧是当代厉害的政治人物,而且他也太小看自己的影响力了,他的这份「新庐山声明」,不只和原历史一样有着许多亮点,尤其他神来一笔的特别强调:「和平已然绝望,牺牲已到最后关头!至此之后,地无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唯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国脉延续,民族存亡,全在这一仗。我辈当拚上全民族的性命,求取我们最后的胜利!」

原历史上的演讲全文里,并未将这段文字当作口号来号召全国团结一致,但现在信心十足的委员长,在庐山振臂高呼,不仅赢得全国各界的拥护。更让他的声望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峰,还让某名作曲家以此为名,为他创作了一首「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的歌曲。从此,委员长抗战到底的形象传遍大江南北,国府不同意见的人,也就此闭上嘴。

不过委员长并没高兴太久,因为他很快就接到来自台北的通牒时,顿时怒不可遏地大骂王台生趁机夺权窜位。还好,委员长马上又就接到日军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消息。知道自己力不可敌的委员长,完全冷静的了下来。赶紧让还待在台北的张群,查明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更让戴笠查清楚平津一带,尤其宛平城周遭,后来到底发生什幺事。

要说这个委员长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虽然没有诸葛亮不出茅庐谋划三分天下的过人本事,但他却有着孔明「生平谨慎,从不弄险」的个性,从不鲁莽行事。日军的覆顶之灾,除了让他怀疑事出有因之外,让他更有着自知之明,绝不能正面挑战王台生。果不其然,戴笠和张群的相继回报,让他安心许多。

「日本人怎幺老出这种蠢招?拿我们来开刀,是试探王台生的好方法吗?笨蛋!王台生岂是能试探的?他就像头冬眠的熊,只要不要主动惹他,他是不会有什幺反应的。但如果惹到他的人,那麻烦就大了!平津到处都是他的人,不然我干嘛把北平分会给撤了…傻瓜…对喔,我怎幺没想到?就这幺办!这次多亏了日本人这群傻瓜,才让我想到这幺妙的办法。」委员长在庐山的书房里,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又怒又笑,让门口的侍卫忧心不已:「委员长是受到什幺刺激了?」

「让陈布雷过来!」终于书房里传出委员长正常的声音。

没多久,张少帅就收到委员长手令:「即刻成立东北暨华北绥靖公署,特令陆军上将张学良为公署主任一职,全权负责驱逐日寇一事。中央将于一周内派援军北上,全权归东北暨华北绥靖公署节制。」

另外,国府下令,让刚刚接受装备所提供的装备,完成换装的第三十六师、第八十七师、第八十八师,三个原本正在接受德国顾问训练的德械师(现在要改称新械师),立刻向上海集结,对日本的上海派遣军形成包围态势。

消息传开,中国国内各党派系反应不一。但大体上,没有哪个派系敢违背民意的主流,纷纷表达了对抗战的支持。地盘在王家势力保护下的韩复榘,人也在台湾,当然率先为王家摇旗吶喊,激动地表态支持抗战到底。

晋系对南京的行动,公开表示支持,更表示会参加国是会议,毕竟华北的后方就是晋系的大本营,阎锡山当然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

桂系则是慷慨激昂的表示,将会派军北上参与全民抗战,也会参加国是会议。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黄旭初桂系四大巨头一向对中央法统认同较深,虽然和南京屡有龃龉,也和老蒋打过中原大战,但是对于面对外敌入侵,他们还是非常有大局观。

被王家吸收了大部分川军之后的剩下川系,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等三人为首的大大小小军阀,也放下纷争,决定共赴国难。刘湘发布全国通电:「抗战到底,始终不渝,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一日誓不还乡!」当然他们也积极要参与国是会议。

滇系反应没那幺声嘶力竭,只是表明会支持中央决定,将提供人员物资参战,并表态会参与国是会议。

其他在中央势力範围内的湘系、黔系、马家军…,当然都是一致拥护委员长的决定,至于行动,就得听中央安排。

只有共党的反应非常玩味,他们提出了「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主张,当然如果没有王家,这个主张算很正常。但现在政坛上出现了「三国演义」,这道通电就非常暧昧。已经正式接任中央政治局主席的毛先生对身边的秘书说:「日本人不重要,王家、国府和我们才是这场三国誌的主角。拥护中央,虽然会花一点时间才能夺权,但总是机会大的多。」不过崇尚实际的毛主席,还是电令周恩来在台北参与国是会议初步磋商。

同时台北也收到两封类似的军情通知。

曹锟看完两封电报複本,立刻笑道:「蒋志清还算聪明,能想到这种方法。让张汉卿顶到前面拖着,然后用上海的行动表态。」

「还不是看到日本人惨败,知道不能力敌,不然台生那封通牒,他能视而不见?他这是想用政治手腕和我们对话,不打算和台生硬碰硬。他必定是预料到眼前僵局持续拖下去,时间不见得对他不利。毕竟,国府还是掌握着正统大义。」吴佩孚感慨的说,当时他就是没有掌握到正统,才会一败涂地。身为地方军阀,士兵不知为何而战,岂能不败。

「哈!那可不一定,正统这东西,还是得看对老百姓好不好,生活过得怎幺样。老百姓才是决定正统与否的关键啊!如果要比这一点,以台生的财力与见识,他可是强过小蒋好几倍啊。」段祺瑞也是掌握过正统大义的人,甚至比曹锟贿选得位不正还正统,毕竟他是国会通过的总理。但他却不觉得法统是万灵丹,政治不清明,老百姓生活过得不好,就算是正统的皇帝,也会有人拚得一身剐,把你拉下马!

「只不过台生虽然掌握着绝对的武力,但光是国联託管这件事,在国内政坛的争逐上,就是个极大的弱点。」冯玉祥忧心的说。

「所以才得仰赖蒋志清送的这份大礼啊!」曹锟抖抖手中的电报,笑嘻嘻地说。段祺瑞似乎也早已领悟,微笑不语。吴佩孚想了一下,才拍一下大腿,哈哈大笑的说:「这下,小蒋可是作茧自缚了!哈哈!」只有冯玉祥一脸癡呆:「你们能不能说说怎幺回事,打什幺哑谜啊!」段祺瑞笑笑:「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国府作出了它的抉择,而日本人依然焦头烂额的在御前会议上挣扎,迟迟没有下定决心,甚至连暂停各地行动也从命令变成建议,将决定权交给前线部队,让他们视情况自行决定。日本内阁唯一积极的动作,就是不断向土肥原发电,让他再次向王家沟通。

  • 名称:赤裸性游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7:52: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